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修武狱中家书(5)]
姜维平文集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修武狱中家书(5)

李修武狱中家书5
   在看守所的前些日子
   手铐脚镣解开了,我终于可以重获“自由”了,但我的全身早已
   毫无知觉不听使唤。肿胀的手脚像充了气一样,我慢慢的移动,耐心地尝试,十几分钟后才能摇摇晃晃地站立,但是,我已经没有力量迈开步子了。黄陈二人走后,进来的两个保安,抬着我的胳膊穿过迷宫一样的窄巷,在一扇厚实庄严的铁门前停下,紧接着,铁门“轰”地一声推开了,里面有个声音说道:“进来吧!”这声音就像一个神秘世界对我发出的隆重邀请。保安放开了我,我双脚就好像踩在棉花上,踉踉跄跄地走进监舍,没有害怕,没有忐忑,就像去赴一次约会,又像熟悉地走进了自家的门。
   进门的那瞬间,一股巨大的热浪把我包围,定眼一看,偌大的监

   舍横七竖八摆满一屋子的犯人,差不多有70个。热浪是从他们每个人的身体上散发聚合起来的,形成一阵阵暖流,很快便焐热了我的全身。已是深夜,鼾声不断,多么甜蜜酣畅的熟睡啊!曾经多么让人恐惧的的看守所,今天在我来是如此的温馨。它就像一个避风巷,所有经受了风浪的船舶都在这里停靠得到保护。它又像一个温暖的家,寒冷吹不进来,可以自由呼吸自由睡觉的家。我当时真是快慰啊,这里没有打骂、没有阴谋、没有迫害、没有恐惧,我真愿一直呆在这里。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个牢头对我问了一些基本的情况,末
   了,指了指上的木板说:“从今天起,那就是你的名字。”
   我朝木板上仔细一看,只上面写“10.12-8”。从此以后我就靠这
   串数字在这狭小的监舍内获得了应有的“名份”和“地位”。
   然后他们要我洗澡。衣服脱开,一阵熏天恶臭散发开来,两个牢
   头捂住鼻子直呼:“好臭。”能不臭吗,六天六夜的折磨,屎尿沾了一裤子,再加上整个屁股都坐烂了。再看我的身体,奇形怪状,像一个“外星人”,手腕红肿,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深深铐痕;小腿肿得像两根亮棒,就是刚从水里打捞起来的死人的脚;屁股糜烂得像盐水渍过一样,真是惨不忍睹。就我身上这些伤,直到一年多后才勉强好完。洗澡是用冷水洗,不是沐浴,是用盆子泼。本来我已经多年没有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冲过冷水澡了,竟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冲吧,猛力地冲吧,把我身上的肮脏、把我的屈辱,把我所蒙受的冤屈统统冲掉… …
   澡洗完后,他们胡乱给了些衣服让我穿上,感觉非常暖心,随后
   又给我了一盒牛奶。真是雪中送碳呀,六天六夜没有进食,喝着甜甜的牛奶,胜过世上一切的美味佳肴。喝了牛奶之后,身体渐渐有了些力气。最后他们安排我靠近厕所不到一米的地板上睡下。只能轮着睡,因为人实在太多,只有轮着睡才能保证每个人都有睡觉的地方。轮着睡也好,再说我那坐烂的屁股也不能平躺着睡。躺下之后,顿觉眼前一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这是我一生睡过的最简易、最肮脏、最拥挤的床,却是我一生睡过的最甜美的最深沉的觉。
   第二天很早就被叫醒,不是被叫醒的话,估计再睡一天都不会醒,
   馒头稀饭下肚后,肚子就有了充实感,生的欲望又被唤醒,接着给我讲了许多规矩,太多太繁琐,也没有记住多少,然后就是“正坐”学习,这可难倒了我,屁股经过一夜的弥合,再坐在地板上时,钻心的疼痛。但他们说这是这里的规矩,我也只能咬牙忍着。
   中午饭吃的是米饭、南瓜,饭很少,菜也少,其实平时我也吃不
   了那么多,但那时我的确饿了,就狼吞虎咽地把自己的一份吃完,觉得不够,见别人未吃完的准备拿来吃,差点挨了打,说我多吃多占。
   从进门的那一天起,我就感到自己的特殊性。别人用的是真名真
   姓,我用的是“10.12-8”;别人用身上穿的是黄马褂,我穿的是红马褂,别人的家人可以探视上帐,我不能,还有,他们还安排几个人全天候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称之为“包挟”。在楼上的巡视道上,贴着我的照片,方便干部巡查时对比甄别。不仅如此,他们还给我设定了固定的睡处,编号“7号”,墙上的监控严密监视着我。
   真的,别人都说看守所很恐怖,但我觉得那里很不错,至少比我
   想象中要好。那些所谓的“十恶不赦”的坏人也没有先前想的那么坏,至少比那些折磨过我的办案人员好上十倍。是的,他们有不少的恶习,有可耻的过去,他们问题用戒备和猜忌的目光盯着你,他们可能会为一些吃的或争夺狱内的“地位”跟你翻脸甚至大打出手,可是他们内心没有恶意。他们并不想伤害你,也不会处心积虑算计你。那里真是最为安全的避难所。有很多次门外响起“10.12-8”的声音时,我都不想出去,怕走出去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当我提讯后到回监舍时,就会感到非常的庆幸和温暖,我终于又安安全全回来了。
   但是听了我的描述后,你千万不要误以为看守所是“天堂”,它
   远比你预想的还要难受十倍。岂不说失去自由、想念家人、担心案子的事情会让你痛苦不堪,就是那龌龊的环境,千篇一律的水煮白菜、萝卜就会让你受不了。我之所以认为它“好”,那是因为比起那让人恐惧的“144小时”,这里真是最案例最温暖的地方。
   初进看守所的那一段时间,我其实是在为曾经遭受了六昼夜的折
   磨疗伤。手脚半个月才消肿恢复知觉。很长一段时间里,穿再多的衣服,夜晚盖再厚的被子都感觉不到温暖。最让人烦恼的是小便出了问题,尿频,尿急,就从那时开始,每次都只能屙那么一点点… …比起身体受到的伤害,精神创作才是最致命的,它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消沉绝望,看不清这个世界,这次伤害形成的心理阴影也许会伴随我一生。
   在看守所那些难熬的日子,想念家人、担心亲人、担心案子,
