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苏明张健评论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我们来到天地人世间一场,秉承着上天赋予我们的权利和责任义务,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是要我们身体力行去做的。否则的话,我们就仅仅是动物世界中的一个物种,去自生自灭了。既然上天赋予了做人的权利,那么责任和义务,道义与良知就是每一个人必须具备的天性,这就是人性。

   

   孔夫子主张“童蒙养正、少年养性、成年养德”的对人的栽培的思想。我们且不去提什么“止于至善”、或者“止于至极”的目的,至少我们可以明白一个通俗浅显的基本道理,那就是做为人对于什么事情该去做,什么事情就万万不能去做,是有一条界限的。

   

   美国的政府机构和一些研究机构的网络受到了共党军队的攻击;美国就提出了抗议,共党进行了反驳并且进行了否认,于是两国的关系就不和谐了。美国是个法治的国家,不太可能造谣生事、无端指责的;共党的声明是从来严正,但却从来没有分量。共党口口声声说和平,但是在国内、党内和高层的内部就从来没有和平过。让人很难想象,共党会对地区性和世界性的和平能够起到任何的作用。

   

   大年的初二,朝鲜的金家政权就在距离中国边界100多公里的地方搞核试验。国际社会是一边加紧从严的制裁朝鲜,一边不断的出示证据,去告诉世界,支持朝鲜流氓政权的就是共党。记得是2012年,朝鲜的阅兵式上,向世界展示的导弹,那就是共党所吹嘘的能够炸毁美国航空母舰的东风导弹。共党在拼命的为金家政权使劲,可是金家政权却不给共党政权一点面子。不但是要东西、要援助,还要在中国的大门口放原子弹。

   

   每年三、四十亿高仿真的假美元流进了中国大陆,同时朝鲜制造的冰毒也出口去了中国的东三省。两国人民的鲜血拧成了两个极权政权的相依为命,受害的却是两国的人民,中国人受害是尤其的深重。金家政权制造冰毒毒害的是中国人,共党在延安期间烧制大烟土,害的也是中国人。共党政权比金家政权更恶劣。一个正常人认为是万万不能做的事情,这种政权都认为是理所当然应该做。那么攻击美国网络,在钓鱼岛和南海制造事端等等不该做的事,被共党做了,那就是完全的有可信度的。

   

   对任何一件事,可以做与不可以做。对与错之间,天生就带有一个自然的原理和原则。而人无论是国籍、种族、信仰,首先是自然人。那么对于任何事物的好坏、对错、可行与否,首先要用人的自然属性去判断。也就是用人性和道德去做判断,所得出的结论,基本上是不会错的。这里,我们可以用一个实际的例子来说明一下。

   

   本人在十几岁的时候读了不少的鲁迅的文章。记得有一篇文章,鲁迅提到了一个叫阿长的女人,这个女人大概是把鲁迅从小带大的看妈。鲁迅被称作是文豪,但是这个阿长显然是个目不识丁的女人。

   

   文章中说,有一天阿长对鲁迅说,不要看不起她这种女人。当清兵包围南京城,攻打太平天国的时候,太平天国的长毛们就把城里的女人们都赶到了城墙上,并且让女人们脱掉裤子,于是场外清兵的大炮就打不响了。清兵无法攻城,就撤退了。

   

   阿长的话使当时的鲁迅大吃一惊。可是,看完这篇文章以后,本人对太平天国长毛们的看法则是毫无人性、不人道。两国交战,怎么可以把女人放在中间做挡箭牌呢?对于清兵的大炮为什么打不响,本人当时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二十多年后,来到了加拿大,有机会接触到了不少的中华民国退休的国军老兵们。从他们的聊天中得知,共党的军队在攻城的时候,是用一群在当地抓来的老人、妇女和孩子们站在攻守两军的中间。共党的军队是躲在这群老百姓们的身后,用枪逼着老百姓们往前走。当守城的国军发现了这一情形以后,枪也不开了,炮也不打了,弃城撤走了。共党们就胜利地进城了。

