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行之文集
[主页]->[大家]->[陈行之文集]->[回网友信(2012)]
陈行之文集
·沉默,反叛,还是革命?
·有一种力量让邪恶感到恐惧
·邓玉娇案作为社会学标本的意义(2009)
·“生存,还是毁灭?”仍然是一个问题(2009)
·“在”与“不在”的世界(2009)
·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2009)
·国家的变异和变异的国家(2009)
·柏林墙·历史·其他——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2009)
·权力罪恶是全部社会罪恶的渊薮(2009)
·十问王蒙(2009)
·历史,简括了说就是记忆(2009)
·中国文学:娱乐致死还是禁锢致死?(2009)
·在过去与未来之间——2009年岁末随想(2009)
2010年文章
·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不是无限的(2010)
·拒绝普世价值必将付出代价(2010)
·我们在何处丢失了自己?(2010)
·“春晚”对民众精神生活的意识形态侵袭(2010)
·历史镜像中的农民工陈胜(2010)
·我们经历的历史一定会被历史否定(2010)
·叹为观止:中国人怎么这么聪明?(2010)
·强制拆迁是政治暴力的衍生品(2010)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2010)
·权力者的权力(2010)
·当下,我们如何避免进入“权力死海”(2010)
·“封村管理”与“圈养”的价值述说(2010)
·亵渎历史的人终将会被历史唾弃(2010)
·权力的道德谱系(2010)
·安元鼎:权力黑化的一个标本(2010)
·作为国家现象的中国式标语口号(2010)
·中国文学离诺贝尔文学奖有多远? ——有感于秘鲁作家略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无题(2010)
·革命的条件:以苏联崩溃为例(2010)
·从抄袭事件看中国知识分子斯文扫地(2010)
·随想录(2)(2010)
·随想录(3)(2010)
·从萨马兰奇遗嘱说起(2010)
·思想者:被称之为傻瓜的人(2010)
·随想录(4)(2010)
·路遥逝世十八周年祭(2010)
·红歌·红歌会·红色经典(2010)
·胡文海困局——中国人生存形态解析之一(2010)
·祸 母(2010)
·随想录(5)(2010)
·法律强拆不会比行政强拆温柔(2010)
·随想录(6)
·改革是一场非死即活的革命(2010)
·乡村社会的独特敞现——李伯勇《旷野黄花》及其小说印象(2010)
·随想录(1)(2010)
·马德效应——中国人生存形态解析之二(2010)
·黑 日(2010)
·蒋爱珍的梁山路——中国人生存形态解析之三(2010)
·钱云会是一根稻草(2010)
2011年文章
·国家肌体的器官摘除(2011)
·钱云会是社会爆炸临界点(2011)
·权力的动力传送(2011)
·海瑞:帝国的一个异类(2011)
·人类其实很软弱——柬埔寨大屠杀的历史警示(2011)
·随想录(7)(2011)
·钱云会是一种想象(2011)
·心灵的光明与黑暗(2011)
·历史是个公约数(2011)
·政治成熟:国家变局的决定性条件(2011)
·中东正在经历一种碎裂(2011)
·关于人权与主权的通俗想象(2011)
·社会控制·私有产权·自由(2011)
·文学与哲学的同一品性(2011)
·我们的无知无边无际(2011)
·作为社会形态死结的权力掠夺(2011)
·利出一孔导致的逆向淘汰——中国当代社会死结探因之二(2011)
·谁也无法预测眼下和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2011)
·权力控制·舆论遮蔽·社会后果——中国当代社会死结探因之三(2011)
·信仰是一种自虐——陈行之思想小品辑录(8)(2011)
·论卡扎菲的倒掉(摹写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2011)
·公民社会是陷阱,官僚社会是不是陷阱?(2011)
·世界正在让独裁者感到恐惧(2011)
·当一个作家意味着什么?(2011)
·谁在认领“独裁者”这个称谓?(2011)
·谨向关注我的朋友们致歉并致谢意(2011)
·独裁者自己选择了灭亡(2011)
·文化繁荣的条件(2011)
·古代专制主义与现代专制主义的区别(2011)
·权力状态下的精神扼杀(2011)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2011)
·政治正确与正确政治(2011)
·政治家的秀(2011)
·历史江河中的命运沉浮——读于泽俊长篇小说《工人》断想(2011)
·权力状态下的性资源分配(2011)
·一桩不被张扬的谋杀案(2011)
·听杨恒均说于丹(2011)
·中国海外移民潮透视(2011)
·无政府主义是专制主义的最后阶段(2011)
·乌坎的一大步,中国的一小步(2011)
2012年文章
·平庸是一种恶(2012)
·韩寒的可能性(2012)
·回网友信(2012)
·警惕绑架中国改革的黑暗力量(2012)
·黑·打黑·黑打·黑(2012)
·叛逆者·思想者·革命者——韩寒现象再解析(2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网友信(2012)

   作者:陈行之
   时间:2012-01-14 13:09:26
   分类:时评
   标签:时评
   


   ××先生:你好!
   
   来信很多,对没有介绍来信者情况的信件,我无法回复,所以上封信怠慢了,请谅!
   
   完全赞同你信中的看法。虽然我们都不希望社会发生崩裂,但是那些特殊利益集团存心要让它崩裂,到了无人能够阻止的程度,也就只能由它去。我写韩寒文,是想强调在一场革命以后,必须警惕新的轮回,新的专制,尽管历史条件不同了,但是鉴于中国独特的文化传统,人民再次被玩弄的危险仍然存在。韩寒在这方面有一种直觉,并且声明了自己的选择,难能可贵。他3篇文章中的其他观点,我未必全部同意,但是出于珍重这位年轻人的目的,没有直接说。
   
   谢谢你的信任!祝好!
   
    陈行之
   
    2012-1-14
(2013/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