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蔡楚作品选编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组图)
·温家宝欲自证清白应从财产公开始—评《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对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日期:2013-12-25] 来源:参与 作者:南乐县三自教会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3年12月25日讯)南乐教案自11月16号发生至今,我们南乐县三自教会不断向省、全国三自两会发求助信,请求他们的帮助,同时我们也向周边的三自教会请求关注代祷,在我们满怀希望,奔走相告的时候,有些教会告诉我们,上面三自教会已经下通知,说南乐是个刑事案件,并不是宗教迫害,不要大家插手。
   
    得知此消息,我们不相信这是省或者国家基督教三自两会所发出的消息,加上我们一个月来连续求助没有回复的事情,我(张少杰牧师之女张云云)和其余几位同工决定去上海全国两会去一探究竟,到全国两会所在地寻找相关负责人。由于我们本来就逃亡在外地,出入相对方便。可是被困家中,打算和我们一起去的同工被困家里,无法出门。无耐,我只能带着我的宝宝,由丈夫的陪同,三人去了上海江沪路219号。
   
   以下便是我去全国两会的经过:
   
    我们到了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跟保安说明来意,保安一脸惊讶,不敢马虎,马上帮我们联系相关领导来处理这件事情,我们等了五分钟,一名说是办公室人员胡子明-的弟兄,请我们去了一楼的小型会议室,请我们坐下,他手里拿了一个便签,一支笔。这就说明要我们告诉他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讲了没几句,他便说:事情不仅仅是你们陈述的这些吧,我也不能听你们的一面之词,并且你们是因为教会土地问题,你们要听政府的安排,你们这个不是宗教迫害,是有事实依据的。。。。。。。
   
    胡说话的内容大概是一直在跟国家两会撇清关系,也一直在强调土地问题,,,这个时候,我的家乡南乐,政府雇佣土匪在我们家门口行凶,两百多人围堵律师及在我家的外地基督徒,我的手机一直在接收家乡的消息,心情无比沉重。
   
    可是我的丈夫孙著磊还是耐心的解释我们当地所发生的事实,我看到胡子明弟兄的安稳的态度,实在是如坐针毡,我就抱着宝宝,出门透透气,我来到了两会的后院,干净整洁的环境,感觉这里离南乐县好远,这里今天要迎接平安夜,真的好平安,可我的心在南乐,无暇欣赏美景。便又回到了前堂,看走廊里来来回回工作的人们,他们很平静,应该不知道南乐的事情,我感觉好无助。这时我走向了保安室,来谢谢他们能通融我们进来,我问他们是基督徒吗?他们说不是。接着从走廊尽头走来一人,应该是在这里工作的,我抱着宝宝,主动拿着宝宝的手向他打招呼,他脸上露出了很不自然的笑容,好像很不习惯陌生人的问好。不容我说话便急匆匆的从我身边离开,只是说了句,屋里坐吧,屋里坐。就不见了踪影。
   
    我无耐,继续回到满屋金色椅子的会议室,想象着如果我们教会也有这么一件聚会场所,那是多美的一件事啊。。。他们的谈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内容还是土地,土地,土地,我们告诉他,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土地,是为了被囚禁的二十余人和没有办法聚会被软禁在家的一个县城的基督徒。胡子明弟兄的回答是,这个问题不是他们造成的,他们也没有能力解决。我觉得胡子明弟兄的话语对我们很不负责任,我再次忍不住,中途退场,我抱着宝宝,想试试看,能不能去二楼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到更有正义感的人,我刚刚步行上到二楼,走到电梯口,碰到一位类似文员的大姐,她说:你抱着小孩不能到处乱玩,这里是办公场所。我说:我今天来不是抱着孩子来玩的。一边说,她一边招呼我上电梯说:来来来,我让你蹭个电梯,载你下去!(哇,全国两会的电梯就是不一般,今天我一个农村女人来坐了不一般的电梯。应该是我的荣幸吧)。在电梯里,我趁着下去的三十秒时间问她:您是不是基督徒?她说:我不是基督徒,我是办公人员。(我恍然大悟,原来全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会不全是基督徒,我真是无知啊!)
   
    我们一起出了电梯,那姊妹(在此称带我蹭电梯的大姐为姊妹,是我希望神祝福她,希望她早些认识主)用上海话告诉保安,要看好我,这里是办公场所,不要乱跑。保安很不高兴的又把我请回了满是金色椅子的会议室。
   
    这时家乡传来好多人被打的消息,我看胡子明弟兄还在发表他的言论,都是在撇清他们跟我们的关系。我忍不住了,泪水决堤一样往外流,我几近哀求的告诉胡子明弟兄:先生,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土地,也不是为了我的父亲,而是为了被囚禁黑牢,被软禁在家,没有信仰自由的基督徒而来,请你用正确的眼光看我们,我从您的眼神里读出不削一顾的样子,这让我很难受。胡弟兄一度想解释,我几近失控,拍案而起,说:您浪费了我们一上午的时间,请您给我们一个态度,今天是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并且家里还有受苦受难的弟兄姊妹。。。。
   
   胡子明弟兄听完我一番发自肺腑的言语,可能从良知的方面感觉我们真的需要他们的帮助,态度稍微有些缓和,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知道了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想向上级汇报,就留我们在会议室稍等,并招待我们吃了两会的工作餐。我们吃完饭,他也回到了会议室,说:他们会处理这件事情。让我们给他们时间。
   
   听到这句话,我们有了一线希望,我们期待全国两会出面解决,并请全国,全世界基督徒关注,代祷。本人代替南乐县全部基督徒感谢所有关注我们,关心我们的人。再次致谢!
   
    这是临走时胡弟兄留给我们的联系方式,021-63210806 X1103 FAX: 63232605.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3/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