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曾节明文集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昨天发表的拙作《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是帮助中国民主化》,迅即引起“自由民主人士”的攻击,大骂我是中共特务、五毛,根在习近平屁股后面诋毁“亚洲民主的基石”——日本,戴帽子打棍子,使出的尽是他们所深恶痛绝的、典型的“文革”招数。但是拙作全文没有半个肯定中共统治而否定日本民主政体的字眼,这些人何以对我这般深恶痛绝?无非是我揭示了自由民主的日本,对中国真实用心——搞垮中国,因为这种用心从道德上说很不光彩,所以我就是在“恶毒攻击日本”;照这些人的逻辑,因为日本是自由民主国家,所以我就是在恶毒攻击自由民主——因此,我就是中共的特务、“五毛”!
   
     太多的人根本搞不清什么是外交、什么是内政,成天昏昏然地做大头梦,以为实行宪政民主制度的国家都是一家人,以为宪政民主国家都会天然地帮助他国实现宪政民主,因此,日本就一定会帮助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他们高举着自由民主的旗帜,大骂别人“党文化”的同时,用着共产党的典型思维方式,把宪政民主国家的一切行为都供奉为“伟光正”,以此出发,把一切批评宪政民主国家的人都打成共特、“五毛”!


   
     毋庸置疑,宪政民主体制固然比专制独裁体制来得正义,但是宪政民主的正义,是内政范畴的正义,因为国有疆界:一国之宪政民主,只能于其国的管辖范围之内实施;一国宪政民主体制的正义,只惠及一国之国内。因此,日本的宪政民主,现实意义只局限于日本人;对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外国人整体而言并无意义。
     现实中根本不存在一个所谓“亚洲民主基石”,因为亚洲只是一个自然地理范畴,而并非国家联盟,现实中并不存在一个“亚盟”,与欧洲国家之间拥有诸多相似性大不同,亚洲国家之间千差万别,甚至连文明和人种都不一样;因为宪政民主成果享受的国界局限性,日本的宪政民主成果,根本不成其为别的亚洲国家建设的民主的“基础”,充其量对某些别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而已。因此,所谓“日本是亚洲民主的基石”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一国宪政民主体制的正义,并不能决定该国在国际事物中行为的正义,更不能决定该国任何行为都是正义的;就好比一个人对自己家人好,并不表示他对别人就好,更不能说明他就是一个好人:邓小平很疼爱自己的子女,但他对别人的子女——“六四”期间在北京示威的学生们怎样?
     一国宪政民主体制的正义,并不能决定该国在国际事物中行为的正义,因为宪政民主的正义,是内政范畴内的正义,而国际事务是对外事务。任何健全的人都无法否认:迄今为止,左右国家对外行为的,是国家的利益,而不是宪政民主抑或专制独裁之类的政体属性;只要民族国家还在地球上存在,那么在国际关系中起决定作用就是国家利益,而不是别的东西;因为若国家利益不起决定作用,民族国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国家利益决定国际关系这一规律,并不因一国之内政属宪政民主性质而发生改变。相反,内政的宪政民主,只会使这条规律更为精准地得到应验,因为宪政民主的政府要远比专制独裁的政府更多地受制于民意,而大众总是强烈地追求本国、本民族的利益的。因此,民主国家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对本国利益的求取一般要比专制独裁国家更为强烈和精细,它每每以一种“吝啬”的形式表现出来:
   
     1941年春,英国受到德国海、空强势封锁,军粮都告急了,已濒临山穷水尽的地步,丘吉尔向罗斯福连发电报哀求美国参战,亲英的罗斯福本人很想对德宣战,但遭到美国国会的强烈反对而莫可奈何,直至年底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才被动卷入“二战”。丘吉尔向美求救的时候,英国已经岌岌可危,若不是希特勒旋即犯下攻打苏联的大错,英国屈服已成定局。美国为何见死不救?照那些抱定民主/独裁决定论国际事务观的偏瘫们的逻辑,这个现象异古奇怪,照理说:美、英同属自由民主阵营,又同文同种,美国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这既是国家利益在作祟,也体现出民主国家政府受制于民意,更加“自私”——注重本国利益的特点: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美国的主流民意认为,你英国与德国打是你自找的岔,不干老子们的事,我们美国犯不着为了救你英国而付出与德国开战的巨大代价。当时如果美国是专制独裁国家,由罗斯福个人说了算,美国援助英国会更慷慨,而且早就对德国宣战了。
   
     台湾是中华民国在台湾岛上的存在,事实上是一个独立国家。在两蒋独裁统治的时候,台湾政府对大陆逃亡者非常慷慨,谁只要捡得一条命在金门上岸,都能获得政庇,并获得优厚的安置;蒋政府甚至连大陆的劫机犯,都一并收容给予政庇。。。但是,民主化后的台湾历届政府,对大陆民运异议人士却越来越吝啬,不仅支持越来越少、政庇也越来越难,游水、跳船在金门上岸,一律先抓起来再说,而后长期关押,慢慢“审查”,大陆即使侥幸获批,也永远得不到台湾公民资格;而象盘古乐队、贾甲这样持护照坐飞机来申请政庇的,一律递解出境。。。以前的台湾政府对大陆人这样好?因为独裁者蒋介石、蒋经国对大陆感情深厚、反共复国的理想未泯;为何为何民主化后的台湾,对中国大陆反对派会变得这般吝啬?因为民主化后的台湾政府受制于台湾民意,大陆沦陷多年后,台湾的主流民意对中国的感情已经淡漠,多数人认为台湾已经有别于中国,不值得为中国的“内政”付出太多代价。
   
