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孙丰文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论“无为而治”
   
   
   能“为”的是人。人用什么来“为”呢?用能力。而能力依附在生命内,是生命的构成。故而凡“为”就是主观的。但由认识论出发的“为”可能与规律相符,这种情况下的“为”便具有建设性,因为那在“为”的人也是客观世界的事物,也服从客观规律,所以由认识论获得的合于客观规律的“为”,就与生命实现相一致,不是人性外的强加,就不会因“为”而引发出本性外的,超越人性的意识。因为只要事物都有性质,只要性质都必有表现。有什么样的性质,就有什么样的表现。表现不可能超越到性质之外。人也是事物,因而也有性质,也有表现。人之做为客观世界的事物,已为大自然所严格地规定,不容商量地被赋予了性质,人的自主活动只能用来实现大自然所授予的性质,不能在这些性质之外另有表现。所以说----
   


   
   自然律所必然地造成的人的自主能力,只是用为对自然所授予的性质的实现,因而只能用为对客观规律的服从。自主能力之对于自然律,既不能改变,也不能超越。这就是“无为而治”的当有之义。
   
   
   ----任何自成形态的意识都只有冲着人类本性才成为必要,才有可能。因为能发生意识的只有人,从人的立场出发的意识其不同是由被意识的对象所引起。比如:相遭遇的是山,只能意识为山;相遭遇的是水,只能意识为水。这两个意识结果的不同,不是因为意识者,而是被意识的对象本就不同。意识形态的不同是发生在意识出发点上,因意识以人为出发,不同形态的意识是因采取了一个有别于人性的立场,即使对同一个对象,意识的结果也有明显的不同。从人出发,皇帝穿没穿新衣那是一目了然的,意识结果绝不会有差别。但若把见没见到新衣当成检验智慧的标准,凡有了人生阅历的人的意识之果都是皇帝穿了最名牌、最酷的新衣,只有毫无阅历的幼儿园的小娃娃才会减出:“习大大什么都没穿,他光着屁股!”所以天真=自然。“有为”=故意雕饰。“无为而治”就是天然去雕饰。从人的立场来看,苏共完蛋是历史的自然进程,从救党的立场来看,就是“无一人是男儿”。结论是“无为而治”就是只要不用特殊的原则重新塑造人,任着人的自然之性自由地去实现,社会就必然生动活泼,气象万千。任何意识形态的倡导都必然导致对人性的对抗,都犯反人类罪。都必造成人性的异化,导致到人与人的仇恨与残害。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政治无不造成灾难,难道这不是共产主义运动史的最重要遗产?
   
   
   
   “无为而治”说的是,社会治理只应顺应自然,不可主观臆造。就是说,人虽然在后天里习得了自主能力,但自主能力不能应用到自然的许可之外,因为能自主的人依然还是自然事实,是自然事实就被自然所规律,就还处在自然律的势力下,还是他律之物。自律只不过是他律的一种特别的形式。在人的自觉里所感觉到的“自主”,不过是做为物质的人,因服从自然律而进化出的机能。从机能的角度来说人从此能够经验了,因而能够自主了。但把人依然做为客观物质来看,这个能自主的能力也只是自然律规定的结果,从而就是他律的一种表现。因能力自身不是独立的,所以人的自主只是被自身能力经验为自主,经验为能动,但这种自主和能动也还是自然力的规定,人还是他律之物。归根结蒂,人永远都是自然势力之下的物种。只能严格地服从自然规律,任何对自然规律的超越或歪曲,都必将引发出相异于人性的特殊形态的意识。
   
   
   这就是我们的祖先所以提出并强调“无为而治”的原因。远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祖先就认识到:在经验上自觉到的自律,因感知到一切行为都是自主的发生的,却未考察“能够行为”这个能力却不是自觉的,而是必然的,是受动而有的。由于没有这一追踪,就误认为人是绝对自由自主的,便不自觉地只靠自由自主去提出理念,设计制度。结果就超越出自然势力的限度,在自已的属性之外设计人类生存的原则,用为对人的重新塑造。结果就把自已捆缚起来了。对“无为而治”的推崇,几乎于春秋战国时期所有有势的学派。祖先告诫人们:万不可在自然的赋予之外臆造制度,因为我们始终处在自然规律之下。不能凭着臆想设计有违于自然规律的原则和制度。
   
   
   而“无为而治”所说就是:社会理念只应保证人去顺应自然,即让国民自由自主地照自己的意志去实现自身存在,体现价值。提出“无为”原理的是孔子,《论语.卫灵公》:“子曰:无为而治者,其为舜与?夫何为哉?恭己南面而已矣”。而老子在他的《道德经》里做了更透彻的发挥,他的教导是:“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只有这样----让人亨有充分的自由,社会才能得到最理想的治理。“无为”也就成了人的内修的一种境界,即人只有去顺应万物,才能致顺和,顺和不是压服,屈服的方法所能取得。顺什么呢?顺客观规律呀!因为人就是客规律的造物,当然就始终处在客观规律的怀抱,所以不能设想客观规律的造物,能在客观规律之外有所服从。“无为而治”就是:在人的存在里已经先天地包含了它的存在所必须服从的原则,不需要人为地重去设计,只要让国民享有充分的自由,自由不过就是生命的天然性质的必然表现,性质与表现的一致就是社会的安定与顺和。所以“无为而治”就是:人是自然之物,自然之物不能不自然。
   
   
   只要自已向自己发问:共产主义是人设计的呢,还是自然形成的?你立刻就会理解,为什么共产党政权下的意识都有形态性。(有人说自然意义的人的意识也有形式,因而也有形态性。)那么,我采纳他们的这一强调,承认“自然意义的人的意识也有形态性”,可共产主义制度下的人与非共产制度下的人是同一个属性,从纯粹的人的角度来说,同一种性质的物质的表现不可能有形态上的不同,共产主义世界的意识具有的形态性不同于自然意义的人的意识,这种不同是由于特殊的社会理念或制度所造成,它的不同不是因为人,而是因为被强加了一种根本不存在的虚无的理念。即使是同一个人,给你一支枪要你到天安门前去射杀手无寸铁的民众,你能干吗?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当屠夫说: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党在看着你!你就是心底不愿,也找不出拒绝的正当理由。因为“党组织”就是玉来佛戴在孙大圣关上的金箍咒,让人失去了自我。
   
   
   所以“无为而治”就是不给人戴金箍咒的治理理念、政治制度。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就是给人载上金箍咒的统治理念、政治制度。所以我们的郑重告诫是:中国的问题不是改革所能克服,而是共产主义之做为文化是天然非法的,文化上的非法,是比共产党的建立还要早,除非你不采纳它,无论你在什么时间因为什么而采纳它,它都非法。你怎么政改,它也还是非法,只有彻底地废止一切人为的意识形态,社会的治理才有可能。废止人为的意识形态,就是废止共产主义文化,一旦废止了共产文化,人就回归到自己的本位,自然之物就只服从自然。要废止人为的意识形态,是以消灭共产党为前在条件的。只要废止了人为的意识形态,即便是最棘手的民族问题也能找到出路。
(2013/1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