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独往独来
·张洞生编辑: 中共派网特来海外中文媒体里耍流氓暴露了中共邪恶无耻的嘴脸
·非理性毛泽东:文革和他的情欲妄想及潜意识
·农民为何穷,头上压着十八座山
·张洞生:习大帝国际流氓痞子厚黑外交的面面观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5的习大帝,经济下滑,权斗激烈,难得喜洋洋
·尘封的悲壮——1946中苏血战外蒙古 史料揭秘
· 二0一四年中国维稳与人权报告
·“光复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大陆“革命党”
·斯大林操刀分割中国领土外蒙古
·纽约时报:中国两会,富豪云集
·张洞生 :用事实揭露中共罪行和谎言比讲理更易唤醒民众,倒逼中共转型或倒台
·张千帆:评张维为的《中国震撼》
·上官云珠之子曝母亲自杀细节 及全家悲惨遭遇(图)
·数学大师丘成桐:中国的科技至少要倒退20年
·周平:我们燃烧了自己,却没照亮世界
·访华33次 李光耀认定习近平是“笑面虎”
·张洞生 :周永康案变(反党)暗示习近平‘反腐权斗’在党内‘严重受挫’
·昭明:「口言善,身行恶」,到底谁是国妖,徐才厚还是习近平?
·这样的革命有何意义? ——读《柴山保往事》有感
·一個只會回頭找出路的國家是沒有未來的
·曹长青: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非毛化的起源:四千老干部历数毛泽东罪行(图)
·习近平新极权逼退渐进改良 中国思想界高度分裂
· 昭明: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
·张洞生:马恩列斯《从量变质变规律》是过时的陈腐教条=
·陈维健:习近平判高瑜 也判了自己的政治死刑
·要求承認台灣屬于中國,加拿大五點答复令北京傻眼
·中国第一座大饥荒纪念碑 —— 《粮食关纪念碑》导演胡杰访谈录
·迟厚泽:“敦厚长者”刘伯承揭发林彪令世人无奈
·争鸣杂志:习近平未必逃得过亡党噩梦
·黄宗英、章含之、王光美的故事
·一剑飘尘:中国向何处去?
·朱忠康:铁骨铮铮的老人写了一首“臭老九”自嘲诗
·楓苑夢客:侃侃王岐山
·向忠发供词曝光中共早年不堪入目黑历史
·审视邓胡赵!--一家之言
·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昭明:习近平的四个背叛 ,论政治伦理学在中共权力斗争中的微妙且深远的影
·灵 光:美日联手主导世界的可能性——析安倍的美国国会演讲
·香港出版新书《郭選年 著:共產風雲錄》
·张博树:夭折的中国党内民主派“零九宣言”
·曹长青推荐:安兰德:什么是美国价值
·稀缺的险种“政治险”,昭明:论习近平家族与万达王健林的政商互动关系
·于建嵘给中央领导提10个“不要”,震惊了习总!
·周恩来感激三万日军精锐加入林彪四野
·知道主义|三个西方记者与乌克兰大饥荒的故事
·賴昌星保外就醫回家 廈門遠華案驚人內幕
·董狐:从中共‘集中力量办大事’都办成‘祸国殃民的大坏事’谈起
· 昭明:从国家利益层面浅谈沈大伟为何赞誉曾庆红是“改革派”
·小学教科书里的那些谎言,你被忽悠过吗?‏
·军报:南海不可轻举妄动——攘外必先安内?/潘晴
·迟浩田:若开战就要打残美国毁灭日本
·美国调查王岐山,暗斗转明斗,力挺曾庆红颠覆习近平
·布拉特轰然倒台,给中共政治局常委集体学习上了一堂政治课
·老王: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任志强 :谁的锅?谁的饭?
·张玉凤的传说
· 高伐林:毛泽东策划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一场骗局
·朱振和:中共画不成两个圆—— 中共专制政权将在2020年以前崩溃!
·【转贴】 历史的天大讽刺45则
·查建国:谈香港政改之争的十个观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97)
·中国惨遭委内瑞拉暗算 许多人震惊
·毛泽东延安欲封三宫六院 让丁玲开名单
·政治局今天通过了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 习家天下王家党将成立
·「越戰」老兵聚集中南海,「黨」可以走多遠?
·民国飞虎队悲剧:从王牌飞行员到中共劳改犯和三轮车夫
·朱忠康:缔造成魔之路--专题系列报导80
·周永康四万言自辩书
·张洞生:习大玩反腐,周老虎变成受贿93万的大老鼠,现又把股市玩成股灾
·资中筠:谈全球新的转折点和中美关系,环顾全球,
·蔣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腐敗」真相……原來如此!
·余英时:国家安全法
·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刘子真;蒋 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89岁前苏联狱警涉反人类罪被判20年徒刑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才大志疏要做亡党之君
· 陈破空: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朱忠康:几个发人深醒的段子
·许世友文革暴行揭秘 残酷远超红色高棉
·惊曝习老大跟李宰相面对面干起来了
·张洞生: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
·朱忠康:汉奸的谎言演绎抗日的胜利
·明镜博客:因批判习近平,张洞生老先生遭中共密集攻击
·儿媳赵力平口述 朱德因病去世的内幕
·袁 刚: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应跳出意识形态窠臼
·董狐:为什么狂妄自大的习大会甘愿为毛新宇的谎言背书和传谣?
·辩证看待“老人干政”,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应挺身而出承担历史重任
·张玉凤与江青之间鲜为人知的战争
·50步笑100步:朝鲜课本里的金日成父子 雷死人不偿命
·朱忠康:津爆暴出中共官场极度腐败
·何频专访:中国式病毒威胁世界文明
·周恩来逼走毛泽东女友 遭报复数十年
·朱忠康:轰动性文章 如果中日首脑来一场辩论赛轰动性文章
·博谈网|毛泽东:坚决拥护蒋委员长领导抗战博谈网|毛泽东:坚决拥护蒋委员
·昭明:江泽民曾庆红强势登场大阅兵,由喜贵掌控天安门中央警卫
·2014年各国人均gdp排名
·朱忠康:苏联是怎么被“笑”倒的
·亚洲周刊|朝鮮驚爆整肅華人報復中韓親密
·嘉崎博客:毛泽东指示医生毒杀王明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专题系列报导14
   百家评述毛泽东
   目录
   
