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萧斋文集]->[从中共鼓吹历史的“必然性”看政权的非法性]
萧斋文集
·利益集团操纵是计生坚冰难融的首因
·红朝为何刻意拔高农民起义历史作用
·中国雾霾效应是典型的“公地悲剧”
·从中共鼓吹历史的“必然性”看政权的非法性
·从中共鼓吹历史的“必然性”看政权的非法性
· “党指挥枪”是中共军队腐败的制度性根源
·中国公众心理已进入“叫魂”时代
·遏制“央企公害”还需地方自治
·高考焦虑背后是生存焦虑
· 从联邦最高法院健保判决对比中美两国宗教自由
·“达克效应”之郭文贵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中共鼓吹历史的“必然性”看政权的非法性

   从中共鼓吹历史的“必然性”看政权的非法性
   
    萧斋
    中共建政60余年以来,恶意的对文学、哲学、历史、经济学、政治学等社会科学进行了系统性歪曲和改造,其鲜明特点之一就是对各类社会科学打上了“马列”和“阶级斗争”的鲜明的烙印。笔者认为,在对所有社会科学的”改造”中,笔者认为中共对史学的篡改、歪曲和改造最为严重。中共当局不仅蓄意的掩盖以往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恶,而且,在史学研究的方法论上,也是有意无意的引导和暗示中共执政的“历史必然性”。例如,中共前党魁胡锦涛在2011年中共建党90周年“七一”讲话中指出:“是历史和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胡的讲话还强调:“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近代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是中国人民在救亡图存斗争中顽强求索的必然产物。”
   


     但是,历史的真相真如胡锦涛所言的“历史的选择”吗?笔者认为,中共多年宣传的所谓“历史的必然性”,显然是出于愚民政策的一种洗脑。尽管历史在宏观上可能是必然的,但在微观上不可避免的很大程度上受到一些偶然因素的影响。过于鼓吹历史的“必然性”的背后,显然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即以上述这种“必然性”来掩盖其执政的罪恶性和非法性。
   
      实际上,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人类发展的大趋势应该是可以预测的。在微观上,历史实际上充满了很大的偶然性。有着大量的偶发性因素的叠加。如果一味的承认什么事情都是历史发生的“必然性”,那么人类发展就会毫无原则,放弃对历史事件的道德评判:因为所谓必然就是没有选择。如果按照中共建政是“必然性”的说法,那么,造成和平时期的大饥荒3700万人的无辜死亡也是历史的必然的吗?造成文革对全体中国人的戕害也是历史的必然吗?而只有在多种选择并存的时候,人类的道德良知才会在选择过程中起作用。
   
      流亡海外多年的中国作家郑义在其所著的《一百个偶然演变成一个必然 :论国民党为什麼敗走台湾 》一书中认为,历史实际上是由偶然性組成的,从目前已经澄清的历史事实可看出 ,国民党敗走台湾绝非人心所向或曰天意,而是由许多偶发事件堆堆砌积累而成的。概括言之,主要是由于蒋介石的襄公之仁、战略失误,美国中断援助的掣肘,加之苏美对峙的冷战背景,导致苏联大力援助中共,使得中共的在苏联援助下得以迅速壮大。同时,加之中共在所谓“解放区”推行惨无人道的土改,在物质和兵源上迅速得到提升,终于使大陆沦陷,神州数亿人惨遭共祸涂炭。
   
    因此,郑义由此得出结论,由于多种偶发性的叠加,加之敌人(共党)的殘忍、奸诈、狠恶以及幸运 ;加之共产国际武裝入侵中国以及美国国务院白皮书对中国民心士气的致命打击,这一系列事件的积累,量变导致质变,才颠覆了亞洲第一個民主政体。 历史的偶然性导致了事件的改变。
      
      我们不妨做出个假设,1936年,毛泽东率已经遭受重创的红军残部在陕北立足未稳,蒋公调集军队本可以一鼓聚歼,但中共策动张学良爆发西安事变,遂使中共生存大有转机。如果不发生西安事变,那么历史可能会重演。
   
      我们再假设,1948年5月初,国军B25 轰炸机轰炸毛泽东在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的住所,掷下五颗炸弹,其中一顆落在毛泽东住所院子,门窗玻璃均被炸碎。幸亏聂荣臻及時把老毛用担架抬进防空洞,否則老毛已死于炸弹,此后的中国历史定是另一番模样。
   
      历史的吊诡也在于偶发事件影响着人类的历史命运。当今北朝鲜金氏家族专制集权统治已经三代,尽管中国人饱受专制之苦较北朝鲜要轻,但集权奴役的性质却惊人一致。如果不是朝鲜战争的战火引发的毛太子偶然阵亡,谁又能肯定地说,今天的中国就能摆脱同样的悲惨命运?难怪网民戏言,这要感谢一碗蛋炒饭的功劳了。做一碗蛋炒饭的偶发事件,减缓了中国人受奴役的程度,实在是善莫大焉。
   
    其实,持有这种观点在西方史学界不乏其人,西方世界影响较为广泛的历史学家、美国哈佛大学金融与历史双栖教授尼尔.弗格森所著的学术专著《虚拟的历史》中也提认为,历史发展的轨迹绝非不可更改的。在更多的时刻,偶然的因素支配我们的世界。尼尔.弗格森认为,一些历史事件其实并不是必然发生的,其中当事人主观的错误或局限、客观条件等很多偶然因素,起着重要的作用。例如,假如希特勒在1940年入侵英国,那么历史很可能会重写。如果敦刻尔克大撤退没有成功,假如英国远征军被全体俘获,希特勒完全可以入侵并占领英国。事实上,这种情况并非不可能,弗格森在书中披露了鲜为人知的史实。当时,英国根本没有从军事上做好准备,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由于殖民地的独立,“日不落帝国”的日渐衰落,张伯伦推行绥靖主义导致英国军备废弛。而且,由于德国在欧洲开战后,英法联军由于一系列战术上的失误,驻欧洲大陆的英军已经失去了几乎全部的补给和盟国援助。1940年5月24日,英法联军的残部约40万人从比利时敦刻尔克撤退,而距离敦刻尔克海滩仅10英里处是由古德里安将军率领的,当时世界上力量最强大的机械化坦克部队,就在他将要进攻海滩上的盟军时,收到了停止进攻的命令。如果没有英法联军33万人侥幸逃回英国,那么历史很可能会改写。
   
     再回到本文当初的话题,如果我们一味的被中共“历史的必然性”所误导,那么,无异于接受这一种观点。那就是,冥冥中13亿中国人就应该接受共产专制的奴役,命中注定要受到红祸邪党的统治,长此以往,就必然缺乏争取自由的意志。红朝统治者正是用这种“成王败寇”的丛林伦理强化独裁、愚民洗脑,争取自由的人们,从历史中要一定认清这一点。(完)
     
     
     
     
     
     
     
     
     
     
     
     
     
     
     
     
     
      
   
   
(2013/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