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
徐沛文集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在德国华文报刊交流会上的发言
·浪花自述
·我的来路
·对镜自视(1)
·对镜自视(2)
·此花不与群花比
·母亲是个害人精
·可怜中国儿女心
·徐沛其人其事
·孩子的自由 自由的孩子
·为自己辩护 — 与文人对话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中国古董
说长道短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1988年底,我到德国留学后逐渐入乡随俗,也象德国人一样每到八月,就四处游玩。
   但2002年我学会上网后,便不再出门旅游,因为上网漫游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德国友人却依然每到八月就纷纷外出度假,我便趁机在家大扫除加大清理。


   2012年八月的一个成果是审定了专著《无耻的洋人》,在禁书网上发表。http://bookepub.com/ebook/bannedbook/20120820/80.html
   今年八月面对形状不一,颜色各异的笔记本我有点犯愁……本想整理出2002年前留下的八月手记,但结果只有三天有空对照24年前的八月!
   
   2013年8月10日
   
   1989年八月是我到德国后度过的第一个八月。其时我已搬进北威州首府杜塞尔多夫大学的学生宿舍。因为北京发生了六四屠城,23岁的我这辈子才开始关心国家大事,我的生活也因此而改变。本来我想学经济,还有友人因此帮我在一个银行找到一份给经济系学生的临时工。虽然六四促使我决定改学哲学,但我却没有放弃这份八月中旬开始的临时工。
   
   那年的八月一日天气就凉到让我觉得秋天快到了。我已开始当中文家教,发现自己的汉语拼音没过关;与此同时我还在一家中档烤肉店晚上顾客多的时候去帮工,当跑堂,为此我要求自己“不管做什么,都应该尽力做好”。我一边打工,一边想巴黎。
   八月五日 : 我第三次兴致勃勃地去杜市闹市区参与反共活动。回家的路上从跳蚤市场买来的自行车坏了,一个陌生人帮我修好了车。万分遗憾的是:我们彼此语言不通。因为这个乐于助我的黎巴嫩人不会德语,也不会英语。当天我还收到一个属于我心仪的洋人的来件。所以,我写到:“独身也好,嫁人也罢,上帝自有安排。爱情象火,还是不触为好!”
   六日:我的窝现已初步成型,这小小的一个人的家也不那么好当!
   七日:外边的什么噪声居然让我想起大渡河的流水声。人生的每一段都是一次性的,过去了就只能在记忆里寻找它的痕迹。经历的和将经历的一切人和事都应乐观地珍视……与其去想由命运安排的事儿,还不如思考自己能身体力行的东西。
   九日:23岁了,探险的年龄已经过了。我应该执着自己的追求和理想。相信上帝是公平的。
   十日:去看了皮肤大夫。九月八日去取痣,看看西方的医术是否比大舅的土方子高明。在想怎样把我的家布置得舒适、美观。
   十一日:第一次去了“文学咖啡”,感觉不错。我的文学生涯开始了。
   
   2013年8月11日
   
   2011年2月大陆兴起茉莉花革命,3月2号,为了支持被捕的茉莉花,我开始使用推特,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发布(主要是转发)了18210条短讯。只要可能,我都争取上推特把我关注的47人发布的讯息浏览后转发1348人。
   今天本来有同修和记者约会,我都婉拒了,就是因为我更乐于呆在家里借助互联网支持以艾未未为代表的草泥马敲打红墙,打败河蟹!现在大陆已近深夜两点,推特上已没动静,我才有心继续整理我的笔记。
   1989年8月14日,我开始在德国一家银行打工,当天的笔记表示:感觉不错,新鲜无比,非常好玩。银行的员工待我很好,我第一次使用电脑……
   我88年底到德国后先在友人的邀请下四处游玩,一直到4月才开始留学生活,还在适应中就发生了六四屠城。也因此我矢志从文。所以,我的笔记中多是生活体验,读写心得,我当时在读Erich Fromm的《爱的艺术》。
   8月15日我就想以“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为题写作,但一直到我上网后才分别于2006年和2007年的八月完成这个心愿:
   问女何所思?
   http://blog.boxun.com/hero/2006/xupei/22_1.shtml
   问女何所忆?
   http://154.35.164.12/hero/2007/xupei/20_1.shtml
   中共一直利用大使馆和共产党员操纵在海外的华人。我开始留学生活的时候,杜市至少有29个大陆来的留学生,所以也有个听“党妈妈”话的学生会,所以,我在8月16日写到:学生会改选,我想借机问问学生会的职能是什么?对成员有何意义?当选之人承担什么义务?
   我想去巴黎,因为签证而不能成行,好在有朋自瑞士来,所以也不亦乐乎。瑞士人骑摩托用五个半小时跑了六百公里来看我,带着我骑着摩托在莱茵河边兜风,面对良辰美景我自然开心,但回来后我却写到:大陆的贫穷落后让我无法再继续搞个人奋斗。怎么去团结志同道合的学人?
   
   
   2013年8月27日
   
   本来希望每天都能发布一篇手记,可惜又有德国媒体协助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的罪行,所以,今天才得空继续整理八月记下的流水账。
   
   在1989年的八月里我还与一现已断交的学姐来往。
   1987年,她就被中共教委选派到德国攻读哲学博士, 那年我从四川外国语学院毕业。1977年,毛泽东之死结束毛共对中国的大浩劫后,大陆恢复高考,她先考上大学,再考上哲学系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继续考博士研究生,最后于1992年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历时15年。其间她还结婚生女。我在异国的学生宿舍与她交谈时,对她只有佩服,那时她只学了两年德语,就得用以写作博士论文。而我从在大陆考上大学到1996年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历时13年。这是因为学德语到德国让我得以走捷径。我在大陆绝对考不上研究生,因为要考“政治”,而我天生就无法接受中共的那一套歪理邪说。这位学姐毕业回国当了几年副研究员后,离婚再嫁德国人,回到德国,后来进入留学中介,办理大陆的中学生到欧美寄宿中学就读的业务。想来她的顾客都属特权阶层,而我乐于为被极权迫害和残杀的红朝民众代言,所以,在我获知她的电话与她联系时,她不愿再与我来往,这也算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象她这样聪明绝顶的大陆人,我在德国接触了一系列,比如,2008年让德国之声成为众矢之的的张丹红就是其中之一,但愿她们不会象谷开来一样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在德国度过的第一个八月还与度假无缘。
   我打工的那家银行在德国的山城伍珀塔尔Wuppertal,距离住地杜市32公里。我每天得坐公交来回,但既方便也准时。回头看在德国这24年又8个月,我就只有这一个半月按时上下班的经历!那一个半月过得十分愉快。仅举一例:
   二十一日:今天在银行几乎把一个工作日都用来写作了。这样的工作哪儿去找?不是有意偷懒,而是电脑出故障,让我无法使用,强迫我“罢工”。所以,看书写作,心安理得,工资照领。
   我在开心的同时,还在思考“时间无声无息地消失,给我留下了什么?”
   那时我问自己“我缺什么呢?时间!”
   现在依然如故,我还是觉得时间不够。
   我在西欧的第二十四个八月即将结束,我得着手准备应对关于我的德文小说《红楼琵琶行》的采访和以“西藏问题及其原因”为题的演讲。
(2013/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