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放眼豁蒙楼]
槟郎文集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放眼豁蒙楼

   
   
   
   
   


   
   放眼豁蒙楼
     槟郎
   
     来一壶好茶,
     越酽越好,
     就在这邻窗边。
     美丽的叶子,
     且随我放眼这苍茫故国,
     荡涤一腔闷气。
   
     看这楼下的一亭翘然,
     遮不住的是胭脂井。
     何其奢华纵乐的陈后主,
     水煮火烤自己的臣民,
     侉子们入侵了,
     唯有张孔二妃陪自己沉井。
     不要骂我们不爱国,
     这锅家已榨尽我们最后一杯羹。
   
     这慈航桥通往台城。
     四次在此舍身为佛的梁武帝,
     还不是活活地饿死?
     就是那另面的玄武湖,
     绿茵翠林间的湖水,
     倒映着远处的紫金山的秀影,
     何尝不是一场梦幻?
     毛老人的冤魂还在哭泣,
     黄册库在已化为灰烬,
     大明皇宫早成了八旗驻防城。
   
     再来看中原的苍茫,
     人民疾苦,国在山河破。
     我看到了鹤壁的恶吏,
     非法拘禁着新时代的窦娥们
     终于窦娥的正义之刀,
     戳破了暴政的心脏。
     又看到了苏州的和平居民
     被非法强拆的恶吏撞破屋门,
     妻儿都在警棍下哀吟,
     是谁被炎黄子孙的最后一丝血性
     激发起为人的权利?
     血在流淌,他们又多了几个烈士,
     血在流淌,他们的红旗更红了。
   
     美丽的叶子,
     不要揾诗人的眼泪,
     让我们大口地喝茶吧。
     回顾这清雅的茶社,
     何尝不又是一场梦幻?
     杜甫的忧来豁蒙蔽,何尝
     不又是与千年后的粉丝相通?
     尸位素餐,火山口上淫乐,
     戊戌的君子们却被他们抓了杀了。
     当年的杨锐何尝不是我的影子?
     只是还有谁再建一座新的
     为纪念槟郎的忧来楼。
   
     添一壶好茶,
     越酽越好。
     还是将这花格窗关闭好了,
     美丽的叶子,
     今天这鸡鸣寺只属于你我,
     而你正青春如花当年。
     且随我慷慨悲歌,
     累了,你便自己回去。
     2013-12-5
(2013/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