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石三生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三百九十二
   
   因为华夏黎民*引用自己的观点,才看到了许志永除帮助温州政府维稳钱云会案外的另一桩无耻行径----替昆明市公安局背书“云南小学生卖淫案”。
   
   为什么一件连警方自己都承认没有直接证据的卖淫案,许志永却要跳出来替警方坐实“卖淫”说呢?自古的常识是“捉奸在床,捉贼见脏”。警方擅闯民宅、抓捕一些穿戴整体的“卖淫者”,本身就已经违法。中国的警察若都如昆明公安一样随意抓捕,世道岂不是要比“万恶的旧社会”还要黑暗?


   
   就是如此一桩比温州“钱云会普交死”简单明了的政府枉法案,许志永却说“他们手里刚好有陈艳卖淫的把柄,于是陈艳一家陷于被动,其父被控容留卖淫罪”。身为法学博士的许志永,除了连“捉奸在床”的常识都不懂,怎么连警察执法要凭证据都不知道呢?“把柄”算什么玩意儿?难道昆明的警察执法也如蝇营狗苟的市民一样善于抓人家的“小辫子”吗?若“把柄”便是执法的证据,当今的法律岂不是要等同于文革时期的“告黑状”?
   
   真是卑鄙啊,凤凰卫视的《昆明小学生“卖淫案”真相调查》也证实所谓的卖淫案真相不过是“当天是刘仕华等人发现巡防队员后,让“陈艳”与张安芬大女儿“刘芳芳”互换衣服,然后躲藏起来,有意让巡防人员抓错人,以制造事端,逃避查处”。许志永居然相信一个卖淫者还要先穿好衣服再“互换”以达到鱼目混珠、金蝉脱壳的目的。这得有多脑残、多么无耻才行?即使许志永是个法盲,难道还没听说过“捉奸”可以凭精液、凭DNA分辨吗?发生在20世纪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聂树斌强奸杀人案,石家庄警方没有效仿同时代的安徽蚌埠警方捉到聂树斌的DNA也就罢了。可“昆明小学生卖淫案”是发生在21世纪啊,据《观后有感》证实,连河南济源的猴子都知道进化。许志永怎么就不知道进化呢?他的法学博士头衔不是靠诈骗得来的吧?为什么连中共自己都嚷嚷着要“依法治国“了,许志永还认为昆明警察至今仍然靠“把柄”办案呢?
   
   许志永所谓的把柄,不会是“张安芬说大概在去年十月的时候,你的大女儿带回来一个男的,你没有问过,后来你打听那个男的身份,你的这个大女儿笑了,她指着巷子里的站街女说,妈,你看她们比我大,她们都不怕,我怕什么,再说这个挣钱快”吧?就算这个母亲说过此话,又怎么能证明女儿是在卖淫呢?别说汉语本身就擅长一语双关了,估计随便找一个二百五,都可以给出张安芬之说的一万个解释吧?为什么许志永偏偏只有一种解释呢?
   
   如今看,曾经出现在石三生我笔下、时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还真不是好鸟:刘家在做处女膜鉴定中作假没作假,跟“卖淫案”有个屁关系?若不是处女就涉嫌“卖淫”,伍皓又该如何去证明自己的老婆是清白的?
   
   就是如此一桩连昆明警方自己都做贼心虚的案子,许志永还恬不知耻地说“陈艳到底有没有卖淫?这个事实对于这个公共事件而言很重要——这个事实本身并不重要但是当它作为几乎唯一的赌注时就很重要了”。警察巡防,抓得是两个小学生,这和她们的姐姐卖淫不卖淫有什么必然的逻辑?若陈艳能从监控的抓捕的警察手中逃走,那些“嫖客”为什么不逃?难道昆明的法律规定了:“卖淫有罪,嫖娼光荣”吗?就算姐姐“卖淫”成立,两个妹妹不也照样是无辜的吗?21世纪70后的法学博士许志永,不会仍然相信“贼的儿子永远是贼”的逻辑吧?
   
   古人云:“说做不一的就是骗子”。以实际行动看许志永们的“新公民运动”,当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欺世盗名之举。打着“新公民”的幌子,做的却是略有良知者都不齿的勾当。许志永在温州“钱云会普交死”与“昆明小学生卖淫案”中如此替当局维稳,莫说什么新公民意识了,便是老祖宗薪火相传的那一点点人类与生俱来的良知,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石三生 2014年1月30日星期四 05:26 梦之国】
(2014/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