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海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上海维权网]->[我的申诉路在何方?!/上海访民徐佩玲 ]
上海维权网
·逼迁的理论,代表着“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利益”
·哈哈公检法司都是爪牙刘云耕管,越告越冤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杨浦区市民控告上海
·中共党员颜芬兰致北京十届人大五次会议
·上海居民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上海徐桂银控告上海帮杀手刘云耕
·上海张桂兰有话与温总理说:老伴遗体放一年,无法安眠问天理?(二)
·480位上海市民再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要求修改物权法草案
·上海机密文件曝光,快讯!韩正震怒非要抓个替罪羊
·上海杭丽娟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代表上海市长韩正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处理信访、群体性事件、动拆迁矛盾的内部文件
·“上海帮”如此残忍为的啥?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悼念杜荣林 数百访民抗议上海暴政
·上海市民给习近平公开信 要求韩正、刘云耕下台
·上海黄浦杭丽娟二致市长韩正的公开信
·祭上海住房卫士的先驱者和英雄
·祭上海住房卫士的先驱者和英雄
·抗日战争仅八年,失房无所十六载! /华神清
·上海人民给书记的签名信
·冤民张君令近况(陈良宇下台 他的爪牙在干啥?)
·习近平应到杨浦区91号地块调研被非法行政强迁居民的惨状
·彻查上海杨浦区91号街坊非法行政强迁的黑幕!强烈要求习书记和中央“九部委”
·请习书记查一查上海帮怎样“扑向第一信号”
·上海民众抗议报纸载不实报导被拘
·上海370位冤民给习近平书记的签名信
·关注黃菊陈良宇的爪牙黄浦区长姜亚新在干啥?!
·暴政图集索引(10)(图)
·上海公安内部文件曝光,稳控人员难逃之厄运
·看看上海市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疯狂的动力背景!
·上海帮韩正政绩的发迹地——卢湾区:一个准警察家属的遭遇/周敏文(图)
·上海帮的“法庭”在韩正刘云耕的指挥下怎么栽赃陷害毛恒凤(一)(图)
·毛恒凤痛斥:上海政府、法院,无法、残暴、法西斯!(三)
·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沈芝芳老人要回自己的家!(图)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致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监督委员会/洪玲玲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韩正和香港商人罗康瑞的关系......,侨眷也挨打(图)(图)
·凶残"上海帮”72岁老人林继亮在监狱五花大绑三天三夜(图)
·向习近平书记报告:上海公安皇城根下株连九族(图)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致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的一份信/詹荣妹
·上海帮动用武警,记千余市民进京揭黑嫌疑领袖的遭遇
·上海帮陈良宇韩正刘云耕上面讲和谐 下面搞威胁/吴党英(图)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上海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有恃无恐的背景!
·上海机密文件曝光,第一“嫌疑人”周大烨被逼死(慎入)(图)
·资料证明:韩正,蔡育天,殷国元和香港商人罗康瑞的关系...... (一) (图)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二)(图)
·面对野蛮截访我们可以去求救与控告____送给苦难的上海冤民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三)(图)
·上海帮动用武警,记千余市民进京揭黑嫌疑领袖的遭遇(二)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看死盯牢”!(三)(图)
·资料证明:韩正,蔡育天,殷国元和香港商人罗康瑞的关系......(二)(图)
·公开举报陈良宇、韩正、刘云耕上海访民萧又青(图)
·上海市第九届党代会之前给上海习近平书记的一封信
·沈佩兰给上海书记习近平等领导的信
·上海召开党代会 沈佩兰又被软禁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四)(图)
·中共党员颜芬兰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
·段惠民家属致中共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的求救公告
·上海人民在“9.30事件”后 不畏强暴,继续进京血战上海帮(一)(图)
·上海丁慧莉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
·zt感谢记者胡宁撰写此文,说出了“上海维权”的心声
·上海张桂兰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图)
·詹荣妹致中共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中共党员幸尧斌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
·上海圈地不用“法”台商刚知黑箱作业
·黄菊死了留给上海的……
·黄菊死了郑恩宠活了大快人心
·香港居民沈婷致函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公开信
·“家庭监狱”几时休---郑恩宠律师访谈(上)
·在北京跳金水桥的访民周月珍回上海后“解决”了(图)
·“家庭监狱”几时休---郑恩宠律师访谈
·国家信访局信函曝光----上海访民陈黛莉幸运得到解决(图)
·上海特色:维权送进看守所,监控动用电信局
·在上海帮的黑暗年代是这样的星星之火---(图)
·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沈纯理
·老调新弹----中央政法委8号文件曝光(图)
·现在上海市杨浦区是“最牛”腐败政府!
·上海人民急切呼吁公开信:要人权不要奥运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 您们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快讯!上海冤民到第一次党代会会址请愿全被抓捕
·上海維權人士到香港禮賓府向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請願 (图)
·上海维权以上海冤民的名义就上海7.17事件紧急呼吁 (图)
·上海拆迁户丁慧莉遭行政拘留后的控拆书(图)
·zt沪冤民承森抵港诉迫害支持人权圣火抵制奥运
·zt关注:陈小民灭口后接下目标读阳明张翠平田宝成
·审讯笔录曝光——看上海铁窗维权英雄黄浦区戴玉英(图)
·上海法盲吴志明出动特警再拘访民裘美丽等十二人
·造谣、欺骗、讹诈、打压——上海市杨浦区信访办的“看家”本领!
·审讯笔录曝光——看上海铁窗维权英雄黄浦区戴玉英(二)((图)
·“上海市信访办两访民遭暴打!!!”
·审讯笔录曝光——看上海铁窗维权英雄黄浦区戴玉英(三)((图)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德国总理梅克尔的求助信(图)
·上海维权特别报告----
· 新一轮上海市杨浦区行政命令暴力强迁又开始了
· 上海教师常雄发被严刑拷打,牢狱煎熬
· 新一轮上海市和杨浦区行政命令暴力强迁可以休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申诉路在何方?!/上海访民徐佩玲

