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姜维平文集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姜维平
   
   异地审判对中共的贪官普遍适用,较之居住地管辖有积极意义,它可以排除贪官原任职地区人脉关系的影响,有利法院相对公平地做出判决,但是,却因为流于形式而不能进一步推广,目前已成为不正常的特权,比如,陈绍基案从广东移到重庆,薄熙来操控下的法院送足人情,他判了死缓;而薄熙来案貌似公正,放到山东两级法院审理,但还是享有了一系列特权:既可以为他提供表演的舞台,让他不厌其烦地胡说八道,极尽狡辩,又可以叫他不穿囚服,微博直播和二审到庭露面,然而,被其“黑打”入狱的重庆民企老板李俊的哥哥李修武,顶替弟弟坐牢,一下子判了无期,不仅定罪前饱受刑讯逼供之苦,上庭时身穿马甲,戴手铐,而且家人旁听受限,官媒一个腔调抹黑,薄熙来还声称“涉黑不减刑”,至今薄王已倒,他加罪的李修武等一大批无辜的民企老板和员工,却一如既往,继续面对铁窗生涯,难道他们要把牢底坐穿,难道薄王“黑打”是保留的功绩,难道不应当立即接受他们的申诉,予以重审?


   
   显然,让当年参与“黑打”抢钱的原重庆地方法院,良心发现,主动地去平反冤假错案,比登天还难,在薄熙来被“双规”之后,跟随他坏事做绝的一部分人,把希望寄托在翻案或“软着陆”上,后来薄王及“四大金刚”一个个受审判刑,他们有点失望,但很快又从庭审不涉“黑打”的细节里找到了负隅顽抗依据,张轩说“好的坚持,错的纠正”,但人们细心想想,他们纠正了什么?除了“一坨屎”吐了出来,还做了什么,彭治民只因对“唱红打黑”提了点意见就变成了“黑老大”,开庭那天哭得山崩地裂的,自有冤屈的苦水;李俊只因成了薄熙来拉拢军头的障碍,就全家30口入狱或流亡,这还算是万幸的,陈明亮,樊奇航等人不是连命都没了吗?人死了还得戴顶“黑帽子”,永世背上骂名。制造冤案的罪魁祸首已垮台,但“黑打”的奇案却一个也不纠偏,全部冷藏起来,是何道理呢?
   
   重庆的父母官,从张德江到孙政才,换了两任了,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班子也大幅度地做了调整,而且局级,处级干部也进行了“大换血”,这似乎给拨乱反正提供了组织保证,给坐牢和蒙冤的人们带来一线希望,但是,至今薄案尘埃落定,薄王都“休假式治疗”了,但官员霸道的顽症和重庆社会的弊端还没看出根本的改变,黄奇帆还是市长,彭水县的小学生上学还得举着火把穿越山洞,“黑打”死去的人还是不明不白地冤魂游荡,坐牢的人还得羡慕秦城的“高干待遇”,俊峰集团还得给各级领导写信申冤,李俊还得东躲西藏的,不敢回家,为什么薄熙来操控的法院给他们判刑时,雷厉风行,大刀阔斧,公安局每天抓人,每周判一批,每批都杀一两个“黑老大”,每天官媒都充斥着“唱红打黑”的报道,连海外媒体的大佬都去重庆烧香叩头,而薄倒下了一年有余,其真相已经基本上披露,但山城的云雾犹在,无数的冤假错案,奇案,笑料案,却一件也没翻过来?这是为什么?
   
