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殺佛》選登之一]
藏人主张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 ── 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不只國民黨
·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超限戰」模式?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是中共「藍金黃計畫」人物之一嗎?
·伊拉克库尔德族公投全面支持独立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中華民國」的國旗,祇許由共產黨把它降下
·中共女剪刀客打闹达赖喇嘛宫殿
·正視「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世今生
·曹长青:文言文浪費生命、扼殺灵魂
·中共媒體策略:政治統一前先實現輿論及思想的統一
·「沒有見報,沒有評論」的玄機】
·中共「『BGM──藍金黃』計畫」與「特赦阿扁」
·「哈德遜事件」證明《人類大劫難》不是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大陸)臨時政府第1次新聞會
·2017年「雙十」看《中華民國祭》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還有所有台灣國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殺佛》選登之一

《殺佛》選登
   
   【按語:經出版社授權,特摘發《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一書的第一章和第九章,以饗讀者。——《自由聖火》編輯部】
   
   

   
   
   殺佛
   ——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袁紅冰
   安樂業
   
   
   
   
   
   
   導讀
   
   
   《殺佛》是由詩人哲學家袁紅冰主筆,與藏漢雙語詩人安樂業共同創作的時政巨著。這是一本關於中共暴政殺佛的重罪之書,也是關於十世班禪大師的悲情之書。
   迄今為止,袁紅冰的絕大部分文學、哲學和時政著作都以中共暴政下被侮辱與被踐踏的族群的命運為背景;人類的“心靈苦痛”是袁紅冰創作的永恆主題,也是他創作的宿命。由於他的著作詩意豐饒,又以表述弱勢族群的苦難命運為創作的天職,充盈著俠義精神,所以,他被稱為詩俠。
   安樂業因為從事自由西藏運動被中共當局關進勞改營;出獄後,他翻越喜馬拉雅大雪山,走向自由。他是第一本藏人政治犯的詩集的創作者,也是進行獨立研究的藏學家;他的詩和相關學術著作已經引起廣泛的國際關注。
   《殺佛》的主題是揭密中共當局謀殺第十世班禪大師的陰謀決策和實施過程;圍繞這個主題,作者將中共當局黑手黨式的決策機制和藏人的悲苦命運等一系列重大課題的真相,呈現在世界面前。相信《殺佛》的出版,必將在中國大陸、西藏、流亡藏人社區、台灣、日本、西方國際社會,以及全球佛教界引發震撼性的反應。
   《殺佛》至少有下列九大看點:
   一,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世班禪額爾德尼 . 確吉堅贊突然逝世。十世班禪大師死於中共當局謀殺的懷疑不脛而走;十世班禪大師之死遂成為世紀之迷。《殺佛》第一次全面、具體、詳盡地揭示出中共當局毒殺十世班禪大師的整個過程,使世紀之迷大白於天下。
   二,《殺佛》關於中共元老寡頭集團決策謀殺十世班禪大師的原因和過程的敘述,關於原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原中共總理溫家寶、現任政治局委員胡春華、現任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冷血謀殺十世班禪大師過程的揭示,讀起來令人驚心動魄,也使中共政治黑手黨的本質無所遁形。
   三,《殺佛》揭開中共當局製造偽十一世班禪,以及讓真正的十一世班禪銷形滅跡的黑幕,也把中共全面謀殺十世班禪大師真正死亡原因的知情人的國家恐怖主義罪行公諸於世。