   

   本人终于明白了,老百姓们和脱掉了裤子的女人们并没有什么魔法。枪炮打不响的原因,是因为国军和清兵有人性,所以才不对老百姓和女人们开枪开炮。太平天国的长毛们和共党们是无人性至极了。这就解释了在共党的教科书中,始终把义和团的拳匪们和太平天国的长毛们歌颂成正面的形象的原因了。于是才能够使全世界人民和中国人民看到了当初拳匪再现的红卫兵暴徒的现象,和赤手空拳的中国各族人民不断的被共党屠杀和镇压的一幕一幕的情形。

   

   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共党政权在四年之内,把700万人口中的200万杀掉,背后的支持者是中共;2011年卡扎菲派军机向抗议的人群发出了导弹,是受了共党派坦克从人的身体上碾过去的启发;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人民排华反华,那是因为共党要输出革命,鼓动和策划当地的华侨们武装颠覆印尼政府,妄图在印尼实行共党极权的统治,把反人性的东西强加给人民的头上。人民的反抗就是必然的,拥护的除了白痴就是人渣子。

   

   2012年在加拿大华人社区中的十大新闻中,华人杀人的新闻就占了六条。今年2月20日,中国大陆的女留学生伙同几个人杀了自己的父母的案子,也进入了预审的阶段。

   

   近两年多,国企央企在北美和欧洲上市公司,纷纷的被起诉、停牌、索赔和罚款,原因是谎报和造假。难道这些就都是共党向国际社会输出的价值观吗?价值观或理念的形成,是人文科学的结晶,是对人本和人的自然属性的研究和实践的成果。做为人的价值,应该不仅仅是尊严、人权、自由和平等,相信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发现和更新的结论。

   

   但是在现阶段,已经研究出来的价值理念,已经成为了普世的共识,就是因为这个价值理念是源自于自然人的自然属性。而不是像共党那样,否定人的自然性,扼杀人的权利和自由,诋毁人的创造性,不遗余力的强调人的社会性。根据共党统治的需要,再把社会人分成三六九等,以人治人,从而维持共党的人治统治。

   

   我们且不去提前三十年的阶级斗争,彻底的糟踏了人性。即便是最近这几年,需要养正的孩子们,每天必须向党旗敬礼;养性中的少年们,被骗加入了少先队和共青团;到了养德而却无德的成年们,就不惜卖身投靠共党体制,去博得一碗残羹剩饭,助纣为虐却又洋洋得意,自以为高人一等。

   

   在宋朝的笔记小说中,把这种人形容是“换了一副肚肠”。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失去了人性,其实就是失去了理性。忘掉了自己首先是个自然人,当然也就不知道人的自然性,于是就一心一意的去做共党治下的社会人。从共党教育流水线上出来的博士、硕士们车载斗量,但是他们所能做的,不过是以共党的马列毛邓江胡们的所谓社会科学为手段,去解决自然科学的问题。

   

   从两千五百多年前至今,科学已经形成了三大类:分别是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共党政权是有意抹杀了人文科学。当胡锦涛提出了科学发展观以后,曾经使一些人兴奋了一阵子。共党们从来是要科学的成果去为政权服务,但是这种政权又从来无法去发展科学出成果。

   

   那么胡锦涛提出的科学究竟是哪一类的科学呢?有同胞认为应该是人文科学。因为胡锦涛曾经说出过以人为本的话,所以科学发展观应该理解为是以人文科学的手段去促进发展。但是胡锦涛是个马列毛的原教旨主义分子,又喜欢对各族人民搞大屠杀。从这两点上看,虽然他说出了人本,其实他是忘本,他是个十足的马列毛的社会人。十八大的报告中,更是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

   

