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
徐永海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自我介绍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上诉书
·上诉书(照片)
·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申诉书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致我的主内弟兄郑恩宠律师的一封信
   
   :徐永海
   
   2007年7月31日  
   
   我尊敬的主内弟兄郑恩宠律师:
     
     主内平安!
     
   1、我们都是一直监被视并且时常被软禁
     
     2007年7月29日下午4点钟,我们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学习《圣经》,是的,我们是基督教家庭教会。胡佳给我发来短信:“今天一大早上海郑恩宠律师夫妇要去教堂敬拜,结果被上海国保警方拦截,直到现在他还在静坐抗议,维护信仰自由权利。恳请主内弟兄为他祷告。胡佳”。我们为郑恩宠弟兄祷告,求主与他同在。后来还得知,郑恩宠弟兄一直静坐到晚上8点45分,共14小时。
     
     几天前,2007年7月25日是华惠棋弟兄出狱的日子,我本应去接华惠棋弟兄,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主内弟兄,但是考虑到我一直被监视着,就没有去接华惠棋弟兄的打算,事先也没有给华惠棋的妻子打电话,我想以后我们有很多见面的时间。上午10点钟,我出家门外出去买菜,我们片警又在院外的监视房子里上班了,不许我外出。我们一家人不能不吃饭,片警通过电话请示他的上级后,经交涉,在警察的贴身陪伴下我外出去买了菜。
     
     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后,我一直被监视至今,有关部门在我家院门外盖了一间房子,安装了两个摄像头,每天24小时都人在这里监视,已经一年半了,没有一天中断过。并且时常不许我外去,如近两个月的就有:5月15日齐志勇弟兄过生日的这一天,不许我出门;6月26日我至今搞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不许我出门,并把我抓到派出所。我出狱后,一直失业在家,一直很少出家门,时常是几天不下楼,如果我每天都出门的话,也许我会发现会有更多次阻止,会有更多次的软禁。这也是平时我不愿多出门的一个原因,也是我没有打算去华惠棋弟兄出狱的唯一的原因,我不想多生气,我没有体验过“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的感觉。
     
   2、这里有奸商贪官的阴谋
     
     近一些年来,随着城市拆迁、农村占地,出现了一大批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其中很多是奸商、贪官。伴随着他们的出现,很多的城市市民失去原来的住房,很多农民成了失地农民。在很多拆迁中,给的补偿款很少,即使是在原居住地也买不到相应的住房,一些市民不能接受这样的拆迁,家被强拆,一家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在农村占地中,农民得到补偿款很少或者没有,失去土地后,很多农民失去了生活来源,成了社会的最下层。这些市民、农民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了上访维权的道路。
     
     奸商、贪官发了大财,成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他们有钱、有权、有势,他们是社会的权贵阶层,如陈良宇、周正毅等。为了守住他们的万贯家财,他们污蔑这些维护自身权益的市民、农民,污蔑那些帮助维权的律师、记者,说这些人都是别有用心,都是与境外勾结的敌对势力。通过他们的污蔑,奸商、贪官成了维护社会稳定的基石,成了“对敌斗争”的英雄。那些维护自身权益的市民、农民,具有正义感的律师、记者以及其他知识分子,反倒成了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成了敌对势力。其中一些人还被以各种名义被投进了监狱,郑恩宠、华惠棋、刘安军、叶国柱、叶国强以及我本人都是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如果说郑恩宠律师是个名人,有关部门出于工作需要,不得不时常监视、软禁。那些我本人徐永海,仅仅是个无名之人,却被每天24小时监视,8个联防队员在这里上班,每班2个人,到现在一年半了,这要花去国家多少钱。我们的“待遇”只有以前魏京生、王丹、徐文立等少数的几个名人才“享受”,而现在国内的很多著名的“民运人士、自由知识分子”都没有享受。我一直认为这里有阴谋,这个阴谋就是:“压迫你,逼迫你,使你不能正常地生活、工作,使你气不过,去说些过激的、高调的话”,这样,那些搞阴谋的人,又可以理由有对他们的上级说:“这些人不是为了维权,而是敌对势力,我们说的没有错吧。”
     
