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熊飞骏的博客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熊飞骏

   1、"求是"发表文章号召大家学习毛泽东勤俭节约精神?毛伟人在全国人均存款才2.5元、多数青壮农民无节假日(全年就春节三天假)起早贪黑辛劳一年总收入才100元左右情况下,个人存款过亿;剥夺全国文化人稿费就自己一人独享巨额稿酬;拥有61座天价豪华行宫;价值10多亿的珍本字画;泡多位二奶;空运睡衣秀补丁做秀……今天的大贪官色官都是认真学习毛伟人"勒俭节约"的结果,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毛伟人还是超越国力弱智援外的始作甬者,不但不顾中国人民死活慷人民之慨向越南、朝鲜、阿尔巴尼亚、非洲等与本国人民为敌的野蛮邪恶政权大把撒钱;还把祖国神圣领土慷慨送人。大饥荒饿死3775万平民,比2200年皇权中国在和平时期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文革按叶帅说法整了一亿人整死2000万;GDP由五十年代初相当于小日本的二分之三"辉煌"到七十年代的七分之一。

   中国广受平民痛恨的特供制度也是毛伟人创立的。毛伟人就是中国最大的特供享受人,从特制雪茄,主席瓷到专机空运活鱼耗资骇人听闻。北京玉泉山是最大的特供基地。今天官场的特供制度不过是继承和发扬了毛伟人的光荣传统。不同之处是:毛中国享受特供的官僚通常只限省部级以上;今天的特供范围则扩充了N倍,很多县一级的官府都辟有专门的特供基地。不取消特供制度,中国的毒食品只会愈演愈烈,就算把13亿人全变成食品监督员也只能抱薪救火。

   毛伟人也为中国官场近亲繁殖任人唯亲以身作则做出了表率:长子毛岸英二十多岁就是援朝志原军太上司令官。次子精神不正常无法履职。侄子毛远新不到三十岁就是辽宁省一把手,正部级。女儿李讷二十来岁就是《解放军报》主编,副部级。去年网民纷纷诟病的空降广西某县任副处级干部的邓公29岁孙子,和毛伟人任人唯亲的气魄相比不过是“小儿科”。

   2、当今国民崇毛主要是痛恨贪官所致,误以为毛伟人是贪官克星。贪官相当于粮仓里的硕鼠,老鼠有两样天敌,一是大蛇,一是猫。猫只吃老鼠不吃人,大蛇吃老鼠更喜吃人。民主宪政相当于猫,强人独裁则是大蛇。 中国人喜欢养大蛇抓老鼠,结果老鼠依旧在嚣张肆虐自己就身先士卒被大蛇吞食了。

   改革开放中国就算再不堪,也比饿殍遍野人人自危的毛中国进步很多。医治现行社会痼疾不能去毛伟人那里寻找药方,就如不能招大蛇去消灭粮仓里的硕鼠一样。消灭贪腐要公平只能依靠“把官僚装进笼子”的民主宪政!

   中国人最易犯的灾难性错误:因为痛恨老鼠成灾而歌颂呼唤大蛇,甚至把大蛇伟人化;并进而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大蛇,就算被大蛇吞食了也一样“爱你没商量”。

   3、常听人说毛中国没有毒食品?实际情况则是毛中国多数国民连毒食品都没得吃!如我们小时都吃过死猪肉,但那时死猪肉是难得的奢侈品,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至于地沟油,如果能趟开供应农民一定兴奋得发狂,绝不会在乎油里含有的毒素。那时生产队分的粮食常变色发霉。一个连毒食品都是奢侈品的时代能重来吗?

