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广州司法局警告刘正清律师将吊证]
郑恩宠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TPP倒逼习接受普世价值改革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女律师邹丽慧抗争的历程
·滕彪谈家人流亡过程
·香港新书:邓小平家与总参谋部贪腐内情
·两律师控告公安获受理
·于浩成去世留下法学遗产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郭广昌限制出境是犯罪嫌疑人?
·刘亚洲谈基督教、佛教、道教和儒家区别
·逮捕郭广昌需全国人大批准?
·郭广昌案好戏在后面?
·郭广昌行贿王宗南就可定罪?
·关注、举报郭广昌的十年历程(上)
·郭广昌案冲击南京政商两届?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广州司法局警告刘正清律师将吊证

转载维权网消息﹕
    2013年11月23日星期六广东人权律师刘正清因代理王炳章案面临吊销执业证
   (维权网信息员雷震、钟鸣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广东著名人权律师刘正清先生因代理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案而受到广州司法当局的警告,面临律师执业资格证被吊销危险。
   
   今年上半年,广东人权律师刘正清先生接受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的亲人的委托,代理就王炳章被以颠覆罪判刑一案的申诉。在刘正清律师前往监狱要求会见而遭到监狱方阻止情况下,监狱方反过来投诉刘正清律师没有当事人委托而非法代理。事实是刘正清律师是获得合法委托而依法代理本案。广州司法部门工作人员要求刘正清律师不要代理本案。刘正清律师若继续代理王炳章案,将面临吊销律师执业资格。

   
   据本网信息员今天联系到刘正清律师,他说:“21日广州司法局来电说要我就投诉之事写个书面报告给他们,我说:他们违法不让我会见反而诬告私自接案,他怎么知道我是私自办案?他怎么知道我没有与当事人签合同呢?签没签合同只有我和当事人知道”。
   
   随后刘正清律师陈述了他代理王炳章案而前往韶关北江狱政科要求会见王炳章的经过。刘正清律师说:2013年10月29日下午我和我的一位律师朋友到韶关北江狱政科办理会见王炳章博士手续,一个工作人员说要请示领导,就拿着我的律师证、委托书、所函去找有关领导。后来一自称是主管王博士的干警持我递交的上述材料对我们说,委托书的签名是假的。首先很凶,并要我将委托书原件留给他们。我说你凭什么说委托书的签名是假的?他就说他跟王博士相处很久了,一看就知道。狱政科的另一干警还插话说王博士已经没有请律师的意向了。我没理他们。在这次会见被狱工作人员粗暴违法阻止后,2013年11月15日下午我到市司法局跟陈志华处长谈,首先我就质问:是谁投诉我的?我与当事人签没签合同只有我和当事人知道,他外人怎么知道我是私自接受委托,没有签合同呢?
   
   陈告诉我说,是北江监狱投诉我的,并劝我不要搞了。我说我要到法院告北江监狱无中生有,乱投诉。它不但不给我见,反而还诬告我私自接受委托。我不可能在别人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乱投诉我,我就这样跟着他瞎转,耽误我的时间。后来陈问了一下我到韶关北江监狱办理会见的情况。我要陈到网上翻墙在博讯上看看王炳章的事,前年他家属都与中国政府谈好了,准备要放人了。陈说只要高层没有决定下来,下面的人都不敢随便松口子。
   
   
   附刘正清律师给广州司法局报告:关于能否代理王炳章案给广州市司法局的报告
   
   
   
