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3日 来稿)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诗画文合一长篇小说近日已在巴黎上市销售,新版本综合了读者的意见,从封面到内容都做了改进,更方便读者把书带进大陆阅读。此书包含的诗词之多,绘画之多,人物之多,创了目前长篇小说的记录。是全球首部诗画文合一长篇小说。附图片。

   
   
    附版本的新闻介绍
   
    艾鸽的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正式出版发行,全书经作者反复修改,增加了不少文字和插图内容,文采质量更大幅提高。共一百二十回,合计四十二万九千二百六十字,635页,包括有诗词288首,绘画24幅,个人照片4张,历史图片两幅。所有诗词和绘画作品,均由艾鸽本人创作。巴黎魅力出版社法人MADEMOIZELLE MI认为:艾鸽的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是八九年六四题材中最有深度和最具文采的作品,被读者誉为当代红楼梦。艾鸽从六四之夜开始构思,历时二十多年完成此书。艾鸽先生1989年六四事件时,为中国青年报记者,中国作协会员。他于六月四日上午,收集了首都部分新闻记者汇集的采访材料,书写了《就六四大屠杀告全中国全世界人民书》,并由学生复印了20多万份,之后,于6月13日被捕。当时,在香港的《争鸣》杂志报道:是六四大屠杀后第一个被捕的中央报刊记者。后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两年半。艾鸽在逮捕证上写道:“有罪的大有人在,但不是我!”又在终审裁决书上写道:“这不是终审裁决,历史会做出最公正的终审裁决!”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23年了,艾鸽认为:“六四屠杀惨案如果再不平反,不是要不要平反的问题,而是该如何追究当权者维持结论拖延平反的历史责任问题。望当权者三思。”
   
    艾鸽的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次印刷数量不多,当天就售完了。印刷厂正在加印。有幸购得这本书的法国女生SOLEN说:“我们法国的八零后和九零后,不知道中国1989年6月4日发生了什么事,艾鸽先生的这本书会告诉我们中国的现代史。等我逐步学好中文读懂这本书后,我会把历史告诉我认识的所有朋友。我们法国博物馆最多了,这本书就象一个小型的博物馆。文字和绘画、诗歌及词都有,太经典了!”
   