   三年人祸大饥荒时期中国农民的主食糠粑、树皮、草根、观音土虽然不属毒食品,但却连毒食品都不如,吃地沟油只是“生病”吃观音土则“要命”啊!死猪肉、瘟鸡今天的中国人是不吃的,因为其毒性远远超过地沟油、镉大米等传统毒食品;但在毛中国却是多数中国人爱吃但又不容易吃到的“奢侈品”。那时一个连毒食品都不能按需供应的时代

   毛中国时期每逢领导干部瞎指挥造成粮食大减产饥荒蔓延,责任领导不但不反省纠错,相反还要掀起阶级斗争高潮,把一切责任推给“阶级敌人的阴谋破坏”,斗一批关一批杀一批饥寒交迫的无辜平民。如1959年河南信阳饿死百万人事件发生后,毛伟人就指示这是“国民党残渣余孽和反革命分子对劳动人民的反攻倒算”。侥幸没饿死的五类分子等弱势群体因此雪上加霜。

   4、湖南高举毛主义旗帜已经很久了。今天的湖南官府横暴和百姓苦难几乎超过大中国的任何一个省份。那天临武城管当街打死瓜农,官府居然还调动两百名警察前去抢尸并打伤多人?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放屁的暴政吗?毛左不是常说毛主义能让人民当家做主吗?复辟毛主义的湖南咋成了今天这德性?

   湖南高举毛主义大旗,唱红折腾比薄督治下的重庆有过之而无不及。复辟毛主义终于取得伟大成就:前天官员强奸幼女;昨天城管当街用称砣打死瓜农;今天大规模强拆民居;刚才又以造谣名义把记者抓去剃光头在电视上向全国人民“坦白从宽”……毛主义不但没给小民带来梦想的官民平等,相反让小民提前体验北朝鲜的滋味。现在总该明白毛主义是“正经粮食”还是“毒食品”吧?

   听说今年要花大钱纪念伟大领袖诞辰120周年了,没条件搞免费医疗的湖南光建个毛雕像就撒了15亿。俄罗斯还原历史真相,把列宁斯大林钉上历史耻辱柱,结果迎来全民免费医疗和官员财产公示;我们把毛伟人再次送上神坛,举国上下一遍“老师强奸幼女,城管打死瓜农,官员疯狂竞赛贪贿淫乱……”的大好形势

   5、太监文人太有才了!当年毛伟人心情不好时说了句“天下大乱”,太监文人马上美滋滋吞下伟人吐过来的恶痰,傍证博引论证说领袖这话的意思是“乱了敌人生发了人民”,决定录入《毛主席语录》,让全国人民声嘶力竭高呼“天下大乱”。郭沫若赋诗“毛主席你就是我的亲爷爷”,不惜给地下的爷爷戴绿帽子,有才不?

   红朝文坛大佬郭沫若赋诗“毛主席你就是我的亲爷爷!”连毛伟人自己也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看这马屁拍的?我何时跟你奶奶浪漫了?于是乎把郭的两个儿子打为“反革命”批斗迫害。一个恐惧熬不过自杀;一个直接弄死。郭沫若的反应是继续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另加上“敬爱的江青同志”,太监就是这么练成的!

   6、刚才看到一篇文章《男子忏悔:文革期间母亲因被我举报遭枪决》?今天的年轻人要么坚决不相信要么认为那男子当年肯定是精神病。其实文革期间那样的男子比比皆是,很多人没送母亲上刑场不是没“想法”而找不到下手的“机会”。70年代中期童年熊飞骏就经常监督爷爷是否说了反动话,一直在找机会揭露暗藏在家里的“阶级斗争新动向”。如果爷爷真个说了反动话,我会兴高采烈上去举报。感谢仁慈的上天没有给我那样的机会!否则爷爷先走一步,我长大醒悟后也只有自杀谢罪一条路。

   7、昨天和一位中学老师谈时政,他老兄在发了一番劳骚后说我太偏激,在文革肯定会坐牢!我说如果回到文革你绝对够枪毙条件,因为你经常抱怨贪官多工资低物价高到处是毒食品,这是“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够枪毙一百次!老师说他是拥护毛主席的,毛不会杀他。我说文革时枪决的反革命除林昭外都拥护毛主席,临刑时多高呼“毛主席万岁!”

   小时候看枪毙“反革命分子”,先开公审大会,罪名都有“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这一条。然后是戴红袖章的干警把反革命押上汽车拖往刑场。当行刑人员拿枪向反革命描准时,那些反革命分子居然高呼“毛主席万岁”?没一个例外。幼小心灵当时挺纳闷:“恶毒攻击毛主席”的反革命分子临刑时为何高呼“毛主席万岁”啊?中国的政治真让人搞不懂?