【视频】中共恶行实拍女子抗强拆遭扒衣羞辱现场

   

   我的申诉路在何方?!/上海访民徐佩玲

   ◇ ◆ ◇ ◆ ◇ ◆ ◇ ◆ ◇ ◆ ◇ ◆ ◇ ◆ ◇ ◆ ◇

我的申诉路在何方?!/徐佩玲

   (博讯2013年12月21日发表)

    1999年我因胆结石手术,医生误将胆总管剪断,导致肝功能重度损害,司法鉴定为三级伤残(即二级乙等医疗事故)。

      我经历过上海市医学会避重就轻的医疗鉴定(故意隐瞒病历),经历过上海法院剥夺举证权的不公正判决(不让做伤残鉴定),经历并通过2008年法院、检察院、区卫生局、街道、居委各部门对我的协调,最终上报上海市卫生局,该局信访办负责人王家军不同意下级部门的解决方案,又拿不出法律依据说服人。

    我上访累访十五年,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国家卫生部都为我“出函”转送上海市政府要求按照《信访条例》的规定办理,可最终上海对我信访问题是:不办結、不听证、不终结、不给领导接待。

    现在去北京上访,“正常渠道”被毙,“非正常渠道”被警告。国家信访局不受理是因为我进过法院属涉法涉诉信访让我找全国人大,而人大、最高院、最高检不让进门是因为我没经过上海高院属程序没走完,给中央纪委反映又让我找国家卫生部,卫生部要我找上海市政府,上海市政府转市卫生局或市高院,市卫生局推法院,法院不受理我申诉。

    问:路在何方?