   四、《殺佛》揭示出當前中共控制西藏的一項戰略思考。習近平説:“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靈童這個‘寶貝’了”。根據習近平的指示,中共當局正在設計和實施一個政治陰謀,即將達賴喇嘛誘騙回中國,以便將來控制達賴喇嘛的靈童轉世過程。一位中共太子黨核心成員聲稱:“現在我們已經控制了十一世班禪,如果再能把達賴喇嘛誘回國內,我們就等於捏住了西藏這頭野氂牛的兩個睪丸... … 。”
   五,《殺佛》揭示出中共暴政鐵幕後面發生的當代消滅佛教運動。西藏高原之上,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一直持續至今的滅佛運動,戕害宗教,塗毒僧眾,禍及萬民,其凶殘酷烈的過程史無前例,令人不忍卒讀。世上億萬佛教信徒,無論身居何處,知悉佛教蒙難於西藏高原的內情,都應當發大悲之聲,為遭受暴政大迫害的藏傳佛教伸冤。
   六,十世班禪大師是雪域高原之上當代西藏佛教復興運動、西藏文化復興運動、西藏復國運動的精神領袖和發起人。《殺佛》揭示出,中共當局為斬斷流亡藏人和西藏境內佛教復興、文化復興、西藏復國三大運動之間的聯係,通過操縱流亡藏人上層中的某些人,取消“西藏流亡政府”,改稱“流亡藏人行政中央”的陰謀實施過程。取消“西藏流亡政府”,等於交出西藏主權之後,又徹底交出了西藏的治權;“流亡藏人行政中央”只是一個流亡藏人社區的服務組織,或者人權組織,而不再是一個政治組織,因此,不再具有表達西藏境內反抗運動的政治意志的能量。《殺佛》披露的這部分內容,既令人深感中共政治陰謀之狡猾詭詐,也令人為流亡藏人放棄“西藏流亡政府”的稱號而扼腕長嘆,不勝唏噓。
   七,薄熙來事件已經成為舉世矚目的歷史性事件。關於這個事件,《殺佛》揭示出一個必將引起全球的歷史學家和政治學者極端關注的辛秘。薄熙來被囚之後,立刻發出威脅,聲言如果判處他死刑,他就將在法庭上揭發胡錦濤、溫家寶、胡春華等人毒殺十世班禪大師的罪行,並要求以殺人罪對這群“殺佛”罪犯實行逮捕,提起公訴。薄熙來此言一出,中共廟堂震撼。中共當局遂以薄熙來之子的生命作籌碼,與薄熙來達成黑幕交易——中共當局留薄熙來一命,薄熙來則在中共毒殺十世班禪大師的問題上保持緘默。《殺佛》披露的這個辛秘,對於讀者瞭解中共的政治法律的實質,有振聾發聵之功。
   八,二零零八年,中國河北爆發毒奶品事件,流毒國內外,舉世震驚,全球嘩然。可是,當時的河北省長胡春華不僅沒有受到懲罰,反而繼續平步青雲,官運亨通,甚至被培養為“中共第六代領導集體”的領頭羊。《殺佛》揭示出其中的奧秘:胡春華之所以深得太子黨信任和倚重,全在於他在中共殺佛,即毒殺十世班禪大師的過程中立下“不世之功”。殺佛之“功”使胡春華獲得了中共賜與的“鐵帽子王”。“一葉知秋”。胡春華的例證表明一條中共官場的潛規則——每一個登上高位的中共官員,都要以為中共犯下不可饒恕的反人類重罪作“投名狀”。
   九,二零一二年以來迄今為止,已經有一百二十二位藏人點燃自己,把燃燒的生命作為神聖的祭品,獻給自由西藏的理想;自焚藏人有許多是花季的少年男女。從藏人生命中騰起的一團團金焰在拷問人類的良知;藏人為什麼自焚已經成為世紀之問。《殺佛》對這個世紀之問作出了必將銘刻史冊的明確回答——藏人不得不用燃身獻祭的方式爭取自由,根源在於中共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統治和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中共曾經通過一紙和平協議,允諾在西藏實行“一國兩制”。然而,中共統治西藏六十餘年,藏人的命運在血海屍山間伸展;十世班禪大師曾經發出“勿使佛教滅亡,勿使雪域之人滅絕”的大悲之聲。時至今日,藏人正瀕臨文化滅族的大劫難。現在,中共又企圖再用“一國兩制”來誘騙台灣放棄主權。藏人的前車之鑒,台灣人不可不察;“今日的西藏,就是明日的台灣”——這是一句警世箴言。
   
   
   
   目錄
   
   
   
   第一章 我的宿命
    ——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第二章 西藏悲情
    ——佛國淪為“黑地方”
   
   第三章 班禪佛是聖者與英雄
    ——他用金剛寶杵敲開地獄之門
   
   第四章 歷史上的短暫春天
    ——班禪大師在藏人心靈中播下佛教復興的種子
   
   第五章 決策殺佛
    ——春天之後將是嚴冬
   
   第六章 準備殺佛
    ——鬼影幢幢,陰謀如晦
   
   第七章 佛殤
    ——聖潔的白蓮花凋殘於鐵幕陰影之下
   
   第八章 佛魂不滅
    ——黑暗不會成為永恆
   
   第九章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習近平説:“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靈童這個‘寶貝’了。”
   
