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姜维平文集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姜维平
   关于邓亚萍的消息沉寂一段时间,近日又多了起来,以前她是中国的体坛明星,乒乓球比赛的高手,后来忽然与人民网联系在一起,夺碎了读者的眼球,有报道说,邓亚萍在2010年9月被官方“人民网”延聘出任旗下“即刻搜索”(Jike)总经理时,中国媒体曾寄予厚望,称她将带领“即刻搜索”取代刚被挤出中国市场的“谷歌”(Google)。但三年过去,“即刻搜索”烧钱达20亿元人民币(合3亿2800万美元),在中国的市占率却低于万分之一,未进中国搜索引擎市场的前十位,可能与官方新华社旗下的盘古搜索(Panguso)合并。邓亚萍也将下台。不论和并与否,有一点是肯定的:她不是干这件事的料。从一开始,人民网起用她,就是一个骚主意。
   以前在国内官媒做记者,生活中交往了杂七杂八的各种人物,我也会巧遇一些不同行业和领域的风云人物,邓亚萍是其中的一个,所幸笔者搞过几年的文体报道,在80年代后期,曾在辽宁省的抚顺市邂逅邓家兄妹,那时的邓是“丑小鸭”,刚从河南队脱颖而出,没多少知名度,她是乒乓队的“种子选手”,她哥哥是副领队,他们长得矮矮的,土气得很,真是乡下来的“体育棒子”,为了早日成名,对记者是非常热情的,记得全运会的乒乓球锦标赛在抚顺举办,时间一周,我有很多机会与邓家兄妹交谈,至今故事细节大都已淡忘,总之,大致的印象是深刻的,她就是一个打乒乓球的料,从初中开始就跟着其兄玩球,什么都荒废了,除了打球,干别的不行,如果那时有人能预测她日后出任今天的职务,一定会被了解她的记者们说成“神经病”。
   但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官员选拔和使用的体制的原因,患上“神经病”的人事官员不少,什么荒唐的怪事都可能发生,我们的国家与人民也得承受用错某个人而造成的损失。凭心而论,邓是一个体坛的奇人和功臣,也是一个比较纯朴善良的好人,但绝非一个媒体和网络方面的经营人材,她象闯进磁器店的母牛一样,如何攀上人民网“即刻搜索”的总经理宝座的?是谁提名使用她的,是基于什么原因?至今是一个秘密。显然,这件事有很深的政治背景,中国之大,人材之多,选择面之广,对人事部门来说,真的可以海阔天空,惟才是举的,无疑的,按照笔者的想象,一定要找一个即懂媒体又懂网络的精力充沛的人,未必非是女名人不可,八竿子打不到的乒乓球领域却杀出一个“悬弧球”,竟是邓亚萍,这提议和大胆使用她的领导是谁呢?想必级别不低,他准是脑子灌水,出了毛病,怎么会如此选材用人呢,这不是胡闹吗?但她的确胡闹了三年,闹出了大笑话。


