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熊飞骏

   咋看这个文章标题,读者的第一反应很可能是熊飞骏这小子是不是着了郭沫若的道了?

   因为飞骏先前的文章主题除了抨击专制、腐败、特权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就是直面中国人的劣根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但“直面”不等于“侮辱”!

   读者可以回过头来审视一下我的全部文字,看飞骏辱骂过中国人没有?从“种族”上全盘否定过中国人没有?

   应该说一次也没有!

   读者还可以发现:我抨击中国人劣根性的文字最后都把责任归结于“专制的毒害”,从没从“人种”上否定过中国人。

   我不但没从“种族”上否定过中国人,还史无前例论断中国历史忽视的最闪光成就:

   早在2003年8月10日我在《中国人的黄金时代》一文中,就论断人类世界第一个“基本消灭”了贪污的国家是中华大国民李世民创立的!贞观王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基本消灭了贪污的时代,否定了贪污是官场不治之症;还论断现代民主政治的骨架——“三权分立”的最早原创是李世民!

   我把这个论断说成“史无前例”也许有点武断和狂妄,但欢迎各位中华大国民拿出事实证据来反驳这一说法。

   无论“史无前例”这一断言是否属实,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熊飞骏不但没有从“种族”否定过中华民族;相反还对我们的民族抱有超乎常人的信心!

   站在“专制毒害”的角度来抨击中国人的劣根性,是建立在“深爱”、“信心”和“强烈责任心”的基础上,就像一个慈爱的兄长看见一个天性善良聪明的兄弟因为吸食鸦片成瘾而颓废惰落,怒责并督促他告别大烟馆一样。

   如果是站在“种族”的角度,断言中国人天性野蛮惰落不可救药,基因劣等不配享有人类世界更好的命运,只配被强权愚弄奴役,甚至动不动就用“猪”来形容,那就属于“辱骂”了。

   特色中国确然有很多国民像“猪”那样生活,只要有吃有喝就什么也不管,不知“尊严”和“责任”为何物;但这都是“专制毒害”的结果,而不是“天性使然”!如果把“专制猪”弄到同是中华民族的台湾或南韩去谋生发展,他们中的多数都会“升华”成“大写人”!

   一个国家的多数国民是“猪”还是“大写人”无关“种族”、“基因”和“血统”,主要是由“社会大环境”决定的。

   橘在淮南则为橘,在淮北则为枳!

   同样一个齐国人在本国不偷盗;可一到楚国就成为小偷。

   不是“人种”的问题,是“社会大环境”造成的。

   “社会大环境”则是由“社会体制”决定的!

   专制造就流氓无赖疯子白痴;民主成就绅士淑女!

   南北朝鲜同根同种同历史同文化,因为制度不同,北方是“猪民”南方则是“大写人”。

   如果一个国家出现很多“猪民”,那么罪魁祸首不是种族基因,而是特权专制体制!是造就并维护特权专制的贪官和守旧政客!

   他们才是大中国最大的“敌对势力”!也是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

   曾经执掌世界文明牛耳,率先消灭官场贪污且发明“三权分立”先进体制的伟大中华民族,就是毁在这号人手里!

   中国人天性不是“猪民”,都是被贪官和专制政客给害的!

   …………

   我在探险塔克拉玛干沙漠时,沿着于田县克里雅河深入到大沙漠深处达里雅布依乡下面的一个叫什么“…特力”的才几户人家的小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里的居民不但不会游泳,甚至根本不相信自己有游泳的能力,因此把沙漠外那些会游泳的人视为比他们优秀百倍的“非凡超人”?

   这让我想起“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这一恶劣借口。

   认为“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不仅限于官场中人,多数普通平民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于很多向往且努力争取民主的仁人志士也抱此同感?

   下面是昨天我的腾讯微博的一条回复文字:

   “中国是一个几千年专制的国家,中国大多数黎民当奴隶也已形成了定势,习惯了;臣民意识已根深蒂固。你给他民主,他还不知道民主是个好东西来;你往他的嘴里抹蜜,他以为你要害他,他还要把你的手指给你咬断来。中国人百分之九九的人都很愚昧,都是傻逼。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我看这些人就该被压迫,被剥削……”

   上面这位仁兄的愤激失望情绪不是孤立的,在中国精英层中有很大的代表性。

   这种普遍性的失望情绪造就了下面一条与事实绝然相反的论点:

   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体制和政府!

   事实真相则是:

   有什么样的体制和政府,就有什么样的国民!

   也有很多民主志士虽然没完全否定中国人的“民主能力”,但极为悲观的认为中国人民主是一个遥远的梦想,需要几代人的时间来完成。

   这个现象其实并不奇怪,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的居民深信自己天生就不会游泳,并把沙漠外人视为基因优越的“超人”其实一个理。

   绝大多数中华大国民不但终其一生未体验过民主滋味,甚至连和“民主体制”碰面的机会都没有,就如沙漠居民从没看见过可游泳的江河池塘一样。

   从没下过江河池塘的沙漠居民深信自己不具备游泳能力;从没体验过民主滋味的中华大国民自然也很容易怀疑自己是否具有“民主能力”

   中华大国民是否真个具有“民主能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培养出“民主能力”?台湾已经给出了圆满答案。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陆台第一次玩握手,有很多台湾人来大陆中国探亲。那时的台湾依旧是国民党专制。

   我接触过几位探亲的台湾人,想从他们口中寻找“阳光地带”,没想到全是感叹和摇头,得到的一至信息居然是台湾确然比大陆富裕很多,但官员一样很腐败?你不要以为大陆腐败那边就很清廉?只要是中国人的地盘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那口气那神情完全是宣判了中华民族的无期徒刑!

