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习二还不如金三]
藏人主张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台湾大劫难》出版说明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台湾大劫难》应验北京即将收复[金马]
·當劫難的烽火升起
·反抗暴政是行使天赋人权
·中国反对台湾与他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对比台湾十六条和西藏十七条
·《台湾大劫难》日文版近日推出
·袁红冰教授谈《大国策》
·台湾向先文后政方向迈进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中共囚禁台灣戰略的形成
·台灣三 . 一九槍擊案真相
·曾建元:人生如蜜
·李登輝日本國會議員會館演講(全文)
·中国海外民运和中共当局团结在洪秀柱周围
·袁教授和柯市长对决台湾定位
·有心人士向台湾政界寄送《决战2016》
·理想主義的火苗仍未熄滅
·『兩岸一家親』相關問題辯經會
·反腐膠著進退失據出路何在?
·臺灣新公民運動的衝擊與影響
·時政巨作 《台灣生死書》 出版消息
·诚挚邀请《 台灣生死書》新書發表會
·蔡英文登《時代》封面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
·“獨立與壓制--大選後台灣與中國關係展望”演讲通告
·大一统的迷思何解?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共終於承認最大風險己經來臨
·袁紅冰教授在台北台中專題演講
·郭寶勝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大崩潰宿命開始對國民黨作最後的詛咒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声援新学派作家周洛
·《中華民國祭》第二章第一節摘登
·祭海龍
·中国财政危机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袁教授台北國際書展專題演講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
·袁教授在三民书局的演讲稿
·臺灣正面臨大轉型
·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袁紅冰新書《中華民國祭》目錄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邀請函
·《中華民國祭》序曲
·袁紅冰教授新書序曲
·承認九二共識無異政治自殺
·袁红冰教授谈新书《中华民国祭》
·从陈水扁案难得特赦看台湾法治
·台湾如被中共征服将是中国民主化的重大挫败
·由臺灣看香港獨立與自決風潮
·避免「中華民國」被中共消失
·蔡英文520總統就職演講全文提前十天大曝光!
·中共提高西藏军区等级引印媒关注
·關於自主代撰《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的說明
·台湾首任女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台湾大劫难
·人類的危機與台灣的大劫難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中共謀台最高政治戰略
·中共对台的政治統戰
·中共对台經濟統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二还不如金三


   
   中国网络观察:朝野的分裂
   
   

   
   齐之丰 12.16.2013 美国之音
   
   
   华盛顿 — 朝鲜发生高层政治内斗凶杀。与朝鲜同样奉行斯大林式共产党制度、因而被中国公众和网民戏称为“西朝鲜”的中国也感受到强烈的政治震动。
   
   朝鲜原先的第二号人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被加上腐败和试图篡权的罪名之后迅速被处决。这一事件在国际间引起普遍的惊叹和谴责,在“西朝鲜”的中国则引起朝野的分裂的反应和看法。
   
   *唾面自干式反应*
   
   张成泽被抓捕和处死的事件,让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感到野蛮可怕,也感到有趣。其中最有趣的是,平壤当局公布的张成泽所谓的罪名,有很大一部分是指向多年来不遗余力地支持它的北京当局。
   
   朝鲜金家王朝本来是靠着北京当局为它火中取栗,出钱出力赔上几十万人命替它“打江山、保江山”,金家王朝得以从第一代金日成传到了如今的第三年代金正恩。然而,十分讽刺的是,金正恩跟他爷爷和爹爹一样,对北京当局所表达的最高谢意却是指桑骂槐的严厉指责、谴责、咒骂。
   
   金正恩当局在发表正式公报诅咒张成泽的时候,不点名地却又十分清楚地指责北京当局是掮客骗子,伙同张成泽让朝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侵害朝鲜的国家利益,损害朝鲜的国家主权;北京当局还涉嫌施展政治阴谋,暗中怂恿鼓励“狗都不如的”的“千古罪人”张成泽打断金家王朝的权力世袭体制,篡夺朝鲜最高国家权力,让张成泽期望他夺权之后可以得到“外国”(即中国)的承认。
   
   在中外观察家看来,比最有趣还有趣的是,平壤当局如此将北京当局骂了个狗血淋头,北京当局作出的正式反应则是“唾面自干”。
   
   张成泽被如此处死,张成泽的罪名与中国如此密切相关,平壤如此明显地将北京当局描绘为最危险的“外国”敌对势力,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却表示,张成泽之死是朝鲜的内部事务,北京将一如既往地跟朝鲜维持友好关系。
   
   与此同时,北京当局显然是正在竭尽全力,避免提及平壤当局对北京当局的谴责和诅咒。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门控制的中国主流媒体显然也奉命对中国公众这个热议话题保持沉默。
   