   湘潭耗资155亿纪念毛诞辰120周年

   百家评述毛泽东
   中共领导人评述毛泽东
   老一代革命家评述毛泽东
   著名人士评述毛泽东
   揭开毛泽东稿费的内幕
   功劳盖世 罪恶滔天
   毛泽东真相
   毛泽东秘密讲话曝光 邪恶远超希特勒
   毛泽东害死朱德的阴谋
   周恩来总理 被毛所害提前离世
   周恩来去世前深沉反思
   走出毛泽东“不把人当人”的阴影
   对照蒋介石 看看毛泽东
   
   
   
   湘潭耗资155亿纪念毛诞辰120周年
   摘自长沙晚报
   本报湘潭讯 为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湘潭市拿出了一份沉甸甸的“贺礼”,总投资达到155亿元。
   初步拟定的这份“礼单”上共有16个项目,其中12个为韶山市项目,分别是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旧馆改造工程、韶山沪昆新城基础设施建设、韶山风景名胜旅游综合服务中心建设、毛泽东广场与故居周边环境整治及韶峰景区提质改造、中共韶山特别支部历史陈列馆建设、韶山核心景区外环公路建设、韶山中小学校基础设施建设、韶山城市给排水工程建设、韶山公路通组通户工程、韶山华润希望小镇建设、润泽东方项目、韶山智能电网综合建设工程。另外4个是其他项目,分别是东山学校改扩建项目、武广高铁株洲站至沪昆高铁韶山站连接线、湘潭至湘乡的城际快速路(320绕城线)、韶山高铁站——水府庙连接线项目。
   16个项目涵盖了韶山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产业开发项目、民生事业项目等,对韶山未来发展将起到有力的推动作用。
   目前,韶山公路通组通户工程、韶山华润希望小镇、韶山中小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开工;韶山核心景区外环公路建设、韶山沪昆新城基础设施建设、韶山城区景区给排水工程将于近期开工;润泽东方项目、毛泽东纪念馆改造等正在抓紧可研论证。
   
