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雷声
·华人倒卖美国救济粮,骗福利无孔不入
·台“二二八事件是中日战争的继续”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川普说出了美国人的心声
·全球科技实力排名中国差距仍不小
·说说被毛賊东割让的“江东六十四屯”(附1948年地图)
·张学良亲信曝出黑材料 刘少奇被彻底打倒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有人预测十年后的世界
·图揭朝鲜半岛兵力部署
·台前总统控诽谤案,台名嘴改判拘役
·东欧四国强硬表态;宁被制裁也决不接收难民
·一家国际医学期刊称中国学者集体欺骗 撤107篇论文
·海参崴的中国人都去哪儿了?
·中国最牛父亲
·抗日英雄军统七美女缅甸跳崖 宁死不敢当俘虏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土改地主穿鼻游街,分地主老婆和闺女
·67年前苏俄为何弃权安理会韩半岛决议投票?
·文革前高考“不宜录取”政策的回忆
·真实的中华民国政府治理大陆时期
·林彪的东北野战军竟然有大批日本关东军
·俄罗斯公开要审判列宁
·波兰立法推倒塑像去共产主义
·解密时刻: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
·千古罪人张学良究竟无耻在哪里?/申正义
·北京高考状元直言“寒门难出贵子”热议
·毛贼东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遒真言實:大撒币,输出邪恶共产革命!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毛贼东是中国五千年来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抗日战争关键时刻蒋公为什么访问印度?
·王铭章上将遗孀澳门跪地行乞为生,蒋公闻讯,命人接至台湾
·李富春林伯渠率部,英领事被斩首夫人被轮奸,蒋公签发通缉令
·我为什么力挺辛灏年?
·大清朝完蛋的前夜都有哪些谣言成真了/傅国涌
·孙和江都“改变了中国”
·抗日名將張靈甫殺妻的真實原因
·台南永康成功社區蔣公銅像揭幕 高舉國旗唱國歌
·纪念中华民族伟人蒋公诞辰130周年
·北京大兴屠杀事件的背景/遇罗文
·李瑞環同志讲话
·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罗丹
·班农在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日本)演讲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大陆反台独,要先从为蒋介石正名做起 /北木观察
·从抗议到暴动:伊朗起义三日谈/罗戈铭
·将严格限制中国留学生进入尖端领域
·说谎的高尔基与说真话的少年犯
·笑翻天:时代力量立委绝食抗议蔡政府,偷吃被网友抓包
·我所知道的「反右」和「右派」
·共谍郭汝槐(国防部作战厅长)被划为右派
·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
·共谍郭汝瑰
·周扒皮后人:半夜鸡叫谎言是如此炮制的
·被歪曲的八国联军之战
·蒋经国
·支持土改的姻亲因土改而死 周恩来冷血六亲不认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李公仆原来死于中共之手,费正清不是好鸟
·毛贼东年代拍马屁也危险,不小心就拍到了马腿上
·深藍團體戳破謊言,辦228史料展、追悼會
·人无信不立,看一看中共国入世承诺都兑现了多少?
·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爱党要从精子开始:京醫院捐精者須爱党爱國
·南泥湾大生产种鸦片的真相
·台湾王炳忠案,“入党志愿书”疑检调伪造
·王毅见安倍,对方却翘起了二郎腿
· 臺大「新五四運動」今日正式起跑/张英
·民国派齐聚纽约成立大中华民国光复会
·伊朗撒谎了?以色列特工揭露伊核秘密
·中共夺权之后那些中共地下党功臣的命运
·李锦:三年饥荒岁月的记忆
·台绿色恐怖越演越烈,“判”马前总统“泄密”四个月刑期
·儿子藤校毕业后执意要去非洲做义工 华裔妈妈崩溃
·高伐林:功臣的命运
·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解散苏共的声明
·朝鲜彻底缴械认怂!大幅提升金特会看好度/感悟生活(程坦)
·大跃进真相揭秘/张翎燊
·苏联在美国安插了多少间谍?ZT
·1946年,蒋公领导下全民普选亲历者回忆
·甘肃某地的人吃人的记录
·毛贼东年代甘肃某地的人吃人记录
·原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中美关系已经发生根本变化
·辛灝年-中共在抗戰中做了什麼
·历史重灾的起点:七月一日/唐夫
·不朽的光荣:20万黄埔生,8年抗战战死19万
·中国入世承诺表
·鸦片贩的治国术/胡宁婷
·万维网友的博客:美国重建了中国,不会再犯傻了。
·量化分析:美国2000亿关税清单影响多大?/FT中文网
·赛昆 老蒋在1947年唯一出路是听魏德迈的话:割让东北“缓冲”
·国军笕桥中央航校毕业的抗日英雄们
·林彪的四野中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九一八国难,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与班农谈美中贸易战/龚小夏
·中华民国国旗覆棺,英国二战老兵达成遗愿
·彭斯:台湾民主为所有华人展现更好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转帖者按:“土地改革”已經過去了六十多年了,當年的地主富农若仍然幸存在世亦已是耄耋老人。
   
