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公民同城圈论坛
·小圈子策略讲话
· 利用互联网,寻找同道人
· 再谈小圈子策略:安全有效的组织策略
·公民同城圈内外关系处理原则
·民主革命的四大战略要地
·民运阵营的潜力和危机
·小圈子策略:聚集民间力量的安全方法
·小圈子策略:互联网时代最安全有效的组织方法
· 小圈子策略操作标准流程图
· 民主革命所需要的四种宣传准备
·中国民主革命的18条纲领(样本)
· 全国倒共符号传播计划书
·全民倒共符号传播倡议书
·大规模民众动员的方法
·4.29全国纪念林昭倡议书
· 街头革命的组织架构、行动原则和基本步骤
·未来民主革命的重要步骤:瓦解中共地方政权,建立公民自治机构
·未来民主革命的重要步骤:形成全国民主联盟
·以民意赢得军心:化解专制暴力的现代战略
·同城聚会应当低调
·关于对同城的一点意见
·关于’’同城’’社会实践的框架思考 [初稿]
·中国人应从埃及革命中学到什么?
·劉荻:也來談談同城聚會
·聚合民主力量的新平台
·展开黄丝带行动,声援被拘民主人士
·李一平:公民同城圈的自我定位是什么?
·关于时局的几点意见和声明
·徐水良: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关于当前局势的意见及给同城同道的建议
·任人评说:许志勇狂批《变局策》
·徐水良: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
·度北:“同城公民圈结盟”决定中国大革命的成败
·六四黑衫行征文:当代宋教仁——略记查建国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胜仪:二次革命
·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浴火凤凰:大策略
·何德普:纪念八九“六·四”血案二十四周年(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王策:公民主权大革命
·六四黑衫行徵文:历史在这里流泪 戚惠民
·『同城策』“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
·『六四黑衫行』“六四”老人悼爱女 上海義工
·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六四黑衫行』 中国责任与中国梦 作者 鞅子
·黑衫行征文『同城策』中国的出路,最强民主路线图
·“任人评说《变局策》”: 乱世奇书,革命良谋/罗浮子
·徐文立谈习近平最新反腐讲话 作者 艾米
·『同城策』新民主革命戰略 作者 Mafei Dai
·同城啟事
·『同城策』公民同城圈發展的思考 作者 劉俊君
·史上最佳互粉神答
·今日香港談愛國 作者 香港小妹
·不要忘记还在狱中的民主革命的先驱者王炳章博士
·网民白条:关于实名和马甲的几条参考意见
· 『同城策』最后的堡垒也将不能独善其身 劉俊君
·『同城策』建立网络正义军团 作者 公民同城
·『同城策』答墙内网友
·『同城策』再答墙内网友
·變局待何時? 作者 八月十五運動
·『同城策』團隊,團結及其他 作者 Fan Kong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
·革命路线图
·『同城策』''同城 ''社会实践的几点思考 作者 楊亮
·谴责习李政权倒行逆施 敦请民主同道注意策略
·重要消息:徐文立辭去民主黨主席職務
·观点争鸣:立新才能破旧——也说《变局策》
·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
·我与许志永和新公民运动的关系的声明 李一平
·声援许志永,但不要走许志永的改良路线
·公民同城圈策略(网贴版)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李一平/还要幻想良性互动吗?
·郭永丰/ 组建民主小圈子
·同城公民:茶叙
·“同城飯醉”用來干什麼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
·联合战线—《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孟渊沛/
·如何瓦解一党专政社会基础? 作者 张三一言
·新组织,新革命 作者 Changen Yuan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作者 張三一言
·【击鼓鸣冤行动】通告
· 一种群众动员的方法:敲盆造势法
·俊峰之后莫谈改良!加紧组建小圈子团队,准备革命!
·同城攻略
·第十次研讨会
·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度北:聲援許志永 但絕不走他的改良路線!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第十次研讨会:群体性事件的动员机制与组织方法(二)
·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座谈
·同城运动骨干流亡美国
·向泛蓝联盟的勇士致敬!
·『同城策』打好過渡期心理仗 作者 成斌麟
·為新時期民主革命正名 張三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向香港民主派朋友进一言,只要你们运用香港的舆论优势把公民同城圈运动在大陆推广开, 香港的政治格局也就马上改观。一边在香港与中共打阵地战,一边介入大陆民运让中共后院起火,才是香港民主派制胜之道。 请参考国内同城圈骨干人物张洪范先生的一篇文章,道理讲得非常透彻。
   
