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熊飞骏的博客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熊飞骏

   “抄袭”和“剽窃”是文画创作者最大的人格暗点,遭受谴责必然且应该。

   指控作者抄袭或剽窃者首先应该明白什么才是“抄袭”和“剽窃”;否则起到的作用将不是“纠偏”和督责作者自省,而是严重打击社会创作积极性。

   抄袭肯定不好,尤其是剽窃他人未经公开发表的文画成果不可饶恕。如辉煌60年学术领域常见的大学教授剽窃学生的学术论文;文化机构的官僚和文学前辈把名不见经传的文学青年习作作少许更改然后署上自己的大名发表……

   但如果因为引用他人尤其是“名家”已经公开发表出版的某段言论,只因“未注明出处”就攻击作者抄袭,很多文画大家就难避免抄袭嫌疑。尤其是历史名家几乎都是“抄袭者”,因为他们都曾引用过公开发表出版的历史著作。前人发表的历史著作是史学者的创作“原材料”。历史文作有自身的独特性,引用史料是必要的;不引用历史原材料很难成文成书。

   有人振振有词地说,“引用”当然可以,但你必须在文中“注明出处”。

   如果是学术论文,“引用”部分“注明出处”是必要的。常用方式是在文中“引用”处“标号”并且文后一一“后注”。

   但如果是“文学性”很强的作品,“论文”标著法将极大损害文章的可读性。

   中外文学名著有很多“引用”《圣经》,《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的故事和题材,读者见过“一一注明”了吗?

   如果“引用处”都要一一“注明出处”,此书的可读性是不是会大受伤害?尤其是那些需要引用大量史料的历史著作,如果引用都要注明出处,那本书还能读下去吗 ?

   还有一个常见的现象,作者在行文时想起了先前读过的某段文字有必要引入文中,但一时间想不起是出自哪本书哪篇文章。有才气的作者多是“读书破万卷”,如果在读过的万卷书中花费巨大精力去找寻那段文字,他的创作灵感还能不受巨大伤害?

   有些作者记忆力强,因为与某位作者心灵相通,先前读过的某段文字已经潜移默化为自己的观点,行文时就容易自然而然引入文中,而根本想不到这是他人的观点。

   值得警惕的是:近两年“抄袭”被广泛滥用,居然取得了与“汉奸”一词同等效应,多沦为体制文人打击良心真话人士的政治大棒。颜昌海、寒韩、李承鹏、信力健都曾被人大张旗鼓攻击抄袭。杜君立新书刚上市,飞骏就收到不少指摘此书抄袭的邮件和QQ留言。总之哪个“与主流不一致”的作者出了书或影响太大,就容易有“人”站出来指控他“抄袭”。

   去年九月博客中国举办了一次“影响中国百名博客大赛”,投票结果颜昌海高中“状元”;飞骏也阴错阳差名列“榜眼”。

   结果指控颜昌海文章“抄袭”者一下子涌现了好多好多。

   飞骏的“榜眼”本来名不符实,之所以居于众多大家之前完全是因为踊跃投票者多是贫寒书生,飞骏又出身社会底层,是个赤贫的无产阶级,出于同病相怜的缘故才容易投我的票。

   这个飞骏有自知知名,知道自己成了“文坛大家”意外的“黑马”完全是拜“贫穷”和“草根”所赐,而不是文章真的有那么牛。

   可某位成名“大家”一样不放过飞骏,居然写了近10万言的文字指控本人“抄袭”?

   飞骏的代表作是五卷本150万言的《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第五卷《点亮午夜的烛光》……),去年台湾已经正式出版了精华本。

    “名家”没有指控这套书“抄袭”;而是指控2005前正式出版的《历史在这里哭泣》抄袭柏杨的《中国人史纲》。

   《历史在这里哭泣》里面的文章是我2004年前刚刚涉足文史创作领域时的“习作”。因为是“习作”也没想过会正式出版,自然“引用”了大量飞骏最衷爱的柏杨《中国人史纲》的原文。

   我是个医学生,在校没学过历史。柏杨的《中国人史纲》是那时我当时读过的主要史书,并且反复读了三四次。

   因为特别酷爱柏杨的史观和文字,“引用”史料时就舍不得舍弃掉原文的精美文字改用自家的“土包子语言”。心想反正百分百“历史外行”兼无名小辈的熊飞骏习作绝无出版面世的可能,行文就没考虑过“严谨”,就如好抄报纸的小学生作文没考虑“严谨”一样。

   阴错阳差的是,我把此书发到极少人关注的新浪书库后,被国内“花山出版社”相中,主动联系上我要求“正式出版”此书,也就是说作者不用花一分钱不用劳心推销还能得“稿费”(版税或版权买断费)。

   从没被人关注过也没从“名利”俗套中走出来的小人物,自然不可能拒绝这一“天外飞来的诱惑”。

   出版社在出版此书时没经我最后同意就删除了原稿几万言本人原创的评论文字,造成《中国人史纲》内容的比例更大。

   没想到此书一上市后就成了意外畅销书。不但国内有盗版,台湾也在本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正式出版且一样畅销。

   那时台湾良心巨匠柏杨还结结结实实活着且头脑清醒,按常识推理应该有人把此书拿给他看。

   《历史在这里哭泣》引起很大反响后,我才意识到此书的“不严谨性”。

   于是我采取了补救措施:

   一是不把书中的文章发表到自己的博客和论坛,也就是自己也不认同这本书中的作品。所以2005年以后读者很难在网上看到《历史在这里哭泣》里面的文章。

   二是《历史在这里哭泣》版权到期后,我坚决拒绝国内外多家出版机构的再版请求。

   …………

   当那位“大家”站出来指控《历史在这里哭泣》大段抄袭柏杨的《中国人史纲》时,我除了耐心解释并虚心接受这一指控外;再就是奇怪她是怎么看到此书的文章的?网上此书原文很难看到,因为熊飞骏的博客、论坛都没有《历史在这里哭泣》里面的文章。若是无心看到,怎么本人误中“榜眼”前未见她指控?再者怎么不见她指控飞骏的代表作《中国在这里反思》抄袭;却指责本人多年前刚出道时的连自己也不认同的过时“习作”抄袭?

