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打铁还需自身硬]
苏明张健评论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铁还需自身硬

本人爱读书,但是读书不求其解是个大问题。好在本人已进入了耳顺之年,无意于再有什么作为了。只要求自己在听了共党的宣传后,不再上当受骗,也就心满意足了。

   从明清到民国,不仅是读书的仕子,即便是从事农工商的广大百姓也都知道,欲知天下事,须读古人书。但在古人的书里,却没有左中右三条路线的斗争,《二十四史》中也没有提到。可是中国人却是一会反左,一会反右地折腾了60多年,到头来都是为共党做嫁衣裳。共党里的左中右都发了财、致了富,中国人却仍然是穷老百姓。

   历朝历代的朝廷,对各行各业各阶层的老百姓的利益,都是尽力做到一碗水端平,不偏不倚,利益均沾。朝廷上没有路线斗争,只是走儒家的“左之,右之,无不宜之”的中庸之道。而历史也证明,只要偏离了中庸之道,不是天下大乱,就是改朝换代。

   在人的意识里,从来就有激进和保守,更有安于现状的。如果把这叫做左中右的话,共党们就是左派。共党们的左中右是共党站在了左倾的立场上,再去划分的。毛泽东是左派里的右派,可以称做极左分子。党里时常要表决心,还要重新战队。表决心是说实话,但是站错了队的可就身家性命不保了。

   党徒们都明白这一点,于是宁左勿右,成了党徒们的共识。改革开放,似乎是走右派路线,这是为了自救而不得不如此。人们还没有来得及欢呼出来,邓小平们就搞大屠杀,江泽民们就镇压法轮功,胡锦涛们就屠杀汉人、藏人、维吾尔人。在共党的眼里,这些都不是犯罪,而是被称作左倾思潮。

   薄熙来搞唱红打黑,被称做是左。胡温没有去帮着唱,并不等于胡温们反左,因为它们不左,它们就上不了这个位置上。薄熙来左,完全符和了党的路线。它的倒台,不过是团伙之争中抛出的一个妥协的牺牲品。这和胡锦涛满腹含冤的下台,完全是同样的情形。

   共党的左侧思潮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呢?古书中却是没有提到过共党极权下的产物,还是要读当代人写的书才能明白。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在八十年代中,写出一部题为“历史的潮流”的书,对左倾思潮进行了揭露和清算。书中写道:“当前左倾思潮的人格体现者,是中国历史上最卑劣的人格的集大成者。他们有弄权宦官的变态的凶残,他们有奸细的阴险狡诈,他们有佞臣的无耻下贱。他们面善心恶,他们口蜜而腹剑,他们的人格是对人的形象的羞辱。”

   看完这段文字,联想到前不久黄埔江上漂浮的一万多头死猪,共党官方的解释是:由于加大了打击把死猪做出食品出售的不法商人的力度,于是养猪专业户才把死猪扔到江里。对于这个解释,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在共党加大打击不法商人之前的60多年里,中国人一直是吃着死猪肉的。

   由于习李的新政,中国人终于不用吃死猪肉了,于是死猪都被扔进江里去了。这是共党的丰功伟绩。人们不吃死猪肉了,却要喝死猪泡过的水。那么中国人究竟是应该上街喊“共党万岁”,还是喊“打倒共党”呢?

   做出这种解释的人的人格,难道不是对人的形象的羞辱吗?究竟左倾思潮的理论是什么,共党自己也说不清。人类出现了哲学和哲学理论,也已经两个五百多年了。从来没有一种理论去论证杀人,而且还永远正确。

   胡锦涛的双手沾满了各族人民的鲜血,居然还可以做上两任,最后还圆满的卸任。嘴上说的是退休后不再插手政务,可实际上又给继任者划出个“不退回僵化的老路,也不许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框框。

