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孙丰文集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不存在“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1)由“教”而能致“育”的是“明德”,并不存在什么爱国主义教育!
·中共官媒终于承认:原来中共才是真正的暴徒!
·哲学是建立假定而非事实上的
·哪有“不喊抓贼”的贼?哪有什么港毒、汉奸、叛国贼?
·香港问题的解 - 学着烹小鲜,别再治大国,就一切都OK!
·亡党又不是亡国有什么想不通?国不是私人,也不是集团的!
·香港之争的本质:是自然的人性与恶政间的矛盾
·“对话比对抗好”是割舍了对话前那导致出“对抗的”原因的“好”
·习近平、韩正、张晓明……应问的是:那块浸满千万同胞鲜血的破红布不该扔到
·拨“香港乱象十因”,返归“整体不能从部分里通过”这个先天之“正”!
·“爱国”不能孤立发生,它以所受的剌激为先在条件
·敦促习近平下台书
·习须回答他的“伟大斗争”是以什么为成立前提的?
·包子皇帝的“发扬和增强斗争”,所增的只是“强度”,不是合法!
·“亡党在即,不是来自香港!也不来自“反送中”!
·孙维邦批判孙维邦自己的帖子(1)
·皇帝传给青年干部的“斗争”,相当于溥义不明“包子馅怎么会进到包子里”
·不明“斗争”反映的是什么,就不知“斗争”须经限制才合法。
·难道“新疆纯属中国内政”,就不是“人类的类政”了吗?
·萧墙之祸,是共产主义做为制度的内在功能!
·党性所伦的是党理。人所伦的只能是人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习近平指责西方媒体戴有色眼镜看中共,「好事也往坏处引」,攻击中共的体制制度,老拿中国经济、食品、人权、治安、贪污腐败「借题发挥,小题大做」;他反问党媒「我们为甚么要对他们客气留情?」、「必须要平衡,要他们来平衡是不可能的,得我们自己做!」
   


   还说:敌对势力“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就是要否定我们党的重大历史贡献,放大我们党在实践探索中的失误和挫折,把中国共产党妖魔化,进而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他们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就是要否定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性质,夸大改革开放中出现的困难、矛盾和问题,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妖魔化,进而动摇中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我说习近平也太谦虚了,这共产党岂是任什么力量所能妖魔化得了的吗?它本身所达到的妖魔化水平可已是空了前绝了后的,从三皇五帝到如今,哪有比共产党更妖更魔的力量?林副主席说了:毛主席这样的天才,是几百年才出一个的,所以要妖魔化了共产党,那必须得比共产党更妖、更魔,要不,它即使去妖魔化共产党,也只能被共产党翻转过来妖魔化了它,它却绝无力量去妖魔化共产党。就说这胡锦涛、习近平等吧,若不被共产文化所妖所魔化,只做常人,他两个人都不至于去杀人放火,寻衅滋事耍无赖。可现在的他们却都不是一般的无赖所能比,为恶的能量大着去了!连空气都有毒,都雾霾了半个中国了,要不是妖魔鬼怪谁有这么大的法术?
   
   
   故而可以裁定说:能「妖魔」共产党的力量还末出生,而且永不能出生了!因人类史上最腐朽最残暴的共产主义文化,一旦在中国被扫进垃圾,罪恶文化的再生就不可能了,人类文明不可能允许共产党一类妖魔的再生。所以世界上不可能有比共产更妖更魔的力量了。
   
   
   在习近平的这些胡说里,几乎都暗含着一个心理前因,他与他的妖魔党只顾着藏头却忘了掩尾。不管他指责什么西方或是南方、北方媒体来妖魔他们,都潜含着一种自认:首先是他们自己的心里已有了自已就是妖魔的肯定,而后才有对被妖魔化的恐惧。所以可以说共产党高层几乎没有不把共产党认成妖魔的----
   
   老毛多次自比秦始皇。在与他的女友陈××玩耍、调笑时直接就说“我就是秦始皇”。邓小平于1980年10月会见美籍华人朱传矩时一见面就说:“朱先生啊,你看这怎么好啊,我们共产党对人民犯了罪啊!对不起人民啊!共产党怎么办才能挽回呀……”。而在1989年春夏,中国出现了政治上强烈动荡的局势。身为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让原本不想出国的儿子江绵恒,在境外大公司的资助下紧急去美国"留学"。江绵恒对周围最亲近的人说,他出国是江泽民怕共产党下台,为自己留的一条后路。朱镕基说中国什么都不缺,就说陈胜和吴广。胡锦涛向他的党说:人民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习近平说的“亡党亡国的三大祸端”……难道共产党高层还有一人能不把共产党看成妖魔的吗!难道共产党不是鬼魊魉魉吗?!难道共产党还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吊睛白额大虫吗?
   
   正因为包括习仲勋老人在内的共产党上层都在心底已真心诚意地把自已的党看成了狼群贼窝,已形成了“我们党就是贼窝”这样的心照不喧,才特别敏感于被批评,才把一切好心的批评统统当成对他们的“妖魔化”。说穿了,习梦死说的“放大我们党在实践探索中的失误和挫折,把中国共产党妖魔化”,其实正是弗浴伊德的潜意识理论。是以自己首先有了自已就是“妖魔”这个自我评价为心理前提才可能的。就是这个习半昏也只是说敌对势力只“放大”了他们的失误与挫折,那失误与挫折总还是他们自己犯下的罪恶吧?他这话不是倒打一耙又是什么?习近平那廝党得了艾滋病,却非说这是医生对他党的载脏陷害!怪哉!
   
   
   我声明:我的这一叙述并不是哲学,而是科学心理学。是被学界公认了的科学公言。
   
   
   照着我们山东老乡的教导:共产党若是君子,肯定就不知别人是否在对它妖魔化,因为君子是坦坦荡呀。研究别人是否对自己妖魔化,这属于“常窃窃”。不问这习近平说的妖魔化出自什么心理,他已是常窃窃是毫无疑问的了。他和他的党就是妖魔!这也是全世界包括习爹习娘习爷爷习奶奶(如果能起死回生的话)也包括他本人都公认的了。
(2013/1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