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百姓的冤,知多少]
王先强著作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歷歷在目》39.賀局長
·《歷歷在目》40.何處拾回青春
·《天堂夢醒》一、初抵乍到
·《天堂夢醒》二、新的生活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天堂夢醒》四、助人為懷
·《天堂夢醒》五、恭喜發財
·《天堂夢醒》六、這般現實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天堂夢醒》九、身心疲累
·《天堂夢醒》十、賢慧妻子
·《天堂夢醒》十一、風雲突變
·《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天堂夢醒》十三、下場可悲
·《天堂夢醒》十四、自由何物
·《天堂夢醒》十五、夢無了時
·《香港雜事》1.住
·《香港雜事》2.假結婚
·《香港雜事》3.吃
·《香港雜事》4.看病
·《香港雜事》5.馬照跑
·《香港雜事》6.貪
·《香港雜事》7.錢之煩
·《香港杂事》8. 八九民运
·《香港雜事》9.黃雀行動
·《香港雜事》10.反共基地
·《香港雜事》11.這種變異
·《香港雜事》12.娼的辛酸
·《香港雜事》13.林鄭媽媽
·《香港雜事》14.外部勢力
·《香港雜事》15.記你老母
·《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香港雜事》17.拼了生命反送中
·《香港雜事》18.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上﹞
·《香港雜事》19.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下﹞
·《香港雜事》20.遍地開花和前僕後繼
·《香港雜事》21.「鴨」
·《香港雜事》22.獨一無二的企業家
·《香港雜事》23.木屋純情
·《香港雜事》24.清潔工陳姐
·《香港雜事》25.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上﹞
·《香港雜事》26.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下﹞
·《香港雜事》27.香港的狗
·《香港雜事》28.九七回歸
·《香港雜事》29.要賺內地的錢
·《香港雜事》30.這裏也有殘殺
·《香港雜事》31.這裏的自殺更多
·《香港雜事》32.反對23條立法
·《香港雜事》33.街市裏的趣味
·《香港雜事》34.喊打喊殺
·《香港雜事》35.香港的低端人口
·《香港雜事》36.雨傘運動﹝上﹞
·《香港雜事》37.雨傘運動﹝下﹞
·《香港雜事》38.雨傘運動的延續
·《香港雜事》39.一棵挺拔的蒼松
·《香港雜事》40.一株嬌艷的紅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姓的冤,知多少

   1994年8月,河北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发生奸杀案,抓了个聂树斌,次年4月,拉出枪毙了,终年21岁。2005年1月,有个强奸犯王书金,自我供认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是其所为,随后他还被带去案发地重组了案情。同一桩案,前后生出两个凶徒,这就奇怪了。
   今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对王书金终审宣判,对「一案两凶」,未经慎重复核,只随用几条细节,就裁定王书金不涉及石家庄西郊玉未地奸杀案,撇开了王书金的「自我供认」,这就更奇怪了。
   按照常理,当年聂树斌被枪毙,是冤屈了。然而,中共的响应是,枪毙不误,无冤。
   有人说,判聂树斌赴死的人,今天已升任北京大官了,可以回头去认错、说冤吗?也有人说,当年高官章含之因病急需换肾,正对上聂树斌肾适用,便枪毙摘肾了,这有甚摩冤不冤呀?所以,当然是枪毙不误,无冤。
   其实,不必表惊异,也无需问因由,更不用究根底,因为中共残害屠杀百姓,本就是一种职责,从来都是爱杀就杀,讲杀即杀,手起刀落,一笔勾销,无法无理的。横尸遍野,血流成河,都属正常。


   中共窃国六十多年,据专家学者的统计演算,因饥饿、迫害、枪杀而死亡的人数合计在八千万以上,此外,终生残废、精神失常者,还不计其数。这创了世界第一,够说明问题了。
   一场土改运动,就枪毙了四百万个地主。这些地主或是继了上一代留传下来的一点土地,或是自己勤劳节省,正当地购买了一点土地,大都老实过活,并无作恶,其实只是道地的农民,可就是被枪毙了;中共说过这有冤吗?
   大饥荒,饿死了四千万人,明明是「人祸」,中共却说是「天灾」。这,中共认冤吗?
   文革时期,「五类份子」遭殃,有的被满门抄斩,小至几个月,老至八十几岁,统统人头落地。这,有否冤?
   89六四,明明是反官倒反贪污的一场学生爱国运动,中共却说是反革命暴乱,因而枪杀上千个「暴乱份子」。这,冤不冤?
   在西藏、新疆、内蒙古,还杀了多少反动、恐怖份子?这,全没冤?
   就是在今时,北京也聚集了一大批喊冤者,且这样的人,每天还有成百上千个正络绎于途,在源源不绝的上京中;这,也全是满肚冤屈的,可中共善待过这些人?
   沈阳小贩夏俊峰被处死的前一刻,有人恳求习近平开恩,颁发赦令,赦免夏俊峰死刑,也有人建议彭阿姨莲步轻移,去看一下夏俊峰的妻儿,给民间带来点抚慰;这些善良的人们,希冀习近平和彭阿姨施德政,讲仁慈,做点好事,愿望多美好,可到头来,却注定是痴心妄想。
   聂树斌的老母亲上下奔走,想聂树斌案重审,要为聂树斌翻案,但面对中共,将是困难万重。不过,即使翻案成功了,中共屠杀聂树斌的罪恶,也仍然是纪录在史册上,清洗不掉的;中共永无法把聂树斌起死回生!
   百姓的冤,知多少?中共的罪孼,几深重?中国人,不能对中共抱幻想!
(2013/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