   每一位当年的受害者,就是一部活的历史书,活的证据,证实着:在中国的历史上,曾经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土改”,它杀人如麻,对一部分人民进行肉体酷刑和剥夺财产,并且对一部分年轻的女孩子进行残酷的性酷刑。 卢跃刚在《中国革命与中国改革,一个新的解读视角》一文中寫道:“暴力土改,那样的抢夺和杀戮,只能用“血雨腥风”来概括。杀人的方法极其惨烈。”
   
   那些所謂的中共党史专家,實際上是謊言專家。 他们书写的历史,都是没有生命力的,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而像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那样认认真真的调查研究,将一个个受害者的亲身经历记录下来,这样的工作是有历史意义的。也將永久載入史冊。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采访一个个土改幸存者,记录下他们的亲身经历。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关爱这些当年的土改受害者,如今的耄耋老人。
   
   
   100年后回头看,那些“正版党史专家”写的虚假“史书”将成为人们的笑柄,就好比文革时期的“梁效”和“王关戚”等“笔杆子”,永远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反面教员,被人们耻笑。而像谭松的《川东土改调查》这样记录真实历史的书,才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作者:蔡咏梅
   一位中文大学女教授听不下去,突然插话要求谭松“请不要再讲了!”谭松有点愕然,然后一口回绝道:如果我 们不去正视苦难和残酷的真相,这样的历史就会重演。他还以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为例说,这个集中营是很残酷的,但学校老师依然带领学生 去参观,因为应该要学生知道真相。
   
   谭松不怕失业穷困,坚持社会调查,挖掘濒临消失的残酷历史。他说面对那么多血泪事实,我甘愿作一颗老鼠屎,坏那一锅明亮的汤。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重庆学者、作家谭松7月30日在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谈他所著的《川东土改调查》。
   
   七月三十日在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会议室,来自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作《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专题演讲。室外是盛夏的艳阳,但室内却弥漫着一股不安的寒意,在谭松冷静讲述和墙上视屏图像中,土改的种种酷刑展现在听者眼前,恐怖得令人脊背发凉。四川川东地区五十年代初中共土改血腥的真相对于文明世界中成长的香港人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一位中文大学女教授听不下去,突然插话要求谭松“请不要再讲了!”谭松有点愕然,然后一口回绝道:如果我们不去正视苦难和残酷的真相,这样的历史就会重演。他还以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为例说,这个集中营是很残酷的,但学校老师依然带领学生去参观,因为应该要学生知道真相。
   
   事后交谈,谭松承认他当初调查川东土改时,那些血腥惨烈的场面他自己也难以承受,但他要抢救历史,拒绝让血腥的历史真实被吞噬和淹没。他在一篇文章中引用流亡瑞典的湖南作家茉莉的一句话说,“为了天空不再黑暗,必须先揭露黑暗。”
   
   谭松演讲的川东土改,是指原四川省所辖的重庆市、万县市、涪陵市、广安市和黔江地区,即大致今天重庆直辖市区域。谭松是重庆人,他在二○○二年开始调查川东土改历史,走访了十二个县市,访问了四百多个土改亲历者,包括当年的土改工作队队员、民兵、地主子女和知情者、甚至还有受尽酷刑而活下来的地主,所有采访均做了录音录像。最后完成了一部土改专访录,共三十六万字,尚未出版。
   
