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巩胜利文集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
·中国用大投资夺取亚洲“话语权”?
·美元升值有多少?人民币不变能多久?
·世纪新论:人类进入QE时代?
·中国股市火山爆发?
·人民币悍然息被逼上梁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官方智库绘出三中全会“路线图”

   
   10月26日,就在距离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十多天,中国官方高层智囊机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研中心)首次向社会公开了其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交的“383”改革方案总报告,勾勒出中国经济改革的一条“路线图”,第一次展示了中共“三中全会”改革的目标与方向。
   

   据26日中国媒体公开报道,负责方案制定的国研中心课题组由该中心主任李伟与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刘鹤(有称刘为“习李新政”经济改革第一操刀手,被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称为“他对我非常重要”)担纲领衔,国研中心多位资深专家参与写作。所谓“383”方案,是指包含“三位一体改革思路、八个重点改革领域、三个关联性改革组合”的中国新一轮改革“路线图”。报告指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存在深层次体制和政策弊端,为实现中共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要求和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新任务,今后几年必须在深化改革开放、转变发展方式上取得实质性进展。
   
   此报告强调,新一轮改革目标是建立富有活力、创新导向、包容有序、法治保障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具体措施是推动完善市场体系、转变政府职能、创新企业体制的“三位一体”改革。报告认为,“三位一体”改革的关键在于“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为此必须推动行政管理体制、垄断行业、土地制度、金融体系、财税体制、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创新体制以及对外开放等八个重点领域的改革。报告具体提出了涉及上述八大领域的三大改革突破口:一是放开准入,引入外部投资者,加强竞争;二是深化社会保障体制改革,设立“国民基础社会保障包”;三是深化土地制度改革,集体土地入市交易。
   
   值得明确指出的是:此报告没有提及中国的政治改革,也没有提及国有企业的垄断改革与TPP接轨,没有就中国60多年土地产权及公、私房地产制度进行根源性改革标注。但此报告为改革制定了一个“路线图”,还给出了改革的“时间表”,建议将改革分为三个阶段,即2013年至2014年的近期改革、2015年至2017年的中期改革和2018年至2020年的远期改革。近十数年停止的中国政治改革、没有政治改革的中国经济改革,能走多远、还有多大空间可以改?怎样包容中国周边、以及已经颠覆的WTO全球经济新秩序,该报告没有深度提及。

新三中全会:希望还是失望?

   
   就扣人心弦、震惊世界的“改革开放”议题已经在中国演绎了35年。然而,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是让人失望还是希望?有预料称,只要中国“政治改革”不松口,那么中国“经济改革”就走到了尽头、没有新路可走,囿于中国经济改革的红利已经用完,接下来可能如温家宝总理一样难以全会的声明可能套话连篇,强调要完善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类,并提到“三个代表”,再次举义“中国特色”“制度自信”等等中国独家的理论。
   
   但是,臃肿的措辞并没有阻止中国在过去35年里推行深远的经济政策变革。很多人期待,11月9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的三中全会将启动改革。尽管太高的期待很可能带来失望,但这并不意味着三中全会将无足轻重。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一年后,首次有真正的机会阐明他对中国经济的愿景。前几届“三中全会”都很关键。邓小平利用1978年的三中全会巩固了中国在毛时代结束后的农业改革。他的继任者江泽民利用1993年的三中全会锁定了市场化改革,最终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但对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来说,2003年的三中全会最终成了他主政期间的弱点的标杆。胡锦涛在那年的三中全会上誓言针对中国不平衡的增长采取行动,但在他10年后离任时,中国经济对投资的依赖不降反增。习近平面临的挑战是弥补失去的时间。中国正进入增长较慢的时期,北京方面希望转向一种由消费和创新推动的更可持续的经济模式。
   
   一种经常听到的观点是,北京方面将无法推行经济改革——直到爆发一场危机,削弱现状捍卫者。但另一些人相信,三中全会正是党抓住主动、出台雄心勃勃的改革的契机。这种乐观评估得到一份提交三中全会的改革提议的推动,这份提议来自中国国务院旗下智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该中心的报告看上去几乎像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愿望清单。其作者希望中国高层分拆国有垄断企业,让农民有权出售自己的土地,并让资金拮据的地方政府获得更大的征税权力。
   
   大部分中国人相信,发展研究中心以刘鹤操刀的报告代表习近平的意图,认为“838”报告将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政策革命。有经济学家一针见血的在评论这份“383”改革方案中写道,这“很可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4年历史上最雄心勃勃、自上而下的一场经济改革举措”。
   
   也许中国政府不会遭遇华盛顿那样的国债僵局,但它也要面对自己的固守原来体制保守派:三中全会不可能对这些人置之不理。改革派官员多年推动更广泛地实施房产税,废止独生子女政策,以及废除户口登记制度。固守原来经济格局的保守派反对这些变革,担心此类举措对党的权力和公共财政的影响。结果就是渐进式改变。阻力相对较小的一个领域是金融业。例如,对国有企业来说,相对于被迫分拆,放开利率不至于构成什么威胁。
   