   时时刻刻都在心中数着流走的一分一秒,真正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在最初的这段时间里,专家组又来提讯多次。反反复复地旧事重提,没有新意,最后就是签字画押,我早就习惯并且麻木这些程序了。其实我并不知道,他们并不是来和我闲聊,他们每问一个问题都有目的,我每签一个字他们都如获至宝,他们就有办法把这些支离破碎的笔录组合成一组组有力的证据,把我推向让我痛苦的深渊。
    有一天,监舍外又响起了“10.12-8”的叫声,我心头一紧,以为又是没完没了的提讯。看守所干部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带到看守所大门前。长期未见光亮的白光异常刺眼,只看见好多全副武装地警察候在外面。突然,从人群中走出两个高大的警罕抓住我的胳臂说:“走,把头低下去。”刹那间,十几个警察照的照相,录的录像,好不威风,一路尾随到审讯室,我把铐在“老虎凳”上拍的拍照。两边各有一位威严的警察注视着我。黄政委坐在审讯台中间,还有一些警察严肃地站在周围。黄政委开始高声地宣读逮捕令,最后叫我签字。
   我双手发抖,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当这个“生死薄”摆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感到非常的凄凉,我心有不甘啊!心口咚咚地跳,看了看逮捕令上的内容,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呀,我问黄政委,“我哪来这么对罪?”
   黄定良讥笑道:“以后你会知道的。但现在我应该向你报喜,你出名了,从明天起,全国乃至全世界都知道重庆有个李修武。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新闻媒体在等着报道这个轰动人心的消息。”我浑身不由自主地抽搐,战战抖抖签了字,而我的心此刻就像被放置在冰窖里面一样寒冷,就这样,在他们“步步为营”的安排下,我“顺利”进入了预定的法律程序。
   逮捕后,在看守所度过的将近两个月内,专案组很少来提讯。在看守所过了第一个凄凉的春节。本是团圆的日子,却因为冤屈而身陷囹圄,期间想念家人,担心案子,暗无天日,痛不欲生,又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真是孤独无援,每天夜深人静以泪洗目。又反过来安慰自己,要坚强地活下去,不能死,不能放弃,保重好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只有生命不息,才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触痛内心的伤处
   2011年春节刚刚过去,黄陈二人又来提讯了,黄意味深长地说“春节过得好啊!”
   我说:“我听到你的声音就紧张,怎么会好起来。”
   黄定良似乎比原来的脾气好了些,而且也有了同情心,他说:“你不应该以这种怨恨的心理来面对我,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你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淡淡地说:“你不来搅扰我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
   他说:“看看,还在给我较劲”
   我说:“你要真肯帮我,我需要帮助的地方多了。这里生活差,没有换洗衣服,天气冷睡不暖,生了病,有没有有效的药吃、、、、、、”我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给他谈这些。
   他说:“有些事情我们也没得法,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儿子托我们给你带来了500元钱,会按规定给你上账,还有你的棉衣棉裤也带来了。”
   黄政委叹了口气,感触很深地说:“你的事情牵动着你的家人,你儿子你姐,你老婆多次到我们办公室打听你的情况。特别是你姐,你老婆,在春节前多次要求我们给你捎带年货,还帮我们办公室扫地,抹桌子、擦凳子,看起来怪可怜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酸,不禁老泪纵横。我能想象我年迈的姐姐和多病的老婆,为了我的事东奔西走,一生要强的他们不惜低声下气地讨好办案人员,还屈尊做那些低三下四的事。她们是了解我的,最懂我的,她们知道我没有罪,想到这些,泪水越来越汹涌。
   黄政委乘机火上浇油:“还有你的几个外甥,长得堂堂正正,漂漂亮亮的,个个都怨你,怨李俊、、、、、、、”。
   听到他说起我的外甥,更增添了我的悲伤感。是啊,我那几个外甥,个个都有文化,有追求的人,都是堂堂正正做人,点点滴滴做事的人。为了更好的发展,为了下一代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们有的放弃银行工作,有的放弃工商局局长,有的放弃粮食单位,有的放弃公务员到重庆来,他们那么坦荡清白的人有什么罪,为什么现在都成了罪犯。我确实搞不懂。我越想越悲伤,泪水漱漱不停。
   黄政委继续乘胜追击:“是啊,你的家人为了你担惊受怕,你的外甥年纪轻轻为你坐牢,你忍心吗?你真的对得起他们吗?你感到良心受到谴责吗?所以你务必要承担一切,日后取得他们的原谅、同情,也给自己一点慰藉。”
   现在想起来,黄定良真是一个魔鬼,一个喜怒无常,捉摸不透的魔鬼,他在我身上可是用心良苦呀,先是软硬兼施,现在又大打感情牌。只不过我认为他来错了地方,他根本不应该来当警察,而是应该去当演员。可是在当时那当人智商普遍下降的地方,我还真被他耍了,他的每一句话都像鞭子一样抽打我的灵魂,他们每一句话都触动了我内心那根脆弱的神经。我那时真是感觉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外甥,内心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