   川东土改在中共占领四川后的一九五一年开始。谭松指出,经过一年半时间土改彻底改变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土地制度,不但摧毁传统中国农村的伦理和文化传统,消灭了农村精英阶层,还使中国农民沦落为无法自由迁徙的农奴,为中国带来长远的恶劣后果。他在调查中发现,川东是贫穷山区,很少良田千亩的大地主,土改前川东地主平均每人所有土地仅十四点五九亩。许多被打成地主的其实是自耕农,或只是相较富裕的农民,而且中共划分地主非常随意,甚至有当教师不需下田劳动也被打成地主。在最穷的巫溪县,一家有两个煮饭的鼎罐就被评为地主。他指出,死于文革的刘少奇领导土改运动,主张暴力土改,双手染血。为了建立新政权的权威,需要杀人立威,所以土改设立人民法庭,下放杀人权,鼓励杀人。一位当年土改工作队员戴廷珍接受他的采访说,“批斗之后就是枪毙,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杀人⋯⋯共产党要这样做才吓得住人。”因此对中共来说,“土改必须是一场暴风骤雨,也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利用地痞流氓施残暴酷刑
   
   谭松在演讲中说,土改中最血腥残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径还不是斗争诉苦会,而是向地主逼浮财这个阶段,索要金银珠宝,逼不出来,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诸如“背火背篼”(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粘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奶子和肚皮往下滴油。
   
   土改积极分子民兵多是地痞流氓,暴力被合法化,使他们得以公开对地主女子施行残忍的性虐待。他们强迫未婚女子脱裤分开两腿被人摸下身,将木块、铁条和脱粒后的玉米棒插进女人下体反复朝里捅。一位叫黎明书的男子回忆说,他的姐姐黎琼瑶当年二十出头的未婚女子,被逼交出洋钱,交不出先被暴打灌辣椒水,然后被扒光衣服用猪鬃毛扎乳头,无法忍受当天跳堰塘自杀。一位土改民兵连长李朝庚接受谭松采访说,土改时忠县有个未婚女子梁文华还未结婚,本身不是地主,因为是全县著名美女,就被十多个土改民兵抓去轮奸致死。谭松说,利用地痞流氓当革命先锋,是当年被共产国际派来中国发动革命的苏联顾问鲍罗廷发明的。
   
   谭松在演讲结束时,将他调查到的死于土改的受难者名单一一在视屏上打出来。他说,每一位受难者都不应该被人遗忘。
   
   采访艰辛受害者至今心怀恐惧
   
   谭松提到一位台湾学者曾问他:你做这个调查,政府给了你多少资助?(全场大笑)谭松说,他所有调查都是自掏腰包,只要政府不因此迫害他就行了。他冒着风险自费调查是为了抢救历史,也是为受难者讨还公道。他家庭不是土改的受害者,父母都是贫下中农出身,但后来接触到真相,发现自己教育受骗,正义感被激发。
   
   他说,他的调查非常辛苦,一是受访者分散在川东深山老林穷乡僻壤,又没有电话联络,走访非常不易。二是土改时代久远,现仍在世的当时人已寥寥可数。谭松听说一位饱受点天灯酷刑的女子冯光珍仍然在世,立即赶去采访。冯光珍当年十八岁,还是一个学生,因酷刑双手残废。谭松上午采访她,下午这个不幸女子就逝世了。三是恐惧,中国地主富农及其子女是毛泽东时代受害最惨因而恐惧感也最深的群体,虽然毛泽东时代早已过去,但恐惧仍深,很多人不敢接受采访。作为采访者的谭松本人也很恐惧,因为他在之前做川东右派调查被重庆当局关押了三十九天,刚获释不久,而且是在保释期间,被勒令不能离开重庆地区,因此他是私下秘密采访。
   
   土改因为涉及中共政权革命合法性问题,是中国现代史中最敏感的禁区,敢于触及的学者少,而且多是以资料做研究,像谭松这样深入一个地区大规模采访做口述历史的可能绝无仅有。现场主持的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高琦指出,谭松是首位在他们中心讲土改的大陆学者。
   
   来源: 开放杂志
(2014/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