   胡锦涛犯下了屠杀人民罪,难道温家宝清白吗?共党口口声声说是集体领导。就像那场十年半的文化革命,毛泽东提议,没有周恩来、邓小平们的举手同意,那场文革是搞不起来的。只是在运动中,当他们也倒了霉时,他们才喊冤叫屈。如果说胡锦涛有弄权宦官的变态凶残,温家宝就有奸细的阴险狡诈。

   世界在前进,人类在进步,中国不能总是生活在希望的睡梦中。胡温折腾了十年,让中国人失望了,于是又把希望寄托在习李的身上。中国的何去何从,究竟谁说了算?虽然说毛邓江胡们都是炎黄子孙,但是炎黄子孙中从来都有败类和人渣子。共党这个团伙难道不是吗?

   共党的党徒们,如果人民对国家没有犯下罪行,是不可能得到提拔的。罪孽深重的党徒们才能提拔到高位上。习李都做过地方官。每当当地的人民走上街头抗暴维权的时候,必然遭到军警的镇压和抓捕。那么这两个人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对人民的镇压,是党性的表现;镇压得越凶残,党性就越强,提拔得就越高。对这种人寄予希望的人,早晚是会得神经病的。

   五个砖头国在非洲开会,习近平不但送去了两百亿美元的大礼,还在会上表示要帮助非洲国家培养人材,以促进经济发展。这话听上去,很是有点大国的味道。但是事情怕来回想。共党在中国大陆培养的人材又在哪里呢?一个人口大国,60多年,不但没有获得过诺贝尔科学奖,甚至连一个自主科技产品都没有。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自己都没有人材,却要谈什么替人家培养人材。况且在这几块砖头中,南非、巴西、印度崇尚普世价值,实行的是宪政民主;俄国的民主在倒退,但至少普京是全民人手一票选出来的。

   经受过共党极权血腥统治的俄国人民,是不会同意再退回到独裁专制的政治制度上去的。人与人的交往,是基于共同的人生观,也就是志同道合。没有人愿意和土匪流氓交朋友的。国家之间的交往也一样:共同的价值理念,就能够成为志同道合的友好关系。显然,在这五块砖头国中,共党政权是个另类。

   共党从来恨西方,恨的就是民主、人权、自由和平等的价值观。可惜的是,接近三分之一的国家接受了普世价值,这就逼迫得共党不得不一边花大钱收买,一边假充斯文地与这些国家来往。可是,民主制度下的教育是培养人材的,而共党制度下的教育只能生产出不知人之为何物的统一产品。

   中国大陆的经济已然崩溃了,目前面对的是八大危机的爆发。但是每年600万从共党大学里毕业的人们,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公开地说出来,问题是出在了哪里?如何去解决它?所谓的从量变到质变的说法,显然不适于共党体制的大学生们。量变是事实,而质变却是越变越低下。

   30年前的大学生们,至少还有一批人敢于站出来,为国家的前途、人民的命运大声疾呼,成为了自由主义者。现时的大学生们,成为了共党所需要的孤陋寡闻的利己主义者。

   在上个世纪的前半叶,美国的哈佛、耶鲁,英国的剑桥、牛津,曾为中国培养出了相当的一批人才。1949年以后,凡是留在了中国大陆的人才,基本上都死于反右和文革。共党只需要奴才,不需要人才。这就好像共党在海外办了400多所孔子学院,所教授的课程,不过教授包饺子和扭秧歌。至于《四书》、《五经》,恐怕连教师们也不知道哪是四书?那些是五经?

