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
苏明张健评论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前不久看到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说,改革30多年,中国大陆的城镇面积增长了2.8万平方公里。这个数字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但这个数字的出现,似乎是想说明中国大陆城市化建设的奇迹。但是这究竟是奇迹,还是灾难,就是个极需要认真讨论和研究的问题了。

   中国人在过去的3,000多年的时间里,建成的城镇面积,总共1.5万平方公里。共党在30多年的时间里,就建成了2.8万平方公里的城镇面积,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但是目的又是什么呢?无非是想表示一下,中国大陆的城镇化程度已经赶上了或超过了世界上的发达国家。

   可问题是,中国大陆在共党统治下,并没有发达起来。自从60多年前,共党当政至今,中国大陆的粮食产量和农副产品,始终依赖外援和进口,并且还发生过饿死五、六千万人的大饥荒。但是大饥荒发生后,中国大陆的农业状况不但没有丝毫向发达进步的方面改进的迹象,反而继续在恶化中。

   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初,提出的口号是四个现代化,其中包括了农业现代化。可是就在大饥荒过后的30年,三农问题浮出了水面。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在穷、苦、危险的三农问题提出了十几年之后的今年,粮荒的问题伴随着钱荒的问题再次出现了。

   显然要解决中国大陆粮食自给自足的问题,与共党推行的所谓城市化政策,完全是背道而驰的。钱荒、粮荒和三农的穷、苦和危险,其实都是共党一手造成的。这就要从两个方面来说明问题。

   第一,歧视农民的户口二制元度,把人数最多的农民用户口制度被限制在出生地的村子里。从出生到成人,直到老死,始终处在被歧视、被边缘的二等公民的地位上。共党人为地划出了一道城镇和乡村的严格的界限,制定出截然不同的对待差别,更是把乡村和务农作为对城镇人口的惩罚方式。

   每个人都爱自己的出生地,哪怕那里是穷乡僻壤。这是人的天生的情结。历朝历代的所有的政权也从来没有搞过城乡两极分化的户口制度,去把农民们限制在土地上。而且历朝历代的栋梁们,绝大多数都是出身于乡村人家。

   由于有志气,读书考官。朝廷是认人唯贤,而不是认人唯亲。一旦告老或者辞官,都是回自己的家乡。无论是进城,还是还乡,都不必去申请或者办理什么户口关系。于是也就证明了城乡人口的平等,不存在二等公民和歧视问题。

   而且在民从四业的士农工商中,农业劳动被排在了重要的第二位上。人活着就要有尊严。凭着个人的努力,各自走自己想走的路。社会公正,人就不会被歧视。所选择的行业也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于是农业人口就不会千方百计地去弄个城镇户口,吃上商品粮,去提高身份了。

   第二,私有制问题。什么叫做耕者有其田?多少次的农民起义,就是打出了这个旗号,造成了中国历史上多次的改朝换代。种田的人就要有自己的土地。既不是租,也不是借,农民必须要有对这块属于自己的土地的完全的权力。也就是说,农民们要有对自己的土地百分之百的任意的处置的权力和自由。勤劳者,可以不断地买进土地,增加自己的私有财产。更可以出租,出卖自己的祖产,变成一单资金,去另谋新的生活出路。

   私有制是属于人权的一个重要部分。共党的主义就是反对私有制。于是连带着就虐待人权。当农民没有属于自己的产业,同时又受着制度性的歧视时,当然就使得农田不能发挥应有的效益。因此带来的就是中国大陆的农业产出,养不活16亿大陆人口的严重问题。

   共党的城镇化政策,据说已经使得两亿多农村户口的农民成为了城镇户口。从表面上看,似乎这两亿多农民脱离了被歧视的二等公民的身份,但是城镇却无法提供他们工作、福利等等的待遇。

   根据共党社科院7月30日公布的“城市蓝皮书”中说,市民化的原农业人口的人均公共成本是13万元;而城市化了的原农业人口,平均每年的个人负担是1.8万元,另外还要支付人均7万元的购房成本费用。

   他们的人平均开支超过了普通城市人口的开支,但收入却是明显的低于普通城市人口。把这些农民从农村户口转为城镇户口,受益人是各级政府的共党们。他们都足足地赚了一大笔黑钱。可成为了城镇户口的原农民们,却是比以前更贫穷,更看不到希望和生活的出路。

   即使是能找到一份工作,“农转非”和“农民工”的这种带有歧视性的称呼,仍将背在他们的身上。至于这新增加出来的2.8万平方公里的城镇面积,又迫使得我们不得不再去分成两个方面去讨论。

   第一,几千万冤民的造成,90%以上是由于共党各级政权强占土地,强行圈走农业耕地,强行扒房造成的。断了农民的生路,夺走了农民的产业,强迫农民们完全改变生活的方式,这不是在赶超什么世界先进水平,而是在犯罪。

   农民们有自己的祖屋、祖产和祖坟。在春播、秋收的忙季之余,由于土地少,耕地又控制农产品的价格,使得农民不得不进城打工,贴补家用。但他们未必羡慕城市人的生活或者喜欢过城市生活。这就如同中国人羡慕美国人的生活,但大多数的人也仅仅是羡慕,未必真的打算移民美国。

   一些胆子大的去了美国,由于语言障碍,不习惯美国的生活方式,加入不进主流社会。这些去了美国的人,其实就像中国大陆的那些进城打工的农民一样,住着最便宜的简陋住所,吃着最简单的饭菜,挣着最低的收入,精打细算地存了每一块钱。美国再好,这些人未必能够感受得到。

