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
曾节明文集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自从流亡纽约上州,每年的圣诞节都是白色的,而今年的圣诞节特别地冷:十月(农历)鹅毛大雪,在大半月飞雪连天、银装素裹的基础上,平安日凌晨,沉甸甸、纷扬扬的白色弥撒又准时来临,到平安夜的傍晚,大地和秃林已经盖上的棉毯,在路灯下的反射出来的绢感觉七彩闪光不再往年般的静谧安详,而是卷起阵阵迷朦的狂野,凛凛的西北风,如刀般地望领口的任何缝隙处切割,风夹裹的雪,如飞沙一样,打在俄式冬帽的护耳上粒粒作响,刺得双眼辨不清方向。
   
     昨天,长子的一句话,就如这鹅毛大雪中的西北风一样,迫使我不得不重新辨别人生的方向:


     我说:如果将来中国条件允许了,我和你妈将回中国发展,你最好跟我们一起回去,因为你是华人,华人很难融入美国主流社会,许多优秀的华人,在美国默默无闻,而回到中国就大获成功,如费翔、李云迪。。。。。。
     他说:“我不愿意回中国。”
     我问:“如果回中国可以赚更多的钱呢?”
     他说:“我不要钱,我要留在美国。”
     我说:“你如果不愿意回中国,你以后就不能和你妈在一起了。”
     他说:“即使见不到我妈,我也要留在美国。”
     “啊,为什么呢!?”我听了大为震惊,因为我知道:他妈一直是这个世界上他最留恋的人,这个初中生何以变得如此“绝情”,难道就如《北京人在纽约》中王启明所说的:“人到了美国,怎么都变得这操性了?”
   
     长子不慌不忙地给出了几点理由:
     一,中国老师打人,美国老师不打人;
     二,中国老师强迫他睡午觉,美国老师不强迫睡午觉;
     三,中国老师强迫他用右手(他是左撇子),美国老师不强迫他用右手;
     四,中国老师强迫他吃东西,美国老师不强迫他吃东西;
     五,美国老师讲课比中国老师有趣。
   
     我知道他讲的是真的。长子出生在中国,并在中国上了四年的幼儿园:在奇峰小筑幼儿园的时候,有好几次,小家伙回家时耳朵红红的、前额上起包,问了才知道,这是他们班的女幼教小莫老师手指拧的、敲的。有一段时间,只有两岁多的长子莫名其妙惧怕上厕所,几乎出现了心理障碍,原来是那个小莫老师在幼儿园禁止他如厕,强迫他下课后才去上厕所,以致于憋得尿湿了裤子。。。我闻情大怒,到幼儿园找园长交涉,并当面狠狠地训了莫某一顿,扬言若再禁吾儿如厕,出了问题追究她刑事责任。。。此后她才不敢如斯胡来。
     那莫姓女幼教当时年约二十出头,身形单薄,身高约一米五,长着一双冷漠的丹凤眼,此女是桂林市朝阳乡欧家村人。我后来才知道,长子算是幸运的了,另外一个外地务工者三岁的儿子,与长子同班,因为一次“犯事”,竟被此莫女踢伤阴茎,但对如此阴毒之蛇蝎行径,伤者父亲竟不知报警,仅以幼儿园小额赔偿了事!
     其后,莫女被幼儿园解雇,但后来经一位奶奶推荐,又被该园聘用,据说是她会教幼儿识字。
   
