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孙丰文集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朝战后,朝共内部的残酷清洗始终没有断过,出身中共延安的派别全被金日成野蛮地杀害,后又清洗了本土派。按说金正日接班后原有的宗派已不复存在,清洗该终结了。事实上却更加激烈残酷。这是为什么?因为人类意识在存在方式上本就各是各的,各是各的必成派成帮嘛。金正日死前为其子的安全所托重臣,已几乎全被斩除,今天连有宗亲关系的张成泽也已命归黄泉。这究意是为什么呢?看上去这是人与之间的争斗,无论是金正恩指控其姑夫图谋也好还是从旁观立场谴责金三胖残无人道也好,其实都只是就现象而论事,而不是本质。那这类事件的本质是什么呢?
   


   
   在中共方面,九二年邓小平南巡所表达的就是对江泽民的不放心,隔代指定胡锦涛不就是要断绝江的香火吗?而中共十六大上江泽民唆使张万年突然发难,赖在军委不走,十七大前又突然密谋推荐习近平代替李克强。十七届人士按排中吴仪不肯交权给薄熙来,薄被迫到重庆,后发动唱红打黑,后发王立军事件,薄在两会的发言,被抓,到今天周永康的被抓,就我们现已看到的内幕来说,其本质又是什么?
   
   
   这个本质就是----人的生命先验地就是独立的,而人的个性归属在人身独立性之内。而个人意识是在同一个环境里的有限的、狭窄的和具体的条件里形成的,因而是偶然的、个别的、有差异的。而朝鲜事件与中共的周薄事件,江派与胡派之间的暗斗,邓对胡、赵的废黜,对华的排挤,乃至毛与林,毛与刘之间的生死博斗……无一不是因意识的共同性与存在方式上的个别性与差异性的表现。只要是事物能没有表现吗?人类意识也是事物,能不让意识表现为意识的性质吗?
   
   
   试想若中共、朝共都各是两个开放的政党,转化为党与党之间的合法竟争,它能达到这种残烈无道的地步吗?若中共与朝共各是两个合法性政党,就因存在上的合了法,使原一党内的宗派获得了正常的表达,它用得着用暗杀,用酷刑来解决吗?一党内宗派斗争的残无人道就是因得不到合法的表达又不能不表达而致的后果。
   
   
   无论是中共还是朝共,还是斯大林的苏共,越共、柬共,还是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所有共产党政权的历史告诉人们:只要你把自己理解为党,那就必须有(至少一个)相对势力的合法并存,你才能具有政党的功能,只有在党的功能的条件下党才成其为党,产生的才是积极的、建设的能量。“一党”不可能具有党的性质,发挥的也不可能是政党功能。为什么呢?严格说这不是政治学的问题,而是人类意识与意识的存在方式表达的问题。
   
   
   因为人类是一个整体存在,即1)本性的无差别与借以2)存在的条件是同一个;这两点决定了:人类意识的整体性与同一性,不可分割性。因人类的存在条件虽是唯一的,是同一个,但因人的能力却是形成的和逐渐发展的,所以在人类能力的形成与发展的各阶段,地球做为条件对人的能力来说曾经具有限制性和分割性。随着人类认识能力的增进,由地球做为条件所造成的限制性和分割性就被突破,不同语言的可翻译性就是意识的同一性与不可分割性的证明。但意识在存在方式上是个体的,独立的,个体与个体之间需要用交流来完成,而个体之间的可交流性又是意识的公共性与不可分割性的证明。所以用我们的直观眼光所见到的政党就是:帮、派、集团。必须注意:这一断案是以人为最基始的内容或材料而得到的。但初生的人或行为能力不足的人是组建不了政党的,所以人并不是政党的最基始的内容或材料。那什么才是政党的最基始材料呢?只能是理性或意识。所以在直观现象的层面,政党被识读为帮、派、集团,在本质上却是人类意识的整体性、同一性、不可分割性与存在方式上的偶然性、个别牲、差异性的表现。
   
   
   试问,任何事物能有是事物而不表现出事物性的吗?习近平就是习近平,彭丽媛就是彭丽媛。习近平有习近平的并且只能有习近平的个性、气质、能力、风格;而彭丽媛有彭丽媛的并且只能有彭丽媛的个性、气质、能力、风格。并且他们又都有共同的方面:直立、两腿、行走、无毛、能思维、能使用工具,有相同方面的见解和不同的见解。这个相同性与不同性是人类成员的意识所施对不能逃避。它就是政党所以必然形成出来的根据。试问人类意识的相同性与不同性是可以通过人工来克服的吗?如果共党也能承认不能。那么我与习近平便有了共识----
   
   党就不能是唯一的!党只能是并存并对立的。
   
   因为人的意识是在个人生命的具体条件里形式的,你有你的具体,我有我的具体,张三有张三的具体,李四有李四的具体……这些具体里既有共同的又有不同的。所以我们的意识既是共同的、整体的、同一的,在存在方式上又是个别的、个性的、相差异的。
   
   
   意识的共同性、整体性、同一性与存在方式上的个别性、个性性、相差异性,既必有表现又有秩序的反映的泽然,这个有秩序的反映形式便叫做政党。政党必须以他党为自己存在的条件。如果有毛党和刘党,毛还用得着把刘整死吗?如果有金党或别的什么党,金三还用得着杀姑夫吗?如果有江党和胡党,陈良宇还用得着坐牢?薄熙来还用得着与王立军闹翻,周永康还用得着阴谋杀人吗?
   
   习近平能明智也罢,不能明智也罢,共产党是非灭亡不可的,只是习近平若明智,中华民族少受些苦难,他不明智,多受些苦难,这也包括着共产世家。不完成政权合法性,休想出困境!
(2013/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