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王藏文集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主页 | 新闻
   
   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2013-10-03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中国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夫妇摄于北京家门前,后面为严正学的塑像作品。(摄于2013年5月,王藏提供)
   
   二十年前因醉心维权事业,而致儿子离奇遭汽车撞死的浙江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近日接连受到打压,他周日在台州市与官员发生争执后,同日其哥哥在路上被汽车撞至重伤垂危。严正学的好友质疑,不排除车祸背后藏有政治阴谋。(姬励思报道)
   
   原籍浙江台州的严正学长期居于北京,近月夫妇二人被强行押回台州,周日他先被信访办官员辱骂及推撞,随后哥哥又遇上离奇车祸。
   
   记者周四多次致电严正学,但其手机一直关机。而他妻子朱女士的电话就无人接听。
   
   熟识严正学的北京诗人王藏对本台粤语组表示,严正学周日中午时份外出办事,途经台州椒江信访局,无故遭局的官员辱骂及碰撞,令他险些跌倒在地。
   
   王藏说: 被该局驻京办截访官员当众辱骂,然后又被该局驻京办局长施暴,就是无故的撞他,令他差点跌倒撞地。
   
   王藏表示,同日的傍晚,严正学73岁的哥哥过马路,正踏上行人道时,被一辆高速飞驰的汽车撞倒,头部受创,至今仍昏迷在医院,院方已向家属下达病危通知。
   
   他说: 至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还没出来。他哥输血两小时后住院,颅脑血肿,胸背有伤,盘骨骨折,已经昏迷,家属接到病危通知。
   
   王藏又说,严正学夫妇在个多月前,被北京及台州的国保联手,强行押回台州。此前不久,严正学北京的住所无故遭汽车撞击。至今当局未有追究涉事司机的刑事或民事责任。20年前,严正学对北京公安局提出行政诉讼后,他任职广告公司经理的儿子,被一辆未开车灯的卡车撞死。连串事件,令人怀疑这次他哥哥的车祸是否纯属意外。
   
   王藏说: 他不确定是否故意,但是他觉得很巧合。不排除是当局的政治迫害,株连家人的可能。
   
   王藏说,严正学多年受到当局的迫害打压,加上近年身体欠佳,曾有轻生的想法。此次他哥哥的事件对他打击很大,他非常伤心,情绪低落。亲友担心他再萌轻生之念。
   
   严正学是中国资深的行为艺术家,1989年曾被北京圆明园画家村的画家推为村长。1993年因起诉北京公安局侵犯人权,遭强制劳教,期间曾遭劳教所工作人员多次电击。1996年年初获释后,严正学一直为农民和工人等弱势群体维权,因而触怒当局,曾多次被秘密拘留。2007年曾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中国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左二) ,与友人王藏(左一)、王书瑶(右二)及胡佳(右一)合照。(摄于2013年6月,王藏提供)
(2013/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