   很难想象一个我从没打过交道没聊过天没发条短信和邮件的“文坛大家”会象“狂热粉丝”一样长期关注精读一个无名后辈飞骏的“习作”;那么是谁提供给她这些刚出道时所写且网上很难看到的过时“习作”当“靶子”的?

   凡是文字创作者都知道行文的艰难,是什么力量支撑这位“大家”花费巨大心力写出洋洋10万言的大作指控一个无冤无仇的贫寒后辈抄袭?

   这位“文坛大家”不但洋洋10万言指控《历史在这里哭泣》抄袭;还指控飞骏花大钱购买选票。如果每天啃冷馒头维生的熊飞骏有钱购买一百多万选票,那中国就不可能有穷人了,扶贫办公室的公仆们还不都得失业?

   去年岁末飞骏被海外《博讯》网评为“全球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难道也是花钱买来的?“博讯百大公知”可是近几年海内外很权威的评选。

   被指控抄袭的最后结果是:“影响中国百名博客”评选结果最后出台时,“状元”颜昌海和误打误撞的“榜眼”熊飞骏榜上有名。得票遥遥领先的民主小贩杨恒均也名落孙山。

   得票名列百名以后的几个反文明左棍则“高中”了。

   飞骏“榜上无名”很正常!他本来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老粗,没一点文人的才气,本来就与“百名大家”无缘。但“文胆”颜昌海、杨恒均名落孙山就实在太那个了!

   …………

   还有一个怪现象:近年被抄袭指控折腾得灰头土脸者多是良心异议人士。我还没发现有人指控过司马南、孔庆东、张宏良、吴法天等反文明左棍和鉴定“汶川地震倒塌校舍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之流的无良专家教授文作存在抄袭现象?他们的文作明显强盗逻辑狗屁不通,如果存心找茬应该也能找到抄袭片断,只是良心人士不屑去做而已。

   至于特色大学普遍存在的教授抄袭剽窃学生学术论文的现象,也很少有能够引起文化学术领域广泛关注的“抄袭“指控。

   原因和答案自在不言中。

   …………

   阴谋和陷害是没有底线的,并且自认为“精于权谋”者最容易犯低级弱智错误。

   当夏俊峰死刑引起平民百姓的广泛质疑时,有人居然跳出来指控夏俊峰的遗孤画作存在“抄袭”现象?并且指控者还不乏“名人大家”?

   夏俊峰的儿子只是个小孩!

   如果夏俊峰的儿子“抄袭”成立,童年熊飞骏的抄袭现象比他严重百倍,因为我小学时写的作文常被老师当范文在班上宣读,但多是在报纸上这里抄写一点那里剪裁一块“拼接”而成的,很少是自己的思考成果。

   文革后期的小学生写作文抄报纸是普遍现象。

   “人才”的创造力起源于“模仿”,几乎每个人才童年时期都有模仿经历,否则根本不可能成长为“人才”;更不用说“天才”了。

   如果中小学生的“模仿”被指控为抄袭,那人类世界就不存在没有“抄袭”的名家。

   文画“模仿”是小学生的普遍现象,几乎所有的大家童年时期都有模仿经历。用“抄袭”来打击一个模仿创作的小孩,奶奶的良心太坏!也太没底线!

   

   “抄袭”应该谴责和制止;但更应该制止的是“抄袭”的别有用心“滥用”!

   近年不但有文友告诉飞骏我的文字被人“抄袭”发表在某处某处,很多不注明原文作者,更有甚者直接在作者栏标出自己的大名……

   我听后不但不生气,相反还有些许高兴:一是大老粗的涂鸦居然也有人看中?二是本人居然也能对推进中国的文明进步起了点微末作用。

   只要有益于推进中国的文明进步,飞骏才不会在乎他人抄袭拙作。

   真正的文人“撰文目的”很少是为了赚钱的!企图靠“良心文章”在空前不爱阅读的特色中国赚钱不是“弱智”就是“神经有毛病”。

   写出上百万言拿得出手的文字要花费多大的“心血”,把这份“心血”用于潜心钻营跑官,跑个县委书记应该问题不大吧?

   特色中国一个县委书记的“含金量”是多少?

   重庆巫山县交通局长晏大彬就是最生动的答案。

   一个年财政收入不到一个亿的国家级贫困县,一个小小的交通局长,在人民币还没疯狂贬值的六年前就查出有记录的高达2226万元的天价贿赂;利用职权玩弄了很多客车女售票员;还常常被评为先进模范……

   国家级贫困县的小小交通局长就能练出这等“贪贿豪气”;不是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委书记该有多大的“含金量”?

   所以傻子疯子才会想到靠“写良心文章”赚钱!

   辛苦撰写“良心文字”的写手多数是出于“良心”和“责任”;而不是“赚钱发财”!

   特色中国只有歌功颂德的“马屁文章”和与专制权力保持高度一致的“疯子理论”才能“升官发财”;好对特权腐败说“不”的“良心文章”不“破财”就是万千之幸。

   

   

   

   二0一三年十月十日

(2013/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