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您好,槟郎先生 ]
槟郎文集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半汤镇抗日传说
·游览天生桥
·假药的背后
·小时候的蚂蚁
·明媚的清晨
·无人之地
·村庄大世界
·荷塘的故事
·老坟岗的变迁
·谈谈宗教及观音
·人死如灯灭
·硕士打工女
·工会的颜色
·炎夏的台风雨
·从前有一座山
·小时候的反迷信
·幽灵的迷信
·救小贩后的反省
·八八爸爸节记事
·虫虫与五个手指
·感谢凌霄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您好,槟郎先生

   您好,槟郎先生
     11涉外文秘 陆思宇
   
     在这个秋天,夏日的阳光还未将那一道林荫树染黄的季节,我又一次遇见了槟郎先生。
     您好,槟郎先生。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依稀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在一个初秋吧。机缘巧合,他成为了我们临时的代课老师。万分荣幸,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先生。其实,在此之前就已从其他班的同学听闻槟郎的大名。那时候,仅仅是知道他是一位在我们隔壁班上课的幽默的老师。
     就这样,这位传闻中隔壁的老师在几周之后,就成为了我们眼前的这位老师:人到中年,衣着朴素,个头不高,长相一般。先生还戴着一副松松垮垮的眼镜,他也不爱将眼镜摆摆正,随它怎样架在鼻梁上。所以,我总觉得先生的眼神是一半一半的。一半是透过镜片的明白,一半又是被岁月浸染的浑浊。
     那次第一堂课,他让我们读了他的诗,我们已听说了他的一些故事。原来,这个以前只是听说的隔壁班的老师是一位诗人,还是一个有故事的诗人呢。
     对先生初次的印象就是这样了。总之,在那个秋天,先生成为了我们的先生,我们成为了先生的听众。
     您好,槟郎先生。再次见面,您可安好。
     一年,未遇到槟郎先生。也有可能校园有些大,时间有些匆忙,遇见了也是擦肩而过吧。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一次选课,看见先生的名字,就毫不犹豫选了他的课“新诗赏析”,诗人讲诗,应该有听头。
     那天晚上的第一堂课,再次见到槟郎,他还是老样子。那样的朴素,那样的实在。先生是一个爱唠叨的先生。他抛砖引玉地让同学们欣赏了他的几首诗作,里面有他年轻时候的故事,又用文字带我们遨游了那些名胜古迹。然后又让我们品读着文学史上的的经典诗歌。可能我是第二次上先生的课了,所以对于新同学偷笑的地方,我倒有了不一样的感悟,这些感悟让我看到了先生的另一面。最爱看他的《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讲到他年少轻狂为爱出家的那段故事。这段经历是显得先生很有勇气,很潇洒。也许,是因为一百个读者的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的原因吧,我心目中那时候的槟郎先生是带着些许悲哀的。即使是最后觉得尘缘未了回了尘世。最终,也就是因为放不下吧。
     从先生的作品,想到先生的做狱警(《狱墙下的青春》《劳改工地的女郎》),还有在韩国外教的特殊经历(《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不寐人的乡思》《访问韩国大田的华侨小学》)。先生崇拜的超级偶像是李白,为此独自跑到当涂的青山,写了《拜谒李白墓》。这些种种,都说明了先生是一个爱自由,愿潇洒的人呐。
     您好,槟郎先生。今日可回故乡,那巢湖似伊甸般平静。
     在我心目中,似乎每一个诗人都有一个非凡的经历,好像连出生都带有某种传奇色彩。槟郎先生也曾在文字里讲过他的故乡,他来自一个叫巢湖的地方,出生在那儿的小山村,那里有着他的童年少年时期最纯真的记忆。喜欢先生的这首《乡村医院》,他的母亲是农民,父亲是赤脚医生:“母亲忙碌在生产队,父亲兼职做我的看护,出诊时候便将我锁在室内。却有附近的商店阿姨,诱我拿出抽屉里的钱换糖吃,通过窗档间交易”。第一次见到这么真实简单,却又不失动人可爱的诗歌。原来,先生的童年也同类似,感觉又进了先生一步。不过,先生的童年乐园既在乡村,又有乡村医院,倒是有些与众不同,让我读着新奇。读到“如果没有考上大学进了城,那我更能优先做父亲的徒弟?”时,心里有些小失落,转而又是欣喜。为先生离开巢湖进了城,身在外省而失落。又为先生成为一位诗人而欣喜。因为,诗人的生活,诗人的心态,诗人的追求,才最适合槟郎。 只愿先生在年老之时能够不忘埋藏在那片故乡的爱,以纯真回忆,以自由生活。
     您好,槟郎先生。谢谢您给我们带来这些诗歌。您是一位不一样的诗人。您是一个能生活的诗人。
     或许因为我比较喜欢简单,所以对先生这种叙事抒情性的诗由衷地偏爱。我对诗的结构分析尤为头疼,只愿意看内容,探感情。而渐渐也发现先生是一个随性的人,他的诗更多的是讲述一个故事,或者是一个人。比如这首《谁杀死了夏俊峰》,就以锋利的语言,象征的手法,婉转又直接地反应了社会一事实,讽刺地修辞手法,令人深省。先生最近写了不少表达隐逸志趣的诗歌,如《青龙山的野柿子》《唐木山人》《幕府山天池》等,但对夏俊峰的关注正说明他并没有放下现实世界的苦难。一直都疑惑先生为何放不下,现在想想是一种叫责任感的东西在作怪吧。
     其实,先生这人也是一半一半的。一半在这里,为了生活而生活,茶米油盐酱醋茶,满满的责任。可惜,先生是匹野马,这里没有草原。先生还有一半在那里,诗歌诗歌诗歌,满满的爱意,深深的憧憬,就算是反应世界坏现象的作品,也是另一种爱,也是对安详自在生活的向往。
     最近,很喜欢先生的一首名为《深秋的枫林》这首诗。又是我爱的叙事抒情诗。诗中写着先生带着病体,漫游枫林,看着烈焰熊熊般的山岭,先生内心的情感似乎与之燃烧。若我是火红的枫叶,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诗人,我定会在微凉的秋风下,瑟瑟作响,告诉他:“您好,您很好,愿您安好。”
     若几年之后,街头相遇。不管,他是否还记得我这个普通的学生,我都不会选择擦肩而过,我定会给予一个大大的微笑,道一声:“您好,槟郎先生。”
     2013-11-6
(2013/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