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修武狱中家书(4)]
姜维平文集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李修武狱中家书4
   噩梦般可怖的144小时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更愿意相信那是一个梦。如果那真是一个梦,
   那就是一个噩梦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却被一群自称是人民警察的办案人员折磨得死去活来,我的人格和尊严遭到了无尽的悔辱。我被他们带到沙坪坝看守所的一间密室里,在长达6昼夜144小时的漫长时间里,我的身体和精神,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整天面对的都是魔鬼般狰狞的办案人员,他们对我辱骂殴打、威逼哄骗、软硬兼施… …不让睡觉,不准吃饭、不准排泄、不断考验我身体和精神的承受极限,逼迫我签字画押,承认那些我闻所未闻的罪名,一步步把我推向黑暗的深渊。至今想起来仍然锥心沥血,心有余悸,讲“审”色变。
   是的,10月22日天晚上,天阴沉着脸,汽车驶进看守所大门,我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吞进了肚里。两个大汉夹着我走出车门,我冷得直打哆嗦,天快要下雨了。穿过一些神秘的巷道,我被推进一间小屋,那小屋似乎早就为我准备好的,他们把我按在一张奇怪的铁椅上,椅子上面有两块铁板,铁板合拢,我的身体便卡在中间,然后把我的手拷在铁板上,把我的双脚锁在椅脚上,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除了头部之外全身都不能动弹了。我哪里认识,我现在享用的就是传说中的“老虎凳”,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汉”被坐瘫在上面。

    这时候,我才隐隐地有一些恐惧,我仔细端详了一下屋内的陈
   设,在我座位的正前方两米左右是一套审讯用的桌椅,左边是一扇门,右边有扇窗,门和窗都有洞开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这时我才发现衣服穿少了,寒冷正在向我慢慢逼来。
   焦急的等待中,进来了两个提审人员,其中一个我后来忘了,但另外一个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就是后来多次折磨我的魏新。魏新30多岁,书生意气,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在审讯桌前坐定,打开电脑,老练而漫不经心地向我提问:
   “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知道。”
   “你知道外面的形势吗?”
   “不知道。”
   “你知道你们娱乐场所出事了吗?”
   “知道。”
   他显然被我的平静和良好的精神状态激怒了,想给我一个下马威,于是神气地对我说:“现在我郑重地告诉你,我们是091专案组。091专案组就是法办文强的专案组。也就是说,我们是文强专案组的原班人马在办理你的案子。办案人员都是千挑万选的高素质警员,经历了无数次经典案子,是筛选出来的“打黑”精英,“打黑”英雄,停了停,接着说:“我对你们公司非常了解,你们那群人不懂事,没有一个懂政治的,一个个只晓得挣钱。是的,你们公司很有钱,估计净资产有20亿,账上也有好几亿,再让你们发展几年,将不可收拾。”他拧开矿泉水瓶盖喝了一口,正当我在揣摩他话中的意思时,他提高声调,凶巴巴地说:“改革开发三十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形势发生了变化,私有经济国有化势在必行。50万是你的,500万是你的,5000万也可以是你的,多的都是国家的,如果共产党认真的话,85%以上的私有经济将被摧毁。
   我被他连珠炮似的惊天大话说慒了,心中忐忑不安,难道外面的政治、经济形势真的发生了巨变,国家又要倒退到计划经济时代,一场新的政治风暴已经降临了吗?要不然一个小小的警察怎能说出如此气壮山河的大话。
   沉思之即,魏新接着说:“所以你必须无条件配合办案。“
   配合,怎么配合,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要我怎么配合。于是我向魏新说出了我的疑虑。
   魏新很难看地挤出一丝笑容地说:“不懂不要紧,我可以教你。老实说,还是我们要办你,是上面圈定的,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既然被上面圈定了,你们就跑不脱。我说你们不懂政治就是不懂政治,如果给市里的关系搞好点,谁会来查你,如果提早能在王立军抚恤基金上赞助几千万,也许不能搭上”唱红打黑“的末班车,逃过一动,现在说什么都迟了。现在你唯有配合,别无选择。”
   我不耐烦地问:“我清清白白要我配合什么。”
   魏新不容地说:“你有两条路选择,一是完全配合办案人员的询问,老老实实交待总是,争取主动;二是检举揭发,争取立功,不要有顾虑,不要企图侥幸脱身。老实说,你那点事算什么,还不是我们一句话,如果你顽抗到底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不怕你沉默,我们可以有罪推理… …”接着魏新给我讲述了有一个人杀了人不认罪,最终被认定有罪,被判了死刑的安全,随后问我一些讲和如家庭情况和简历的问题,做了笔录,签了字,最后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我希望你好好思考我对你说的话,我不怕你顽抗,至今还没有哪一个人在我们专案组面前不屈服,不低头。我老实告诉你,就你现在坐的“老虎凳”,曾经有一个很“刚”的毒贩在上面坐了半年,最终被坐瘫在上面。你不会也要尝尝这个滋味吧。”
   前后差不多折腾了二个小时,临走之前,他安排两名(后来是三名)协警来看管我。协警带着棉被、烤火炉等东西进屋,又搬了一张沙发安放在进门方向最前端的墙角。一切准备就绪,魏新把二人带到我面前,义正词严地对协警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嫌疑人,你们要给我严加看管。总之,没有我们专案组成员同意之前,不准睡觉,不准喝水吃饭,不准大小便,更不准解开他的手脚,要让他好好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说完他和另一名办案人员走出了房间。