   
   
   在同城群线上会议的讲话

   张洪范
   
   同城运动的局限和突破办法
   
   感谢主持人给我安排这样一个机会参与各位同道的网上会议。由于主持人刚才提醒过为了安全不要透露太多个人讯息, 我就不自我介绍了,将来大家一定有机会畅叙友情,现在就只讲公事,直入正题:下一步同城运动应当怎么办?
   
   同成运动虽然起步晚,但是发展顺利,势不可挡。我们虽然没有准确的参与者人数统计,各位作为各地同城圈的骨干,各自可以做出自己的估算,我的估算是核心人数应当在5000人上下,外围参与者应当有50000人左右。因为这个运动中共没有反制的办法,这个数字天天都在增长!我相信,凭这个势头发展下去, 明年人数应当可以翻两番。
   
   但是大家也应当看到运动的局限性。即使我们的人数翻两番,核心骨干也只有2万人。听起来很多,但是同中共的力量一比,就微不足道,中共有8000万,就算死心塌地的党员只有十分之一,也是800万。他们400人对付我们一个人,我们怎么打败他们? 不必灰心,我们当然有办法!
   
   第一个办法是扩大我们的人数。扩展同城运动规模,要在微观和宏观两个层次同时宣传同城运动的理念与策略。微观层次就是我们每个人运用自己的能力在网上、在现实中宣传。我们过去主要靠这种宣传方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缺陷是进展不够快,跟不上形式的需要。要想快速发展,就一定要加强宏观层次的宣传。所谓宏观层次的宣传,就是利用传统媒体如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结合大事件和著名人物,针对全国人民进行宣传,把同城运动宣传到街知巷闻、家喻户晓。那时候出来组建同城圈的人数就多了, 同城圈就可以星火燎原!
   
   第二个办法是提高我们的能力。客观地说,即使我们宣传做的再好,真正有勇气有能力组建和参与同城圈的人还是没有中共党员多。但是我们可以做到比他们有政治实力。这个实力不是经济实力也不是武装力量,而是动员和组织民众的能力。中共人数虽多,但是他们不得人心,没有办法动员人民支持他们。我们民主宪政派代表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也代表中下层人民的利益,因此我们有机会动员民众。但是我们也要有能力才能把握得住机会。“动员民众”是个技术活,不仅需要个人政治技能,也需要团队合作,需要总体策划,需要把握时机;动员起来之后,还要进行组织工作,否则还是乌合之众。组织又是一个技术活,不同环境及任务所需要的组织架构、运作程序、内部人际关系处理,这些知识和技能没有人天生就会,必须通过学习培训才会。
   
   把这两个任务完成了,我们就有实力与中共相抗衡,我们就是未来民主革命的领导力量,就能用新秩序取代旧秩序。要完成这两个任务,我们自己的努力固然不可或缺,但是光靠我们自己还不足以成功,还必须借助外力。就拿宣传来说,我们没有太多国内媒体可供利用,国外媒体用得太多了也会被中共打压抓捕;培训人员更需要从海外团队来主导,在国内根本没有空间。
   
   海外势力浅析
   
   那么海外什么力量我们可以借助呢?海外流亡的民运组织是不行的。但是以我的了解,他们中不乏有识之士,但是太分散,内斗太严重,没有具备这种实力的团队。李一平他们那个团队有能力策划和初期推广,但是我估计光靠他们是没有实力全面布局的。还有几个团队有外交资源,但是都比较零散,而且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不能指望。
   