   他的科学就是以马列毛邓江,加上他的所谓科学发展观的所谓社会科学,去解决中国大陆社会激烈尖锐的矛盾和已经崩溃了的经济的问题。一年二十万起的民间抗暴维权事件,只能说明马列毛邓江胡们的所谓社会科学,其实是动乱之源,民不聊生之根本,更是把中国大陆置于了威胁世界和平的焦点位置上。

   

   中国大陆上商业广告中的一句话,几乎成了家喻户晓了。这句话是:“不能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估计这个意思是在鼓励人们拼搏、竞争,不要落后于时代,落后于他人。可是凭心而论,不可能人人都是赢家,那么输了的就都是二等公民和可怜虫吗?况且,拼搏、竞争的都是些什么呢?是官职、地位、名誉、荣耀、钱财、物质和炫富,还是对人类的贡献和发明创造呢?

   

   对于人生,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和目标,通过每一个人的自由追求,去创造自己认为是幸福的生活。人生是美好的、安逸的。在尽职尽责的同时,去感受到人生的意义,这就是人生所要体现出的价值,而这种价值正是源于人本的理性所使然。理性使我们对人生做出了自己的抉择,对五花八门的社会,尤其是中国大陆乱象、败象横生的社会有清醒的认识。

   

   在今年的一月份,广东省的两会期间,有民众举着“废除一党专政,改变共党体制”的牌子,在会场外面走动,被当地共党的维稳人员们抓走了。五天以后,人又被放了出来。近日,这些被放出来的人,又举着同样的牌子上街了,但是这次却没有人来抓他们了。

   

   这些勇于举着牌子上街表达自己的意愿和主张的,人是社会的良知。他们所要表达的,是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所有的国人民众们的共同意愿。他们的所为就是理性的使然,是出于对人民、国家的强烈的责任感和义务感。

   

   他们没有再次的被抓,倒不是因为习近平打算进行政治改革,而是因为军警、城管们明白,共党政权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今天抓走这些人,明天后天就会有更多的人去举着同样的牌子走上街头。况且军队、警察、城管内部的腐败黑暗,同样使得他们感同身受。

   

   作为鹰犬、帮凶、打手们的日子,也未必就那么好过。如果军警城管们完全被毒化,成了共党政权下的社会人的话,那他们就会为了党的利益,为了加强党的领导,坚决服从党的命令,一心一意为党工作,而去犯下惊世骇俗的罪恶。看来人性理性的底线,还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被打破的。

   

   共党里面的狂妄之徒、残忍之徒、贪婪之徒、兽性畜类之徒们是固然不少,对人性、道德、道义的破坏是巨大的。物性的引诱又确实收买了一些人的灵魂,于是才有人去做五毛和帮闲,才有人去兄弟自相残杀,夫妻自相残杀,母亲杀女儿,儿子杀父亲,儿女杀父母等等,这些有悖人伦的事情就都出来了。俗话说“十个手指头伸出来还不是一样的长”,那么“一种米也吃出百样人来”。

   

   人渣子和败类永远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当一个国家的社会上频频出现人渣子和败类的现象时,我们就不得不把这种现象归罪于政府,向政府问责。本人是不太同意,“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的这种说法,但是本人却是坚信:“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的说法。

   

   尤其是极权、独裁、专制政府的出现,确实是迎合了人渣子、败类和卖身投靠之徒们的意愿。只有在这种政府之下,这些东西们才会感到自己如鱼得水,恶性膨胀,为所欲为,像个人似的混迹在人的社会中而洋洋得意。

   

   在十多年前,当有人告诉我中国人都富了的时候,我不相信;在八、九年以前,共党宣传经济奇迹的时候,我只是在冷笑;在金融风暴爆发以后,共党说中国大陆强大辉煌了,而我却发现中国大陆的经济崩溃了;在十八大期间,共党喉舌的记者们到处去问老百姓们幸福不幸福,我被共党的不知耻羞愤得呕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