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苏明张健评论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最近,有网民把习近平称作是习阿斗。据说习近平曾经也说过不想做末代皇帝。这就是他自己也明白,共党这个政权已经到了末世了,但是他还是接了末世的这个班。且无论他是主动的,还是被强迫的,这个末代皇帝他是做定了。所以把他叫做习胡亥、或者是习溥仪都可以。

   

   任何一个朝代或者是政权的末世,必然就是个乱世,特征是非常明显的:首先就是政治腐败、贪官污吏横行;接下来的就是民愤激昂、朝野尖锐对;经济倒未必是崩溃,但朝廷财政严重的入不敷出,用数不清的苛捐杂税、横征暴敛民众;朝廷内部由于争夺利益,早已经形成了众多的利益团伙,为了争权夺利互相之间打的你死我活;政权的合法性丧失,统治能力迅速消弱;然后就是全民的大起义、大革命,政权交替。

   

   这种末世的演绎过程,在中国的历史中出现过几十次。虽说中国的历史是重复的历史,并没有出现新思潮而推动政治进步和文明。经过了起义、革命的壮举,人民所得到的不过就是一段休养生息的时间。然后就又是谋生艰难。到了民不聊生,再到民愤激昂,于是就又再次的重复起义、革命、政权交替的这个圈子。

   

   现在我们说共党到了末世,中国大陆是个乱世,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政治腐败、官吏流氓化那是有目共睹的;生态毁坏、资源枯竭、污染严重也是人人都能感受到的;经济崩溃、债台高筑、新钞票泛滥、物价暴涨、高失业率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再说到假冒伪劣的商品,无时无刻不在害人,应该也不会有人反对这个说法。民穷,内需拉不动,即便能拉动,也不会有人愿意把钱去花在买假冒伪劣毒的商品上。

   

   至于外贸方面,外国人也不会傻到去争着抢购连中国人都不买的商品。这一切都是在共党领导下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换句话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共党们在自毁长城,自己在拆自己的台,自己在颠覆着自己的这个政权。民众的反党情绪和所谓的国际上的反华势力都是共党逼出来的。种种反共组织的出现和不断壮大,其实是托共党的福,没有共党的倒行逆施,就不会有今天的反共思潮和反共的行动。

   

   面对着这一大堆的实际问题,习、李们提不出任何的解决办法。而且在所有的讲话中避开,甚至只字不提这些实际问题。所有的讲话的内容都是保党、保政权。共党和他的这个政权都已经烂透了,也黑暗透了,怎么保呢?也确实是个头痛的大问题。

   

   在今年的1月份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提出了要及时处置不合格的党员们。看起来,刘云山根据习近平的这个说法确实做了许多调查和安排。到了三月份,刘云山说,党员的总数是8,340万,不合格的占了70%,约5,810多万,同时还要开除415万的党员。整个这项工作要用两年的时间完成。

   

   接下来刘云山又说,“处置不合格党员退出机制的工作任务十分艰巨,压力十分沉重,过程十分棘手,主要原因是党内利益集团会有较大的抗拒和抵制的情绪。党内的领导层也是未战就已经先产生了各种畏惧的心态,担忧引火烧身。社会民众对党内能不能按既定目标完成有关工作,有相当高的比例是持观望态度或悲观情绪。”

   

   刘云山的这段话,还算是知彼知己。要处置5,800多万的不合格,还要开除400多万,用剩下的2,000多万所谓的合格的去清除不合格的。领导有畏惧的心态那就是正常的。但并不是畏惧合格的能否战胜不合格的,而是畏惧引火烧身,这才是领导层的最真正的畏惧心态。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领导层们自身不正,更提不到两袖清风,所以才怕引火烧身。以此类推,既然领导层都自身不正,那么,那30%所谓的合格党员们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社会民众才持观望的态度,但绝对不会有悲观的情绪,因为社会民众认为共党早就应该被打倒。

   

   香港的媒体近日还报导了一则共党的内幕消息。消息说,共党情报机构的情报人员共分为五种人,分别是朋友、信息员、联络员、秘密干部和派出干部。其中以朋友身份为共党提供情报的人不下300万,每年开支不少于100亿元;信息员不少于100万人,全年开支不少于300亿美元。后三种人应该是体制内的情报间谍们,估计是级别越高,人数越少,但开支却是更庞大。

   

   这前两种人是做事就是要拿钱的,无所谓朋友或者是敌人。有奶就是娘。共党不给钱,他们可以去给钱的地方告密。如果共党把这几百万人当作是朋友或者是支持者的话,那就是共党瞎了眼。所以在谈到处置不合格党员的工作,看起来至今也是毫无动静,也就说明了清党、整党不过就是个口号而已,喊上一阵也就过去了。所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既然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无论如何也要做点什么事。党是整不了了,那就去整人民。

   

   前不久,中央办公厅印发的九号文件,题目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指出意识形态领域存在着七个问题,其实就是近日对高等院校口头传达的七个不准讲的内容。文件的全文并没有公开发表。

   

   前几天,一些省市报导了组织党政机关学习通报的内容。当地的媒体报导说,“通过学习通知,干部们认识到中央对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七个方面的突出问题,分析深刻、态度坚定。要求干部们充分认识西方宣扬的观点理论的危害性,充分认识大力宣传中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重要性。要始终保持理论上的清醒,政治上坚定,加强宣传文化阵地的管理,从源头截断错误思潮和言论的传播渠道。”

   