     宪政民主国家对外非但无“伟光正”可言,其国际行为非正义者,实乃比比皆是,不胜枚举。英国为了抢占殖民地,曾与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国家、民族发生过战争,谁敢说这些战争都是正义战争?英国是世界最早实现宪政民主的国家之一,谁敢说1688年“光荣革命”后的英国,对外的一切行为都是正义的?连英国人自己都不敢这样说。单举在印度的一个例子:1919年,英国殖民军在印度阿姆利则,用马克星机枪向印度和平示威民众疯狂扫射,当场打死一千多人,制造了轰动世界的“阿姆利则惨案”,举世哗然,英国政府当时嘴硬,但“二战”后,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不得不亲自到印度,向阿姆利则惨案死难者纪念碑献花圈,以图缓和与印度的关系,并为“大英帝国”挽回一点声誉。
     而照那些抱定民主/独裁决定论之国际事务观的偏瘫们之逻辑:宪政民主的英国怎么会有错呢?不对!那些因阿姆利则惨案批评英国的人,一定是共特、“五毛”!
   
     即使是当今民主制度最为完备的美国,自己都不敢说自己对外“一贯正确”,新手可拈来一例:美国在“二战”中以“防谍”,把所有在美的日本侨民、日裔美国公民统统抓进集中营,由特情系统进行监控和甄别,其中一些人被错杀和折磨死。。。但到头来没有发现一名“日本间谍”,美国政府已经就此认错道歉;1945年二月美国与英国抛开盟国中国,单方面与苏联签订《雅尔塔协议》,大量出卖中国的利益,直接导致“二战”胜利后,共产势力在中国占了先机。。。美国布什政府也就此认了错。。。。。。
     而照那些抱定民主/独裁决定论之国际事务观的偏瘫们之逻辑:民主世界的领袖美国怎么会有错呢?不对!那些因《雅尔塔协议》批评美国的人,一定是共特、“五毛”!
   
     政体性质相同的国家不一定友好,而政体性质相反、甚至意识形态相反的国家一再结盟的历史事实,也证明了国家利益决定国际关系这一规律:
     英国君主立宪以来,很长时期并未和那个民主国家结盟,相反,英国与最为民主的美国关系,长期处于敌对、疏远或不冷不热非友好的状态中,此种状况直到“一战”爆发后才改变;“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英国不仅对雅各宾专制政府和拿破仑政府敌对,对雅各宾专政前的君主立宪法国政府,和雅各宾倒台后的共和民主的督政府,统统采取敌对开战态度,试问,那些抱定民主/独裁决定论之国际事务观的偏瘫们,当年宪政民主的英国,为什么没有帮助法国的民主化!?而今宪政民主的日本,就为什么一定会帮助中国的民主化!?
     非但不帮助法国民主化,英国还联盟沙俄、普鲁士、奥地利等君主专制国家,围攻法国,终于把专制的波旁王朝重新扶上了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波旁王朝比拿破仑政府民主、开明?宪政民主的英国为何与沙俄结盟?难道沙俄比拿破仑法国民主、开明?
     “一战”时,宪政民主的英国联盟专制帝制的沙俄夹攻德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沙俄比德意志第二帝国民主、开明?
     “二战”时,宪政民主的英国再次联盟共产极权的沙沙俄继承者——苏联合攻德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苏联比纳粹德国民主、开明?丘吉尔、撒切尔的粉丝们,和共产党余孽们高度一致地嚷嚷:
     “因为德国侵略他国!“
     嗯,苏联就没有侵略他国?苏联同德国几乎同时出兵,要知道,当时德国仅占了波兰三分之一,苏联侵占了波兰的三分之二,此前后,苏联入侵芬兰,而后吞并了波罗的海三国,当时苏联在欧洲侵吞他国的领土,是纳粹德国的两倍!宪政民主的英国为何视而不见呢?为何不向苏联宣战呢?宪政民主国家对外不是天然正义吗?
     上世纪八十年代,英国与反人类罪犯政府——智利皮诺切特军事独裁政府打得火热,独裁国家智利长期是英国在南美的盟国。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些现象,是民主/独裁决定论之国际事务观根本解释不通的,而唯有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才能解释:英国与最民主的美国长期敌对、关系冷谈,是因为美国脱离英国独立,对英帝国利益是沉重的打击,英国极不甘心,在反扑——第二次美英战争失败后,无奈接收现实,但内心是巴不得民主美国乱掉垮掉,以便卷土重来的,英国在美国内战中与暗助南方邦联,并蠢蠢欲动,企图对美再次开战,就反映了这一点;
     英国之所以在“法国大革命”后根本不管新法国民主还是专制,持续对法国开战,为此不惜纠合欧洲大陆诸多专制君主国,下血本打败了法国,扶持专制的波旁王朝复辟上台;这是为什么?因为英国为了帝国利益,必要维持欧洲大陆的势力均衡,革命后崛起的法国,则会打破欧洲大陆的势力均衡,所以英国一定要扶持波旁王朝复辟,因为由专制腐朽波旁王朝压制法国的崛起,才符合英帝国的利益。
     同理,英国之所以联合沙俄、甚至结盟共产极权的苏联共同攻打德国,也是维护欧洲大陆势力均衡的国家利益需要,当然管他沙俄、苏联专制不专制、极权不极权、侵略不侵略了,反正沙俄、苏联专的不是我们英国人的政,俄、苏侵占的又不是英国的领土或领地。英国的本意是让苏、德两败俱伤,自己当渔翁出来收拾局面,熟料后来苏联大败德国,反攻入欧洲腹地,赤化了整个东欧和部分中欧,完全打破了英国“欧洲势力均衡”的如意算盘,作为垂死的老朽帝国,英国尽管不愿接受,却也无可奈何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