   让我失望难受了好长一段时间。

   前两年我因机缘又接触到一些台湾人,见面一样咨询台湾官场的腐败问题:

   没想到对方全一脸的不以为然?

   “什么?贪污腐败?官员他敢吗?他们的命运操在我们普通公民手中,一旦发现贪污腐败立马下台身败名裂,随后还要司法的问罪!

   什么?不负责任?渎职滥作为?官员他敢吗?我一个电话打给本地议员,议员视我们选民为上帝,怕我们下届不投他的票,又想借挖掘腐败出名出风头,还不马上把我的不满呈到议会去。一旦议会查证我反映的情况属实,那个官员还能保饭碗?

   你们大陆人引以自豪的陈水扁腐败案,和你们比起来算什么?他贪污的不是纳税人的钱,而是本党的活动经费。他民进党可不是我们纳税人发工资,是党员自己捐来募来的。可这事在台湾一样一审判了个无期!你们这边可能吗?

   什么?腐败发现不了?全台湾的媒体记者都睁大眼睛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哪个媒体人揭露出一起贪污腐败就能出大名。还有千千万万的反对党成员盯着他们,想贪污腐败不被发现门都没有!台湾官员没有隐私权,随时处于严密的监控之中。我们普通平民享有的不可侵犯权利他们很多没有!比如我享隐私权和绯闻权,官员他能有吗?

   什么?那样的官没人愿意当?你有病啊?人生一世难道就只为了钱和享受吗?人民公仆服务人民能实现自我价值啊!自我实现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吗?再说有些人最拿手的能力就是社会管理,从政当公仆才能最好的实现自我。

   …………”

   同样是台湾人,相隔才二十多年时间,对中国人官场就得出绝然相反的两种评价。二十年前“天下乌鸦一般黑”;二十年后“什么?贪污腐败?他敢吗?滥作用不负责任?他敢吗?”

   台湾1987年开放党禁报禁。九十年代李登辉当政时才开始落实具体的民主实践。

   台湾民主才二十年时间,却走完了美国人两百多年走过的路程,把同时代走上民主之路的俄罗斯远远甩在后边。今天台湾人的素质已经直追美国了,是这个星球上民主进步最快的国家。

   中国人素质并不低,只是让专制给毒害了!希望官民别再以“中国是一个几千年专制国家黎民当奴隶已成定势,臣民意识根深蒂固……”为由来为专制辩护,推卸责任和播散消极失望情绪。

   台湾人也是中国人,和我们同根同种同历史同文化,一样有几千年专制传统,可民主一样玩得很杰出,比这个星球上的所有民族都玩得更出色!

   亚洲另外两个最杰出的民主国家是日本和南韩。他们一样是中华民族血统,是中华文明的另两个分支。

   我们再来看看海外华人。现代民主政治起源于基督教文明。海外华人如果有信仰,多数都选择信奉基督教,而不是伊斯兰教。

   尤其是穆斯林占压倒优势的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也是华侨最集中的地区,信奉基督教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甚至是生命危险;因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天生的死敌。可东南亚华人多数冒着风险信奉基督教,为自保信奉伊斯兰教的华人寥若晨星。

   从东南亚华桥的基督教信仰倾向来看,中华民族和民主政治有天然的亲合性。

   所以不可侮辱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更不可侮辱中华民族“人种出了问题”!

   中华民族天性是优秀的!可恨的是特权专制!只要告别专制中国就能很快超过美国!像李世民的贞观王朝一样再度执掌这个星球的文明牛耳!

   百年中国的“民主尝试”之所以失败不是“民主”的过错,也不是中国人种出了问题;而是政治野心家打着“民主”的旗号玩专制独裁, 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错!

   喝鸡血宣誓无条件跟随效忠领袖,失败了难道是“民主”的过错吗?

   …………

   谁都知道不会游泳的沙漠居民只有先下水才有可能学会游泳,不下水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游泳健将;先学会游泳再让你下水是扯蛋!

   同理,中国人只有亲身实践民主政治,经过民主政治的历练才能提高国民素质;等到国民素质提高的那一天再给你民主一样是不着调的瞎扯蛋!

   不下水的人永远也不可能会游泳!不民主的国民素质永远也不可能提高!

   不会游泳的沙漠居民不等于天生不具备游泳能力;没亲身实践过民主政治的中华大国民也不是天生不适合民主!

   童年时期的飞骏因为父母劳务重奶奶早逝,没人管我们得以自由玩风险,小小年纪就练就了“水不沉”的功夫。邻家的一位同龄小伙伴因为是村干部儿子,条件好命金贵,家长不让他下水怕淹死了龙种,每到夏天只能站在岸上看我们在池塘河水里戏耍解谗,到了十多岁连个狗爬式也不会,因此成为我们小伙伴潮笑愚弄的对象,断言他下水就会淹死。没想到这小子长大脱离父母约束后,下水不但没淹死,还不知在哪条河练就一身过硬的游泳本领,同游时居然把“水不沉”的飞骏远远抛在后面……

   民主要下水历练!不能站在岸上坐等!

   最后以飞骏的一位文学师长烈华的文字来结尾:

   “鲁迅只找人性毛病,从不找制度毛病。胡适只找制度的毛病,从不找人性的毛病。这就是区别。换哪国是宗法社会,人性也会被带坏的;换哪国是平等社会,人性也会带好的,这个胡适比鲁迅明白,中国的问题其实是制度的问题,鲁迅偏要找人性的问题,这就是鲁迅的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