   魏新二人离开后,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听到两名协警小声说话的声音,窗外的秋雨漱漱地下个不停,一阵阵寒流紧逼而来,我才开始后悔出来之前没有多穿点衣服和没有穿上鞋子,鼻子也堵了起来,头隐隐作痛,我想我大概是感冒了。我想活动一下,然后脚手都锁着,换一个姿势都不能。并且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我感觉全身僵硬、手脚冰冷,然后开始麻木。尽管我的身体十分困乏,但精神一直撑着,我想大概是恐惧的原因吧。我真的按照魏新说的那样仔细枪战和回顾一生的经历,但是我真的找不到自己作过什么犯法的事,难道他们在诈我吗?我又想起了李俊的俊峰公司,我没在那里上班,不了解他们公司的情况,但从来没听说公司的人有什么案底。李俊的事去年已经了结,还有什么事呢?想着想着头痛得发炸。我想,莫非真的是一场政治风暴爆发了吗。
   在深夜中苦苦地站列着,渐渐地外面的天光亮起来,我感到又饥饿又渴,但是我没有向协警提要求,因为还有一件更紧急的事情要处理,我想解小手,我向协警央求,雷协警怎么也不答应。渐渐地,下体下体越来越难受,先是发胀,然后是发痛,我咬紧牙关忍着,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让人这样憋着是多么难受的事。
   为了分散注意力和减轻内心的恐惧,我找机会和协警搭讪。协警起先不理我,后来间或应我两句。他们说,像我这种事在外面找到他们的话可以随时脱身,现在他们无能为力了。我不相信小小的协警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后来从他们的口里得知他们的工资才700元钱一个月,可是他们嘴里却叨着玉溪烟,也许他们真有这个本事吧。
   闲聊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是感到外面的天色暗下来了,恍惚中似乎听到外面电视里传来《新闻联播》开播的声音。我才知道是第天晚上七点多钟了。雨停了一阵又下大了,坐在“老虎凳”上的我好困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前列。又冷又饿,下体胀痛得冷汗直冒,然后又变得麻木;浑身肌肉僵硬酸痛,手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肿了,心中的恐慌在一点点积累,在渐渐加剧,我感到自己忍耐力已经撑到了极限。我真是快憋疯了,被他们晾在一边不理不睬令人烦燥不安,我多想办案人员来找我,就是被打被骂也比这种孤独的折磨好受一些。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办案人员走了进来,来了三个人,其中两人年纪五十多岁,看起来很随和;另一外名年轻人身材高大威武,长相凶狠暴戾,穿一件风衣,看起来很霸气,我如获救命般对他们说:“我要解手。”
   年轻人根本不答我的话,凶巴巴地吼道:“李修武,老实回家我,李俊最近是什么时间见面的。”
   我说:“好久没见了。”
   他又问我:“什么时间通过电话。”
   我说:“很久没通过电话了。”
   他接着问:“认识办案人员吗?”
   我说:“认识。”
   他眼睛一亮又问:“是怎么认识的。”
   我说:“抓我的前一天在小区碰到过。”
   年轻人不耐烦地说:“别给我绕圈子了。老实告诉你“ 10-10专案组”成立之时,我们做了周密安排和布置,办案人员同吃同住,统一行动,统一步骤,统一安排,每个人都签了保密书。李俊的行踪一直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就在我们准备实施抓捕的前两个小时,李俊的行踪突然消逝。我们怀疑我们之中有内鬼。”
   年轻人停顿了一会接着说:“局长 (郭维国,专案组组长)开会时大发雷霆,非常生气,断定有人通风报信,决定深挖内鬼,严惩不贷。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内鬼是谁,我保证你没事。”
   我觉得这人莫名其妙,我不知道他在叫嚣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内鬼。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他火冒三丈,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用一个黑罩蒙住我的头部,一阵密集的巴掌向我袭来。
   老实说,经受了20多个小时的折磨,我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整个脑袋痛得都有些麻木了,巴掌扇在上面,真是舒服极了,就像一阵暴力的按摩,我根本感觉不到痛,而是一阵舒麻,它让我清醒了不少,精神也好了许多。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打吧,重重地打吧,最好把我打死。”年轻人又对着我一阵捶打,嘴里不停地骂娘,可是他只是把攻击点集中在头部,我多想僵冷的身体也能“享受”一顿痛打。年轻人打累了,骂完了,又接着问,但他就算把我的牙撬了,也不会有结果,我不知道啊,见问不出所以然,年轻人恨恨地走出房间。屋内似乎安静了一些。那两个年长的办案人员若无其事地交谈着,好像就怕我听不见似的。他们谈的是“金龙玉凤”的事,说那里的美女如何漂亮,里面的消费 、服务如何如何,说得有声有色、活灵活现,最后又谈到我们的案子,说不管我认不认都会被定罪判刑,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果主动承认,会少些皮肉之苦云云。
   这时候年轻人又走了回来,接着问:“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 不对劲的地方,知道要动你们了吗?”
   我说:“知道,有30个人要查我们公司。”
   年轻人对我的回答显然很意外:,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很多人都知道。”
   他急切地问:“是谁告诉你们的。”
   这时我才感觉我的回答把他引入到错误的联想上,我不䎵多想了,逐保持沉默。年轻人急了,又甩了我几巴掌,要我老实交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