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40)]
拈花时评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40))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陶德曼:餘日前曾晤見法肯豪斯。余今願奉告 貴院長,如果中日戰爭發生,希望勿派敝國顧問往前線工作,自從貴國滿洲事變起至淞滬戰爭止,敝國始終抱定此一貫之態度。因彼等派往前方工作,恐妨礙敝國之中立也。
   此意余並未對法肯豪斯等言,惟請 貴院長注意而已!
   院 長:對貴國之外交困難,余甚知道。
   陶德曼:今天承 貴院長接見,得聆許多消息,甚為感謝!
   再會!
   院 長:再會!
   
   與意大使柯賚談話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83頁,第84頁,第85頁,第86頁
   
   〔第83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於南京——
   
   時間——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時
   地點——中央軍校 院長官邸
   院長:貴大使此次從北戴河來,抑從北平來京?
   柯賚:此次直接從北戴河來!未去北平。
   上次在上海晉謁 貴院長,彼時貴體尚未康復,現在貴體好否?
   院長:謝謝!余已完全康復!
   柯賚:貴國此次發生盧溝橋事件,敝國法西斯黨,甚為關懷!並願盡力斡旋,以期獲得和平解決!
   院長:貴大使對於此次事件作何觀察?
   柯賚:此事甚難下斷語,尤其對兩方所陳事實,不甚明瞭,如時起衝突,時又言和,究竟訂有何項和約,不僅普通人民不知道,即外交界亦不知其內容,故余亦未敢斷言誰是誰非。
   院長:貴國政府關於此事,對貴大使曾有何訓示否?
   柯賚:據所得消息,敝國政府準備從事任何足以獲得和平解決之調解工作,並徵求各國政府意見。貴國〔第84頁〕擬根據九國公約希望各締約國出而斡旋,敝國甚為願意,如締約各國能為此事召集會議,敝國亦願參加。敝國政府對於貴國及日本均有極深之友誼,實不願兩國之間發生何項衝突,尤其對於貴國,近數年來努力建設,極為欽佩!敝國在遠東商業,實蒙其利,更不願和平之局,從此破壞。
   院長:貴國政府近來曾獲日本政府何項意見否?
   柯賚:未曾!惟接敝國駐日大使消息,謂日本此次係根據何梅協定出兵,其軍人與政府意見甚一致,彼全國朝野亦有如貴國國民同樣熱烈之愛國運動!
   院長:此次盧溝橋事件,責任全在日軍,而此事之繼續擴大,亦由日本主動,如日本對貴國未曾提出何項意見,敝國亦無何項意見向貴國提出。
   柯賚:如余未至誤會 貴院長之意,此事和平解決,是否先由日本先向敝國提請,然後與貴國談判。
   院長:余意即此。
   柯賚:但此事日本已表示不願第三國干涉,最好仍由貴國邀請九國公約締約各國,根據公約規定提出討論。
   院長:敝國政府已根據九國公約以備忘錄送致各締約國家。敝國並不願引起戰爭,但日本如欲開戰,敝國只有起而應戰,反之,如日本願意和解,敝國即與之和解,是和是戰,敝國現已完全處於被動地位,主動責任,全在日本!
   
   〔第85頁〕
   
   柯賚:貴國與日本如欲和平解決,其和約大綱如何?是否須以貴院長前次所發表之演詞所定四項為限度?
   院長:敝國政府對於日本之態度,無論為和為戰,均於余前次所發表之談話中,明白宣示。
   柯賚:貴國政府對於此次事件,是否認為與日本和解之極好機會?抑或為一般國際交涉之慣例,尚有所待?
   院長:敝國現在雖欲與日本和平解決,但日方已毫無誠意!敝國決不容許平津成為第二滿洲,如日本繼續其武力侵略,吾人寧願與之拼戰到底!
   柯賚:余願以此意請示敝國政府,促其根據日意兩國之友誼,勸告日本設法求得對此事之和平解決,余對 貴院長所表白之明確態度,極為欽佩!
   院長:余曾言在和平未絕望之前一秒鐘,敝國仍希望和平。但以現在日本所造成之情勢觀之,敝國雖欲和平,已非輕易可以求得,吾人為維持國家生存,保障全民族人格,只有應戰!
   柯賚:余甚瞭解貴國所取之立場,並願盡力設法挽回此局勢,現在不知有何新消息否?
   院長:截至此刻為止,余已知北平近郊戰事激烈,他無何項新消息見告。
   柯賚:前閱報載日本向宋哲元將軍提出要求,不知宋將軍究已簽字否?
   院長:大概即如報紙所傳,別無他約!此次勞駕南下,盛意極感!以後如有何項消息,隨時可以交換。
   
