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徐永海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刘明的信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时间不可以倒流——对于“相对论”人们存在着错误的理解
·用光速不变原理去探讨万有引力(重力场)的本来面目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九篇文章之前的信——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弟兄、姊妹的信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给《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的信
·走十字架道路——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头三个结婚纪念日我都在牢里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张胜凯先生精神不死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捍卫宗教自由而正在牢里受苦的刘凤钢
·我们的家庭教会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科学证明存在上帝——对无神论的宣战书
·我和丈夫在一起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给傅希秋的信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旧稿: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袁相忱牧师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2006年8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7个月)
·**********2006年8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7个月)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萧山教堂被拆与我们为主坐牢
·我们基督徒不是愚昧的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2006年9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8个月)
·**********2006年9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8个月)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致主内弟兄姊妹们与朋友们的倡议书
2006年10月份写的文章(出狱后第9个月)
·*********2006年10月份写的文章(出狱后第9个月)
·旧稿: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2006年11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0个月)
·********2006年11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0个月)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我的经历与见证
·旧稿:这十天警察不许我出家门
·这十天不许我出家门也不能到教会讲道了
·坚持基本要道与接受当代科学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建立科学的神学理论
·探讨宇宙最终奥秘与平和地推动社会进步
·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与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
·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与宇宙本身是零点的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2006年12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1个月)
·********2006年12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11个月)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普及人类终极信仰”为此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普通的老基督徒
·我的妻子李姗娜一个政治犯的家属
·旧稿:警察刚刚对我说今天不许出门一会儿带你到派出所
·警察为什么要把我带到派出所
·刘凤钢将在1个月后出狱
·为狱中的刘凤钢祷告,为福音的中国祷告
·我们为主坐牢我们的家人为主受苦
·为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爱心”而祈祷
·我们为什么要信耶稣基督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为狱中的刘凤钢等弟兄姊妹、朋友祈祷
·为什么进行三天禁食祷告
2007年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07年元旦的信仰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北京)黄河
   
   关爱农民子弟光荣,探讨社会热点无罪,释放进步青年!──新青年学会纪实
   
   
     2001年3月13日,是新青年学会的骨干:北大硕士研究生杨子立、北京师范大
   学哲学系研究生徐伟、中国地质大学毕业的靳海科、北京广播学院毕业的张洪海、
   中国地质大学毕业的张彦华、北京航空、航天工业大学的教师范某某、北京人民大
   学哲学系在校生李某某、中国地质大学在校生黄某某合计8人被国家安全局绑架的日
   子。
   
     这段时间,我们从各个方面了解到的情况看,可确认这样一个事实,国家安
   全局出于立功心切,导致先抓人,后取证。此案件一个月后被媒体披露,现安全局
   骑虎难下。
   
     鉴于新青年学会是国家安全局侦破的主因,也是国家安全局称其为“集体犯
   罪的组织”名称。我们认为有必要全面、客观让大家了解新青年学会的“庐山真面
   目”。故此我们向媒体推荐三篇由知情人撰写的文章。
   
     同时我们也希望中共高层,一方面不要向下属安排什么硬性工作指标,二不
   要轻信下属汇报的“政治大案、要案”。文革时代,将千千万万有责任心、正义感
   的年轻人,打成反革命集团的历史,不要再重演了!
   
   
    无声的纪念
   
   一位新青年学会的知情者
   
     3月13日,这是我几个朋友失踪的日子──距今已快三个月了。这些日子来,
   不停地有人来询问,有关心的,有好奇的,还有借此幸灾乐祸或展示自己高明的─
   ─所谓趋利避害,人情冷暖,大概莫过于此了。然而我不想说,很久以来就不想张
   口了──这世界上又何尝有让我张口的地方,阮籍猖狂,唯穷途而哭。刘伶愁结,
   只醉酒狂欢。我,就缄默吧!
   
     前些日子,一位朋友也是那种尚乐观向上者,劝我说:“你不是知情吗,那
   为何不给大家讲出来?”这让我颇为悚惧,以前固然在为这几个朋友奔走,然而却
   担心消息传出去反而会于他们不利。但已经这么久了,他们仍不知在哪里受着怎样
   的折磨,我却愈来愈沉默──这又何尝对得起他们!写些东西,于他们未必有益,
   但现在,除此又能怎样呢?
   