   *朝野的多重分裂*
   
   许多人原先以为,共产党政权内斗相互残杀的现象已经成为不可再现的历史。然而,朝鲜共产党政权无情杀死其第二号人物,使历史以惊人的方式重演,并引发中国朝野作出多重分裂的反应。
   
   这里所谓的“多重分裂”不但是指中国的当局和中国公众分裂的反应,而且也是指中国当局自身相互矛盾的分裂反应,以及中国公众彼此之间的分裂反应。
   
   中国当局的分裂反应,首先表现在中国当局对朝鲜高层的内斗杀戮现象感到明显的尴尬,感到不好说好,也不好说不好,即心惊肉跳,又心向往之。
   
   中共当局这种难以对人言的十分有趣的心理活动,被通常是反映中共高层思路动向的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活灵活现、声色并茂地展现出来。
   
   在朝鲜共产党政权最高领袖金正恩处死其姑父、朝鲜第二号人物张成泽之后,《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在观察家和中国网民看来是非常可爱的社评,其中让读者感到最有趣的话是:
   
   “张成泽被处决的速度之快,显示出朝鲜内部把这场斗争看得很尖锐,非极端处置不能解决问题。从外部看,朝鲜的政治还很落后。但这件事也印证了金正恩已在朝鲜确立了绝对权威,他具备了对朝鲜政局和国家发展方向一锤定音的能力。”
   
   在观察家们看来,这段话非常适合进行文学/语言学分析或政治分析。
   
   《环球时报》使用张成泽之死“显示出朝鲜内部把这场斗争看得很尖锐,非极端处置不能解决问题”之类的措辞,显然是在竭尽全力避免对朝鲜共产党政权你死我活的高层残酷政治内斗作出价值判断(即避免说好,也避免说不好)。
   
   与此同时,《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跟其以往的所有社评一样思路混乱、观点暧昧、表达含混、措辞笨拙,给读者留下或造成诸多有趣的想像空间,并造成对中共政权十分有害的成串谜语。
   
   截至目前,中国网民和中外观察家从《环球时报》社评那里得到的好玩的谜语包括:
   
   1)“从外部看,朝鲜的政治还很落后,”这话说明中共当局属于《环球》说的“外部”;然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是世界各国共产党政权、包括北京政权的传统,是苏联的列宁、斯大林和中国的毛泽东所创立并坚持的传统;假如说,中共当今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至今倾慕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共政权认为这种“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政治斗争方式变成“很落后”了的呢?
   
   2)假如说,“这件事也印证了金正恩已在朝鲜确立了绝对权威,他具备了对朝鲜政局和国家发展方向一锤定音的能力,”那么,中共政权,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是否也准备采取如此这般的“一锤定音”的“极端处置”措施来解决中国的问题?换句话说,鉴于金正恩的这种残酷手腕也是中共长久以来的传统,谁将是习近平有可能如此处置的中国的“张成泽”呢?
   
   3)退一步或退一万步说,《环球时报》发表如此这般刻意避免对肉体消灭式的政治斗争进行价值判断的社评,是否意味着中共最高当局至少是现在依然不排除或不否定用杀戮其最高层成员的方式来“一锤定音”,就像当年毛泽东一举打倒和整死其副手、中国第二号人物、国家主席刘少奇一样?
   
   跟以往一样,中共当局,《环球时报》对中国公众和国内外观察家们明显的疑问保持了耐人寻味的沉默。
   
   *网民的多重分裂*
   
   张成泽被如此戏剧性地抓捕、定罪和处死的消息传来,在中国网民当中引起多种多样的反应。虽然张成泽究竟对朝鲜共产党政权搞了多少阴谋、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或破坏现在是死无对证,但张成泽之死已经对中共政权造成了明显的破坏。
   
   中国许多网民批评北京当局长期以来不遗余力支持野蛮的平壤政权是养虎遗患,指责平壤政权是如论如何也养不熟的白眼狼,给它好吃好喝它还要咬人,北京当局为它出生入死火中取栗,它还臭骂北京当局是最危险和阴险的外国敌对势力。这些网民认为,北京坚持支持平壤政权的做法是愚蠢,是丧权辱国。
   
   在一些中国网民主张北京当局采取措施以制服不断给北京制造麻烦的平壤政权的同时,更有中国网民将朝鲜发生的事情当作宪政普及教材,借机讽刺挖苦习近平当局以宪政为敌的心态和做法,暗示北京和平壤是一丘之貉,并对中共政权及其最高领袖发出谐谑的警告、忠告、劝告:
   