   〔第86頁〕
   
   柯賚:此次理應南下,以後再會!
   院長:再會!
   
   與法大使那齊雅談話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87頁,第88頁,第89頁,第90頁,第91頁
   
   〔第87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於南京——
   
   時間——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下午五時
   地點——中央軍校 院長官邸
   院 長:貴大使身體好否?此次曾否去北戴河?
   那齊雅:謝謝!余身體甚好!此次住在北平,天氣甚熱,溫度高至百十五度,本擬於七月十四日敝國國慶日以後即去北戴河,旋因盧溝橋事件發生,遂中止,即準備南下。
   院 長:京中天氣甚熱,勞駕南下,甚謝!
   那齊雅:余甚願隨時隨地來見 貴院長與蔣夫人!
   院 長:貴大使對於日本此次事件,有何高見?
   那齊雅:現在平津局勢甚嚴重,且甚複雜,本月二十五日餘離平時空氣尚和緩,昨日復發生衝突,前途殊堪憂慮!不知此次衝突, 貴院長係認作地方事件解決,抑認為關係貴國全國之事?
   院 長:此次日軍進攻盧溝橋及北平近郊,實關係敝國整個存亡問題,決不能以地方局部事件看待,希望貴國和英美諸友邦對於此事,在外交上多多盡力於和平前途,必有裨益!
   
   〔第88頁〕
   
   那齊雅:敝國政府本已提議與英美聯合向日本勸解,今後仍準備隨時與英美諸邦協同努力於和平調解。
   
   院 長:此次事件發生,貴國政府主張公道,態度甚為公平,中法兩國邦交素睦,今後甚盼本此繼續努力!但有一事須提起貴大使注意者,即蘇俄於此次事件發生後,態度非常冷淡,殊出乎常理常情之外,敝國一般人士原來希望聯俄者,現甚失望!對於蘇俄非常不滿,不知貴大使有何方法,能促起蘇俄政府態度之轉趨積極否?
   那齊雅:余願將 貴院長此意報告敝國政府,但未審 貴院長知蘇俄為何採取此冷淡態度否?
   
   院 長:余不十分明瞭!也許因為蘇俄正在清黨清軍,對余此事未曾注意,但蘇俄應知日本正乘其清黨機會來侵略中國,其對中國計如得逞,將來必進犯蘇俄。中俄本為利害關係甚密切之友邦,此時日本進攻敝國,蘇俄不出而幫助,將來蘇俄被日攻擊,敝國亦愛莫能助矣!
   那齊雅:現在蘇俄態度冷淡,究竟有何原因,余亦不十分明瞭,但余以為蘇俄對貴國並無惡意,此次恐係感於國勢太弱,故未克表示堅強之態度,因彼國正在清黨,清黨以後,斯塔林之地位與權勢或較前更為鞏固,或從此發生動搖,其內部情形,刻甚混沌,以是不敢遽作強硬表示,亦未可知!
   院 長:無論蘇俄目前有何苦衷,其對敝國所表示之態度,實欠妥當,吾人並非希望蘇俄能為敝國動員若干兵力,但其對日本之態度,應作正當合理之表示。
   那齊雅:蘇俄態度如何,對於貴國與日本此次事件之解決,確有很大影響!
   
