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
公民同城圈论坛
·声援许志永,但不要走许志永的改良路线
·公民同城圈策略(网贴版)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李一平/还要幻想良性互动吗?
·郭永丰/ 组建民主小圈子
·同城公民:茶叙
·“同城飯醉”用來干什麼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
·联合战线—《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孟渊沛/
·如何瓦解一党专政社会基础? 作者 张三一言
·新组织,新革命 作者 Changen Yuan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作者 張三一言
·【击鼓鸣冤行动】通告
· 一种群众动员的方法:敲盆造势法
·俊峰之后莫谈改良!加紧组建小圈子团队,准备革命!
·同城攻略
·第十次研讨会
·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度北:聲援許志永 但絕不走他的改良路線!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第十次研讨会:群体性事件的动员机制与组织方法(二)
·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座谈
·同城运动骨干流亡美国
·向泛蓝联盟的勇士致敬!
·『同城策』打好過渡期心理仗 作者 成斌麟
·為新時期民主革命正名 張三一言
·给河南民主同道的建议信
·刘澜昌:香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 的新焦点
·『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同城快訊:让中共无力对风出拳 多伦多大会报道组
·公民同城圈,应向女性纵深发展
·沈勇被杀了,下一个是你
·也谈同城饭醉
·转发Skype群关于沈勇案消息
·给各地同城同道的建议
·关于沈勇头七的几条建议
·《变局策》002
·《变局策》003
·《变局策》004
·争取民主转型的公民同城圈运动:发展的资源和技术
·《变局策》005:以圈子动员民众
·“宣传翻墙软件”+“热点事件”==》公民同城圈运动
·《变局策》006公民同城圈的四无和四有
·变局策007:合法低调分散-现阶段的同城三原则
·民主革命与社会变革 王衡庚
·《变局策》009:阿基米德的杠杆
·安志新:公民同城圈是推翻暴政的有效手段
·启动革命 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洪 海
·公民同城圈运动,可向宗教纵深发展
·实现中国民主:组织资源和凝聚力
·“同城小圈子”的发展前景 李 志 友
·第十九次研讨会通告
·谈谈同城团队的人际关系
·勇气与责任——明显的组织化活动需慎行 作者: 刘京生
·改变中国 要从引爆民主革命着手 作者 無名氏
·古代兵法与现代革命
·笑蜀發帖揭露大鎮壓元兇成斌麟
·笑蜀之姚文元文風展示
·公民同城圈与“新公民运动”到底有什么瓜葛?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改革是否可能? 革命如何进行?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台湾之行/李一平
·来自上海社科院报告的信号:全民倒共拼人权
·公民同城圈倡议书:宣传倒共符号“并”
·再次寄语未来政治家群体 成斌麟
·棒喝愚蠢公知 书海飘香
·乌克兰经验:民意可以赢得军心!
·满城尽是并字符!
·全民倒共!昭告天下!
·倒共符号到底有什么作用?
·有奖征集“满城尽是并字符”行为艺术照片
·以“全民倒共符号”辅助“三退”
·以“全民倒共符号”辅助“三退”
·悼念曹顺利,传播倒共符
· 悼念曹顺利,传播倒共符
·同城团队要经营自己的地盘
·劳工维权(群体)经验指南 张军
·《倒共运动问答》
·《群体性事件操作指南》之一
·六四之血与倒共之旗
· 群体性事件操作指南
·开枪的代价:令中共恐惧的国际制裁
·香港近25年的社会民主运动简介和启示
·馒头党笑蜀的真实嘴脸 石扉客
·致国内学者及律师
·大陆变局与台湾对策:《变局策》新书研讨会
·关于海内外的团结互补探讨
·理由和解释:推荐香港民主人士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声明:破釜沉舟,公民抗命
·中国控诉:海外各民运组织联合全力支持香港双普选、占中行动!
·当下的抗争需要什么样的共识?尹春博士
·占中新策略:敲锅造势法
·两岸三地,加强人权合作,推进民主进程/中国控诉
·2014,哥本哈根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作者:徐琳

   (参与2013年10月17日讯)同城聚会是发展公民运动的必须途径,其意义无需赘述了。问题是在当前情况下如何有效地把它开展起来。由于前阶段当局对公民运动的打压,各地的同城聚会出现萎靡状况,尽管也有零零散散的进行,但都不敢公开召集,规模上不去。公民运动就是靠人海战术来取得胜利,如果规模上不去,那就没法搞下去。要想规模上去,就必须公开召集。但是公开召集有两个问题:一、召集人会被当局控制乃至拘留、判刑;二、一些群众怕太敏感而不敢去。三、当局派出足够多的警力来破坏聚会的进行。

   第一个问题还不是很大的问题,即使召集人被控制了,只要大家都能去到、把活动搞成,那就是成功了,总会有人愿意、敢于做出这种牺牲。最关键的是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而这两个问题乃至第一个问题都是有一定的关联性的,一旦找到了好的办法,这些问题可能都一并解决了。

   我想起了2012年初的一次聚会,那次是去广东省科技图书馆的岭南大讲坛听一个讲座,具体内容和主讲人我忘了,因为那个讲座我根本就不感兴趣,但因为发通知给我的是很信任的同仁朋友,我想可能是有事,也没多问就去了。去了以后,见到很多同仁,还有一些新朋友。讲座大厅坐满了,我们一些朋友就在外面聊天。等讲座完了,圈子里的同仁聚集在一起,中午一起去聚餐,餐间大家也相互进行了交流,有的还约定了下午和晚上的活动。

   现在想来,那是一种很好的聚会方式,它有这样几个好处:一、讲座是官方(或半官方)办的,通知大家听讲座名正言顺,当局不可能拿这个来定罪名;二、听讲座的人很多,警方不可能破坏讲座的进行,不可能搞大动作、抓很多人,可能个别敏感度高的人士会被特务带走,但也会在当天释放;三、来听讲座的人很多,各种人都有,对于那些不敏感的人较为安全。

   前段时间我去深圳,发现深圳的同仁也有这样的做法,但没有成气候。一般一线城市都有讲座,基本上每个周末都有。当然也不一定非得利用讲座,也可以利用官方(或半官方)举办的其他活动来搞聚会。这就叫借鸡生蛋。公民运动不能脱离群众,这种方式就是与群众相结合的最好方式。

   只要聚起来了,就好办了。大家可以搞一些诗朗诵、唱歌等活动,但是不要搞举牌等敏感行为,那样就会给当局找到借口进行打击。

   公民运动只能走公开化道路,在低调的同时又能实现规模化,这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2013/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