   “要衷心感谢‘兄弟’朝鲜,感谢金正恩大元帅,他给我们从反面上了一课生动的宪政教育课,他让人们清楚什么是独裁,什么是专制,什么是禽兽思想,什么是野兽组织,什么是野蛮手段,什么是邪路绝路死路。”
   
   “从报导看张成泽并未受到公开公正审判,匆忙枪决,显示朝鲜这个二号人物都无法利用法制自保,可笑的判辞徐了咒骂没有丝毫司法专业含量!独栽者蔑视人权,草菅人命,连自己的姑父也不放过,何其歹毒? ”
   
   “朝鲜这回动作挺大的,金正恩金三世居然拿下他的姑父即二号首长张成泽,罪名定得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即‘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注:早些时候,中共最高当局给其成员薄熙来制定、后来又悄悄收回的罪名之一“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极权政治是绞肉机】独裁者疑心重缺少安全感,为自保而滥杀,而杀人越多越不安全,所以,极权政治是绞肉机,不仅绞杀对手也绞杀自身,据统计,皇帝是非正常死亡率最高的岗位,中国不到200个皇帝中有61个被杀,罗马帝国81个皇帝中只有20个是寿终正寝。”
   
   “【数人头与砍人头】 民主政治是‘数人头’,专制政治是‘砍人头’。朝鲜少主即位两年内血洗宰相、辅国大将军李英浩、张成泽,正说明了这一点。任何国家,不管什么伟光正领导,即使掌握宇宙真理,只要不给国人‘数人头’的票选机会,就必然会定期不定期砍人头!”
   
   (注:民主政治是“数人头”而专制政治是“砍人头”的说法,来自1987年以来被北京当局阻挡于国门之外的中国哲学家、政论家胡平;“伟光正”及“宇宙真理”,指中共自称伟大光荣正确并掌握了宇宙真理。)
   
   *张成泽引发的反思*
   
   张成泽是朝鲜人,在朝鲜被杀。张成泽死于非命,在中国网民网民当中激起强烈的反响和认真的历史反思。阅读当今的中国互联网,尤其是中国的微博,处处可以看到中国网民把当今朝鲜跟当今中国联系起来,看到中国网民活泼有趣的思想脉动和思想闪光:
   
   “文革一幕重演,哭猫”
   
   “一个国家的人民被奴役扼杀掉思想比一个独裁王朝更可悲。”
   
   “两者互为因果,都极为可悲可憎。”
   
   “更可悲的是我党(注:即中国共产党)一如既往无条件支持金三狗及其独裁法西斯统治。”
   
   除了这些电光火石般的思想火花之外,也有许多网民由张成泽惨死出发,对中国当代史进行再思考或重述:
   
   “有网友说朝中社播发的‘特别军事法庭对张成泽判处并执行死刑’称得上千古奇文,其实金三年纪太小书唸得太少学艺不精,跟当年整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和套在(毛泽东曾经的副帅和接班人林彪)头上的每人几大本专案资料比比,从刻薄的辱骂到下三滥的栽赃,三娃在毛帅灵前实在是邯郸学步西施效颦,小青皮碰到老祖师了。”
   
   “1940年代,他帮毛泽东搞延安整风运动,让毛泽东成为领袖,他自己则火箭式上窜为党内二号人物;1950年代,他主持土改运动,无数地主、富农被整死;1960年代,他主持四清运动,几万人被整死,并直接诱发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1966年6—8月,他主持文革,掀起比1957年更残酷的二次反右高潮。他叫刘少奇。”
   
   “应该感谢金三他爷爷,是他消灭了毛二代。谢谢啊。要不,朝鲜网民还在对岸看毛三代的笑话呢。”
   
   (注:“应该感谢金三他爷爷,是他消灭了毛二代”显然是指1950年代初,金正恩金三的爷爷金日成背着毛泽东偷偷对韩国发动侵略战争,再伙同斯大林怂恿毛泽东出兵参战;毛泽东将他的大儿子和意中的接班人毛岸英送到朝鲜战场去“镀金”,但无能又自恃甚高的毛岸英在朝鲜战场吊儿郎当,不遵守军纪,在白天点火做饭,被抵抗侵略的联合国军轰炸机发现并炸死。但当时的轰炸机驾驶员和投弹手不知道炸死的是毛的接班人。)
   
   *转移视线的努力*
   
   平壤当局的残暴行为显然使北京当局、中共当局感到尴尬。
   
   面对中国公众和网民强烈批评中共多年来不遗余力地支持残暴的平壤政权,中共当局显然正在动用其实行制定多年并实行多年的宣传策略,这就是转移公众视线。用中共给其麾下的网络特工下发的内部指令说就是,要“用美国等国家对国际事务的干预说明西方民主实际是对别国的侵略和强行推行西方价值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