   美国和西方国家政府不能指望。西方政客不会主动承担起建设中国反对派的任务,因为这样做对他们没有直接的利益,一旦失败还会引起政治风险。更何况要对中国的民主派进行有效的支持,还需要对中国非常了解,个人的政治判断力还要非常好才行。兼具这样素质的人在西方政客中并不很多。他们过去三十年中也捧过几个民运维权的人士和团队,结果都捧错了,现在还在错。这就说明他们是雾里看花,不了解哪些人真的能干的成事情,哪些人只能混些虚名。
   
   台湾朝野都可以为中国民主派提供一些帮助。中共存在一天,台湾就一天不能安全。这种感觉让他们真心希望中国实现民主宪政,让他们有帮助中国民主派的动机。但是他们对中共也是非常畏惧的,在帮助我们时会非常小心,非常有分寸,既能帮一点,又不至于引起中共的太大的反应,不会因此而影响两岸关系。从过去三十年的情形来看,他们的帮助都是非常有限度的,不具有全局性的战略性的意义。
   
   真正能够全心全意和我们一起奋斗的是香港的民主派。尽管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介入中国民主运动,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走出这一步,这是形势使然。为什么这么说呢?
   
   香港民主派的困境
   
   香港民主派在80年代初正式成型,到8964之后因为港人对中共的反感而达到全盛。那个时候他们在立法局和区议会的选举中能拿到90%的选票,而且有能力组织上百万人参加的大型街头运动。但是自97回归之后,就逐渐开始走下坡路,被中共及其香港爪牙建制派压着打,一直处于守势,力量日渐萎缩。
   
   香港号称四小龙,但是贫富分化相当严重,社会底层人数占人口60%,中产阶级占百分之三十几,还有一批富豪。富豪因为和国内的生意往来,自然要站在中共一边。奇怪的是香港穷人也是支持中共反民主的。穷人大多是广东移民,经常要回内地探亲访友,一回去就被当地统战部当大人物似的招待一番。那些人在香港过得委屈难受,只有中共才让他们感到自己面上有光,所以尽管中共是香港贫富分化的推手,香港穷人还是支持中共。国内的穷人已经不容易受骗了,香港的还可以骗。所以香港富人和穷人都不支持民主派了,只剩下中产阶级,可惜他们的人数又不够多。这是香港的民主派不能成为主导政治势力的原因之一。
   
   中共接管香港主权的时候,没有办法把香港制度中的民主成分完全去除,就搞了一个四不像半民主的机制,其中有部分民意代表是由真正的选举产生的,但是行政长官和大部分立法会议员不是普选产生的,而是很少人推举出来的。所以即使民主派赢得大部分市民的支持,也没有办法成为政府中的主导力量。现在民主派在立法会只有不到40%的席位,在区议会只有20%的席位,在行政机构中根本没有地位。所以制度限制是民主派不能取得主导权的另一个因素。
   
   还有第三个因素就是民主派内部的分裂。在97之前,民主派有逐渐联合的趋势,但是到了97之后,民主派分裂就分裂了好几次,到现在已经发展到恶语相向,互相拆台的地步,非常令人痛心。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大家试想,中共能让香港民主派坐大吗?
   