   广州市司法局:王炳章案尚未进入程序——只是电话和信件沟通而已!如果代理此案向司法局汇报是我计划中的事,即只要他家属的委托材料一到我手中,我就会告知我的主管部门——市司法局的。所以此案没有什么神秘和可怕之处。
   我2013年4月24日下午到云南文山,下午在途中市司法局律管处陈志华处长就来电约我谈话,我称要到外地出差尚在旅途中,要29号才能回来,29号我在火车上,陈处又来电。火车晚点到30号凌晨2:30到达广州。2013年4月30日(司法局已休假)上午陈处又来电要我到其办公室谈话;2013年5月1日我所邓伟明主任又来电追问此事(来电显示为:电话号码为18820013826,时间为2013年5月1日19:52)如此急迫,想必市局对此案的重视!为了消除市局对此案的疑虑,我就坦然地将给王炳章家属信件及我在半公开场合坦然提及此案呈示给市局:
   一、给王炳章家属信件:王炳章家属,您好!
   前几天你们来电说王炳章在狱中很惨,家属很着急,从北美过来又不方便,想请律师代为会见。根据现行法律我可以律师的身份到韶关监狱去见一见他,看他现在处境究竟怎样,也好让你们家属放心。
   我2011年3月中旬维权网在印尼巴厘岛主办的一次维权会议,期间美国律师谭雅曾向我谈起过王炳章的事,说王炳章的家属有泰国警方的证据,王欲申诉,问我如何办理中国内地的委托代理手续。后来我从国外一回来,因茉莉花事件就被国保非法监禁了一个多月,出来后,因当时余悸未消,就不敢贸然与你们联系。
   我的初步设想是:、
   1、律师会见监狱在押人员是有法律依据的,——请打开附件。
   2、根据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现在我们律师第一次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只需家属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名,然后由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签名即可。第二次会见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只要持授权委托书、律师证、所函就可以会见了)
   3、根据司法部关于《律师会见监狱在押罪犯暂行规定》第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律师可以会见在押罪犯:
   (一) 在刑事诉讼程序中,接受在押罪犯委托或者人民法院的指定,提供法律咨询,担任辩护人或者代理人的;
   (二) 在民事、行政诉讼程序中,接受在押罪犯委托,担任代理人的;
   (三) 接受在押罪犯委托,代理调解、仲裁的;
   (四) 其他需要会见在押罪犯的情形。
   我不符合(一)至(三)的条件,但符合第(四)项的条件。
   4、会见王炳章是光明正大的事情,在正式办理会见手续时中国当局也是要知道的,所以只要你们家属的授权委托书一寄到我这里,我就持该授权委托书跟广州市司法局交涉,知会他们。(所以你们家属还是签好授权委托书给我)。这样王炳章案虽是高度敏感案,但因有事前告知,我律师也就不存在什么风险了。——此举不知妥否?由你们家属定夺!
   (如果广州市司法局不让我去会见,或韶关监狱不给见,我也会如实告诉你们家属。)
   5、我律师这次(或以后多次)会见,只限定在了解王炳章的身体状况及在狱中的情况,至于下一步是否要采取法律行动(如申诉),还需不需要委托我代理,则完全由王炳章及你们家属决定。
    刘正清律师2013-4-2二、我在半公开场合坦然提及此案的情况:
   2013年4月18日晚我在和十来个朋友吃饭时我也说过王炳章家属要委托我担任王炳章的律师这件事——我深知:此事系法律服务,堂堂正正,没有任何必要隐瞒,当局也早晚要知道的,且在我的计划中也是要告诉市司法局的,故我也就无所顾忌。在道德沦丧到人与人之间彼此猜疑的今天,我能在这种场合说出来,足见我的坦荡!
   既然市局已提前知道此事,那么我就针对2013年4月30日上午市局律管处陈志华处长关于此案我们之间的对话以书面的形式作为向市局汇报的一部分吧!(说明:下面是经回忆书面整理当时的谈话内容。本书面整理内容与当时的谈话内容基本一致,只有个别地方有增删,顺序有所调整。以此书面汇报为准。)
   首先陈志华处长向我提出了下列几个问题:1、王炳章家属是怎么找到我的?2、是不是我主动找到他家属的?3、要我找个什么理由将此事推脱掉。