   《纽约时报》最近登载了一篇华盛顿大学的文章,题目是:“不再爱中国”。文章中说,“中国大陆为了提升自身的国际形象,投入了几十亿美元的巨资,搞大外宣,但是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中国大陆在全球的声誉不断地恶化。在过去的十年来,欧洲公众对中国的评价是全球最负面的。但如今,美国和亚洲对中国的负面评价已经赶上了欧洲。”

   文章又说,“就是在有特殊关系的中俄之间,也出现了隔阂加重的迹象。从表面上看,两国在世界观和利益上相当一致,但暗地里,历史上的猜疑仍挥之不去;贸易摩擦不断增多。两国在中亚的战略竞争日益激烈。”

   在中东地区和阿拉伯国家,北京政权支持叙利亚和伊朗政权,同时迫害本国西北地区的穆斯林民族的做法,使中国形象受损。文章中分析:“中国大陆同非洲的关系,总体上不坏,但其在非洲的形象,过去三年出现恶化。原因是中国大陆对石油和其他原材料的大量攫取,以及对一些不受欢迎政权的支持。在拉丁美洲,也是由于同样的原因,中国大陆的形象正在变糟。而在亚洲,中国大陆不断增长的军费,和围绕海洋主权争端,导致中国大陆与其亚洲邻国的关系日趋紧张,许多周边国家对中国大陆的疑虑加深。”

   至于中国大陆最关注的同美国的关系,文章说,“中美关系一直存在着问题,双方之间既有密切的相互依赖,时常进行的合作,也有日益激烈的竞争和不断加深的不信任。尤其最近几周,中国大陆空前的网络黑客行为,已经成为了中美关系的首要议题。而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更是西方长期关注的焦点。”

   这篇文章显然是经过了方方面面的详细调查后才写出来的。其实,一个只是妄图残喘的政权,却是从来不懂得善待自己的国民,当然其国际形象好不了于是也不会有朋友,更提不到什么战略伙伴关系了。

   共党的宣传可以说是空前绝后,就是说,能把丧事当做喜事,到处宣扬。共党的粮油信息中心在3月28日公布,中国大陆今年的玉米进口额将是720万吨,已经从美国进口了200多万吨。今年的早些时候,共党统计局报出,今年需进口粮食9,700万吨。其实,早在三、四年前,中国大陆每年进口粮食就已经超过了亿吨,等于七亿中国人是靠着吃进口粮食在活着。

   中国历来是农业国。共党制造出的几千万大学生,农业的人才又在哪里?美国财政部近日公布,2012年美国吸引来的外国投资,持续超过对外投资。之间的差额,高达4.4万亿美元,高于2011年的4万亿。中国大陆的经济、经济人才又在哪里?

   2012年是胡温当政的最后一年。看他们的政绩,也就不难明白他们留下的是个什么样的烂摊子了。一些零散的数字虽不全面,但也足以说明问题。首先是钢铁行业:2012年实现利润15.8亿元;但是比较2011年实现的886亿元的利润,则是下降了98.2%。其中鞍钢亏损41.5亿;马钢亏损38.6亿;安阳钢铁亏损35亿;韶钢亏损19.5亿。其他的如华菱钢铁、首钢、三钢闽光、山东钢铁等等的亏损,甚至超过了过去几年盈利的总和。

   与钢铁业相关的股票市场,也亏损得一塌糊涂。中国铝业在2012年亏损82亿;中国中冶亏损72亿;中国远洋在继2011年亏损104亿之后,2012年仍然又亏损了95.6亿;南方航空2012年的净利润,比2011年下降了49%;中国人寿2012年净利润下跌40%,亏损额为310.5亿元;中信证劵也宣布,2012年利润下跌66%。

   唯独四大国有银行报出来的都是利润增长的好消息。但是业界人士的普通说法是,这四大银行都没有把巨大的坏账、呆账金额计算进去。如果这样做了的话,这四家国有银行就都成了破产倒闭银行了。

   大型的国有、央企们的巨额亏损,再加上天文数字的90万亿国债,106万亿的新钞票的冲击,11万亿的地方债务,这是胡温当政十年的丰功伟绩。在它们当政的后五年中,另一项丰功伟绩是中国制造的毒品的出口额大幅提高。毒品包括迷奸药、大麻和卡可因。从2007年到2012年,仅据加拿大海关服务署的资料,总共截获毒品的价值高达55亿加元。而毒品最大的第一来源国,就是中国大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