   〔第89頁〕
   
   院 長:貴大使對於日本此次舉動採取何種態度?
   那齊雅:余甚願首先知道 貴院長對此局面採取何種態度!
   院 長:余之態度已於前次所發表之談話中宣示明白,倘日本漠視敝國所定之最低限度,敝國政府為自衛計,當採取最後手段對付之!據報今天日軍已在敝國故都北平四郊,作猛烈之轟炸與攻擊,中日大戰現已揭其序幕!
   那齊雅:余閱報載宋哲元將軍已下令抵抗,貴國中央政府對宋將軍亦已明令有所指示矣。
   
   院 長:敝國政府認為宋哲元將軍與日本所訂之三條,如未超出餘前次所表示之四項最低限度,當可商量和平解決,但簽約未逾數日,日軍現又違約進攻,敝國雖欲和平,亦不可得,局勢實已逼上最後關頭!
   那齊雅:貴院長所謂「最後關頭」,意即指戰爭乎?
   院 長:余意敝國到了最後關頭,即須戰爭!
   那齊雅:余此次由平南下,過天津時,敝國駐津總領事告余,謂曾晤香月司令,要求維持天津法租界之秩序,如遇戰爭爆發,請日軍勿通過法租界,香月當面允諾,但謂現在並未發生戰爭。故余所得消息,只覺貴國與日本已發生衝突,而未至爆發正式戰爭。
   院 長:貴大使係誤聽日本之宣傳,以為此次衝突仍係平津地方局部事件。敝國認為事件之演變,現至最後關頭,第一步即須與日本絕交;第二步即宣佈自衛戰爭。
   
   〔第90頁〕
   
   那齊雅:日大使川越是否將來南京?
   院 長:余未得彼何項消息。
   那齊雅:余知川越大使仍在天津,但彼一如已置身外交活動範圍之外。
   院 長:貴大使在津曾見川越否?
   那齊雅:未曾!渠現在任何人都不見面,不僅外交團不曾見過他,即日本軍人亦不見他,外間並有渠已被刺之謠言!其處境極可憐!
   院 長:日本現已完全成為軍閥專橫的國家,既無信義,又不講道理。
   那齊雅:在歷史上敝國曾一度成為帝國主義大國家,拿破崙征服全歐洲是也。但拿破崙常說:彼一生最得意之事,非為戰勝於疆場,而為其手創之法典。
   院 長:還有一事須預為貴大使告者,即中法同為國聯會員國,敝國此次為國際正義與自衛生存而戰,將來如戰事延長,擬請貴國盡量接濟敝國軍火!
   那齊雅:由敝國運送軍火來華,如經日本,恐不妥當,將來戰爭延長,貴國有此需要,可從安南運入,貴院長此意,余當預為報告敝國政府。
   敝國在歷史上曾與英國有百年戰爭,當時英國伸其勢力於歐洲大陸,以為敝國將永被其征服,但百年戰爭結果,英國勢力仍須縮回三島;現在日本在亞洲大陸得勢,以為可以屈服貴國,但戰爭結果,日本必歸失敗,將來仍須退回島上。
   
   〔第91頁〕
   
   惟在此和平尚未絕望以前,如能獲得和平,敝國極希望仍本和平解決,所惜者,日本軍人太多,意見不能一致,和平前途實未可樂觀!
   院 長:日本政府全為軍人所控制,國事無一人能夠作主,實可惜!
   
   平津形勢驟變後之政府方針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八 談話
   
   隸屬章節:談話\中華民國二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92頁,第93頁
   
   〔第92頁〕
   
   ——中華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九日於南京答記者問——
   
   問:宋委員長哲元突然離平,致失重鎮,未悉中央對其責任問題,如何處理?
   答:在軍事上說,宋委員長早應到保定,不宜駐在平津,余自始即如此主張。余身為全國軍事長官,兼負行政,所有平津軍事失敗問題,不與宋事,願由余一身負之。余自信必能盡全力,負全責,以挽救今後之危局。須知平津情勢,今日如此轉變,早為國人有識者預想所及。日人軍事政治勢力之侵襲壓迫,由來已久,故造成今日局面,絕非偶然。況軍事上一時之挫折,不得認為失敗,而且平津戰事不能認為已經了結。日軍既蓄意侵略中國,不惜用盡種種之手段,則可知今日平津之役,不過其侵略戰爭之開始,而決非其戰事之結局。國民祇有一致決心,共赴國難。至宋個人責任問題,不必重視。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