   
   百家评述毛泽东
   
   中共领导人评述毛泽东
   
   万里致函中央政治局建议
   重新评价毛泽东
   在“七一”中共建党83周年前夕,中共元老万里以老党员的身份,致函中央政治局,并请政治局决定转致中央委员会全体中央委员。
   这封信长达八千字,是由万里口述,秘书记录整理后再交万里亲自核阅的。信中回顾了党走过的历程,建国后55年经历过的挫折、错误,以及在探索、学习中找到一条社会主义道路。
   万里在信中提到,他在有限的晚年,有三个期待:一是以法治国,树立宪法地位,过渡要坚决,要加快,二是三农问题,解决要从法制上、具体政策落实上体现;三是本着科学态度、求实精神、对历史负责,对毛一生作出新的评价,是时候了。
   万里为了强调现在重新评价毛“是时候了”,特别在信中援引了八十年代初期、中期、九十年代初期,中央政治局、中顾委及邓、陈、彭、李、杨等老同志有关对毛评价和当时有关再评价记录在案的决议、意见等。其中有:85年1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建议决定;86年7月,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中央顾问委员会联席会议有关内部若干意见;1991年1月中旬,邓和陈、尚昆等同志以及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上海西郊宾馆的座谈会,都提到要对毛作全面、科学的评价问题。
   
   85年中央政治局关于重新评毛的决议
   85年1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建议决定:总设计师、耀邦同志建议:鉴于党内对毛泽东有关功过的评价、对毛泽东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争论,在目前政治环境下,如果争议继续,会导致党内分裂,影响党的中心工作,也难得出经受历史检验的评价,留待15年或20年再作结论。
   
   86年邓对毛评价的若干意见
   86年7月,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中顾委的联席会上,总设计师就若干争议作了阐述:
   作为共产党人,以马克思主义对毛作一生政治评价,我们是违心的,是搞了中庸,是照顾到当时的政治环境,顾及到部分同志的思想认识和情绪。我们是错的,这错误要由我们的一代来负责,主要由我来承担。但要说明,我们是清醒的。毛作为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于个人身上,政治生活不正常,党内机制不能正常展开,我们都有责任。毛从部署、策划,到展开文化大革命,到要达到的目标,我们大多数人是不知的,连周总理都难知道。这当然毛要负很大责任。中央对文化大革命予以全盘否定,并定为浩劫,是符合事实的、是严肃的、是尊重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作风,实际也包含了对毛的评价。党内对文化大革命结论的争议基本没有;但对毛的评价还是有争议,这里面有多种因素。再过15年,要不20年,对毛再作评价是必要的,时间成熟了。
   陈云提议:邓小平同志的意见,作为一项建议性决议讨论表决。出席联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共56人,表决结果:52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通过。
   
   彭真说毛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万里还引证了97年中共十五大之后,党内元老、党外知名人士、民主党派,都曾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对毛泽东一生再评价;从建国、治国思想路线上,对毛泽东思想进行拨乱反正;改建毛泽东纪念堂;把毛泽东肖像从天安门上除下。
   彭真在党内说:毛泽东自己承认他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追求者。毛泽东承认他看的旧书要比马克思的书多千倍、万倍,称毛泽东是个旧民主主义革命家,是较符合的。
   中央政治局收到万里的信之后,胡总偕同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中宣部长刘云山,登门谒见万里。胡总对万里表态:当年中央政治局和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和早要解决好的。这是建国后很主要的政治问题、党的组织问题。我们这一代或许能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处理好。胡又说:当前工作千头万绪,待解决的问题、矛盾较多,如能在较平和的政治气氛、环境下解决对毛的一生的评价,就能有较大的共识。
   
   薄一波遗嘱
   ——关于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
   党内对毛泽东一生评价,长期有分歧。我们老的一代,对毛还是有迷信,怕对毛再评价,会影响党的历史,会影响老一辈的历史地位和功绩,会影响党内团结,这不是唯物主义者应有的态度。毛泽东一生功过是不能篡改的,要把个人和政党区别开,现在是时候,把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档案逐步开放,让人民知道。毛泽东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生前多次说自己是封建主义的叛逆者、农民运动造反者,是斗争领袖。事实上,称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在什么地方,他自己也不会相信。小平、陈云、彭老(彭真)多次在会议上说:毛泽东身上封建主义残余很浓,是个农民革命家。说毛泽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有很多违心成分的。建国后,把斗争作为内外路线,搞到亡党亡国的局面,这段历史留给下一、二代作结论。
   在文革之后的四千高干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会议,就有不少老干部声讨毛氏,夏衍概括毛的错误是16个字:“拒谏爱谄,多疑善变,言而无信,棉里藏针。”
   方毅则说“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要数他。”
   