   况且中国大陆的城镇居民与农业人口一样,并不享受任何的国家福利。至于医疗、退休,都是要自己花钱去买保险和社保。加上物价随时暴涨,生活压力大,未必就是农民心目中的天堂。

   可共党却是自以为在为农民寻找幸福。这就如同共党驱赶着全国人民去建设共产天堂享受幸福一样。几千万人无端死亡,结果是天堂没建成,但是人民还必须要说幸福。在自己的国家里,任何一位公民都有迁途和选择职业的自由,无须权力的领导和干涉。

   从理论上讲,政府根本无权过问个人或家庭的动向和对生活的选择。也正是因为共党们不学无术,又好大喜功和虚荣,于是挥霍纳税人的钱,建造了许许多多根本无人居住的鬼城和鬼屋。

   第二,2.8万平方公里的新增城镇面积,在每一平方米、每一亩的土地价格上,共党装进自己腰包的脏钱有多少?每平方米共党可以卖出几千、上万的好价钱;每亩地共党可以卖出十几万到几十万的好价钱。但对失地的农民来说,不过得到几百元或几千元而已。

   共党从所谓的改革之初开始,所能贪污到的不过几百几千几万块钱,继而发展到几十万、几千万。自从扒房圈地的城镇化开始后,共党们的私产,一下子就变成了几千万、几个亿,甚至几百个亿了。共党们捞足了,卷款外逃了。

   两亿多农民进城了,断了生路,反而更苦了。在相当部分的国民谋生艰难,生活贫困的情形下,这个国家就无从谈到兴旺发达。违背人民的意愿,强行安排人民的生活,这是侵犯人权的犯罪行为。

   现在已经进入了8月份。6月的钱荒究竟是过去了,还是解决了呢?共党的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6月底说:“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紧张问题,已开始缓解。”7月下旬,中国人民银行又对外宣布:“人民币存款首次突破百万亿历史大关。”

   如此看来,由于国人民众积极储蓄,储蓄总额超过一百万亿元,于是钱荒已经不存在了。国民们帮共党渡过了金融崩溃的难关。可是,最近一期的“上海证劵报”上的一篇调查文章说出了完全相反的事实。

   文章中说,“仅7月份的前三个星期,工业银行的存款下降了3,460亿,农业银行存款下降了2,340亿,中国银行的存款下降了1,800亿,建设银行的存款下降了2,500多个亿。”这就是个考验每一位中国人独立思考的机会。

   共党说,紧张缓解了,人民储蓄超过一百万亿。“上海证劵报”说,仅三个星期内,储蓄就下降了一万个亿。我们该信谁呢?

   7月29日,美国的CNN电视台的一份报道说,“在经过了许多年对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沉醉以及这个国家似乎不可避免地成为经济大国之后,中国的故事发生了一个严重的恶化性转折。中国经济模式一直严重依赖于投资和借贷。在经过许多年大幅增长之后,不出意料之外,中国基础设施的支出和制造业产能在放缓。同时,随着借贷的资金,流入超过可以有效利用的高速公路、机场,炼钢厂、造船厂,高速铁路和公寓以及办公大楼,债务水平飙升。

   早在2006年,几名经济学家就预测到,中国必将面临一个最严重的债务问题。到了2010年,即使是对中国最兴奋的人,也明显地看到了巨大的债务问题正在发生。习近平政府期间,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不大可能超过3%。这种低得多的增长速度将制造高失业率和巨大的经济混乱。

   中共总理李克强正在努力遏制史无前例的信贷热潮。但在多年来的积弊下,和体制内制衡反对下,它获得成功的前景并不看好。”

   这篇报道最后说,“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没有理由对中国经济下滑感到惊慌。不同于通常的认为,中国并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因为驱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是需求。”

   在这之前的7月中旬,瑞士银行亚洲区的首席经济分析师,对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提出了几点应付崩溃的措施。首先他认为:“凡是有超过一套住房的人,把多余的房子卖掉;凡是开工厂公司和经商的人,马上关闭生意;凡是在银行有储蓄的人,马上把钱提出来放在手里。”

   用这位分析师的话,就是“持有现金,保持流动性是首选。现在不是赚钱的时候。今后三年有现金流动才保命。要提高现金持有量。”

   这种能把中国大陆经济的真实状况告诉中国的话,和教给中国人如何渡过难关的话,竟然都是外国人说的。共党的话已经没有人相信了。所以逼得中国人也只能根据外国人的分析,加上自己独立观察、独立思考所得出来的结论,去考虑应对的措施。中国人苦,其实就是苦在这里。

   凡是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政策、政局、经济形势等等,从来听不到实话。昨天还是形势一派大好,今天,饿死人的事就会发生。这样的当,这样的亏,中国人上得太多,也吃得太多了。指望着共党能说实话,那就只好去做中国梦了。

   在金融经济全面崩溃,钱荒粮荒同时发生的今天,这个自称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党,只忙着在做两件事:一是在拼命捞取最后一桶金,随时准备外逃;二是极力的想去残喘这个政权。

   7月28日习近平去参观了北京军区的女兵宿舍后,发表了演说。他说,“北京军区作为首都军区,地位作用特殊,使命任务特殊,所以环境特殊。必须确保部队坚决听党指挥,绝对忠诚可靠。要确保思想政治上特别纯洁,特别过硬,特别坚定。”

   习的这段话,就再次明确地告诉全体公民们,中国大陆没有国军,只有党军。纳税人供养的这支党军不是保家卫国的,只是保党。国家和人民的安危,这支党军是不考虑的。接下来的7月30日,共党政治局就建设海洋强国研究,进行了第八次集体学习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