     一、
   
     他们──杨子立、徐伟、靳海科都是我的朋友,我一直也这样讲。但在一个
   朋友已经俗滥得碰见谁都可以称呼的社会里,现在,这样讲无疑是对我们感情的一
   种亵渎。倘要准确的话,那么只能再捡起一个词:同志。虽然这也未必比朋友要好
   到哪里去──我们在一起实在是争论得多,彼此志向也并不相同,要说相同处,那
   便是在这一个物欲横流,责任与良心跳楼价争着卖的年代里,我们还能家国天下,
   坐在一起探讨中国的种种社会现实问题,还能为种种社会现实问题而彻夜不眠。
   
     然而现在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已经被安全局秘密带走了,连着他们的
   袜子,他们女友的照片,以及他们存在时社会给人的安定及安全,在一个自命为民
   主文明的国家接受“妄图颠覆政府”的入狱审判。
   
     二、
   
     实事之象故事乃有过于向壁虚构者,以前看到这个拗口的句子尚无感觉,今
   日想来,不觉哑然,突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于是便无端地想到许多历史上的故事
   。如“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如“莫道书生空议论,笔墨落处血斑斑。”甚
   至想到“以人血染红顶子”之类。
   
     有关杨子立、徐伟、靳海科等人的罪状,说来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在于他们
   八九个朋友相聚所致,交朋友总还算无罪吧,在一起研究探讨一些社会问题,思潮
   久了,便想给这个朋友圈子起个名字,也是为此称呼方便,类似于你叫张三,他叫
   李四似的。然而大家都想不出一个好名字来,靳海科便提议说:叫“新青年学会”
   吧!从2000年8月份到12月份,存活期为4个月的“新青年学会”在他死亡(因为已
   无任何活动,人员都已散了)3个月后,被安全局成功地起死回生,名之日:反革命
   组织。从而开始了挖根溯源上的工作。据了解,此次调查涉及北京、天津两地,包
   括4所高校两个单位,所动用的人员及纳税人的钱财则无法考证。结果是:“新青年
   学会”有正式会员8人(其中在校学生2人,教师1人)知其名者数十人。举办活动数
   次,如下:请刘军宁、曹思源讲2次,朋友间相聚3-7次(无法细致统计),上网聊
   天一次。“新青年学会”所取得的成果是:靳海科写文章两篇,发于杨子立所办之
   网站上(这就是“新青年学会”被查之肇因)。“新青年学会”达成如下共识:每
   月每人写点心得,彼此交流,共同进步。每月缴纳数元,以作活动吃饭饭资。需要
   提及的是让安全局得以顺藤摸瓜,靳海科所写的那两篇文章的内容一为“宣言”,
   二为“当代青年之任务”。在这两篇充满激情,但文笔确实不顺畅的文章里,靳海
   科认为面临转型期的当代中国,面临着种种迫切需要改变的现实问题,他用一组并
   不娴熟的排比揭露了为富不仁者,贪官污吏者,并提出诸君可作之事一二三,如宣
   传,如实业。除此之外,“新青年学会”还希望有更多的青年加入他们的行列。
   
     以上这些,无论你相信与否,确属事实,这也向我们证明了一个真理:时势
   造英雄,或日:人生充满偶然。倘要把你推向前台,是无论你所作的事性质、大小
   及影响……。
   
     杨子立,男,71年出生,93西安交大工程力学系本科毕业,1998年北京大学
   硕士毕业。先入中软公司,后退出自办公司网站,原籍河北。
   
     徐伟,男,74年出生,1999年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硕士毕业,签约于《中国
   轻工业报》(现改名为《消费日报》),笔名徐鲁军。意为山东的愚鲁平凡之人,
   现正在安全局的要求下被开除中共党籍和工职。
   
     靳海科,男,77年出生,1998年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本科生毕业,物探系
   入中国地质勘探技术院,2001年初被安全局要求开除中共党籍和工职。
   
