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民主夜话/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大陆网民公开议六四/最爱李培仙等
·在中国改革论坛的发言/章立凡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夜话/丁朗父

   
   
   
   
   


   20世纪90年代初,广西小城北海遍地检钱的人们当中混杂着一批曾经的柳丝分子。地方当局招商引资,顾及地方国际形象,对分子出没相对宽松。
   一日。该批分子相聚小酌,海阔天空民主自由地皮小姐等等,无所不谈。席间一曾经的青年经济学家,摆出人民教师姿态,(也可能只是作生意的需要),对分子们的民主谈论,嗤以鼻,“民主民主,谈什么民主”,语毕,大嚼。
   刚才踊跃发言的分子顿时觉察到自己的幼稚,大家一时无语。杯盘之声响起。
   一个慢悠悠的南方口音,这是济良同学:“不谈民主咱们谈什么呢?讲专制?”
   又是无语,长时间的无语。
   这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楚,语气神态都记得。
   二十年弹指一挥,轻蔑民主乃至民主分子,是一个长期存在的潮流。一些曾经的、现行的,好像是曾经反对什么甚至貌似激烈反对什么又似乎强列主张什么的的“人士”们,其实一直在和党国人士一起创造鄙薄民主,蔑视民主人士的文化。不久前,曾经激进得一塌糊涂,天天在排时间表的某公教训另外一某公,说他“失败的原因就是和民运分子搞在一起”。不是一说,而是二说,三说,再而三之地说这个话。我实在忍不住了,说“民运分子有那么可恨吗?”
   我知道,像我这般年纪还这么幼稚的人已经不多,其实我在大多数情况下也不会跳出来——这是年轻人的举动。当然不说不等于不想。 当年的同学们现在都已经大了。大了的同学们现在也已经都明白:大人们有时候的不说甚至也不笑一笑,是因为那人不值一谈,也不值得一笑。鲁老师教导我们,最大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更多的人,不会说什么,只会在心里把”这厮”从自己的那份随着年事已高越来越长的愿意交往的人的名单上,一脚把他踢出去。对于有的人来说,那些年老的年少的高明人物除外,除了对谈谈民主,或者也多少干点什么,这一辈子还有什么值得一谈的呢?二十年蓦然回首,在人的心底,很深很深的地方,是不变的。
   再说不谈民主的安同学,后来就没有什么来往了。他的弟弟文同学,还走动过。
   安同学和文同学,后来又回了体制,在大学教书。文同学是自由分子,喜好饮酒饮食谈女人,名士风度,在体制内不会有什么出息,果然也没什么前程,混饭罢了。文同学喝酒便念诗:以手推松,曰:去!甚是生动。不谈民主的安同学,与某厉害女人一起做地皮生意,吃了大亏,回去当他的经济学教授,其后也未听说有什么了不起的进步,也就是混饭吃吧。我等江湖人士,当然也不会再去高攀那挤在廊庙边边上的两位同学。
   想想二十年前小同学的话,“不谈民主咱们谈什么呢?讲专制?”真的还是挺有意思,经得捉摸。真言是朴素的。打住,有空再谈。
(2013/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