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旧都雾霾]
槟郎文集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都雾霾

   
   
   
   
   


   旧都雾霾
     槟郎
   
     比青纱帐还青纱帐
     比战火中的硝烟还硝烟
     我的老天呀,这是什么鬼天
     几步外就看不清楚了
     混凝土的丛林如魔鬼般地隐现
     彷佛末日审判前的征兆
     是南天门塌了吗
     天国的仙气都沉到人间
     可分明闻到了霉毒的恶味
   
     我在六朝古都
     我在民国丢弃了的旧都
     中小学都停课了
     儿子在家里无聊地翻着课本
     公交车左等右等都不来
     我还要该死地加班
     还能到哪儿去坐车吗
     假如这霾气能点着火
     我真想成为十恶不赦的纵火犯
   
     我铁心终身不买摩托
     不买汽车,也不买火车飞机
     这污浊的阴霾与我无关
     不烧麦秸秆不烧废纸不烧篝火
     已经戒烟好长时间
     我不搞建筑也不开渣土车
     不在工厂打开烟囱放出浓烟
     老天啊,我还要呼吸
     煤气灶的抽油烟机还得开
     我有罪,我的责任也不能旁贷。
   
     这是山清水秀的江南
     六朝的烟雨千年来不曾如此
     那可是稀薄和清香的
     儿时乡村的水雾也不曾如此
     那是湿润而有泥土芳香的
     这是啥样的烟雾啊,这是霾
     这是工业时代的幽灵
     被什么样的贪婪的欲望所喷出
     毒气弥漫,人都在病变
   
     不要责怪什么人类
     地球上的其他国度并不如此
     不要责怪这是都市病
     迁到海峡那边的新都并不如此
     我明白了,这是旧都
     是被更新的世界文明所遗忘的
     这更是某部分人的罪恶
     却是相关联的大群人的报应
   
     走在旧都的大街上
     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这浓烟
     我的眼睛发涨,我的鼻空粘痒
     百年常绿的梧桐树砍掉了
     刚铺好的柏油路又开膛挖肚了
     英明伟大的市长当啷入狱了
     我还有什么牢骚可发
     这是旧都,这是老天弃遗的角落
     我认命了,往单位急步
     边欣赏着光荣的鸡的屁的升腾
     边赞美着宇宙真理的奇迹
     2013-12-7
(2013/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