   中共可以不断压缩民主派的势力范围,但是消灭不了他们。民主派的基本实力还是保存了。第一,他们还在体制中有发言权,尽管没有决定权。
   第二,他们有基本的支持者群体,有固定的选民支持,还可以发动中小规模的街头行动。
   第三,他们有众多的国际联系和宣传优势,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总而言之,香港民主派的实力正在被中共势力侵蚀,一步步衰弱。民主派正在努力抗衡,但是以一个地方的民主派势力与一个大国的政府角力,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香港民主派要取胜就必须改变战略,把其他政治势力拉入这个角力中来,改变实力对比。
   
   香港民主派可以与哪些势力结成联盟抗衡中共呢?那就是国内民主力量。国内民主力量可以分为显性力量和隐性力量两部分。前者包括民运人士、维权律师、法轮功等,实力不大,真正活跃的人士应当在两三万人左右,但是非常顽强,而且正在发展壮大;后者包括几百万具有民主思想的网民和几百万深受中共之害的访民,尽管他们现在还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但是非常有潜力,完全可以在他们之中开始组织化工作,把潜力变成实力。
   
   香港民主派虽然也支持国内的民主运动,但是很少直接介入国内的民运操作。长期一来都恪守“井水不犯河水”的戒律,非常蚀底。因为中共是没有任何戒律的,河水一直在犯井水,所以香港民主派不断受到削弱。香港民主派过去担心,一旦过界介入中国民运,会引起中共强烈反弹,也会引起谨小慎微的香港中产阶级的担惊受怕。在九十年代这两个担忧都是有些道理的,但是如今时移世易,这种担心就显得多余。
   
   第一,即使香港民主派直接介入中国民运,中共也不敢对对他们采取镇压措施。因为国际国内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中共现在内外交困,经不起折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对手不是立刻要他们的命,他们就不会对香港采取大动作。毕竟香港还是有一国两制这个保护伞,中共现在绝对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废除这个政治架构。
   
   第二,香港中产阶级已经有一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人已经成为激进派,根本不怕与中共直接对抗。如果民主派中的主流团体不能与这些激进人士保持良好关系,就会失去他们的支持,导致自身实力削弱。
   
   第三,主流中产阶级的求稳心态也要照顾到,但是完全可以用技术方法解决,比如把某些民主派的架构(比如支联会)与主要从事香港本地政治的社团政党作适当的切割,专门用于介入国内民主运动。这样既能充分运用香港民主派积累的政治影响力,又不给中共把柄。
   
   香港民主派在中国民主运动中的作用与地位
   
   国内民主力量现状是实力小潜力大,而且直接在中共的打压范围之内,组织和宣传的能力都非常受限制,潜力难以转化为实力。
   
   香港有一国两制的保护伞,香港民主派的不可能受到强力镇压,更不会被彻底消灭,因此可以作为中国的民主力量的堡垒,甚至指挥中心。香港民主派相对于国内的民间力量更有筹款能力,还有强大的舆论资源。如果把这些资源用一小部分开发国内的政治潜力,就可以让国内民主派的力量迅速壮大,让中国的政治格局彻底改观。比如,只要运用少量的金钱就可以开展一个组织化项目,把同城运动在全国的架构搭建起来,形成一批职业的民间民主政治队伍。再加上一个有规模的宣传攻势,就可以把同城运动的概念和方法推广到几百上千万网民和访民中去,让同城运动的规模扩大数十倍,让同城圈团队遍布全国。
   
   香港民主派如果想只用香港本地的力量同中共抗衡,那是绝对没有希望得胜的;中共的软肋在国内。现在国内民怨这么大,反对他们的人这么多,他们最怕的是国内的人组织起来,形成团队。有了团队就有了动员民众的能力,就有了在干柴上点火的能力。如果全国各地都有了团队,那就可以在各地同时点火,中共就招架不住了。
   
   组织团队的方法就是同城策略。现在我们还只有少数人在组圈子,因为宣传的力度还不够,只有几万人民运维权人士知道,知道的又不是每个人都沉得下心来做这项工作,开始做的人有未必有技巧有能力把事情做扎实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同城这种组织方法现在是已经有了无限的发展空间了,只是我们投入的资源还不够,尤其是宣传推广还做得不够。如果香港民主派能动用他们的舆论资源,以香港为基地来推广这个运动,那么几个月之内,就可以把这个运动推广到几百万网民和访民中去。中共就会彻底丧失对民间力量的控制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