    独立中文笔会原副会长齐家贞女士为艾鸽《自由的诱惑》做序,全文如下:
    《静静地走进这座六四墓园》
   
    為艾鸽《自由的诱惑》序
    齐家贞(前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
   
    為人写序,生平第一次,我诚惶诚恐。
    我与艾鸽的写作风格、叙事特色迥异,我的文学根底与学养瞠乎其后,為他《自由的诱惑》写序,深感心有餘而力不足。可当时我心一热就答应了,答应了就是一根绳索拖著我走到底,我这个人儿时不知天高地厚,老了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答应写序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艾鸽倾全力写出来的这本书,主要是讲六四,对六四我有话说,就更加不敢也不能推辞了。我们许多海外中国人欠六四的债,我们债臺高筑,不趁这个机会赎债于万一,心无处归依,永世不得安寧。
    六四之时,我在墨尔本一个中餐馆洗碗,与香港来的老闆Tony争论起来。他说,“不好啦,他们要‘小平下臺’,那还不开枪镇压?”我说:“不敢,这麼多人这麼多机关都参加了,它眾怒难犯。”一个说肯定要,一个说肯定不敢,我俩打赌。结果,那个只在大陆生活了七年,七岁就从广州逃到香港的资本家Tony,击败了坐过十年中国牢的赤贫者齐家贞。
    与过去歷届政治运动不同,这个长期以“人民”牌油彩装扮自己镇压人民的政党政府,这一次,十年对外开门吸收外资救命,大量涌入的外国媒体,对天安门血案做了尽可能充分全面的报导,世界有目共睹。
    海外中国人空前一致,实名登报、游行示威,强烈抗议中共的法西斯暴行;与此同时,包括本人,我们都因天安门血案,不费吹灰之力集体在海外获得定居,家属亲眷也随之移民。说天安门掉下馅饼来,说我们这些人吃了人血馒头,一点不过分,这是事实。仅澳大利亚一国,几年内拖泥带水就收留了超过二十万中国人。这就是为什么墨尔本的阿木(林明敏),在去年六四烛光纪念晚会上指出,许多海外中国人应该记住,我们是六四血案的“既得利益者”。事实上,还有人也是六四血案的“既得利益者”。
    当局把六四民主运动血腥镇压下去,砍断了政治改革之脚,获得了邓爷爷“杀二十万,换二十年稳定”,他们用一隻脚走路搞经济改革,中国成為世界瞩目的残疾经济巨人。
    金戈戈的魅力使一些人富得流油,不少人在原有的基础上收益有所增加,生活有所改善。可是,正如“三年自然灾害”时,四川峨边劳改营数千具扔进山谷的右派尸体,使两旁不毛之山结出了硕大无比的南瓜,用六四尸体换来的“和谐”“稳定”,也结出了硕大无比的南瓜——经济成果。我认為,吃了这些“尸体南瓜”的人,无论得益大小多少,富得流油还是小敲小打,也都千真万确是六四血案的“既得利益者”。
    海外的“既得利益者”,吃了人血馒头,国内的“既得利益者”,吃了尸体南瓜,我们都不能数典忘祖翻身忘本。六四绝食书说:“我们只有一个请求,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们追求的绝不是死亡!”
    “既得利益者”,我们忘记了吗?
    我断定,有一个人没有忘记,他在天安门血案二十三周年之际,出版了《自由的诱惑》,他不是天安门血案的“既得利益者”,他是天安门血案的受害人,这个人就是艾鸽。
    呱呱坠地的艾鸽道,“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可是,青年时代的艾鸽为了自由却要坐牢失去自由,甚至受到生命的威胁:“ 一场对自由女神的初恋,就这样成了绝恋。”“北京已经流出第一滴血,我还在乎流第二滴血吗?”
    这是怎样一个悖论啊。
    我不认识艾鸽,通过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网站,我瀏览到他许多作品的标题,知道这是一位极為勤奋高產的年轻作家。现在,我得感谢艾鸽请我写序,使我不能仅仅只看标题,而必须阅读《自由的诱惑》全书了。在阅读之中,我结识了一个正直善良、坚定勇敢智慧,富於牺牲精神的灵魂;一个外柔内刚的男人。
    从小就表现出极高文学天赋的艾鸽,除了偶尔与大人赋诗唱和,更多的时间他独守一隅,淌漾在幻想的自由世界裡,或者像蛀虫一个劲蛀书,或者写诗绘画,别人看他很孤独很无趣,艾鸽的内心很富足。他在懵懵懂懂、似是而非的环境中长大。
    艾鸽生命的火焰腾飞,从获取“中国青年报记者证”那一刻开始。记者部主任问,这是什么?艾鸽回答:“良心、正义、使命感。”这掷地鏗鏘的认知,艾鸽始终不渝,一以贯之。
    “记者证”使艾鸽长出双翼,像一隻自由的白鸽高高飞翔,“开始在广袤的人世间流浪”,他惊讶地发现:政府的政治号令可以通畅无阻贯彻到人跡罕至之地,为什么老百姓穷得只要求“屁股不露在外面,肚子瘪不到背面,见人能遮住正面”,罪恶在贫困落后的泥坑裡滋生,却无人问津?艾鸽用他的笔大胆写出了所见所闻,在中国青年报或中央黑头内参发表。时而获得好评,时而嫌他惹是生非,艾鸽不在乎,人并不活在他人的好恶裡。
    艾鸽为了採访,在少数民族地区睡过牛棚、马厩。
    为了良心、正义、使命,六四血案发生,艾鸽当夜联繫到首都新闻界的部分记者,他们曾经冒著生命危险到广场上,到长安街上,到医院、停尸房,到一切可能的地方数尸,收集统计伤亡人数,其中一人手上还中了枪弹。艾鸽把它们匯总起来,写了《就六四北京大屠杀告全中国全世界人民书》。
    艾鸽称,“我的《告人民书》就是退党宣言”,“就是我给中国青年报最后的一份述职报告。” 通过学生,这份“述职报告”散发到全国及海外。艾鸽告诉亲友:“有人挑战了我做人的底线。所以,我做了一件事。” 这封《告人民书》,结束了他的爱情梦,也中断了事业。艾鸽还进了“猪圈”——监狱。
    艾鸽在审讯中拒绝供出他人,坚定地回答,《告人民书》“就我一个人完成的,与别人无关。” 在审讯官拿来的上百张照片裡,艾鸽一眼就认出了书写“打倒李鹏”大标语的人。他拒绝指认:“我堂堂中国青年报记者,能做自由的叛徒吗?”有的人面对金钱,就变成一滩烂泥,被钱牵著鼻子走;有的人面对权势,就变成一捆垃圾,不停地发出恶臭。
    在正式逮捕证上,艾鸽签字:“有罪的大有人在,但不是我!”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来的“维持原判”的判决书上,艾鸽写道:“这不是终审裁决,历史会做出最公正的终审裁决。”
    我对这隻勇敢追寻自由的白鸽肃然起敬。
    面对“年华香馨豆蔻,铅弹密集穿透,血比胭脂稠!五岳垂首……天下文痞,洗刷版面,宫前争当刽子手”,艾鸽声称,“我再也无法忍受世间的对人性的冷漠。歷史需要一次裸奔。不然,谁也看不清那罗衣裙包裹著的是肉体还是腐石”,他宣誓,“吾来也,笔蘸珠峰血,另写春秋。”艾鸽陈述:“如果有一种痛苦无法被爱心忘记,那就是歷史。我抚摸著歷史,她像你一样地在痛苦呻吟”。艾鸽不辞万难,本著“对歷史不敢倦怠,对人性不敢隐瞒”的真诚与执著,写出了《自由的诱惑》。读了这本书,你才懂得“呕心沥血”的真正含义!
    本书採用了相当丰富多样的形式,这是艾鸽的独创,他“集小说,诗歌,辞赋,散曲,图片,写真,绘画和政论”為一体,20年如一日写六四,雋文佳句层出不穷,脉脉含情的诗韵、点纸可燃的深情,和独到精彩的哲学理论探讨,特别是艾鸽自己绘製的插图,“美丽者的胴体”和盛满爱的双乳,浓墨重染流光溢彩,涌动出血淋淋的潮湿的冷艳,表达了作者对自由、生命与美的礼赞,对扼杀光明的罪恶势力深恶痛绝。
    读《自由的诱惑》,你好像走进了為六四建造的一座宽广气派的墓园,这座“六四墓园”既美丽又凄凉,既繁花似锦又鬼气阴森,既静謐端庄又冤魂喧嚣——被坦克辗碎,被机枪横扫的生命在此地找到自己的灵位,叶落归根了。
    这裡,安葬了,安葬了,安葬了多不胜数的……生命!也安葬了因思念儿子患脑瘤而去世的艾鸽的母亲——吴崇芬。一个崇高而芬芳的女人。
    《自由的诱惑》为历史作证!
    其实,歷史是可以篡改的,如果谎言不被揭穿;其实,真相是可以掩盖的,如果证人保持缄默。把母鸡杀得一个不剩,“公鸡能下蛋”就可以蛊惑眾生,证人一个个百年归西,真相与尸体一齐烧掉,歷史就可以别有用心地乱涂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