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我的宝成兄弟]
青林文集
·政府治理是胡温的首先出路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宝成兄弟

   我的宝成兄弟

   山东平度当局很自信的抓捕了《财新》传媒集团记者陈宝成。

   当然,举国都很自信的比着赛抓人。

   10年前,在中国政法大学一间教室里,我结识了陈宝成、吴飞、丁胜、陈夏红等几位风华正茂的年轻学生,陈宝成毕业后做了政法记者,吴飞做了一阵记者,又做了律师,丁去了农业部法规司,陈好像出国了。

   这几个学生之所以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以为在大学校园里学生身上很难再看到自己上学时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理想色彩了,没想到他们身上洋溢着超越我们89时期的精气神。

   2006年11月某天深夜,在《新京报》做记者的宝成给我打电话“陈兄,我家里发生了紧急事件,你能帮帮我吗?”他的嗓音发颤略带哭音。“别急,慢慢说,怎么了?”我安慰电话中那边的宝成弟兄。他说“我爸爸和哥哥被村里的黑恶流氓打伤了,因为我父亲和哥哥反对村里非法征用基本农田”。我问道“需要我做什么”,宝成说“我希望你陪我回一趟平度老家,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发生极端化行为”“好的,我陪你回去”。

   我明白,山东人最讲忠孝,我的山东老丈人就是为了孝敬自己守寡母亲,硬硬把我亲丈母娘打得离婚了事,害得我媳妇从2岁就失去了母爱。宝成听说父亲被人打伤了,若是早出生900年,其怒气冲天恨不得剿灭贪官恶霸的冲动不会亚于当年梁山泊的李逵,据说李逵就是出生在密州,可能就是今天山东的平度高密一带吧,也是姜文和巩俐拍电影《红高粱》地里爱情加抗日扬了名的地方,好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也是这个地方吧,宝成的性格里有一股男人的刚硬耿顽。

   半夜从北京站出发,清晨踏着秋冬的凉雾,我和宝成迈进了他平度城关镇金沟子村老家宅院,看到父亲和哥哥被打伤的样子,宝成嘴唇发抖,誓言一定追查凶手的责任。

   哥哥和父亲也知道打人者是谁,也清楚这次行凶是村里掌权势力对他们反对征地的报复,在一家人交流中,我发现宝成的父亲和哥哥都很耿直,我才明白,宝成为何在首都上了四年大学,社会上当了几年记者,依然保持学生时期的正直,这是家族血统遗传,也是齐鲁大地上老祖宗嫉恶如仇风貌的一丝存绪。

   我和宝成去看了看他家承包地里被人毒死的青麦苗,看了看他家场院里被人放火烧掉的麦秸垛,拍了一些照片。然后我陪他来到镇上派出所报案,时间久远了,我只记得所长答复其中几句话,我们依据事实和证据,依法办案,不能因为记者的家属被打了,就特殊办理。你回去等着吧。

   这一等,就是等了8个年头,等到原来的土地上盖起了一片金钩子居民楼,等到母亲和自己也被打伤,等到村子其他老屋宅被彻底拆光,等到强拆的钩机(挖掘机)1.5吨重大斗齿象鼻子般的伸到家门口,等到自己作为法律人和媒体人对自己的权益无处申诉的时候,等到自己在北漂生活中无奈无出路想回家的时候,等到自己在媒体生涯中看尽人间冷暖世态炎凉的时候,报警后等着人民警察来抓捕自己认为非法强拆者的时候…….。

   三十而立的宝成兄弟,等来了大牢生涯。

   宝成被捕后,国内法律界一阵波动,很多律师维权大腕犹如飞蛾投奔灯罩一样扑向平度,浦志强大律师来了,周泽大律师来了,迟夙生大律师来了,袁裕来大律师来了,杨金柱大律师也来了。在北京王才亮大律师连番召开法治研讨会,对平度宝成事件进行法律研究。

   把维权大律师们比作飞蛾,没有不尊敬的意思,把平度事件比作灯罩也没有贬低平度当局的意思,只是在一种事态和时代的无奈当中,在当今时代,法官尚且是陪衬的时期,律师难道还能跳出作为陪衬的陪衬之命运吗?与重庆薄氏政权喜剧和戏剧或者悲剧相比,平度政府讲法治的姿态很足,你们律师记者尽管来,谁能推翻我的证据谁有种!

   与另一个“光成陈”和山东沂水河畔的故事相比而言,平度当局这次针对“宝成陈”事件摆上的是法治擂台。

   宝成虽然入了狱,但祖宅是保住了,村里和开发商终于公告,因为难以达成协议,不再拆迁陈宝成宅院,绕道开发。

   其他人替宝成家里担忧,周围高楼林立,独自一家,没水没电,没有阳光,怎么活呀?

   宝成母亲很坚毅的回答“宁为玉翠,不为瓦全”

   难怪宝成是这样的执着,敢情母亲也是宁折不弯的性格,老太太很自豪的介绍自己把婆婆照顾到95高龄,我从她对自己人生过程的述说和坚持的价值理念里可以总结出一个真理--------有家才有国,有孝才有家,有祖才有孝-------这就是祖国一词真实内涵。

   宝成的母亲(曾经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在本子歪歪扭扭写道“我们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做遵守法治的表率,走公平正义的道路”

   老太太培养出两个律师,一个记者,一个教师。

   很多人认为宝成一家留着自己的祖宅不上楼真是傻瓜。

   我认为宝成一家保留的是祖国,抛去祖宗和祖宅还有祖宗的文化甚至祖宗的气脉和精神,难道我们国家是从沙漠里诞生的吗?

   不知道我的宝成兄弟在铁牢里思考了一些什么?

   林青

   2013/10/30

   

(2013/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