   我的答复是:1、我在海外颇有名声,我也不知道是谁向王炳章家属介绍的;2、不是我主动找王炳章家属的而是王炳章家属主动找到我的;3、我的计划中早就准备好了,一旦王炳章家属的委托材料一寄到我手里,我就主动告知你们司法局,与你们进行交涉,这是光明正大的事,你们迟早是要知道的,法律虽然明确规定律师有权会见在押犯人,但如此超级敏感案,没有你们的同意,我即使贸然到韶关监狱去会见王炳章,监狱方面必然会设置障碍,我会有这么傻吗?不事先与你们沟通好。4、要推脱能找的理由是:要么我就他明确告知是司法局不同意我代理此案;要么就是你们司法局将我的律师执照吊销。
   陈处说:“如果你说是我们司法局不同意,则王炳章家属又会在海外媒体上炒作,将我们司法局往火上烤,这样肯定不行。王炳章如果向中国政府提出这样要求那样要求,怎么办?”
   我说:其实你们不要这样紧张,这样过度敏感。1、我只是去了解王炳章在监狱的处境和身体状况,好让他家属放心,决不借此在媒体上炒作,这一点我已经跟他家属说清楚了;2、此案没有什么神秘和可怕之处,一是2011年茉莉花期间我被国保抓时,我就坦然告之美国律师谭雅为王炳章之事找过我,二是保障在押犯人的基本权利和人道待遇是中国政府的义务,现外媒说王炳章身体状况很差,在监狱受到非人道待遇,他家属很着急,我见到了王炳章,将王炳章的情况如实告之其家人,消除其家人和外界的疑虑,这对改善中国政府的国际形象不是很有利吗?况且此案涉及的面广不是我们司法局一家能作得了主的。3、至于王炳章如果向中国政府提出这样要求那样要求的问题,其实这也不是一个什么问题,想想看,我律师不去会见,根据法律规定,王炳章也可以向中国政府提出自己的诉求,至于是否合理合法那是另一回事;如果我律师会见了,王炳章通过我律师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其诉求,我则通过合法途径代其向政府提出来,比如假释、减刑、保外就医等,如政府有此意向,则不更好吗?不就又多了一条沟通的渠道吗?我绝不在媒体上炒作,让政府难堪。这样对政府妥善解决这个烫手山竽不是更好吗?如果政府无此意,则把其诉求当屁放。
   陈处说:“1、你就先写一个书面材料,将你的想法在5月6日报上来,我们请示一下上级看是否同意;2、如果会见了王炳章要将会见笔录给司法局看一下。”
   我说:“第1点没问题,我已跟他家属说清楚了;第2点我要事先征得他家属和王炳章本人同意,虽然法律明确规定律师会见不得监控,但当局凭着现有技术对我们的会见内容是了解得一清二楚的,当局秘密监控我们会见,知道我们的会见内容,我管不着,那另一回事;但我如果不征得其家人和王炳章本人同意,就主动将笔录给你们看,则有违我们做律师的职业道德,这样的事我是绝对不干的!”在谈到家属授权委托时,陈处说,因其家属在国外,需要有我国驻外领事认证。
    我的答复是:刑案有别于民事案件的委托,根据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现在我们律师第一次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只需家属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名,然后再由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签名即可。如果纠缠此问题,则世人都心知肚明——是在故意设置障碍,我也完全可以要他家属写封信给王炳章,要王炳章从监狱里写份委托书给我,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如果市局同意我会见,则完全可以参照现行律师第一次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的程序来操作。
   撇开法律层面的规定律师有权会见在押犯不谈。单就政治角度考量,我律师能会见王炳章比不能会见王炳章,肯定是利大于弊。理由是:1、现行法律规定律师有权会见在押犯,如能会见岂不向外彰显中国政府的依法治国并非虚言!2、现外媒说王炳章身体状况很差,在监狱受到非人道待遇,如果不让律师会见,岂不让外界认为是我们心虚!如果能让律师会见,岂不显示我国政府的自信!如果外媒报道是谣言,我律师会见了王炳章却与外媒的报道不一样,这样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