   
   陈云的“三段论”与陆定一的“两段论”:毛泽东有罪!”
   陈云是在讨论《历史决议》(草案)时,发表了那句“三段论”的名言:“开国有功,建国有过,‘文革’有罪”。陈云同志具体讲了些什么,就被封锁了。
   他是针对“草案”中所说的:“毛泽东在‘文革’中犯了错误,被林、江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了”这一命题,而提出来的。显然,陈云同志是不同意这一完全违背事物本来面目的荒诞结论。在开始讨论这个“草案”时,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命题是根据小平同志的指示写出来的,因此尽管不少老同志有不同意见,但谁也不敢吭声。在党内最高层也只有像陈云同志那样“德高望重”的老一辈革命家,坚持彻底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挺身而出发表这一铿锵有力、字字千钧的“三段论”名言。从而引发了一场空前激烈的大辩论。
   最后,小平同志鉴于大家意见分歧,又为了尊重陈云同志,他说:“这个《决议》,如果写不好,宁可不发表,等下一代人再去作结论。”
   小平同志不愧是一位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他意识到:为集中全力发展国民经济,“稳定大局”是前提条件。在当时对毛泽东如何评定,就关系到“稳定大局”的问题。因此,他又提出:“不争论,向前看”这一原则性意见。终于为了顾全大局,大家通过了这一《决议》(草案)。
   陆定一的观点基本上是跟陈云同志一致的,即都认为毛泽东是“有罪”的,而不是什么“犯错误”问题。他主张“两段论”,即以“反右运动”划线。从“反右”、“大跃进”、“彭总冤案”、“反右倾”一直到“十年浩劫”,整整二十年里,毛泽东都是“有罪”的。这个说法也是站得住脚的。不说别的,“大跃进”就饿死了四千万,这笔账也应该算在毛泽东头上。无论从“人性论”角度看,还是从“以人为本”这一高度看,能说毛泽东没有罪吗?在毛泽东眼里,中国人民的生命如同蚂蚁,是最不值钱的。
   
   朱老总的临终遗言
   朱老总于1976年6月26日进北京医院。6月27日晚朱老总对前去探望的苏振华说:“我革命几十年了,不懂得什么叫‘文化大革命’。我不糊涂,现在搞得党不像党,国不像国。我快要走了,我要问主席,‘文革’,革了谁的命?建国十七年都错了,谁是个头。一心为党为国的老同志都成了‘走资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这个党还是一个‘伟大的党’吗?”
   6月28日下午对汪东兴说:“现在谁主宰着国家的命运。这类人是党内野心家、阴谋家。谁把这批人扶上来的?这批人穷凶极恶,篡夺党权,谁是他们的后台?我死也不安心,中国全断送在这批人手里!”
   7月2日对李先念说:“一个伟大的创举,搞社会主义,可以不抓生产,天天斗呀斗。生产为什么不能抓?这是什么主义?什么人的指示?好端端的一个国家搞成这副样子,还是‘莺歌燕舞’吗?……这笔账怎么算?先念,要坚定些,历史会作出判决的。”“我沉默太久了,这是一种内疚。”
   编者的话:
   拜读了朱老总的临终遗言,不禁感慨万千、肃然起敬。他的一心为公、忠厚持重的长者形象,永远屹立在人民心底里。在老一辈革命家中,他在建国后一直受到毛泽东的冷遇。由于他在党内、军内,功勋卓著、德高望重;因此在常委班子内,总有他的位置。但他也是唯一的一位始终只有虚位而没有实权的人。为顾全大局,他老人家一直忍辱负重,决不计较个人得失。对毛泽东的倒行逆施的作法,一贯以低调对待,宁可被毛斥之为“老右”,也决不讲违心话(参见李锐着《庐山会议实录》一书中,有关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第一次批判彭德怀一文)。在暴政年代,朱老总能始终保持这一高贵品德,宁可受辱,也决不向邪恶势力低头。这种精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令人钦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