   文革时期成千上万造反派以“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名押赴刑场枪决,其中高达90%以上的反革命分子在临刑前自发高呼“毛主席万岁!”行刑人员为了防止反革命分子喊拥毛口号,发明出了“割喉管、铁丝勒喉、嘴里塞竹筒、竹签穿下腭”等令受刑人发不出声的灭绝天良阴招。一个在临刑前自发高呼“毛主席万岁”的人,怎么可能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呢?

   8、每当看到小青年为毛中国叫好,绘声绘色渲染毛伟人两袖清风一心为民时,我就为这个民族感到透骨悲凉。年轻人不知道如果生长在毛中国,他们都犯了死罪,因为他们都抱怨过贪官毒食品地沟油和豆腐渣工程,这在毛中国是"恶毒攻击社会主义"的大罪,都够枪毙条件。那个时代听个外台都是“现行反革命”,不是坐牢就是枪毙;谈个恋爱婚前性关系则打为“坏分子”,不是群众大会批斗就是蹲大牢。他们平常的言论按毛中国标准都是死罪,例外不到百分之一。连绝大多数毛左的言论也比张志新反动百倍,都够枪毙割喉条件!

   毛左如果活在毛中国百分百都够枪毙条件,因为没哪一个毛左没发牢骚抱怨过贪官,毒食品,地沟油,不公平。这在毛中国是"恶毒攻击社会主义"!都是穷凶极恶的反革命分子,都是死罪!毛左确然狂热“拥护毛主席”,但“拥毛”在毛中国不是“免死牌”。毛中国枪毙的绝大多数反革命分子都拥毛,临刑前多高呼“毛主席万岁!”

   今天的年轻人若是生长在毛中国也很难过“要命的饥饿”那道关。毛中国不仅是三年大饥荒饿死人,其实每年都有很多平民死于饥寒,27年从未间断过。活下来的多数农民也是长年饥寒交煎,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顿饱饭,也难得趟开肚皮吃上一顿正经粮食,多数都是营养成份很低难以下咽的“代粮”。如果回到毛中国,小青年那娇嫩的肠胃根本不可能像农民父辈那样从野菜树皮等“代粮”中吸收到维持生命的营养,能活下去的概率不会太大。

   今年的年轻人常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童年时期的飞骏连理想也一样很骨感:那时很少吃饱过肚子,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顿正经粮食,难以忍受的饥饿如影随形。那时最羡慕的人是村头供销社售货员,每天早上居然能吃上白面馍,还要坐在大门口显摆,害得我们的小肚子火烧火燎。那时我的最高理想不是英雄科学家,而是当个能吃上白面馍的小店售货员,并且认定这理想比上火星还要艰难。

   公开毛真相!救救青年!

   9、邓公当年适逢公开毛真相让中国人走出毛魔咒的天赐良机。那时朝野多数都呼呼还原毛真想,可邓公出于一己之私,希望过把毛伟人的无限权力瘾,把毛泽东思想列入四项基本原则,导致毛幽灵死灰复燃,中国将面临大倒退回毛主义,重蹈二次文革大灾难的巨大风险。从对历史负责任态度来看邓公远不如前苏联的赫鲁晓夫。

   10、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期,我们小朋友肚子一边饿得咕咕叫,一边绘声绘色宣扬毛主席周总理的绝顶英明:因为大饥荒时期给苏修还债时,苏修居然想出用圆圈量苹果和给猪肉检疫的损招,结果合格率不到百分之一。为了显示中国的繁荣富强,我们把百分之九十九不合格的苹果猪肉全部倒掉;从没想过那时中国正在大批饿死人,那些倒掉的苹果猪肉要救多少人命啊?

   10、毛左说毛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毛的经济成就是:由建国之初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5 . 7 %变成了0 . 8 %!由50年代初GDP相当于日本3/2跌到70年代1/7!至于两弹一星,北朝鲜的金二金三比毛伟人玩得转,你能说金二金三伟大吗?说到水利工程,他远远比不上中国第一暴君隋炀帝,京杭大运河比毛伟人的那几个水库壮观百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