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孙丰文集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在“马克思主义报道观”这个师出之名下,真相就成了“负面”,党的事业,革命的需要则成了“正面”或“主旋律”,欺骗、造假、压柞才可畅通无阻,如入无人之境!
   
   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报道观”,这个问题只须回答“人是天造”,还是“主义、制度”所造?天造之物只能服从天。“主义”造的东西才能服从主义,制度造的东西才能服从制度。这个理再清楚不过,谁也不能对此做狡辩,管他毛泽东还是秦始皇或是习近平。自然界的事物只能服从自然,人又焉能例外?秦始皇和汉武帝都不想死,当然他们没意识到这就是用自主的意志对自然的挑衅,他们拚命搜求术士、神汉,念符、颂经、作法、熬药、炼丹,却还是得死!死与生都是自然的规律,岂是意志所能违抗?但因人是在后天里形成出自主能力,一切行为才都是自主地发动,而且人的自主行为都被能力所经验,就给人造成一种误解:好像人是完全自主的。那马爷克思所异想的共产主义就成立在这个误解上。只有把人理解为完全的自主之物共产主义才有可能,它的教义的全部就是要人照着它的规范来做人,他就漏掉了要“做人”必须依“已是人”为前件,如果尚未来世又哪来的“做人”?可人一旦降临到世界,也就有了他的全部属性了,“做人”不过就是属性的实现,在人的自觉里叶做实现,还原到一般事物就是表现。事物不可能表现其所没有的属性,所以人如何做人不可能做到自然所授予他的属性之外去。而那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却就是一种命令人们去做天命之外的事的主张。他就犯了与秦始皇、汉武帝想长生不老一样的错误,马克思主义是一种让人不再服从自然律的主张。


   
   
   马克思没有解决的问题是:人的自主能力只不过是人服从自然的一个环节,由于这个环节人便有了对自我的意识,由对自我的意识来经验自身,由经验自身来享受生命,体现价值。所以人的主体性能力的意义只是对自身的,它并不改变人依旧还是自然事实这个根本性质。所以人归根结蒂所服从的还是自然律,就是说:人并不因能自律而改变仍旧是他律事实这个本质。人的自律只是服从他律的一个环节,归属为他律,自律只是他律的一种表现,所以不能用自律来对抗他律。共产主义就是一种用自律来取代他律的妄图。那马克思所以犯这样的罪过就是因为:人人都能汤水不漏地经验自律,却不能经验对他律的服从。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只仰仗了自律,没有把自律放归进他律加以计算的错误主张。
   
   
   中共要记者“坚持马克思主义报导观”,这个规范是否合法呢?首先要完成“报导”在人类生存中的定位:因为只要人不死就在人生中,人生又必是共同联系的,彼此关爱与协作就势不可免。人的活动是既有情又伦理。生命无差别,命运却是交织在同一背景中。就如孟子所说:“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这个“不忍人之心”不是故意,不是事先的计划,不是目的,而是不能避免----人就是这么一种东西:除非看不到,只要见到,就不能不顿生同情、怜悯、悲伤。这不是任何主义,任何制度让人这样的,而是只要是人又在人的环境里,就无法不这样。也就是路见不平不能不顿生相助之心,不能不生锄强扶弱之心。这属于情的方面,理可以引导情有秩序的发作,但理并不能禁了情。生活中发生的事件必引起关注,这仅仅因为人是人,不是因为什么马克思或驴克思的主张。所以在报导问题上只存在着是否是真相,根本不存在什么正面、负面。
   
   
   在报导问题上所能据依的原则只能是人性,因为他或她是人,才有对不幸者的同情与对强权者的愤怒,这与马克思或驴克思主义无关。孟子是前372--前289年时人,马克思是1818--1883时人,前于马克思二千多年,人们已经“皆有不忍人之心”了,凭什么要用他的主张来代替我中华文化的“皆有不忍人之心”?在中华文化经典《诗》、《书》、《礼》、《易》里都有当时生活风貌的记载,可以看成是当时的报导,证明我中华的报导原则已经承传了几千年,凭什么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报导观来取代我形成几千年的报导观呢?共产党的话完全说不通!
   
   
   所谓“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其本质又是什么?
   
   
   它就是把人从对大自然的服从里割离出来,让人不用对自然的服从来看待周围的事态,而用一种不同于自然规律的特殊立场来对待所见所闻。这种立场就是不讲人情人性,而用无情的迫害来迫使人们屈服。共产党不仅从创立以来的全部历史是这样,而且它所以有“党”与“政”两套系统,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其实,党就是政,又何需两套呢?当省长的李克强不可能与当省委书记的李克强有不同的两套智慧。当了书记就是党在领导,当省长就不是?同一个人当书记一点也不会比他当省长的智慧高出点什么,那有何必分成两套呢?
   
   
   那个叫薄熙来的狂人在县委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省长、部长、直辖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所展现的是同一个德性----欲无止、色无度、心狠手毒,并没因做党委记而有丝毫正派,共产党所以要有两套系统是以对人的控制为出发的。它在行政之外所以有一套政治系统,是用为内部控制的。共产党特别于任何政党,就在于它既敌视外部,又防范内部,它的政治系统就是用于内部的特务系统。所以“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不是别的,就是只许全党全国服从中央,不准报导真相。因为共产党自知自己是霸道是土匪。自知失道不得人心,当然就害怕真相。它的“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就为撒谎、欺骗、施以暴政找到了师出之名:这个师出之名使报导从真相与造假变成了正面与负面,变成了大方向与小支节,变成了主旋律与微不及提的琐事,变成了正能量与负能量。从一切服从组织服从党的原则出发,上一级的官员把伤天害理的事交到下一级的官员手里,下一级的就没有办法拒绝,因为他处在“党组织”这个精神架锁里,一句“这是党对你的考验”就是杀人放火也只有往上冲。共产党党性的功能就是:它给孙悟空载上了金箍咒,使他们全都丧失了独立的人格。共产党就是宗教裁判所呀!
   
   
   如果共产党与人的本性是一致的,那么在报导问题上就只有是真相还是造假,不存在正面与负面,从人出发只有真才有善,才有美。不打算从人出发才要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报导观”,因为他们心里已由自已评定了:自已就是些大坏蛋、大恶霸,才不敢面对真相,才要用党的事业、党的利益为“正面”,当然真相就成了负面的,只有被判为“负面”才可去掩盖。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的秘奧所在。
(2013/10/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