     后来将长子转园到附近的“蓓蕾幼儿园”,当班的幼教,竟是另一位莫姓女,亦约二十出头,戴着酒瓶底眼镜,头大脸圆,体形粗壮。入园不到两年,即出了三件事:
     一是长子不睡午觉,竟遭此莫女关禁闭惩罚——一个人锁于幼儿园厕所;闻讯后找到该园园长交涉,关禁闭取消,但中午长子仍被强迫睡于床上,不准说话和乱动;
     二是长子某天嬉闹,遭此莫女手掌重击头部,余闻知赴幼儿园质问,但此莫老师抵赖;
     2007年冬,长子的幸运结束了:某次洗澡时,忽然发觉其身上现针孔状伤,手臂三个,背上两个,问之,初不敢讲,再问,方知是此胖莫老师针刺惩罚所致,遭此惩罚的另有两个男童。
     余愤不可遏,于桂林冬日的铅云中,携长子第一时间找到该园园长交涉,并对质胖莫老师。胖莫初始又欲抵赖,后转而向余道歉讨饶。经医院血检证实艾滋病抗体呈阴性后,我体谅胖莫农村打工妹之可怜,抱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基督心理,仅以彭园长支付化验费,另赔偿一百元的方式息事。以致后来有别的幼儿园园长闻之,连呼余大傻,称:
     若报警追究,胖莫女必刑拘,该幼儿园赔万元不止!
   
     遂又转园至无线电一厂幼儿园,比前面两个幼儿园都好,但幼儿园经理竟又姓莫(冥冥之中有天意,由此可见一斑)!此莫阿姨当时四十多岁的样子,皮肤白皙,身材匀称,精力充沛,她文化不高,但有一股桂林国企老职工的淳朴风味,她一直在一厂幼儿园当幼教,那时此幼儿园已和厂一样,“改制”承包了。
     据长子反映,莫阿姨很好,只是吃午饭时摧得急,有时饭刚舀出来,很烫就催人吃;还有就是强迫他用右手,说是用左手“不正经”,以后会“很难看”。余遂借下班接子之机,向莫阿姨陈述饭太烫吃急了伤肠胃的道理,莫欣然接受;至于“左右之争”,我就不“超越历史”去啰嗦了。
     长子在一厂一年,从未出事,聪明活泼、长势健旺。。。由于一厂幼儿园相对的好,余至今留恋,不时回忆起那幼儿园周遭那茂密的树林、宽阔的活动场地、院外树荫下悠闲啄食的成群果园土鸡、“改制”阴影下破旧的国企职工宿舍楼、莫阿姨淳朴的老桂林腔。。。2008年九月底,余携家出走仓促,未敢向莫阿姨道一声别而突然“蒸发”,迄今心存一杠遗憾。
     
     长子拥抱美国、抛弃中国,因为中国学校有强迫和体罚,美国禁止体罚,很少强迫。而体罚的目的正是强迫,而强迫,则是器具化牲畜化人。归结起来:长子宁可不要生母,也要留在美国,主要原因就是一条:他遇到的中国老师很多不把他当人,而他遇到的美国老师,都把他当人。
     长子少不更事,他的判断都是从自己的真切感受出发,不象我们作判断时,有着文化、思维方式、熟悉程度、意识形态等诸多先入为主的因素影响,因此,长子的判断是质朴的、纯净的:不是人到了美国,变得“操性”了,而是他先前遇到的问题老师太“操性”!
     这真是:邦无道,子孙弃之!
   
     体罚多了,教育就变得简单粗暴起来,教育者也就丧失了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以兴趣引人入胜的能动性。现在比起有教养的美国优秀生,长子的自制力较差,我扪心自省:这主要是因为在中国时,我对他的启蒙教育不够耐心,不时体罚有关;以致于来到禁止体罚的美国后,失去了教鞭的强制力,长子的行为,也就一定程度上失控了。对过去,我必须深刻悔改!
   