   第十章 現代滅佛運動的罪惡之源
    ——漢人的苦難和罪責
   
   
   
   殺佛
   ——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第一章 我的宿命
    ——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心靈的苦痛是哲學和文學的永恆主題。”對於我,這個箴言卻意味著宿命。
   冥冥之中似乎有某種神秘的力量,總是讓種種塵世間心靈的苦痛與我的命運正面相撞。每一個心靈的苦痛都像一柄燒紅的刺刀,深深插入我的心中;這種心的疼痛就是我的宿命。於是,表述屬於這個世代的心靈悲劇便成為我終生的精神苦役;彷彿我的筆天生就是塵世心靈苦痛的代言人。
   《殺佛》這本著作書寫的正是關於一個活佛的命運悲劇,悲劇所蘊涵的心靈苦痛同時也屬於藏人族群。這位活佛就是十世班禪額爾德尼 . 確吉堅贊。
   二零零零年,我去探訪一位十五年未曾謀面的同學。在北京大學法律系同窗共讀,我們曾經是摯友。本科畢業後,他和北京大學的十幾位校友一起,遠赴西藏工作,而我則繼續留在學校。從此我們便天各一方。曆經人世滄桑之後去探訪老友,是試圖讓我疲憊的心得到某種安慰。然而,甫一見面我就發現自己錯了。這位老同學好像受到了時間的詛咒,正值壯年卻衰老得如同一段長滿白髮的枯樹,而且,他的雙眼黯淡無光,像兩片早已被生命遺棄的發黴的夜色。顯然,我前來尋找慰藉,然而,我面對的,卻是一個比我更需要安慰的殘破的靈魂。
   在鐵鑄的沉默中,他為我切肉,置酒,然後,用目光邀我一起舉杯狂飲。烈酒很快就把我們之間的沉默燒成深紅,他灰暗的眼睛也被痛苦的神情照亮,於是,他開始説:“你還記得那個叫胡春華【註1】的嗎?他是中文系的。畢業那年,我們一起來到西藏。一九九二年,他被胡錦濤【註2】提拔當共青團西藏的書記。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天,胡春華請在西藏的北京大學校友到他家裡喝酒,慶賀升官。那天大家都喝了很多酒。我醉到不能走路,只好睡在胡春華家的客廳裏… … 。”
   這位同學的聲音暗啞而低沉,像一陣衰弱的燒焦的風。但是,一件令我驚心動魄的事情卻從他的敘述中清晰地呈現出來。
   第二天接近中午,這位同學才從宿醉中醒來。胡春華已經上班,房間裏沒有其他人,靜得如同墓穴。這位同學起身,想要找衛生間。酒意朦朧間,他拉開客廳角落裏的一扇狹窄的門。門內的景象立刻使他的酒意在驚悚中風消雲散,蕩然無存。
   門裏面不是衛生間,而是一個壁櫥。窄窄的擱板架上,一盞低度數的暗紅的燈發出黯淡的光,給壁櫥蒙上一層古老血銹的色調,顯得陰氣森森,猶如地獄。壁櫥正中掛著十世班禪大師的像,兩隻鐵錐分別紮在班禪大師【註3】雙眼的眼球上,他的面頰間還有用紅油漆畫出的兩行從眼睛中湧出的血淚。班禪大師唇邊依然飄拂著佛才有的祥和的微笑,雙眼中卻湧出猩紅的血淚——這既意味著蒼天和大地都會為之哀悼的悲情,又似乎是佛的苦難命運的象征。
   這位同學震驚地凝視著班禪大師被鐵錐刺瞎的流血的雙眼,一時不知所措。不過,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無意間窺視到胡春華的一個隱秘,而這個隱秘同時也屬於中共鐵血強權。即使無意間窺視到別人的隱密也常常意味著危險,而且,隱秘的性質越嚴重,危險便越致命,更何況他所發現的隱密與鐵血強權的罪惡直接相關。
   憑著偵查學的相關知識,這位同學輕輕關上壁櫥的門,接著掏出手絹,拭去留在門把手上的指紋,又用拖布抹去壁櫥門前地板上的鞋印。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才離開胡春華的家。他想要消滅一切能夠使自己同這件事聯係起來的痕跡,但是,這件事在他心中留下的痕跡,卻難以磨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