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陈破空文集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1978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被定义爲“改革开放”的起点,自那以后,逢“三中全会”,主政者几乎都要谈“改革”或“深化改革”,如果不谈,主政者就摊不上“改革派”的名,甚或忧惧自身难保,因爲,邓小平早有警告:“谁不改革谁下台。”


   
   
   
   然而,曆届三中全会,也充满权力斗争。谈改革,是明线;权力斗争,是暗线。作爲始作俑者,十一届三中全会,就上演了邓小平从华国锋手中抢夺权力的大戏。邓结党,对华发动突然袭击,临时改变会议议程,首先从华那里夺走改革的话语权(华实际上已经开啓改革开放进程,只是尚未形成明确的话语表述),然后以改革爲名,夺走华的政治实权,当时仅有副主席名号的邓,竟从此大权独揽。
   
   
   
   35年后,今年11月,中共召开十八届三中全会,意图效法邓小平的习近平,同样上演了以改革爲名的权力斗争大戏。这集中体现于两个超级机构的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而显然,习近平将直接掌控这两个机构。
   
   
   
   据称,国家安全委员会,将统筹军队、政法、公安、情报、外交等部门;然而,在现有的政治局常委会中,七人各管一摊,已经廊尽上述部门、职能、功能,并由习近平总负责,爲何另起炉灶?习近平名下还有书记处,爲何弃之不用?习近平本身集党政军三大权于一身,爲何犹嫌不足?
   
   
   
   推理只能是,习近平要逾越中央委员会、书记处、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凌驾于所有这些部门之上;习近平大权独揽,搞的是个人集权,而非中央集权。联想到文革时期,毛泽东以“中央文革小组”,架空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习的套路,莫过于此。
   
   
   
   问题是,习近平如何可以做到这一点?大权独揽,应源于个人威信、权威。纵观中共党内,毛泽东作爲开国之君,自有威信、权威;周恩来久经风雨而不倒,自有威信、权威;邓小平创下三落三起的政治传奇,自有威信、权威。而习近平何德何能?何来威信、权威?
   
   
   
   逻辑只能是,在习近平大权独揽的表象下,深藏着权力斗争的幕后故事。习近平接班,由江泽民和曾庆红推举;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七人中,除习之外,另有四名江系铁杆(张德江、刘云山、俞正声、张高丽),形成压倒性多数;而习近平,又成爲太子党名义上的共主;江系与太子党合流,形成主流派,习近平从中取便。
   
   
   
   其前任胡锦涛,并非不想大权独揽,但他做不到,因爲有江泽民从中作梗;说到计划生育、劳教等题,在胡任内,几乎年年提起,却议而不决,除了胡本人优柔寡断的性格使然,更关键的,是江系人马从旁牵制,让他做不成事。作爲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虽如期接班,却彷如邓留下的孤儿,在江的强势干政下,受尽江的摆布,形同稻草人。
   
   
   
   习近平境况迥异,不仅自有大权独揽的强烈主观欲望(访问俄罗斯期间,曾自比普京,想做政治强人),而且,还拥有实现大权独揽的客观条件:本身受江推举,江不构成障碍;胡裸退,也不构成障碍;兼有江系与太子党左右抬轿,能如意集权。
   
   
   
   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等于取代“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后者隶属国务院,此举,分明是要让身爲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靠边站。事实上,由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改革文件),其起草小组组长是习近平,两名副组长是刘云山和张高丽,都是江系人马,已经将原本主管经济与改革的李克强排除在外。而曆史上,这类经济与改革文件,通常由国务院总理负责起草。
   
   
   
   作爲胡锦涛的亲信,李克强是十八大唯一进入政治局常委的团派人物,如今,就连这个硕果仅存的胡系弟子,也遭到空前压制。九月,由李克强首倡的上海自贸区,在开放功能遭不断压缩的低调下勉强挂牌,预示李权限的压缩;如今,李主管经济与改革的大权也被抢夺,显示李在中南海处境艰难。
   
   
   
   李克强的挫败,就是团派的挫败。这是团派遭遇的三连败。十七大上,由江系推出习近平,越过李克强,成爲最高权力接班人,是团派的一大败;十八大上,胡锦涛裸退,团派的李源潮、汪洋遭政治老人阻断入常路,而江系人马攻下政治局常委多数席位,是团派的二大败;十八届三中全会,李克强遭全面削权,是团派的三大败。
   
   
   
   如果说,胡锦涛是邓小平留下的孤儿,李克强就是胡锦涛留下的孤儿,双双受尽欺负。中国宫廷政治法则,就是这般残酷:以人论事,而非以事论事。如果你不是我的人,我就对你另眼相看,当你是后娘养的;你想建功立业?我给你使绊子,让你干不顺、干不成;你想改革?我不给你机会。改革派这顶光环,岂能让你戴?要戴,也得让我自己人来戴。
   
   
   
   以“改革”爲名、并争得“改革派”光环的习近平,大权独揽之后,究竟意欲何爲?举两个人物,供其参考:崇祯皇帝与蒋经国。曆史上,这两个人,都是政治强人,大权独揽。
   
   
   
   崇祯皇帝,意欲整顿吏治、遏制腐败、强化中央集权,但其目的,仅仅是王朝中兴,虽殚精竭虑、励精图治,明王朝偏偏败亡在他手上,盖因不识时务,独缺审时度势;蒋经国,继承父亲专制衣钵,也曾厉行独裁,但晚年良心发现,要让给台湾一个选择、让给台湾人民一个空间,抛却杀机,放下屠刀,顺应潮流时事,转行民主改革,因是政治强人,其一念之差,一言九鼎,得以让台湾和平步上民主转型之路。
   
   
(2013/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