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北京一家庭教会面临被取缔所作出的回应]
家庭教会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对杨毓东牧师回忆录的思考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圣经为什么不能出版
·朋友!您了解基督教吗
·爱恨之奥秘
·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重建圣殿——“这殿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纪念“十九号文件”30周年
·清查三自教会财务回报情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
·偶像算不得什么
·认真贯彻宗教政策 加强教会自身建设
****************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1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7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5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7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3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0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4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2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1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7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李美青祈祷3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2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8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4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3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49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5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4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1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6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5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8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2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9
·请为失联的老木刘永平祈祷6
·为失联的胡石根长老祈祷53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请为被抓的王素娥祈祷10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
·圣爱团契文稿6
·圣爱团契7
·圣爱团契文稿8
·圣爱团契文稿9
·圣爱团契文稿10
·“神导进化论”对错讨论(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一家庭教会面临被取缔所作出的回应


   
         北京一家庭教会面临被取缔所作出的回应
     
                徐永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带领人)
     
              2014年1月22日
     
   1、政府说我们家庭教会是非法的,要取缔。我作为教会带领人,不得不作出回应
     
     2014年1月14日(星期二),北京市通州区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对我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接待家庭的家主张文和弟兄说:“在你家的家庭教会聚会是非法的,不许继续聚会,否则将依法取缔”。
     
     2014年1月17日,在张文和弟兄家,当我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众肢体在聚会学习《圣经》时,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到来,向我们聚会中的所有众肢体,他再次重复了他曾对张文和弟兄所说过的话:“你们没有登记,是非法的,不许继续聚会,否则将依法取缔,没收《圣经》等”。
     
     面对这一情况,我,徐永海,作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带领人,不得不作个回应。一是需要给政府作个回应;二是需要给本教会的众肢体作个回应;三是需要给那些关心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的主内弟兄姊妹作个回应。我们家庭教会被政府说成非法,面临被取缔;此时,很多家庭教会(及主内弟兄姊妹)对我们是非常的关心,同时也是非常的担心、非常的牵挂。
     
   2、民政部门不应当到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这里来,来执法,来取缔
     
     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1月17日(周五)来到我们家庭教会时,他曾向我们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管理条例》第20条。也就是说,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是根据此“条例”到我们这里来,来执法的,即告知我们不要再继续聚会了。
     
     《宗教管理条例》第二章的名称为“宗教团体”。内容是“宗教团体的成立、变更和注销,应当依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办理登记。宗教团体章程应当符合《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宗教团体按照章程开展活动,受法律保护”。
     
     在此,我们可以将这“宗教团体”理解为是“宗教类的社会团体”。在此,我们声明,我们重申:“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从来就不是什么此类的‘社会团体’,不是什么此类的‘宗教类的社会团体’”。
     
     我们不是《宗教管理条例》、《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定义的“社会团体”。而且,我们也达不到《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说的“社会团体”的标准:“(一)有50个以上的个人会员或者30个以上的单位会员;个人会员、单位会员混合组成的,会员总数不得少于50个;(二)有规范的名称和相应的组织机构;(三)有固定的住所;(四)有与其业务活动相适应的专职工作人员;(五)有合法的资产和经费来源,全国性的社会团体有10万元以上活动资金,地方性的社会团体和跨行政区域的社会团体有3万元以上活动资金;”
     
     因此,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自然也不会到、也不应当到政府的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去申请、去登记,去寻求它的批准。实实在在地说,我们不在它(民政部门)的管理范围之内,自然我们不会去寻求它(民政部门)的保护,自然它(民政部门)也不应该到我们这里来,来执法,来取缔。
     
   3、我们的家庭教会不是那些“与属天、与属灵无关的”社会团体、政治团体。
     
     我们不是《宗教管理条例》、《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定义的“社会团体”。那么我们是什么呢?
     
     中国家庭教会的先行者、我们的老前辈袁相忱老弟兄,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说过:“教会不是人民团体,教会是属天的,是属灵的”。在1990年,我就开始在袁相忱老弟兄所带领的家庭教会(白塔寺聚会点)聚会。袁相忱牧师、梁惠珍师母这些老前辈使我逐渐懂得:“教会是我们弟兄姊妹的家,通过这个家,大家来在一起学习《圣经》,来使我们的心灵发生改变,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心灵,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作为基督徒个人,在“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基础上,你可以具有不同的社会观点、政治观点,你可以参加不同社会团体、政治团体,你可以进行不同的社会活动、政治活动。但是,教会应当是属天的,是属灵的,教会不应当参与“与属天、与属灵”无关的社会活动、政治活动,教会不应当是那些“与属天、与属灵无关的”社会团体、政治团体。
     