     我绝不相信:宋朝时的中国教育,就是一个强迫当头、体罚滥施的名利变态体系,否则,宋的礼仪、优雅、细腻、宽容、机巧从何而来?“棍棒教子”在宋代肯定是有的,但应该不普遍。宋人过春节,有逛花灯、猜纸迷、踩高跷、观杂耍等丰富内容,并无现在鞭炮通宵鸣放、乌烟瘴气之象。。。现今的韩国,仍保有宋时中国人过春节的传统。。。从中也见宋时的儒雅,而简单粗暴粗鄙是后来之事。而宋以后的中国,开始了粗鄙化进程,体罚的普遍出现,当与朱元璋强定程朱理学为科举唯一内容有关:枯燥乏味脱离生活实际之学,惟有强迫才能快速入心;而极端供奉等级制度的理学,也反过来助长了家长对子女的体罚。
     满清入关后,其野蛮大屠杀和“薙发易服”、“文字狱”极权暴政令道德大滑坡;在明伪儒的基础上,贼鞑子清室对理学肆意裁剪利用,阉割除尽孟子独立人格、孔子“华夷之辨”等骨髓,祭出伪程朱伪理学作为愚汉治华之术,令中华大幅粗鄙化——奴才文化盛行。
   
     但不管是真儒、伪儒、真理、伪理,体罚都是有限度的:古代私塾的体罚,了不得打手板、罚跪之类,伤皮不伤骨,鲜有拳脚相向的现代体罚;而按儒家妇德,妇女性虐待踢人下裆,实属“大逆不道”,告到衙门必大刑重典侍候!
     而今日中国大陆女人妇德沦丧,诸多女人,不是十三妹就是母夜叉,妻割夫命根、师踢生下体。。。累见不鲜,比例出奇地高!这当与共产党解放“半边天”有关,传统妇德母仪尽毁,惟有如江青、贺子珍、刘三姐般凶悍、泼辣、刁蛮、阴毒之辈才正确、才光荣。。。于是,由围殴争踢“地主劣绅”、“地富反坏右”分子下体的娘子军、女八路、红卫兵们女风中,发展出如丹凤眼莫老师类踢幼童下裆、如重庆女孩二十五楼摔童的大陆新女性!
     而中国大陆的家长们,也从共产党对自己的专政中,习得了一套对子女的专政模式,于是体罚不再局限于打手板、罚跪,而成了拳脚、棍棒、皮鞭甚至钢管的“超限战”。
   
     怎么?父母难道没有权利对孩子体罚吗?当然没有这个权利!《圣经》《新约》中讲得很清楚:  有一天,耶稣正在一个山洞中用石头在地上写字,刚好有一帮犹太人捉到一个通奸的妇女,押到这个山洞来,准备用石头砸死。其中有人刁难地问耶稣:这个女人该不该砸死?正在写字的耶稣回答:
     “你们中谁若是没有罪,就可以用石头砸死她!”
      犹太人毕竟有着在上帝面前诚实守信的优点,听了面面相觑,不敢下手,悻悻而散。
      这个教导分明也在说:为父母的,谁要是没有罪,就可以打自己的孩子。但是,扪心自问:我等为人父母者,谁没有罪!?
     由于没有超乎世俗的信仰,光有儒家不能制止人性中的残忍,这可以从中国古代的太监制度和宋以后的凌迟死刑可以看出来,但是,儒家文化比共产党文化好一万倍不止!看看今天中国大陆礼崩乐坏雾霾笼罩的现状,就是连儒家也毁了的下场。
   
     好在中国不是朝鲜,中国共产党的权威在一天天的衰弱,我绝不相信中国大陆教育这种烂污的现状会长久继续下去,随着儒家的复兴、基督教的广传、道家的为人所识。。。从长远来看,我中华终有回归大宋的一天。
   
     只是现在,象我这样的流亡异议人士,只能得到亡族的下场。我的长子在中国幼儿园时,习得多首唐诗过目不忘,两岁多就琅琅上口:
   
     “碧玉妆成一树高,
      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
      二月春风似剪刀。”
   
     刚到曼谷时,小家伙还能如画图一般写自己的名字,并读得出好些中文;而现在,他汉字一个也不认识了,包括自己的中文名字;他已经是美国人了!
     这就是中国人的可悲之处,为了逃避母国的专制,往往得放弃自己的文化甚至血统——也就是亡族了。
     昔年面对美国记者,德国文豪托马斯.曼骄傲地声称:“我在哪里,德国文化就在哪里!”
     只是,一个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托马斯.曼在美国的子孙后代,还能荣耀德国文化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