   3、我们应该积极地为主做见证
     
     人们相信存在上帝、天堂、地狱、审判,人们就不敢肆无忌惮地去干坏事,人们就会尽心尽力地去干好事。人们具有基督信仰,人们就会具有公义慈爱的心,就会心甘情愿地去行公义慈爱的事。人们接受耶稣,人们就会真心地认为“人与人之间都是弟兄姊妹的关系,都是彼此相爱的关系,都是平等的关系”,这时才会具有真正的民主,才会真正地解决社会中的不公义、不公正、不公平的现象。
     
     我们坚持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基督信仰才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主要动力。我们坚持我们的维权,维护我们自身的权益,维护老百姓应有的权益,因为我们知道,没有老百姓的安居乐业就没有社会的进步,社会的进步也是为了老百姓的安居乐业。《圣经》路加福音第4章第18节到第19节写到:“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
     
     郑恩崇弟兄为了能去教堂敬拜,静坐14小时,我们为郑恩宠弟兄祷告,求主与他同在。在这里我还要建议郑恩宠弟兄,我们坐牢受苦,其实那是主给我们的恩典,使我们能在他人面前为主做见证,能使更多的人认识主。主给了我们这些恩典,我们应该积极地为主做见证,我们应该自己带领基督教家庭教会,我知道上海也和全国各地一样具有很多的家庭教会。我们还应该大声地、理直气壮地对他人说,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在这里我将我狱中写的《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献给您,并希望您参与我们的“北京科学与神学研究工作室”。
     
   此致
     
   以马内利
     
   徐永海
     
   2007年7月31日
   
   
   
   
   
   
   
   现联系方法: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博讯博客《徐永海》: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628017661;腾讯微博:http://t.qq.com/xuyonghai1960。
   
   
   
   2013-11-7注,我目前所做的三件事,一推动圣经公开出版,二研究大脑前额叶,三要去申诉,望大家给予支持。
   
   1、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长老,我讲圣经,我推动圣经公开出版,望给予支持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我们学习《圣经》,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为此多年来,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一直带领家庭教会的众肢体聚会来学习《圣经》。在当今的中国,虽然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还很不完美,但是我们依旧是一直坚持聚会来学习《圣经》。
   
   在当今的中国《圣经》还不能公开出版,《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为了使人们能够更合法地来聚会学习圣经,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们开始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来使《圣经》在中国将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其实《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某些教会也负有责任,为此我们曾致信给美驻华大使。
   
   为了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感动美国驻华大使,使他能来帮助我们转信给美国的那些教会。我们曾多次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有人说,你这样做,会得罪美国人的,如果你将来要去美国时,美国大使馆将不会给你签证。只要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圣经》,我可以永远不去美国,为此我们将继续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直到他们帮助我们转信。
   
   2、我一个精神科医生,一个脑科学工作者,我请求大家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如果人人都具有这样的爱心,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如果没有这样的爱心,即使有了民主、自由、人权,也不会具有美好的社会。我们当今的中国最缺乏的就是爱心,虽然我们中国的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由于人们没有爱心,而出现了各种社会问题。
   
   1988年后我开始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我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即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我们将会知道“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的科学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今年美国将拿出1亿美元、欧盟将拿出7200万美元进行脑的科学研究。为此我曾写了一封公开信,致信给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们及大学的师生们,希望来支持我的这项“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工作。
   
   3、因典型的冤假错案,因这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我坐牢2年,我要申诉,望支持
   
   2000年鞍山基督徒因为基督信仰,受到当地警察马毅的酷刑。2001我曾致信给当时的大陆国民党(民革)主席何鲁丽副委员长(我大学时的儿科学老师)反映这些基督徒的遭遇。浙江萧山凸渡沙教堂,在2003年先后2次被强拆。为此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曾2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到当地去了解此事。
   
   第一次刘凤钢回京后写了《来自祖国的报道》,由张胜棋弟兄发给了在美国傅希秋牧师。第二次刘凤钢去当地时被抓,刘凤钢编出了“是徐永海将文章发的傅希秋的”,为此我被抓。对警察来说,抓了就不会放(警察从不认错)。最后不得不以我反映了“鞍山基督徒被警察酷刑”一事将我判有期徒刑2年。这是一个典型的冤假错案,为此我要申诉。
   
   只是我要去申诉需要去浙江(那里宣判的我,我也在那里坐得牢),这要花不少钱,而我一直失业,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吃饭都很困难,没有这么多钱。为此多年来,我曾多次写信给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希望他能够对我给予一点补偿使我能够去申诉。可是多年来,我一直得不到这补偿,为此在这里我再次提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