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孙丰文集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不存在“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1)由“教”而能致“育”的是“明德”,并不存在什么爱国主义教育!
·中共官媒终于承认:原来中共才是真正的暴徒!
·哲学是建立假定而非事实上的
·哪有“不喊抓贼”的贼?哪有什么港毒、汉奸、叛国贼?
·香港问题的解 - 学着烹小鲜,别再治大国,就一切都OK!
·亡党又不是亡国有什么想不通?国不是私人,也不是集团的!
·香港之争的本质:是自然的人性与恶政间的矛盾
·“对话比对抗好”是割舍了对话前那导致出“对抗的”原因的“好”
·习近平、韩正、张晓明……应问的是:那块浸满千万同胞鲜血的破红布不该扔到
·拨“香港乱象十因”,返归“整体不能从部分里通过”这个先天之“正”!
·“爱国”不能孤立发生,它以所受的剌激为先在条件
·敦促习近平下台书
·习须回答他的“伟大斗争”是以什么为成立前提的?
·包子皇帝的“发扬和增强斗争”,所增的只是“强度”,不是合法!
·“亡党在即,不是来自香港!也不来自“反送中”!
·孙维邦批判孙维邦自己的帖子(1)
·皇帝传给青年干部的“斗争”,相当于溥义不明“包子馅怎么会进到包子里”
·不明“斗争”反映的是什么,就不知“斗争”须经限制才合法。
·难道“新疆纯属中国内政”,就不是“人类的类政”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俞正声发声称:“中国人民选择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中共长期斗争实践的结果,而幻想引进其他什么主义,都是毫无前途的,是必然失败的”。
   俞正声强调:“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长期不变的任务,任何其他什么主义都代替不了它,坚持社会主义,就要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以及制度自信。改革开放前后两个时期中共领导人民取得的社会主义建设成就都是伟大的和应该被铭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的根本方向,离开中国的实际幻想另外去傍什么别的主义、别的模式,是注定没有希望、没有前途。中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也有能力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社会主义到底有多好?俞正声关上你那臭嘴,听听习近平是咋说吧:“党政、国家机关部门高级干部‘裸官’情况,直系亲属在外国持双重国籍;配偶、亲属经商和占据国企高级管理层享受超级待遇;‘三公’(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旅游)挥霍情况,已形成三大特色和三大民怨、民怒、民愤”。
   


   社会主义好就好在习近平所说“……亡党亡国的三大祸端”上,好在“政治危机、政局稳定危机、民心党心危机、国家前途危机……”上。难道不是这样吗?
   社会主义这么好,俞正声他爹黄敬(俞启威)干么要自杀?社会主义这么好,他哥俞强声干嘛要叛逃?你意为就你俞正声会放这道屁?没逃前的俞强声不也天天放吗??没捕前的刘志军不是也会放吗?没捕前的王立军、薄熙来不是放的更响更玲琍尽致吗?陈良宇、周永康、徐才厚们不是也放吗?……共产党里被抓了的和外逃了的,还有那裸着当官的,有哪一个不喊社会主义好?哪一个不拿社会主义好喊破嗓子?有哪一个不对社会主义信誓旦旦?为建设社会主义又有哪一个高官不誓言“上刀山,下火海”矢志不移?试问共产党里那怕有一个关心社会的人吗?有一个把社会当盘菜的人吗?有哪一个不向往他们深仇到不共载天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的?邓小平的、江泽民的后辈为什么要到做资本主义的国民?他们的自信哪里去了?
   ;
   
   社会主义要真好,还须一天到晚把屁挂嘴上呱、呱、呱地恬噪吗?
   
   数、理、化……只要教上一遍,就是拿枪命令你忘,你也忘不了!何哉?因为它们的结果唯一,它们真!哥白尼、伽里略、牛顿的发现不喊坚持,也不喊自信,更不喊东方西方,更不须喊干涉内政,可就是一经教授终生不忘,何哉?其理唯一,其理为真也!所以一切怕忘,一切怕人不信的东西统统是谎话鬼话,是强盗骗人用的!
   心理科学告诉人们:凡需要恬噪的都是因为已经糟透了的,已经患了绝症的,已经没了指望的。就像呼吸、吃饭、喝水都是必须的,不需去喳呼,人人都时时在呼吸,天天在吃饭在喝水,不需任何党任何人来喊,永远设有人能忘记,只有那些一时不喊叫,一时不把枪顶到后脑勺上逼着你坚持,逼着你自信的东西,才一不喊叫,一不逼迫你立马就忘,立马就无影无踪,才需时时喳呼,一刻也不放松地拿枪口顶住国民脑门逼着你“不要忘记”逼着你“坚持自信”。凡真的好的东西都不需虚张声势,不需强买强卖,酒香还怕巷子深?纯金还怕火来炼吗?
   所以一切在那里喊叫“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长期不变的任务”的人心里都明白:社会主义就是那:“煮豆然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主义 !因为他们知道人民不愿相煎,才要用暴力逼着人们不得放弃相煎政策。因他们明白,社会主义就是人相煎,兄弟相残主义,别说长期坚持,就是一分一秒人们也不愿接受,他们才用警和兵逼着人们“长期不变”。要不逼着,那是立马就变的。
   
   正因他们心里明白:普世价值是老天爷的赋予,是一经接触就根深叶茂的,所以他们才喊“任何其他什么主义都代替不了社会主义”,因他一不喊立马就被代替。就因他们知道“社会主义不是道路,而是绝路”,“马克思主义不是人理,而是强道理”,他们才要时时咸叫“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以及制度自信”,若真自信,还用喊吗?孔子有自信,所以他才“述而不作”,他知他的思想合于人之性,不需特别的强调,也必传之千古。只有那些明知自己的“理论”是垃圾,自已的道路是残害国民的,自己的制度是违反规律逆天而行的罪恶,才必须用“坚持”,用“自信”来要挟和威逼!
   若司马相如与卓文君那样两情相悦还用逼婚吗?只有高衙内那样的单厢有情才需去那林太太!这社会主义与中国人民的关彩就是一那高衙内爱上林太太的逼婚。俞正声纯是一个专放屁的东东!
   

此文于2013年11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