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的

   

   杜月笙讲,他一生吃三碗面,脸面情面和场面,我吃不起三碗面,只能吃两碗面,情面和脸面。礼拜天(2014年1月19日),我写了《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在礼拜二(21日)接到常熟国宝大队的电话,要求我把博文删了。告诫我对社会有看法,不要针对他们个人。为了我喜欢吃的两碗面,我把博文给删掉了。

   国宝大队还在电话中跟我讲,如果我要写针对个人的文字,就动用资源跟我写下去。这个我不怕。我赤脚地皮光,光脚不怕穿鞋的,再讲我是个鸟人,没有原则也不讲是非,谁对我好我就认谁,谁对我好谁是我爷娘,区区文字攻击,你说我是流氓我怕吗?就算你们把我老婆孩子爷娘杀光,我也不怕。但我这个人没读过书,在社会上打滚,这么些年全靠兄弟们帮助,骗吃骗喝还算混得过去,所以,脸面情面这两碗面我是吃定的。

   况且,我对这个社会看法多了。08年一群读过书的人弄什么宪章,我也不懂宪章是做毛笔的秘籍还是做宣纸的攻略,看他们读书人在网上议论,我以为上上网就能挤进秀才圈,想冒充一下伪知识人,提升提升自己的身价。所以瞎子学跑路,也去签了个名。“钱进,江苏常熟,木匠”,后来迟迟不见有我的名字,开始我还以为是统计错误,后来有高人点我,说我的木匠身价太低,他们不添,我才恍然大悟。受此打击,我就不再伪装知识人,老屌丝就是老屌丝,不再去伪装什么白面书生,情愿在边缘地带老老实实地呆着,做自己喜欢的事,凭自己良心说话。

   这次写顾义民,是我的亲身感受,而且是切身感受,国宝也电话里说我写的实事求是。只是指名道姓不太好。这个经验以后要汲取,我向毛主席保证,今后不再指名道姓了。其实我也是穷极思变,现在流行禽流感,加上我脑筋小时候被我娘用湿毛巾甩坏了,容易引发鸡头晕,但写顾义民本身不错的,我跟顾义民都是草根,顾义民抓也抓,审也审,迟迟没有结果,为小顾呐喊几声,唇亡齿寒呀,应该的。

   13年一年,被国宝敲掉饭碗,活得艰难,写点文字,又投稿无着。朋友们知道我被国宝盯牢,多不敢近我身,弄得我像麻风病人,断了骗吃骗喝的路。哎,连带几个月没喝上老黄酒,馋虫嘴里爬出来了,真是苦不堪言呐。向《常熟田》《常熟日报》投稿,都没有着落。不知道因为我没有作家证呢还是写得不好,还是《常熟田》《常熟日报》不吃情面脸面。反正就是发不出骗不到稿费。但《常熟公安文学》我想应该常熟国宝拿得住的,这次我把博文删了,大家都有面子,我跟国宝说了,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投稿给《常熟公安文学》,国宝也挺同情我没钱花的,同意投稿给他们。

   亲们,等《常熟公安文学》发表了拿到米米,到常熟来,我请喝酒。花生米,猪头肉,老黄酒,如果吃吃钱不够了,我带亲们去公安食堂吃大户去。

   噢,忘记了一句蛇尾:今天上午9点,北京正在庭审许志永先生。

    中华民国103年1月22日

(2014/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