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巩胜利文集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时事评论】


   
   ■ 巩胜利(独立经济学家)
   

   【核心提示】:中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0日至13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期间,2014你中国经济增长目标会定到多少,7%还是7.5%?不同的目标代表着不同的政策含义。中国经济与全球经贸秩序的风向开始以2013而发生核聚变,北京最高层“话语权”(只涵囿在国内,而中国在全球国际“话语权”只有在IMF国家投票权率3.65%)主题:从微观、到宏观都发生了根源的变化,从国内到国际都有着难以把握、确定的趋向。
   

(A)、速度与质量


   甘蔗没有两头甜,在中国经济质量与速度之间,不可能同进。先看两个增长目标,按照惯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制定第二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并于来年3月“两会”期间,借由《政府工作报告》发布。比如今年的7.5%,就是在去年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制定的,并写入了今年的报告中。因此,此次2014年经济工作会议没有明确提及增长目标,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将在全国层面上淡化对GDP的考核。事实上,从会议前后的传闻看,增长目标无非7%及7.5%两个版本,各有各的政策取向。
   
   若是7%,显示明年促改革的任务较重,中央设定了较为宽裕的增长区间。此前,国研中心、社科院、国信中心以及安邦(ANBOUND)等智库机构均建议,将明年的GDP预期增速下调为7%,以便为经济转型、结构调整预留更多空间。若是7.5%,则显示明年就业压力不小,需要保持较高的增长。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后,有国内媒体报道称,中央提出明年GDP预期增长继续维持在7.5%左右的目标,目的主要有两点:一是维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可以保障就业不出问题;二是担心将增长预期调低后,市场预期也随之转坏。
   
   要指出的是,7%与7.5%之间,除了不同的政策取向,其他的差别并不大。不论是哪个目标,都属于中高速增长的档位,相较以往有了明显的放缓,表明中国经济已步入转型期。观察新华社发布的会议通稿,处处透露出转型的意味。会议所指出的各项风险——在内,经济运行存在下行压力,部分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严重,宏观债务水平持续上升,结构性就业矛盾突出;在外,世界经济仍将延续缓慢复苏态势,但也存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新的增长动力源尚不明朗,大国货币政策、贸易投资格局、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方向都存在不确定性——都需要通过经济转型予以应对和化解。
   
   特别耐人寻味的是会议对2014年经济增速的定调。此次会议强调,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要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抓住机遇保持国内生产总值合理增长、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努力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在经济学家来看,这段话强调了三层意思:一是全面认识GDP;二是GDP要合理增长(不是不要增长);三是合理增长等于“发展质量和效益提高,同时不会带来后遗症”。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5年来一直在“市场经济”最低端运行、无一能逃过极力追求GDP的覆辙,现在要转向,往哪里转?
   
   中国经济GDP依然很重要,但其内涵要有所变化,增长目标的刚性将有所减弱,不会因为暂时的回落,不顾“后遗症”来刺激短期需求,非得把增长维持在7.5%的上方。事实上,会议通稿的表述,尤其是第三层,已经给出了对GDP目标的一个重要的定性描述。也就是说,未来的GDP预期增长应当是可以实现发展质量和效益提高,同时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至于这个速度到底是7%,还是7.5%,取决于中央的判断,是可以灵活调整的。经济增长目标到底是7%,还是7.5%,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别。综合来看,只要保持在7%-7.5%之间,就应当可以容忍。重要的不是具体数值,而是合理、有质量的增长。这取决于中央的判断,调整起来相对比较更灵活、更真实、不唯GDP论英雄。此次不确定2014年中国GDP增长的速度,除了表现灵活的“市场经济”风格的国策转变以外,还是中国2014年经济不确定环境加大、囿市场经济本源的秉性所决定。
   
   最新的例子是被外界视为每年一度的来年经济政策大纲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布局2014年的中国中央经济会议时间持续四天,是中国年度经济会议稍长的一次,而且以往是“保增长、调结构、抗通胀、促发展”等三字决没了,“既要” “又要”堂而皇之等句式也减少或省略了不少。而此次2014年度的中国经济工作会议就一个核心:“稳中求进”,四个字揭示出“习李新政”在2014年中国“经济战”的攻防趋势,以及2014年中国经济的标明的方向和新口号栓释的这个“路线图”。
   
   2013年,因唯一WTO游戏规则呆滞12年多,致国际经济秩序与全球贸易规则已经发生颠覆性根源变化……
   

(B)、国内


   尽管如此,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离公众认知与理解依然有一定的距离,解读中央2014年经济工作会议“文件”的“言外之意”依旧是中国年复一年的年终或新年第一主题,13日(周五晚间)消息发布之后,全国上下、海内外都连篇累牍,速度之外,解读之浩瀚繁多……重要的是:字里行间,中央经济经济工作会议到底谈了什么真问题、中国经济2014到底怎样走?
   