   基于这个理由,三中全会很可能延续过去两年的政策模式,强化金融放松管制方面的进展,但在比较敏感的话题(如私有化农村土地,这几乎是中国土地政策改革至今64年源头、全球的一个“死结”)上仅仅作出含糊的承诺。大胆的改革提议能够得到如此公开的讨论,这个事实本身就反映出北京方面比较进步的经济政策思路。三中全会不会开启一场革命。但在连篇的官方套话之下,它将发出信号表明,中国政府的大船正缓慢转向正确的航向,但这是中国的方向、不是世界各国根源的方向。
   
   结论:无论如何,“中国特色”都绝无可能让全球各国来效法和实践,那么“中国特色”与全世界90%以上国家的碰撞、悖论和冲突就可想而知……

383改革方案的一些重大建议:

   
   ——三年内实施利率改革,大额和定期存款利率首先市场化;增加金融行业竞争,发展民营银行。
   焦点:若真要中国金融、货币市场化、国际化,与众国际货币一样“玩游戏”,就必须破除“四大”国有银行占中国货币支付市场80%的一统垄断,象当年的美国电报电话公司那样1分为6、或4分为16等等,否则就不可能有“市场经济地位”前提下市场化、公平竞争的大环境。否则,参与全球性竞争、特别是参与美欧市场竞争几乎没有胜算,反而被每每制裁性惩罚、罚款将永远得不尝失。
   
   ——建立一个银行破产机制,同时推出一个存款保险制度以便在银行破产的情况下保护储户。
   焦点:象全球第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2.7万亿美元的总资产,“四大”国有银行都有资可敌国的庞大资产,什么样的“存款保险制度”可以、能够给予“破产保护”?不要说是成立一家或几家保险公司了,就是全球80%以上的国家也无法、没有能力来为这种银行来“破产保护”!
   
   ——在五年内“基本”取消资本管制,同时在十年内使人民币成为一种主要国际货币。
   焦点:人民币国际化要解决两个根源问题:一是与众国际货币一样自由对换流通;二是要与众国际货币一样来汇率自由浮动。否则没有货币自由兑换、没有自由汇率机制,怎样国际化?
   
   ——授予更多地方政府发行债券的权利,以结束它们依赖卖地和通过融资平台获得资金的局面。
   焦点:要囿《中国债券法》来当然规范全国的债券发行、运行。
   
   ——未来两年内允许农民以土地使用权为抵押获得贷款,同时在2020年前着手完全开放土地市场。
   焦点:土地、房地产市场必须建立国有、私有的国家体系制度,人类至今从恒古未变。
   
   ——在全国范围内铺开征房产税。
   焦点:房产税是由买者、卖者谁来负担?这有国富民强的根源关系。对中国约1.5亿绝对贫困人口(指联合国贫困人口标准每人每天1美元、年人均365美元计算,约合人民币2200元)是历史性致命问题。
   
   ——增加铁路、电力和石油管道等垄断行业的竞争。
   焦点:64年至今铁路、电力、石油、民航等等公共领域都没有形成“市场经济地位”法律管理体系,没有形成充分的市场经济竞争环境,怎样破产垄断?
   
   ——完成国有企业的公司制改革,同时参照新加坡淡马锡(Temasek)模式建立国有资本运营基金(作者注:由于新加坡、越南是TTP成员国,其淡马锡模式、越南国企模式都将在3—5年内终结)。国有企业改革方面的建议比2030年中国发展战略中的内容略微宽松,后者呼吁国有企业向政府支付更高的股息,同时从那些被认为不具有战略性的行业退出,但依然不能与TPP、TTIP新秩序规则兼容。不过,“383”改革方案所给出的土地改革时间表较为激进,而土地改革对于中共而言是最为敏感的话题之一,用国有、私有“两条腿”来走未来土地、房地产之路的国际主流,依然是中国最大、不稳定的最大玄机。
   焦点:国有企业、资本的改革,关系到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与全球90%以上国家的资本兼容性问题。TTP、TTIP明确规定,必须用3—5年彻底改革国有企业的资本比率问题。国有资本不得有占有对整体市场的垄断。中国国有企业,形成与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市场经济地位国的根源长期的悖论。

十八届三中全会真谛改革?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于今年11月中旬召开之前,全球各国都十分关注。这次会议将确定中国未来10年的经济发展战略,其结果将对中国21世纪的前景乃至全球经济都产生深远的影响。不过,那些试图阻止这次会议可能发起的新一波改革的人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人们认为:中国改革思路在中共党内面临着比过去35年来、几乎任何时期都要大的空前阻力,正是这个原因,才更需要让经济改革始于政治改革的放权,否则中国改革将功亏一篑。
   
   如今到2013年末,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35年,“经济改革”策略的红利早已完全遗尽、已经被“政治改革”所完全“羁绊”的无法前行。如果没有“政治改革”的推进、路径和释放,那么中国“经济改革”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然而,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新领导集体已经走到了反面,提出了“七个不要讲”,包括不要讲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和司法独立等,有省委书记禁然公开发出叫嚣:坚决与“普世价值”斗争到底。那么,中共一统政经下的中国与全球98%以上的国家、“法治国家”将掀起一轮什么样空前的政治、经济、社会等价值的大悖论?又怎样去利益共享的兼容全球各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