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孙丰文集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不存在“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1)由“教”而能致“育”的是“明德”,并不存在什么爱国主义教育!
·中共官媒终于承认:原来中共才是真正的暴徒!
·哲学是建立假定而非事实上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对《人民日报》:《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的 ,资产阶级民主虚伪》的民主.“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并不是对“普世民主”的价值否定,而是对“普世民主”的可能性的否定。这个否定还不自觉地包含着对自己不民主的承认,对普世民主的恐惧。如果不是出于对“普世民主”的恐惧,即便怎么努力也很难达到,也不至于用“从来就没有”来拒绝吧?在“资产阶级民主虚伪”这个肯定里包含着的是对自已野蛮与残暴的承认。因为只有在内心承认了人家是对的、好的,也承认了自己是错的、恶的。才可能因答辩的慌不择路而无意中捎带出对自己的揭露。与虚伪相对的是赤裸裸,与民主相对的是专制,因而这个指责的潜蕴就是自己(共产党)是赤裸裸的暴政。
   


   
    虽然从来就没有“普世的民主”,但却有人之“是人”是绝对的普世。普世价值不过是对“人的存在性”是“绝对的普世”的承认。从而承担起对“人的存在性”的普世的责任,可这《人民日报》连人是普世存在物都拒绝,它有多么霸道也就一目了然了。再说“虚伪”的善良总比赤裸裸的罪恶好吧?资产阶级的民主虚伪,说的是民主,就是说共产党是指责资产阶级是装着民主,装民主至少以民主为内容吧?即便它装着给一点也比一点不给要好许多,至于共产党吗,它说人家虚伪就是承认自己是赤裸裸了,赤裸裸地反民主,反普世,当然是赤裸裸的血腥啦!
   
   
    因“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是以对“普世民主”的肯定为前提的。如果普世民主不好,那就用不着说“从来没有”而是列举它的危害。“从来没有”这句话反驳的不是“普世民主”的坏,而是说它虽好,实际上却没有实现的可能。也就是那想吃葡萄的孤狸,葡萄架太高,它够不到,只好说“这葡萄是酸的”。
   
    如果资产阶级民主像共产党的“专政”那样血淋淋,人人恐俱,只要它一露身影,大家早吓得躲的躲,藏的藏,根本就不可能有追随者,共产竞还会用“虚伪”来指责吗?咋没见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去指责波尔布特政权的民主是“虚伪”呢?也没见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指责金正日政权的民主是“虚伪”呢?要指责“x种民主虚伪”,必须的条件是:这种民主被广泛地接受,采纳,并受到普遍的欢迎。而自己呢?受到的却是怀疑,挑战,孤立,和抨击,因门庭冷落,没人理睬,不被理睬才说人家“虚伪”,实在是用攻击人家“虚伪”来找一点心理上的平衡。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所看到的,一部分勤劳富,有些人因嫉妬而泛起的红眼病。与因吃不着葡萄而说“葡萄酸”的狐狸犯的是同一个病。如果资产阶级的民主像波尔布特政权或阿富汗的学士政权那样,《人民日报》还能去指责它“虚伪”吗?还不是因为“x阶级的民主”是民主,真优越,真为国民所接受,真有普世性,是共产党政治所无法相比,从而陷于过街的老鼠谁见了都吐唾沫,都想消灭它,眼看就要被从人类存在中清除了,又找不出指责人家的话,才只好指责人家“虚伪”!不只苍白无力,而且走贼不打自招。
(2013/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