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郑恩宠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转载来源:香港《争鸣》2013年12月号
   特輯:透視三中全會
    別了,三中全會
   
   


    (大陸)楊 光
     三中全會「依賴症」
   
   
   
     後毛時代的中共中央全會大體上呈現這樣一種走向:一中全會排座次,二中全會分地盤,三中全會唱改革,四中全會喊調整,五中全會炒冷飯,六中全會啃雞肋,……啃著啃著,也就該換屆了。於是乎「循環往復,以至無窮」,三十多年來這套全會程式沒怎麼變過。
   
   
   
     有心人也許會問:為什麼有關改革的重要決定非要拿到三中全會去作不可?如果改革很重要、很緊迫,十八大為什麼不以改革為主題?一中、二中全會為什麼不可以提前通過改革決議?如果改革無關緊要,或者尚未深思熟慮、只是匆忙之間的臨時起意,那麼拖到四中、五中或者放到下個任期再從長計議,又有什麼關係?難道是因為三中全會有神功、有魔力,還是中共中央患上了三中全會「依賴症」?
   
   
   
     十一屆三中全會真相
   
   
   
     三中全會之成為中共改革神話的關鍵環節,起源於一九七八年底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但那次全會──其實精彩之處不在照本宣科平淡無奇的全會,而在全會之前眾說紛紜群情激憤的中央工作會議,和從那以後陸續問世的系列仿製品迥然不同。十一屆三中全會之所以激發了全黨活力,之所以成為改革開放的里程碑,是因為那次中央工作會議是一次意外、出軌的會議。用鮑彤先生的話來說,是一次七嘴八舌的會議,領導不力的會議,失去控制的會議,實際上開成了一次控訴文革罪惡、批判毛式體制、責難「兩個凡是」的會議。這要歸功於會上沒有人限制敏感話題,沒有人制定「兩個不能否定」、「七不講」之類的條條框框,更沒有人提前七個月起草會議文稿、由最高領袖「逐字審閱」、專供三中全會「一致通過」之用。
   
   
   
     而其實,那次著名的三中全會根本沒有討論什麼「改革開放」議題,更未出台任何具體的改革措施,恰恰相反,十一屆三中全會倒是明文禁止分田到戶,甚至公然肯定了「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毛式農村體制長期不變。那麼,為什麼當人們回頭觀望,卻發現十一屆三中全會成了此後中國各項體制改革的源頭呢?這其中並沒有什麼秘密,原因在於那次三中全會局部釋放了黨內批判毛思想、否定毛路線、掙脫毛體制束縛的政治力量,由此,才給此後的各項改革提供了可能性和動力。而在那之後的各屆三中全會並沒有釋放反對力量的類似行為和效果,都是取其名而棄其實,得其形而失其神,不過是一堆拙劣的東施效顰的膺品罷了。若真心誠意大膽改革,又何必只要事涉改革就非要拿到三中全會去做「頂層設計」不可呢?
   
   
   
     仍是以黨代政,以黨代法
   
   
   
     當今中共與中國的內外局勢已經與一九七八年大為不同,當年適合於由黨中央、中央全會來做的改革決定,今天未必仍然適合由黨中央和中央全會來做。比如說,本次三中全會決定廢止勞動教養制度,應該說這是一件好事,但勞教制度成立的依據是一九五七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以及一九七九、一九八二年國務院頒佈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補充決定》和《勞動教養試行辦法》,既然黨中央並沒有包辦代替全國人大和國務院的資格,那麼,廢止勞教制度這樣的「改革」交由國務院、人大常委會去做,豈不是比交給三中全會更加順理成章一些?再比如說,本次三中全會決定計劃生育政策微調,允許「單獨」生二胎,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早已將作出此類決定的權力授予了「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中共中央及其三中全會為什麼要粗暴剝奪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大的法定權力呢?
   
   
   
     中共自身不改革,永無出路
   
   
   
     周其仁教授在三中全會召開之前的一個講座上提出如下問題,「一個國家已經有幾百部法律在工作了,這樣的國家怎麼搞改革?」他舉了探索學校董事會、校長、監管機構共同治理大學的高校去行政化改革,推進城鄉統一的土地制度市場化改革等幾個例子,提醒大學的改革將和現行《高等教育法》相衝突,因為該法律明確規定高校必須實行「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而土地制度的改革甚至將與《憲法》、《民法》、《土地法》以及《刑法》相衝突,因為上述法律已經強行將「城市國有土地」和「農村集體土地」一刀兩斷、截然二分──好像它們本來就是兩個世界上的東西一樣。周其仁說,「你說走法治的道路,就要尊重法律,尊重法律的好處不是不能變,是要經過程序來變」。即使共產黨真的是永遠偉大光榮正確,但無論如何,黨中央並不具備修改憲法、法律和行政法規的法定職能,黨的三中全會也不可能正式展開修法、變法的正當程序,那麼,將這樣一些改革交由其它合法的機構、合法的程序去做,豈不是更加名正言順一些嗎?為什麼非要挑戰憲法和法律,非要把三中全會開成非法會議不可呢?
   
   
   
     說來奇怪,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大大小小數十項之多的改革事務,從生孩子到養老人,從城管執法到國家安全,卻一字不提黨政分開,一字不提黨中央如何帶頭遵守憲法,更一字不提各級黨委、黨委常委直至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究竟要不要改革,以及如何改革,彷彿別人都要改,就是黨不改。黨的中央全會一句不討論黨的改革,一味包辦代替政府、人大、社會、學校、企業、家庭事務的改革,這是不是越俎代庖、不務正業呢?殊不知,當今中國之所以仍然有如此眾多、如此繁複的改革攻堅任務要完成,這全是由於中共一黨或大或小的各種錯誤累積造成的,不把黨任意攬權、肆意用權的毛病改一改,不把政由黨出、權為黨謀的毛病改一改,其他的一切改革,即使成功了,又有多大的意義呢?所以,為今之計,不妨先把改革決定非要拿到黨的三中全會去作的陳規陋習改掉為好。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2013/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