   和中共中央所有“文件”官样直白或微妙的表达一样,“但是”和“同时”之后的话题往往才是重点所在。先读“稳中求进”,“稳”在先,“进”在后,这就是说新政依然采取的是被动的中国经济策略,等待问题出现后,才去解决;“进”就是攻,如果没有被动的“稳”,那么你就不要主动出击的“进”;“进”是“稳”的辅助,“进”不能先行于“稳”之前。如果真要量化细则2014年中国经济:那么“攻”不足以1/3,“守”却要大于2/3。做为一种战略,“守”总是被动的,你不知道从哪里“攻”打来,更不知道从哪里出现“攻”来的缺口。改革开放35年来,中国的经济政策基本上都是被动的固守型经济方案、策略,而主动“进”攻型的经济政策,几乎属于年度经济工作会议的凤毛麟角,但30年前的“特区”政策就是主动“攻”势。
   
   知道了2014年中国经济的大态势,抛开对于“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农业生产再获丰收,结构调整取得新进展,改革开放力度加大,人民生活继续改善,社会大局和谐稳定”等自我肯定的话语,会议对于当前问题的强调值得关注:“经济运行存在下行压力,部分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严重,保障粮食安全难度加大,宏观债务水平持续上升,结构性就业矛盾突出,生态环境恶化、食品药品质量堪忧、社会治安状况不佳等突出问题仍没有缓解”。这是全球金融海啸以来,五年来中国经济持续的焦点话题,现在难题依然,未有根本改变。
   
   这种表述传达了中国经济最高决策层对于2014年经济形势的基本判断,可见对当前的压力也不乏危机感,且是这三年来一直未消除、甚至更加深入、麻烦的一大经济问题。不过,其中真正值得关注的核心经济问题是“铁三角”,其他要么不是经济问题,比如治安状况(法治环境)、药品安全(产品规则),要么就是政策无法太多改变(如房地产30多年、60年一直没有根源建树)、更应该留给市场来解决的问题(是“中国特色”市场,要不要与国际市场经济接轨),比如粮食安全、就业问题(一个国家建立,就是一直历史延续的问题)等。
   
   那么,中国经济什么问题最值得关注?宏观经济运行存在下行压力、主要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严重、宏观债务水平持续上升——这看似是三个“铁三角”的重要问题。其实恰恰是中国经济症结的三位一体,中国“三驾马车”中依赖投资的经济模式面临持续一直的瓶颈,而过度投资在实体经济层面表现为过剩产能;在金融层面则表现为债务问题、货币与全球主要国家不兼容;过剩产能的堆积以及债务问题的爆发,则最终会成为压倒经济的致命稻草。这些问题,非年度经济工作会议能够解决,而是在国家战略布局上要高屋建瓴才能够释然。
   
   市场经济是有其大自然一样规律性,正如市场经济方向并非“人治”所可以操纵。中短期来看,获悉会收效,但伴随着近年中国投资比例的不断加大、持续,中国的投资回报率已经处于逐年下滑的必然趋势。长期而言,从经济收敛的基本逻辑出发,近年来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出现大幅下滑,实属必然;以过往日本、韩国等赶超型发达经济体的历史来看,中国经济未来的潜在增长率必然难以维持过去两位数辉煌,这是必然的结果,未来甚至可能步入6%、5%……甚至更低的增长区间,所有由贫—→致富的国家都是这样。
   
   也正因此,站在中国经济改革转折的关键时刻,纠结于2014的目标是7.5%还是7.2%抑或7%已不是什么核心问题,但过低的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难以支撑中国政府、企业等等运行的成本……研究、实施中国经济“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也不能留于表面,甚至当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列出的六大任务也会随着形势变化而变化。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更为迫切的是需求在于:一方面清理过剩产能意味着经济面临去杠杆的需求,另一方面去杠杆则可能导致债务问题的最终点燃,如何在维持当前经济不出现断崖式增长的情况下,在制度与运行两个层面有效对债务雷区进行“拆雷”工作,成为未来数年持续中国经济改革的突破重点。
   
   换而言之,囿计划经济转轨的中国市场经济一直面临着刮骨疗伤、壮士断腕的壮举,而并非每每饮鸩止渴、等待沉沦。展望2014,中国经济将需要提高档次、建树品质、主张质量、环境文明、不再走低级产业的弯路的大变,跟上全球主要国家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来做出调整,否则好年景也会“欠收”。但如不抓住这珍贵的时间窗口,重启一系列重大改革,这一年也可能成为中国最最后的“黄金时间”段。
   
   千古之冤——13亿中国人享受“雾霾”。今日中国天空,已经是5000年中华的史无前例、核心之变、前无古人……成为一个不宜人类生存的第一大国!
   

(C)、国际


   从中国35年来的“改革开放”来看,中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全球不见名传,到今天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但中国的困结也5000年来从未有的出现过的城镇化、人民币兼容世界、中国国际游戏规则的缺失等等……但全球及中国经济的结果仍旧有很大的悬念存在,2014年将是世界到今天最艰难、最难以把握、经贸游戏最悬的一年,面对国际大环境:呆滞12年多的WTO达成了“巴厘岛宣言”,当年一花独放尚且如此难产,而今在TPP、TTIP等形成巨大世纪对垒,WTO只能在夹缝中苟延残喘的求生存,会有结出什么样的果实?WTO与TPP等形成国际大环境最复杂、最不确定、最无法把握的经贸游戏规则新时期。至少WTO前途依然全球未卜,成员国取得“共识”尚需努力。而国内,人民币与国际一揽子货币进入“5时代”,这可能是进入人民币对美元及一揽子货币利率5.500时代最最稳定的一个时期,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1948年10月人民币诞生那一年起至今65年来从未曾有过的一个历史之变时期,这都需要中国党政、企业、金融货币、经济等策略做出自己身体力行、高屋建瓴的决定和实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