     三、
   
     杨子立是主张自由主义的,而徐伟对此有异议,虽然两人不怎么争论,但分
   歧是明显的,有意思的是两人仍是很好的朋友。在“新青年学会”里曾有一个小插
   曲,谓努力目标中之“自由”与“民主”谁当排先,结果以4:3“自由”获胜。我
   至今仍记得子立给我讲“自由”与“民主”区别时举几例子:一个宿舍住八个人,
   一次六个人出去游玩,回来后拟定游玩所花费用由宿舍全体成员平摊,倘依民主,
   则以集中制原则,少数服从多数,八人平摊,倘依自由,则追求个人的自由权,没
   有去游玩的两个人有权不分摊,他人游玩花费费用。
   
     子立研究生所学学校及专业决定了他完全可以很轻易地,便获得应有的社会
   地位及生活,他当年曾以本系级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然而现在,他的同学有的
   已达到月工资一万元,他出事前却仅仅2000至5000元/月的工资,他投入巨大精力的
   公司也因他的被逮而分崩离析,高超的电脑技术使子立远近闻名,朋友一叫他即欣
   然而至,无所计较。
   
     子立为人极忠厚,且极宽容,什么样的人他都能接受,哪怕遭人暗算,他往
   往还觉查不到,依旧去帮别人的忙。
   
     子立出身于农村,家境很差,母亲瘫病。他对农村的农民感情极为深厚曾多
   次自费考查各地农村,如韩村河、石家庄等地,并写出了一篇篇反映农村中矛盾冲
   突的文章,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与妻子一道还义务给民工子弟支教,并捐献教学用
   品。
   
     子立远近闻名还因为他的一个网站,即“羊子的思想家园”.在这上面,子立
   发了大量的文章,基本上保持一星期一篇,有关于农村调查,有批驳民族主义的,
   均是些思想性极强的,而他所作的有关学术,思想的链接,也是我所见过的最全面
   的,子立的宽容在网站上也表现得很明显,他往往把正反两面的文章都拿出来,让
   你自己去评判。当然,在网站中“我的书屋”上,更多的是诸如哈耶克等人的自由
   主义著作。子立是如此深刻地痛感中国个人本我意识的缺失,极力提倡自由主义,
   他反对中国以前的被歪曲的自由主义。
   
     子立的弱点是他的坦荡,有时到毫无拘束的地步。在他的网站上,他毫不留
   情地批评马克思主义,指斥公有制的“伪公实私”,并公开为一些非主流意识形态
   的东西辨护,几乎是率性而为,从未考虑所处之现实环境及个人之安危。
   
     他的妻子一个极伟大的女性,路坤,曾言子立不是一个好丈夫,好儿子。这
   或许也是子立几个缺点,但没有人怀疑,作为一个人来说,子立是一个真正的人,
   也是一个伟大的人,他为中国的进步,为弱势者的强盛,而奉献了自己的精力,而
   无视所面临的危险,这是一个勇者,强者。
   
     四、
   
     “伟哥”,一个朋友曾暗地里这样叫他,我们都忍俊不禁。但仅一次而已,
   大家那是玩笑也从没再这样叫他,因为徐伟并不是我们开玩笑的对象,我们给予他
   的是敬重。其间有他1.8米块头的原因,但确还在于他的稳重与深思熟虑,起码在我
   看来是如此的。
   
     我认识徐伟时,他正上研究生,保送的,这时他已在负责国务院农村发展研
   究中心在北京各高校搞的大学生“走进农村,关注农民”寒暑假征文组织工作,而
   听说他在本科时即参与了当时北师大哲学系学生所办的轰动一时的民工学校,大概
   是因为北师大参与征文活动的同学比较多,上交调查报告质量比较高,所以在徐伟
   毕业后,他与尚在师大的一些同学办了一个以探求解决“三农”问题为目标的学生
   社团,这就是后来经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报导后在全国产生一定影响的北京师
   范大学农民之子──中国农村发展促进会。当时三农问题虽已日渐严重,但还没引
   起政府足够重视。徐伟作为顾问,给社团发展以极大的帮助。毕业后的徐伟还是注
   册于劳动部民政部的国家一级社团,中国农村劳动力生源开发研究会社会工作部的
   部长,具体负责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些具体项目,如组织免费培训北京民
   工子弟学校的教师,如通过各高校组织一系列针对民工子弟支教活动,当然还包括
   有关农民、民工的调查。
   
     2000年的暑假,徐伟与师大的农民之子的一副会长,及该副会长在武汉一些
   同学一起组织了一个“农民之子──京楚大学生村民自治宣讲队”到湖北进行村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