   到了5月16日,吊诡的是,报导这类会议消息的各地官方网站上,已经删除了相关的报道。鲍彤先生对此事的评论是:“搞得这样躲躲闪闪、偷偷摸摸干什么?既然有了这样的一个命令,为何不向全世界宣布?为何新华社不发通稿?为何人民日报不刊登?为何电视台不播出?如果这个事是真的,就告诉大家是真的。”他还说:“一会这个讲,一会那个不准讲;一会是五个,一会是七个或几个的,谁记得住呢?干脆宣布中国的宪法是一堆草纸,应该扔到垃圾堆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号取错了,应该改掉,变成中华亡国。”

   

   就在这两三天里,有人在网上断断续续地披露了一些这个九号文件的零星内容:例如文件中批评,宣扬普世价值的核心目的就是排除党的领导、逼党让位;批评公民社会的目的是,在基层党组织之外建立新的政治势力;新自由主义的理念则是反对国家进行宏观调控;西方的新闻观念是反对党一贯坚持的喉舌论,要摆脱党对媒体的领导,搞苏联当初改革时推行的公开化。用搞乱舆论来搞乱党,搞乱社会。

   

   文件中还批判历史的虚无主义,认为是针对共党领导下的历史错误问题。是否认了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实,是极力贬损和攻击毛泽东和他的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目地是消弱甚至推翻共党领导的合法性。

   

   文件中还提到了种种对于改革现状持批评观点的人,是歪曲了改革。认为改革中出现了官僚资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或者认为是改革不彻底,只有进行政治改革才能完善经济改革,等等,这些都是错误的观点。

   

   《光明日报》5月中旬又报导说,习近平近日在一次讲话中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他还说,“如果当时否定了毛泽东,我们党还站得住吗?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

   

   习近平上台也半年了,估计期盼着习近平当改革派的人也逐渐的绝望了。上台伊始的反腐败,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豪言壮语,已经是烟消云散了;精简机构和人员,以及清党整党等等,不过就是务虚,说说而已。他没有能力把中国社会拉回到毛时期,但所说的与所想的仍旧是以毛泽东的所为为典范。就如同十年前的胡锦涛,上台不久,就提倡向朝鲜和古巴学习是一样的,改革的迹象丝毫没有。

   

   习近平如此,李克强也不例外。5月14日以国务院的名义发表了个2012年人权白皮书,其中提到,在司法领域里,人权的保障取得了新进展;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得到了切实的保障;政府已经切实的保障了公民的知情权和表达权;妇女和儿童的权利和社会福利均获得了进步;生态环境方面也有了可喜的改善。

   

   在这里我们仅仅抄写下这几句话,就足以使中国民众愤怒不已了。实际现状如何,李克强不能说不知道,但说出的话全是形式一派大好的话。骗民众已经是不可能了,也只好骗骗党和骗自己了。接着中宣部又发文件,要求媒体和网络删除有关干部子女出任领导职务的报导。

   

   这就是鲍彤先生评论中所说的,“中国虽然有新闻,但新闻在中国是没有自由的。因为权贵资产的秘密是绝对不可泄露的,中国将永远成为冤、假、错案的流水生产线,因为司法不许独立。中国共产党是神,因为他的错误,即使是历史上的错误也是受现政权保护而神圣不可讨论的。”

   

   近日和一位朋友聚会,聊天中谈到了人文方面的一些问题,其中谈到,人在手中有了一点点权力,或者是口袋中有了几个钱之后,就一定要去做奴隶主、独裁者和暴君吗?可是当他身处没有人的地方的时候,他的权力又能有什么作用呢?再者,当一个拥有大笔金钱的人,去到了一个家家有私产的自由民中间,他的金钱还能起到去奴役人和教人的目的吗?

   

   当权与钱都失去了用武之地的时候,钱权者们为了生存,也只好仍然去做一个普通的劳动者了。在他们或许认为这是耻辱,但是在自由人的眼里,认为这是极正常的人类行为。劳动者在共党的眼里,为什么会被看作是贱民、是奴隶?可是,这些被共党当作贱民和奴隶的劳动者们却都是自由民。同时在他们降生于人世的时候,就带着上天赋予他们的权利。他们是顶天立地的人,为什么权贵们会认为,劳动者们就应该拜服在钱和权之下呢?

   

   古希腊文化之所以被称作是文明,就是因为古希腊的文明产生了人文科学,人文科学产生了自由主义思潮。这一学科和思潮的产生,在当时的希腊社会,是由自由民与奴隶同时存在的时期。权贵们在奴役着奴隶们,而自由民们却是无意去效仿权贵们。他们不打算去争取地位和金钱,然后去奴役奴隶们。自由民们看到的是社会的不公正和人性中的恶的一面,于是自然而然的产生了第一个思想意识,那就是我不愿意被别人奴役。

   

   不愿意被别人奴役的理由和原因,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被奴役的人没有自由、没有权利的悲惨状况。基于人性中的良知,于是就产生了第二个思想意识:那就是,我不会去奴役别人。这是基于人人生而平等、自由的意识。这种意识使自由民们不会拜倒在钱权的脚下。这第二个意识促成了自由民们的一次思想飞跃,形成了一个长达2,500多年,至今仍然是行之有效的人文思想。这就是我也不允许有奴役人的制度存在的自由主义思想。

   

   这就是共党在九号文件中提到的新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就是自由主义,没有新与旧之说,加上一个新字,无非是妄图篡改贬损自由主义的定义。孙中山先生的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两次被共党加上个新字去篡改。一次是毛泽东的新三民主义,内容是联俄、容共、辅助工农;第二次是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内容是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心为民所系。词句挺漂亮,但是实际上是以权谋私、与民抢利屠杀各族人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