    无法理解:明明是冤假错案,为什么法院不纠错?既然国家卫生部要求上海市政府解决,为什么十五年不办结?我要求以书面为证,背后开坏无耻。上海市卫生局信访办负责人王家军无能力解决问题曾经亲自提出开听证会,为何出尔反尔见不得阳光?无理说服人卑鄙动用公安警力对我三级伤残重伤病人拘留迫害,王家军做信访干部不会说理说法,做“维稳”干部专职欺压医难上访受害人当之无愧。

    事实和理由请看我的《民事申诉》。

    民事申诉

    申 诉 人: 徐佩玲,女,1958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上海第七衬衫厂工作,住上海市徐汇区永福路147弄34号403室。

    被 申 诉 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地址:上海市普安路185号

    法定代表人: 沈远东 职务:院长

    申诉人诉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人身损害赔偿一案,不服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2001)卢民一初字第3458号民事判决书,不服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2005)卢民一(民)监字第12号驳回通知书,认为该判决和驳回通知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均有错误。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2005]第35号司法鉴定书证审查意见书和[2009]第20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作为申诉人提供的新证据,足以成为推翻上述判决、驳回通知的理由。因此,恳请对本案依据审判监督程序提起申诉。

    事实和理由:

    一、本案的基本事实:

    申诉人因患胆石症入住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于1999年4月30日在腹腔镜下被实施胆囊切除术。术中损伤胆总管,即改剖腹探查,切除胆囊并进行胆总管端端吻合术,“T”形管作支架并引留。术后发生肝功能损害,胆管狭窄并%t鞐6ⅰS2000年6月1日在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瑞金医院行左右肝管成形,肝管空肠ROU-Y吻合术。2004年4月8日经上海市医学会鉴定:本病例构成三级乙等医疗事故(7级伤残),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于2004年7月23日以上海市医学会鉴定的“医方承担主要责任”为判决依据,以(2001)卢民一初字第3458号民事判决曙光医院承担70%的赔偿费用。2005年3月,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2005]第35号司法鉴定书证审查意见书,认定“发生此种手术事故的原因是经治医生临床经验不足造成的,患者目前的后遗症与胆总管性狭窄构成直接因果关系,与患者的原发性疾病‘胆囊炎、胆囊结石’构不成因果关系”。2009年7月6日,北京华夏 物证鉴定中心出具[2009]第20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构成3级伤残(医疗事故分级标准二级乙等)。

    二、卢湾区法院一审判决存在的问题:

    卢民一初字第3458号民事判决认定:“本案中,主要由于被告医生操作不当,致原告胆总管损伤,”因此,有关费用按70%比例赔偿。这也就是说,申诉人自己要承担医疗事故的次要责任,要负担30%的费用。申诉人实在不明白一审判决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是什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2条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131条的规定,可以减轻

    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本案已经由上海市医学会[2004]013号鉴定书认定:构成医疗事故,该事故应当属于法律意义上的重大过错。申诉人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是在被麻醉的情况下,将自己的生命健康整个托付给医院,完全是无知、无辜的患者和受害人,

    不存在任何故意和过失,对于发生医疗事故的责任不应当承担任何责任,而被申诉人没有任何减轻或者免除赔偿责任的事由,应当承担医疗事故的全部赔偿责任而不是70%的赔偿责任。医学会对于医疗事故责任承担的认定只是行政处理或调解处理的依据,其浓重的行业保护色彩与我国《民法通则》第131条规定的基本精神相去甚远,不可混为一谈。2004年4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负责人在“就审理医疗纠纷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答记者问”时指出:“在医疗服务过程中因过失致患者人身损害引起的赔偿纠纷,本质上属于民事侵权损害赔偿纠纷,原则上应当适用《民法通则》处理”。不构成医疗事故的一般医疗缺陷所致的医疗人身损害,依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可以得到100%的损害赔偿,而构成重大过错的医疗事故的医疗人身损害,却只承担部分赔偿责任,与《民法通则》的规定明显相悖。医学会的专家不是法官,医学会的鉴定结论不是法律,一审判决不加分析地以医学会的“结论”简单拿来作为民事赔偿判决责任比例的“法律”依据,是没有道理的。

    上海市医学会[2004]第013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了曙光医院“术中操作不当损伤胆总管;目前存在的胆道损伤伴肝功能损害与医疗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胆道逆行感染目前无法彻底解决”的基本事实,这在申诉人所知道的上海医学会的鉴定中还算是不错的 结果。但是,仍处于行业保护的习惯,该次鉴定毫无道理地认定“医方承担主要责任”,将我因胆道损伤致肝功能重度损害的客观后果降为“轻度肝功能损害”,压低了伤残等级4个级别。

