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
平宽译室
· 羅素﹕中國問題(6)
· 羅素﹕中國問題(7)
· 羅素﹕中國問題(8)
· 羅素﹕中國問題(9)
· 羅素﹕中國問題(10)
· 羅素﹕中國問題(11)
· 羅素﹕中國問題(12)
· 羅素﹕中國問題(13)
· 羅素﹕中國問題(14)
·羅素﹕中國問題(15)
·羅素﹕中國問題(16)
·羅素﹕中國問題(17)
·羅素﹕中國問題(18)
·羅素﹕中國問題(19)
·羅素﹕中國問題(20)
·羅素﹕中國問題 (21)
·羅素﹕中國問題 (22)
·羅素﹕中國問題 (23)
·羅素﹕中國問題 (24)
·羅素﹕中國問題 (25)
·羅素﹕中國問題 (26)
·羅素﹕中國問題 (27)
·羅素﹕中國問題 (28)
·羅素﹕中國問題 (29)
·羅素﹕中國問題 (30 -- 完)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1)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2)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3)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4)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5 - 完)
·不民主 便滅亡 (1)
·不民主 便滅亡 (2)
·不民主 便滅亡 (3)
·不民主 便滅亡 (4)
·不民主 便滅亡 (5 - 完)
·我在中國的歲月 (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31)
·我在中國的歲月 (3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在中國的歲月 1926-1941 艾本德 (Hallet Abend)

   然而,晴天霹靂,船上的電臺突然爆出了令人驚奇的消息﹕德蘇締結互不侵犯條約。這消息對日本乘客所造成的效果是既滑稽又令人驚詫的。日本人 -- 像他們的東京政府一樣 -- 當時覺得希特勒出賣了他們。由這個消息到達輪船的第一個小時開始,日本人不只停止和德國乘客走在一起,而且即使在甲板上碰面的時候,也不理睬他們。

   無所懷疑的是,當1939年8月日本又準備出擊,並把整個太平洋拖入戰爭的時候,也是希特勒和斯大林出人意外的新協定,擾亂了日本的大計。

   那年日本的第一擊,如果是事實的話,將無疑會落在蘇聯頭上,因為那個著名的松岡--斯大林協定要遲至1940年初才簽訂。事實上,蘇聯和日本在那年暑天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打一場沒有宣戰的非常熾烈的戰爭,戰場在諾門罕沙漠沿著滿洲西面邊境一帶,面對外蒙古。戰事一直持續著直至歐戰開始為止。最後,在日本建議之下,日蘇簽訂停火協議,而當時蘇聯正進軍波蘭東部。日本從這場曠日持久的戰事中一無所得,但它的犧牲我們在海外差不多一年之後,直至它把一萬七千名死亡戰士的名單供奉在睛國神社時才有所覺察。

   在上海,歐戰的爆發大大地加劇了早已緊張的形勢。由英國人和法國人主宰的俱樂部和其他組織立即驅除所有德國會員,或宣佈在開戰期間暫停他們的權利。人們的個人關係和社交活動都受到影響了,而彼此的鴻溝很清楚地表現出來。一般來說,德國人、日本人和意大利人聚在一起,而美國人、英國人和中國的頭面人物以及中立國家的平民則屬於另一幫。

   在商業上來說,日本人開始給德國人和意大利人生意上的優惠,但軸心國家的人有時亦爭執得很厲害。

   在歐洲戰事開始的時候,在上海大部份的英國人,以及英聯邦自治領的人民都這樣說﹕「自然,美國會立即給我們援手。」

   在這個關節上我的坦誠意見使我失去了好些朋友。在1939年秋天,我強烈反對美國立即加入歐戰打德國,雖然似乎很明顯的是美國難以避免在另一場世界大戰中扮演決定的角色。我的立場是﹕當英國政府仍然是由愚蠢無能和極端保守、姑息養奸的人主宰的時候,美國人民不應熱心和英國結盟打仗。

   我大部份的英國朋友對我以下的說法都表示非常遺憾。我說﹕只要英國政府是由張伯倫等人所把持,華盛頓的領導人便不會,也不能成功把美國拉進一場幫助英國人的戰爭。

   我也認為到最後我們會發覺日本是我們的特殊的和不能和解的敵人,而美國的主要任務是打敗日本,並把中國和東亞的其餘國家從日本的殘暴和掠奪中拯救出來。

   =========================

   歐戰開始後,我便從不同的來源取得非常非常重要的資料,這些資料不止不可以透過電報傳送,而且在任何情況下也不可在美國刊登。偷襲珍珠港仍是兩年後的事,但我活潑潑的感到我的國家正被引向一個災難,而所有人都對這沒有自覺。(137)

(2013/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