     中世纪的“政教合一”已经给我们人类带来了一千年的黑暗,因此“政教分离”是我们教会的原则,更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原则,更是我们这些从袁相忱等这些前辈所传承下来的“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的原则。
     
   4、我们仅仅是一些基督徒(多年来相互之间也都成了好友)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
     
     袁相忱牧师、梁惠珍师母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耶稣)来学习,而不是来学习神学。《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是坚持单单地来学习《圣经》,尤其是学习新约,学习使徒所写的书信部分,来使我们能够被耶稣感动,去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具有耶稣那样的心灵,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由于家庭教会多是在各个家庭里聚会,而在中国,尤其是在北京,住房都不大;因此在中国,很多的家庭教会人数都不多,很多的家庭教会都很小。由于很多的家庭教会都很小;因此很多的家庭教会一般没有条件去请那些“受过很多年神学教育的人”来讲道;因此,很多的家庭教会只能单单地来学习《圣经》,而没有条件去学神学,去教授、学习神学理论。
     
     这就是中国很多的家庭教会的教会方式(牧养方式),即“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的教会方式(牧养方式)。而恰恰是这个教会方式(牧养方式),使得我们能够单单地、专心地学习《圣经》,使我们的心灵能够更好地发生改变,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具有耶稣那样的心灵,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因此,我们一直是在坚持这样的教会方式(牧养方式)。
     
     因此说,就中国很多家庭教会(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来说,就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来说,我们仅仅是一些基督徒定期在某个基督徒家里学习《圣经》。类似于,某些人(亲朋好友)定期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差不多。我们基督徒(多年来相互之间也都成了好友)没有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的嗜好,我们就愿意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
     
     在中国,很多很多人(亲朋好友)是定期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从来没有听说民政部门去打扰,去取缔。怎么,我们基督徒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就要上门来,就要来取缔,是不是我们中国基督徒低人一等。
     
   5、本周五(24日)我们依旧聚会,可能面临被取缔,望肢体们、朋友们给予关注
     
     就《婚姻法》来说,就民政部门(民政局所负责的婚姻登记处)来说,未婚同居确实是“非法”的——非法同居,确实得不到民政部门的保护;但是未婚同居(非法同居)也没有“违法”呀,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婚姻登记处)并不能到同居者的家中去取缔人家同居呀。
     
     就《宗教管理条例》、《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来说,就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来说,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确实是“非法”的;但是我们也没有“违法”呀,他们就不应当来取缔我们呀。可是,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已经找上我们的门来,已经说了我们是非法的,说了要来取缔我们,那么他们会如何取缔呢?我们会如何应对呢?
     
     一是他们抄走《圣经》,没收《圣经》。北京市通州区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已经对我们说过了:“不许继续聚会,否则将依法取缔,没收《圣经》”。但是我想,你没收我们《圣经》,我们会买更多的《圣经》,同时不少的主内肢体一定会来奉献给我们更多的《圣经》。并且我们将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上访、诉讼,要求归还被抄走、没收的《圣经》。
     
     二是他们将我们从张文和弟兄家抓走,抓到派出所去,抓到拘留所、看守所去。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众肢体已经决定,在通州区民政局“执法”时,我们要做到《圣经》中主耶稣所教导我们的那样:“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5:39-41)。如果我们被打、被抓、被罚款,我们将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上访、诉讼。
     
     三是他们通过各种方式,阻止我们到张文和弟兄家继续聚会学习《圣经》。那些我们家庭教会——尤其是从袁相忱等这些前辈所传承下来的“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的做法就是,我们到其他主内肢体家去聚会。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已经走过25年(四分之一世纪),我们就曾先后在刘凤钢、武人刚、勾庆惠、王美如、徐永海家聚会过,而且近几年来一直在徐永海(我本人)家聚会。我们的教会无非是再回到我(徐永海)家聚会吧。总之,我们不会停止聚会,因为《圣经》上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来10:25)。
     
     我们本周五(24日)的聚会,依旧是在张文和弟兄的家。时间:下午1点至3点;地点:北京通州“县城”张文和弟兄家;四惠交通枢纽乘322路,新华大街站下车,前(东)行300米,进“南大街”南行500米,进“南二条”东行30米,20号院,张文和弟兄电话:18511408964。
     
     在此望主内肢体们能够前来聚会,大家一起来学习《圣经》。在这一天,有可能政府有关部门会前来“执法”,有可能我们的《圣经》会被抄走、没收,有可能我们的主内肢体会被抓走,抓到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里去。在此,望主内肢体友们给予关注,给予祈祷!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
     
   
   附:《民政局来到我们家庭教会说我们是非法》一文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1/jiatingjiaohui/9_1.shtml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