    对于医学会鉴定中存在的程序和实体问题,原一审合议庭是很清楚的,2004年5月9日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向上海市医学会发“公函”:要求就申诉人提出的异议函复,说明一审合议庭认为申诉人提出的异议是有道理的。2004年6月7日上海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办公室以2004年字(011)号复函搪塞法院:(1)、没有回答谁负医疗事故次要责任的实质问题。(2)、医鉴办故意忽悠法院“本例鉴定不涉及伤残等级鉴定”,实际上,三级乙等医疗事故就等于7级伤残,这是《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标准》绪论部分明确规定的。难道上海市医学会医鉴办不懂这个最基本的鉴定常识?不是的,鉴定人中不让法医参加,是为了压低伤残等级,如果有法医参加了,伤残等级就无法压低了。由此可以证明:本次医学会鉴定人组成不合法。(3)、闭合与狭窄是完全不同的含义,肝肠吻合与胆肠吻合也是完全不同的手术方式,申诉人完全有理由怀疑,上海市医学会医鉴办起草这份“复函”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医盲!

    在当下中国,没有比“医学会鉴定”这种制度设计更荒唐的事情了。鉴定人应当是具有独立思考、独立人格的自然人,而医学会只是一个各级卫生行政部门附属的学术组织,既没有自然人属性,也不是一个独立的法人。一个不是“人”的非法律人格主体竟然在中国,尤其在上海主宰了医疗纠纷的诉讼达十多年之久。无人负责、无人签名、无人到庭质证,这种反科学、反法制的制度在上海各级法院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怎么可能有科学公正?10多年来,申诉人作为医疗损害的见证人,对这个恶法、对这个蛮横无理的鉴定制度已经深恶痛绝。

    何谓“质证”? 质证是指在庭审过程中,由一方出示证据 ,并说明证据来源及证明内容, 而由对方就证据本身及证明内容进行 辨认、质疑、反驳的一项表现为言语表达的诉讼活动。对鉴定意见的质证,必须有鉴定人出庭参与。医学会的鉴定,从来就没有人签名,从来就没有人到庭,因此,从来就没有进行过具有诉讼程序意义上的“法庭质证”,本案也概莫能外。申诉人提出的异议,卢湾区人民法院向上海市医学会发“公函”,是对医学会鉴定人的质疑,上海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办公室不具备答疑的主体资格,其答非所问的搪塞,既不能代替出具[2004]第013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之鉴定人的意见,也不能认为就是对鉴定书进行了“庭审质证”。一审判决称:“上述鉴定书经庭审质证”,不符合审理事实,鉴定人的汗毛都没有到法庭一根,怎么可能存在与鉴定人的“庭审质证”呢?明知申诉人提出的异议成立,明知上海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办公室(011)号复函没有回答申诉人提出的异议,卢湾区人民法院理应作出不利于被申诉人的裁决,但非常遗憾的是,法院缺乏独立公正理性的法律思维,一件事实清楚、责任分明的医疗损害赔偿案,硬是折腾了11年。

    另外,一审判决对赔偿费用的计算和理解有误:从整体上,一审判决是按诉讼标的的70%计算赔偿数额的,但精神损失费又按照3年的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全部支持了,既然精神损失费可以全部支持,那其他项目又为什么要按70%计算呢?对于鉴定费,《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15条明确规定:“经鉴定属于医疗事故的,鉴定费用由医疗机构支付”。这里根本没有按比例支付的概念,也就是说,即使其他赔偿项目可以按比例分担,但只要鉴定构成医疗事故,鉴定费用是由医疗机构全部支付的。本案已经鉴定为医疗事故,一审判决却判定要由申诉人承担30%的鉴定费,缺乏依据。

    三、再审程序存在的问题:

    1、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违反法定诉讼程序,故意不作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