   不能回避的问题是体制,我们如何自己纠偏?看来只有异地重审才可能有一丝希望,一方面从中南海高层来说,目前缺乏胡耀邦和习仲勋式的改革勇气,也少有整个社会的操控能力,对左倾思潮不得不安抚,对薄熙来的一些党羽还在收编和拉拢,对其“唱红打黑”破坏民主法制的本质还没有清醒的认识,还在羞羞答答地遮掩重庆冤案的真相;另一方面参与“黑打抢钱”的公检法司等部门的一些人,不想吐出吃进肚子里的肥肉,不想失去靠“黑打”而谋取的官位和虚名,以及各种物质利益,无疑地,抓生产,搞经济,上效益,改善生活条件,太慢,太艰苦,太小,只有随着“薄骗子”一声令下,操起屠刀杀人,抓人,巧取豪夺,徇私枉法,最快,最过瘾,但对社会和人心伤害也最大。因此,上下一家人,手心对手背,骨头连着筋,纠偏实在太难。
   
   像李修武案,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一是从目前我掌握的情况看,俊峰民企没有“涉黑”犯罪的问题,又在海内外知名度较高,不仅国际上的一些组织,而且国内的一些利益集团都在关注,并且试图利用,可以说它已成为检验中共对民企政策的一个晴雨表,如能及时果断地加以平反,即可以把李俊吸引回家经营企业,留住规模不小的民企的财产和土地,利用他的遭遇教育重庆人,促使他们对薄王反动本质进一步认识,同时也鼓舞海外移民回流,和扼止资金外逃和民心动荡,所以,应当绕开重庆地方法院,将其移交广东法院重审,像对待薄案一样,公开开庭,让世人都知道李俊到底是不是黑社会,不仅要审查原先的卷宗,传唤证人,当庭质证,而且要电视现场直播,看看李俊家族的30多人,究竟做了什么,有没有罪,有什么罪?李俊私藏枪支了吗?杀人了吗?贿赂官员了吗?涉黑涉黄涉毒了吗?有重伤害,轻伤害吗,有“保护伞”吗?等等。总之,它具备黑社会的“四个特征”吗?黄奇帆在北大演讲时称符合这些特征,请他到法庭讲一讲,与赵长青辩一辩,看看谁是权威,谁在信口雌黄,如果不是“黑社会”,顶替李俊坐牢的李修武应当庭释放,李俊的通缉令应当撤销,罗淙应当平反并获得国家赔偿。难道上述所言没站在理上?
   
   我之所以建议改在广东审理,这样有几大好处,一是胡春华是“草根”出身,思想比较纯朴开放,易于掌控法院的程序和结果,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目前还不是一个司法独立的国家,胡属于共青团派,利用党内不同派别的内斗而纠偏,比较切合实际;二是广东法院与重庆的冤案没有直接的关系,法官们把它重新审理,仔细研究案情证据,做出公正的判决,推翻一切强加给李俊家族的不实之词,比较容易;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与个人利益,面子没有关系,相反,他们平反的越快越彻底,对其他省市的同样案件越有积极的影响,而反过来说,由此他们也被对手抓住把柄:以后争议较大的广东的案件也没理由不异地重审。总之,当李修武案宣布平反之时,就是中国司法改革起步之日。
   
   但是,正如薄疯狂时不理会我的多次警告一样,现在,重庆还是云山雾罩的,从积极的意义上说,官方好像正在考虑平反的事,也做了一些类似听证会的细致工作,俊峰经营也走上了正轨,不过,总的来说,由重庆媒体全部不转载有关李俊的报道看,纠偏的阻力还非常大,大得有些密不透风,而国内外的形势却风起云涌,会不会忽然有一天,自我割腕的机会一下子失去了,想主动争取和团结一切可能结成统一战线的人,为时已晚,人家已唾弃了你,没了回旋的余地,这是因为现在的老百姓,已经不是1976年粉碎“四人帮”时的愚民了,从薄熙来庭审面对的與论潮可以看出,中国政局未来的走向逐步明晰,放在九州大盘上的重庆冤假错案,不过是一组棋子,胸有成竹和目光如炬的高手,可以稳操胜劵,举一反三,而瞻前顾后,左右摇摆的庸人将错失良机。毛泽东的一句话,似乎可以引用,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2013年10月31日万圣节深夜于多伦多。
   万维新闻网10月31日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所有的平面媒体,包括书籍,杂志等转发和引用需经作者书面授权。更多文章请看作者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采访电话:647-763--6898
(2013/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