   媒体11月12日爆料说,邓亚萍之所以三年烧掉20亿元却一事无成,是因为不懂IT的她,对“网路名人”李开复推荐的研发负责人刘俊和王江的“商业无间道”言听计从所致。报导说,为做好搜索,邓亚萍向李开复求助要人,李开复给她推荐了刘俊及他从Google带出来的技术核心人员创建的云壤公司,邓亚萍求才心切,“如获至宝”。她对刘俊千依百顺,想让他加入“即刻搜索”。刘俊则利用邓总的迫切心理,开始疯狂计划,与邓签署协议,写明云壤获得上亿元现金外加“即刻搜索”15%的股票(国家占大股,刘俊团队用技术占小股,15%已是极限),并免费使用该搜索的服务器。
   笔者木纳而愚笨,至今对电脑人材崇拜不已,自知外行,也不了解“人民网”,不好评价李开复,刘俊和王江,但对邓亚萍还有点最初的判断,可能经营过程中,有很多故事,可以忽略不计,根子还在上级主管和用人体制上,即然,上级用错了邓,把那么大的一个摊子交给她,以为搞媒体和网络,就像打乒乓球那么顺手,就彻底地错了,国家投入那么多的钱和人力,设备,时间,媒体把邓包装的五彩斑斓的,都有名无实。在我的印象里,她土得掉渣,为了通过玩球而改变乡下人的命运,她全部精力都放在打球和打通体育界的关系上,连初中都没毕业,后来成名后进修点专业,也是皮毛和表象,她对媒体一窍不通,对经营和用人都外行,对网络更是门外汉,又自认为有名有势的,善于交际,手眼通天,但盛名之下,其事难副。她会认真地干事业吗?正如她自己是某一个高官拍脑门,凭裙带关系,用屁股思考选拔的,如何能成大事?她是一个经营方面的庸材,怎能不使用刘俊和王江这样的人呢?
   媒体披露内情说,刘俊推荐一个玩政治的高手王江加入。刘俊花大价钱购买最高配置的服务器,建立数据中心,总共花费了几亿元人民币。随著时间推移,“即刻搜索”的同事们都已感觉到王江只是一个“傀儡总监”,实权都在云壤公司和刘俊手里。王江也渐不满足而酝酿夺权。其导火索为刘俊未兑现答应给王江的股权,于是王江大闹董事会,并散发“邓亚萍做搜索引擎两年花20亿被指不懂行”的新闻,令“人民日报”高层震怒,邓亚萍挨批,王江获信任。今年2月27日,“即刻搜索”管理层调整:“人民网”副总编辑张善菊空降出任常务副总经理处理日常工作,副总经理王江接管首席科学家刘俊负责的研发,刘俊从“即刻搜索”出局。但王江掌管搜索研发后,“即刻搜索”亦无任何起色,困境重重,被兼并是迟早的事。而兼任“人民日报”副秘书长的邓亚萍则仍可留在该报一段时间。
   对此,笔者认为,关键在上面的用人机制,选拔和任用官员的体制上出漏事大,而这些人事和利益纠葛是小,各级官员的权力表面上说是人民给的,实际是上级恩赐的,邓可能出了大名后,不停地在中南海的官场上行走,得到李长春之类的负责媒体的高官的青睐,正好恰逢其时,人民网要搞“即刻搜索”,而邓的知名度高,这个官员也是个“大傻子”,近水楼台地想起了她,就像挥拍打球似的,突发奇想,一拍子把“丑小鸭”打到“人民网”去了,好在官员会操控的媒体,不缺吹喇叭抬轿子的家伙,立刻把邓亚萍的真实本领遮盖了,而今露出真相,也一切都晚了。
   
   当初推荐他的傻子官员心想,反正“人民网”不缺人民币,用错了人,浪费点钱财,也无所谓,钱是国家的,邓是世界的,报纸是政治的,谎言是需要的,與论界不需要思想家,最需要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似邓亚萍这样的人,她来之河南乡下,对提拔他的官员感恩戴德,她最知道当年做为乡下人进城找生路的艰难,要不是“小球”转动了命运,就她这个长相和能力,能讨口饭就不错了,谁能看上她呢?初出茅庐之时,她接受“老记”采访时,激动得手脚都颤抖啊,话都讲不全,中共的宣传机器,当然就需要这样的人,至于损失个10亿,20亿的,官员不在乎,反正钱也不掏李长春的腰包,而邓和上级绝对是一条心。
   
   我想,也可能邓亚萍后来变了,也利用权力谋私或行贿受贿,也可能有“潜规则”,在经营中也有问题,所以,“即刻搜索”才出现亏损,但80年代后期的她,真得是纯朴而真诚,她那时也不知道未来的命运如何,更不敢和《人民日报》连在一起,但僵化而落后的官员管理体制,创造了世界奇迹,一个打乒乓球的运动员打出了笑话,但问题是,国家有多少个20亿,这里丢一点,那里浪费一点,而积累起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窟窿”,等到达到极限时,就是整个社会溃败之际,我又想起与邓交谈的细节:在与南京队的一场比赛中,邓挥拍即狠又准,即踱脚又喊叫,终于把一个白球击碎了,它重重地撞在台子上,又飞到墙上,最后落地,发出撕裂而沉闷的声响。这事过去了很多年,但余音还在绕梁。是的,由于用人不当,即浪费了民脂民膏,也埋没了许多人材,但“球”总有打破的时候。这样的可怕光景可能临近了。
   
   2013年11月14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1月14日首发。
   转发请注明出处,所有的平面媒体,包括书籍,杂志等转发和引用需经作者书面授权。更多文章请看作者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647-763--6898
(2013/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